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

更新时间:2019-03-15 16:25:52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 连载中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

来源:微小宝作者:姗姗而来分类:穿越主角:赵宝梅杜天翼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由姗姗而来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宝梅杜天翼,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觉醒来竟然发觉自己是被未婚夫推下海的私生女? 不但失去了清白,还想杀了她! “你不要她,我要!”——抱她起来的男人说。 “我才不跟你结婚!”——她痛恨逼迫。 “那不可以!”——他是非常的霸道! 不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见大少奶奶已经带着那些人走啦,碧兰赶紧跑出门去找了把扫帚,将地上的碎片全部都清理干净,免得到时一不小心扎伤了人。

赵宝梅想要过来帮忙,可碧兰坚决不同意,“您还是不要沾手啦,如果一不小心给伤着了可咋办呀?过几天还得要见李家的外客呢。”

“见啥见,我这心里面还巴不得见不成呢。”

赵宝梅一个人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两眼看着碧兰,她的情绪也已经开始慢慢地变得温和下来,“你的胆子够大呀,竟然敢当着大少奶奶的面儿跟我站在一起,难道就不怕她到时找你麻烦?”

“怕当然是怕,但奴婢也就只是拍着自己的良心说出实话。”

碧兰停下了手里面的活儿,看着赵宝梅,“二小姐您才是真的胆子大呢,竟然愣是将那碗粥给喝得干干净净,还跟那大少奶奶争论,其实说到底全都是那个张婆子在捣鬼,也不晓得大少奶奶到最后能不能弄明白。”

“她根本就不会去理睬这到底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捣鬼,也不在意那一碗燕窝粥,只是想要告诉我,她的身份更贵重。”

赵宝梅刚才吵了大半天也有些累,原本好不容易得到了书本笔墨,想明天该怎么跟教书的先生可以多学学,哪儿曾想这横生枝节,跟自己的那位大嫂吵一通。

只是赵宝梅根本就不害怕,横竖她在这个家里面都已经落魄到这样啦,别人还能把她如何?

所谓光脚还会怕穿鞋的吗,她肯定不会跑去主动挑事,但也绝对不会容忍别人肆意的欺辱。

“不过……”碧兰在那里犹豫一会儿但最终还是将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只是奴婢觉得您还是得要忍忍,怎么说那大少奶奶还怀着身孕,到时要是跑到夫人那里去告状,那您不又得要挨顿骂吗。”

“她肯定是绝不会去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吧。”赵宝梅对此还是非常肯定的。

即使那吴乐敏比她在赵家里面要有地位得多,可也并不代表王氏可以容忍她满嘴口无遮拦。

李家本身就非常看不起赵家高攀,这就是那王氏心里面的一根刺,要是吴乐敏在这个时候跑过去碰触王氏的底线,那王氏绝绕不了她。

碧兰听后也就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再继续追问,赵宝梅看她,“碧兰,你晓得救我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吗?”

碧兰摇了摇头,“奴婢并不晓得此事。”

赵宝梅发出轻轻地叹息声,偷偷的看看那个玉坠,她的心里面感到很不安。

这个东西好像是个灾难,要是不还回去,心里面总是悬着这么个事。

只是好多次都没能问出到底是何人,她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坐着干等以后再说啦。

可好像大家都不想这件事情再被提起?

碧兰收拾好所有东西后就开始打水洗漱,跟赵宝梅一起躺在床上。

不断的叹气声,让赵宝梅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看碧兰又悄悄的翻了一次身,她完全可以体谅碧兰心里面的担忧,“碧兰。”

“二小姐您是要起夜吗?”

碧兰立即坐起身来,赵宝梅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示意让她继续躺下。

“我就是想跟你说,从今以后我们两个人就相依为命,只要我有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让你饿到。”

“二小姐……”碧兰的声音发颤,“奴婢是应当好好地伺候您的,这都是奴婢的责任。”

“哪有什么责任不责任的,那全是情分,我亏欠了香兰的,迟早都会补回来,不要多想,好日子一定会到来,赶紧睡吧。”

赵宝梅微微闭上眼睛,将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明天学习上。

碧兰侧目看了一眼她,轻轻地抿了抿嘴,也闭上了眼不再胡思乱想。

月黑风高连绵细雨,晚上的风呼啸而起,吹的窗布瑟瑟作响,实在是太饶人清梦。

赵宝梅闻声醒过来,再无困意。

脑海里面想着自己现在的身份,再想到脑海里面那段朦胧的记忆,她不晓得到底该怎样来评价自己这段惊人的历程,想不到一个词汇,脑中空洞,两眼傻傻地盯着床顶发呆。

那睡不着的滋味儿可真是不好受呀,并且脑子里面还乱哄哄的。

脑海里面想着那个救过自己人,王氏当时问起过他,并且吴乐敏在吵架中也提到过他,可谁也不肯说出他的真实身份。

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记忆里面,他身材非常的魁梧,五官长得是个啥样子倒是已经记不清楚了,但他的手却是十分冰凉。

感觉到思维一下子也跳跃的太远了,赵宝梅就直接换了个姿势,却依旧在那里继续苦思冥想。

那个玉坠,也不晓得到底是不是他的?就算不是,赵宝梅心里面也很想好好地跟此人道一声谢。

不管怎样他都救了“自己”的命,虽然这个身份让她非常的不乐意接受,可好歹是活着呢。

传来“簌簌”的怪声,赵宝梅的眉头微微紧皱,两只耳朵高高竖起。

静了好一会儿,她的心才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对于这样子的破屋子贼压根就不会惦记,自己还在这里担心什么呀?谁会来这里偷东西?

对,偷东西!

赵宝梅脑海里面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玉坠,伸手摸了下枕头下面,空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她瞬间就想到今天自己在看书的时候,顺手就直接将玉坠给放到那个墨盒子里面,也是想藏得更隐蔽一些吧。

可除了自己应该没人会知道吧?

她心里面很犹豫……

“叮当!”

又传来一声响动。

赵宝梅“腾”的一下子就直接坐起身来,看了眼碧兰,还在熟睡着。

她一个人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抬眼就看见那床后的小桌旁,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是谁?”

赵宝梅心里着实是被吓了一跳,再看那个人手里面拿的就是那条玉坠。

她想要叫嚷,被那人一下子就直接给捂住了嘴。

那条玉坠在她眼皮前晃了晃,男子十分低沉阴森的声音就从头顶上传来,“我到这儿来是专门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赵宝梅喉咙咽了口唾沫,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清楚他的身份,让他把手给拿开。

大手一松开,她伸手轻拍着胸口长喘了好几口气。

月光通过那破窗布散落在房间里面,那折射的光芒映照在他的那张脸上。

那是一张非常冰冷的脸。

“真心谢谢你当时救了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心里面一直都想着将东西还给你,只不过很遗憾的是并不晓得您的身份,问了很久也没能问出来,并且,我出行也是很不便,真是抱歉啦。”

赵宝梅将声音压得很低,十分诚恳地道谢。

他的那双冰冷的眼睛从头到脚看着她很久,“其他的人晓得这玉坠吗?”

“不晓得。”赵宝梅在心里面斟酌了一小会儿,最终仍旧没有说出香兰。

“你的这间屋子也确实是够破的啦。”

“呃……”

赵宝梅惊愕之余,只感觉到眼前有一道光影一闪而过,他就不知所踪了!

迈步急忙追了几步到门口,外面依然下着很大的雨,让人根本就没办法看清楚远处的景象。

内心失落的微微低下头看着屋里面那一道道湿淋淋的脚步痕迹,墨盒子里面的玉坠却已经不在了,她才明白自己刚才并不是在做梦,而是那个人的确到这里来过。

只是……

只是这个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非得要说自己的屋子破?这还用得着说吗?是个人都晓得!

赵宝梅一下子就感觉心里面的这口气憋闷的喘不过来气。

难道样子长的好看就可以跑出来吓唬人?

这是啥子救命恩人哟,完全就是个神经病嘛!

“神经病!”

赵宝梅踱步慢慢地朝着床边走去,上床躺下,都还不忘出身谩骂一声才缓缓地闭上眼睛。

屋子外面躲藏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的人听到这句话,伸手拍了拍怀里面揣着的那块玉坠,了无生息的收起腰间的刀。

什么时候他也开始变得心软啦?

他脑海里面浮现出她夜色中那双晶莹闪亮的眼睛。

跨越墙头,翻身走了。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女强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