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首辅娇娘

更新时间:2020-11-21 13:35:15

首辅娇娘 连载中

首辅娇娘

来源:阅文作者:偏方方分类:言情主角:顾娇萧六郎

主角是顾娇萧六郎的小说叫做《首辅娇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偏方方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是侯府千金,却因出生时抱错沦为农家女。 好不容易长到如花似玉的年纪,却无人上门娶她。 说她容颜丑陋,天生痴傻,还是克父克母的小灾星? 可她半路捡来的夫君,是未来首辅。 她上山领养的小和尚,是六国神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村子里的路不好走,尤其到萧六郎与顾娇家里的那一段,太多坑洼,容易把车轱辘陷进去。

骡车在村口便停下了。

“萧兄。”同窗率先跳下马车,伸手将萧六郎扶了下来,又把萧六郎的包袱拎了下来。

萧六郎站定后,回头朝顾娇看了一眼。

只见顾娇轻盈地跳下马车,将篓子背在背上。

萧六郎收回目光,对同窗道:“你回去吧,不用再送了。”

天色确实晚了,车夫也有点不耐烦了。

同窗于是道:“那行,我走了,三日后的考试你别忘了。那天书院不放假,我就不来接你了,你自己记得去啊。”

“嗯。”萧六郎淡淡点头,拿过了包袱。

夜路不好走,他们手里又没个灯笼,顾娇于是没动,在一旁默默地等着萧六郎。

同窗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将萧六郎拉远了些,小声道:“萧兄,三日后你好好考,考上了就能住进书院,不用再被这恶妇欺负了!治腿的事你不用着急,我会继续打听张大夫的消息的。哦,还有,桂花糕你自己吃,别便宜那恶妇!”

顾娇背着篓子从集市走回来时发了一身汗,可都在骡车上吹干了,红扑扑的小脸儿这会儿冻得煞白,在月光下有些打眼。

萧六郎的余光扫过她,同窗还想再多交代几句,被萧六郎打断了:“知道了,你回。”

同窗张了张嘴,萧六郎却是不再搭理他,一手抓着包袱,一手杵着拐杖,转身往自家的方向去了。

顾娇迈步跟上。

顾娇与他的距离保持得刚刚好,不让人感觉太靠近,但若摔倒她也能及时将人扶住。

不过萧六郎对这段路十分熟悉,一直到家里都没出什么状况。

这会儿天已经全黑了,家家户户的门都关上了,只有薛凝香出来倒洗澡水,在门口愣了一会儿。

“阿香你咋不进来?你在看啥?”

屋内,薛凝香的婆婆躺在病床上沙哑着嗓子问她。

薛凝香怔怔地眨了眨眼,道:“没,没什么。”

一定是她看错了,萧六郎怎么会跟那个小傻子走在一起?他们虽是俩口子,却比仇人还仇人。

顾家老宅。

今日是大房做饭,周氏与女儿顾月娥将热腾腾的饭菜端去堂屋,摆好碗筷。

在顾家,女人是不上桌吃饭的,桌上只有顾老爷子和大儿子顾长海、二儿子顾长陆以及三个孙儿。

老太太吴氏则带着两个儿媳以及孙女顾月娥,端碗坐在灶屋里吃。

顾老爷子是里正,比大多数只懂地里刨食的村民有出息,大家伙儿一年上头也见不了几次荤腥,顾家却每月都能吃上两顿肉。

今天恰是吃肉的日子。

五花肉炖白菜,连汤汁都散发着浓郁的肉香。

但五花肉不多,一人两筷子都吃不上。

顾长海与顾长陆各自夹了一片后,便在自家老爹威严的气势下,不敢再打这碗肉的主意,转头去夹咸菜酱菜了。

顾老爷子自己也没多吃,只夹了一片小的,给顾小顺与顾二顺也各夹了一片不大不小的,余下的全都给了顾大顺。

顾小顺仔细数了数,足足五片,还全都是大的!

“凭啥都给他吃?”顾小顺一边扒饭,一边幽怨地嘀咕。

顾二顺轻声道:“那是因为大哥是读书人,咱家就指着大哥出头了。”

他说这话时,其实也忍不住瞥了瞥顾大顺碗里的肉。

他馋。

是真馋。

可他已经习惯这种区别待遇了。

家里男人那么多,只有大哥是块读书的料,今年秋闱大哥还考上了县学,比爷爷当初的成就还高。

“切。”顾小顺翻了个白眼,“我姐夫也是读书人,怎么不见你们喊他吃肉?”

“那怎么能一样?大哥都考上县学了,他怎么能和大哥比?”

“我姐夫只是没去考而已。”

俩兄弟还要争,顾老爷子将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上,二人瞬间闭嘴了。

老爷子发起火来,别说三个孙儿辈的扛不住,就连顾长海与顾长陆都有些杵。

屋子里静得可怕。

“二弟,我给你的书看了吗?上头有我做的注解,你好好看,有不懂的就来问我。”

说话的是顾大顺。

敢顶着老爷子的怒火出声的也只有他了。

他声音清润,语气平和,不紧不慢,当真有几分读书人的风范。

顾老爷子怎么看这个金孙怎么顺眼,气儿很快就消了。

顾二顺受宠若惊地笑道:“那我先谢谢大哥了!”

顾老爷子当初三个孙儿都教了,只有顾大顺考了出去,后面老爷子的学问教不了他了,便将顾大顺送去了镇上的私塾。

私塾太贵,顾家只供得起最优秀的那一个。

顾二顺做梦都想和顾大顺一样。

顾老爷子不怒自威道:“这几天别吵你大哥,他要考试。”

顾二顺恭敬点头:“知道了,爷爷。”

顾小顺不愿多待,三两口吃完便走了。

他想出去,可堂屋的前门走不了,灶屋的后门也不行,吴氏不比老爷子好对付。

顾小顺决定翻墙。

可他刚爬到一半,被刘氏抓包了:“顾小顺!你给我下来!”

顾小顺被刘氏拽了下来。

刘氏一巴掌呼上他脑袋,低叱道:“你爷奶都在呢,不想活了是不是?”

“别打我头!”顾小顺不耐道。

“这么晚了,你出去作甚?”

“我姐都一天没来吃饭了,我去瞅瞅她。”

刘氏哼道:“她不来正好,你去瞅啥?成了亲的人了还一天天儿往娘家跑,像什么样!”

顾小顺撇嘴儿道:“三叔三婶儿临终前可不是这么说的,爷奶答应三婶儿了,姐是要在咱家招婿的,那姓萧的是上门女婿,姐还是咱家人。”

刘氏说不过他,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顾二顺听话不中用,顾小顺既不听话也不中用,白瞎她生了俩带把儿的!

--

顾娇在集市买了米面,她没料到萧六郎也买了,还多买了几个白面馒头。

顾娇去灶屋把馒头热了。

是萧六郎生的火。

顾娇也没矫情。

她出门时,手腕上的伤并不重。可她在集市上干了点事,伤口撕裂了。也亏得她嫌家里不安全,随身带着药箱,当场给包扎了。

二人谁也没提早上那三个玉米面馒头的事,萧六郎没解释,顾娇也没质问。

“就在这儿吃吧,暖和。”顾娇说。她实在冻坏了,这会子还一个劲儿地哆嗦。

萧六郎迟疑了一下,嗯了一声,在顾娇身旁的小杌子上坐了下来。

二人头一次离得这么近,近到他坐在顾娇的左侧,能清晰看见她左脸上的那个胎记。

以往顾娇都用厚厚的脂粉盖着,而今却素面朝天,大大方方没有任何遮掩。

萧六郎好看的唇角微动,却到底没出声。

一如她不会过问他的事,他也不会去问她的。

本就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没必要有更深的牵扯。

白面馒头没什么味道,但顾娇饿了一整天,也就不挑剔这个了。

顾娇吃得有些噎,回屋喝了口水,等回到灶屋时萧六郎已经不在了,小板凳上放着一包东西。

顾娇打开一瞧。

是桂花糕。

小说《首辅娇娘》 08 独处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