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本座路子野

更新时间:2020-11-21 13:18:23

本座路子野 连载中

本座路子野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封侯拜饭分类:言情主角:楚青衣萧绝

完结小说《本座路子野》由封侯拜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楚青衣萧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摄政王说:我家王妃出身皇家,娇花一朵,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摄政王妃左手拎着一条鞭,右手扛着一把刀,打的一众犯上作乱的贼子屁滚尿流。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只会针线女红,哪懂什么歪门邪道。被摄政王妃用针线穿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一个说萧绝不行的,是在战场上。

意思是他的模样太过俊美,全身上下看不出一个战神该有的杀气与锋芒。

后来那人被他一剑削了脑袋,如今坟草应该也有几尺来高了。

萧绝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女子那雪白的脖颈,这般纤细柔美应该很容易折断才是。

某人却似完全感觉不到杀意那般,还将美颈朝前伸了伸,得寸进尺的继续道:“本宫若是你,就不会再自讨没趣。”

“你似乎忘了一件事。”萧绝‘善意’的提醒道:“陛下下旨赐婚,若不出意外,不久之后你便要嫁于本王。”

“哦,是吗?”青衣连眉梢都没抖一下,“你想娶我?”

“不想。”萧绝话语忽然一顿,骤然朝前迈进了一步,两人的距离就在咫尺之间,他一低头下颌便能触碰到她的额头,“那是从前,至于现在…呵,本王觉得答应陛下的赐婚倒也不错。”

青衣闻言怡然不惧的抬起头,目光冰冷,而萧绝的眼中同样没有丝毫温度,“你想娶,还得看本宫愿不愿意嫁!”

萧绝一偏头,缓缓朝她靠近。

远处看来,两人首颈交缠,唇畔几乎挨近的刹那,男人的鼻息自她脸色擦过,落在耳畔,吐出两字:“试试?”

不屑中带着挑衅。

像极了当初某个睡完就走的女流氓。

青衣危险的眯了起来。

喵呜——

斜刺里忽传来一声刺耳的猫叫,一坨圆滚滚的身影闪电般的弹射而来,爪子对准萧绝的俊脸。

就在猫爪欺近之际,萧绝身子诡异的一闪,连带搂住身前女子的纤腰,裹着她退至一旁。长臂一伸,抓住了扑空后呈自由落体的某胖。

青衣看着如此轻而易举就被抓住命运后颈皮的肥猫,直接翻了个白眼:这个废柴!

“抱着舒服吗?”她美眸一抬,风情万种的笑下俱是恶毒,二话不说抬脚就是个膝撞。

萧绝从容不迫的朝后一退,利落又潇洒,将她推开的同时顺势把肥猫往她身上一丢。一举一动一招一式完全是依样画葫芦,与昨日青衣冲他丢猫时一模一样。

肥猫可不敢对她伸爪子,生无可恋的被当沙包似的丢过去,迎接它的只有青衣的冷眼和魔爪。

“呵。”以及男人可恶的笑声。

萧绝意味深长道,像是在说肥猫,眼睛却直勾勾盯着她:“还真是个…牙尖爪利的小畜生啊。”

青衣手掐着肥猫,眸光渐寒,笑容渐盛。

肥猫在她手上兴奋的瑟瑟发抖,它知道青衣露出这种变态笑容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人要完!

死小白脸,敢抓爷的后颈皮,你完犊子了!!

良久的无声对峙后。

微凉的风迎面扫来,带着几许尴尬的意味。

青衣脸上的笑容有那么片刻的僵硬,一刹她眼中闪过惊愕与难以置信,但很快又恢复平时的傲慢与狂妄。

“你可以滚了。”

这五个字出来,肥猫率先傻眼。几个意思?就这么把这小白脸放走了?它都准备好吞食这货鲜美的灵魂了!

萧绝没有错过她眼神一刹的变化,但他没有再逼近,只是意味深长的留下一句话,“死去的那宫女,叫芍药。”

他走之后,青衣即刻紧闭殿门。

肥猫四爪落地,气的喵喵直叫:“那个小白脸这么喵的嚣张,你盘他啊!”

半晌,它听到一声诡异的冷笑,“盘不动啊。”

肥猫猛地一抖,眼瞳细成一条直线。对面女人脸上的笑容诡异的让它汗毛直竖,“盘不动是几个意思?”

青衣摩挲着自己的手,笑意冰冷莫名,“意思是老娘的幻术居然对他不管用!!”

肥猫听到她把‘老娘’的自称都带出来就知道青衣已经在发飙的边缘游走了,比这更可怕的是她话中的意思。

“怎么会不管用?他只是个区区人族而已!你可是鬼王!”

“是啊,一个人族怎么能抵抗的了本座的幻术?”青衣眸光越来越亮,整个人眉宇间都抵挡着一股难言的妖邪魅意,像被戏耍后的豹子又发现了有趣的猎物那般,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要么就是他意志力强大到超过鬼神,要么就是那家伙身上藏有异宝。有意思,呵,很有意思了......”

肥猫听她神叨叨般的咕哝着,头皮都快炸开了。

“睡他那天,本座怎么就没发现这一点呢?”

青衣摩挲着下巴,怒意来得快去的也快,这会儿满心满脸都是一副兴奋样儿。

肥猫却知道这女人兴奋起来后的结果,忽然有点怜悯那位摄政王了。

青衣殿的女阎王疯起来可比小鬼还难缠啊!

“算了,想不明白,晚些去试试不就知道了。”青衣忽然对着肥猫妩媚一笑,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猫心。

“本座先去躺会儿,晚些用膳的时候你再叫我。”

“又躺?”肥猫跟着跳上床,虽说以前在阴司的时候这死女人就很懒,但也不至于懒成这样啊?且青衣脸上的困顿都是真的,并非只是贪睡而已。

青衣半掀开美目,打了个哈欠,嗤道:“这人的身子太弱,稍稍用点法力便困的不行,还是得想个解决之法才行。”

“谁叫你是鬼王,寻常人可架不住你神魂的强度。这段时间还是悠着点吧,别太频繁使用法力了。”肥猫舔了舔肉垫道,“可别关键时刻掉链子。”

“呵,不可能。”青衣傲慢的嘟哝道,翻个身又睡着了。

她这边睡去了,翊坤宫那边气压却低沉无比。

杜皇后面沉如水,听着宫人的汇报,“萧绝入宫找了楚青衣?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不久之前,娘娘,丞相大人被人拦在摄政王府门外,谁曾想那萧绝却入宫私会长公主,这事儿不简单啊!”王顺阴阳怪气的回禀着。

杜皇后脸色阴晴不定,“那宫女的身份也查明了?”

“阖宫上下除了些个出宫采买或早就失踪不见的几乎都对上了号,倒是有一处老奴觉得甚是奇怪。”

“嗯?”

“长公主身边的掌事宫女芍药…也不见了。”

“又是楚青衣?!”杜皇后眸光一厉,“派人去千秋殿,把她给本宫叫来!”

小说《本座路子野》 第12章 嚣张的小白脸,你盘他啊!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