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花嫁之容氏浅浅

更新时间:2020-10-16 11:30:57

花嫁之容氏浅浅 已完结

花嫁之容氏浅浅

来源:掌中云作者:许暖暖分类:灵异主角:舒浅容祁

小说主角是舒浅容祁的小说叫《花嫁之容氏浅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许暖暖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娘子,我们就寝吧。”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面对如此俊美的人,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挣扎地抬头,就看见一个俊美无双的黑袍男子,正懒洋洋地靠在一旁的另一盏路灯底下,一脸嘲讽的看着我。

欣长的身形,精雕细刻般的俊庞,邪魅得不可方物,透出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是容祁。

“你是谁!”我身边的陈毅,立马顾不上我,迅速地转过身,警惕地开口。

我听的出来,陈毅对容祁很忌惮。

不,更确切的说,是害怕。

容祁没有回答,只是看向我。

“舒浅,求我要你,我就救你。”蓦地,他开口。

容祁性感的薄唇噙着一丝不屑的笑容,目光不可一世又高高在上,仿佛认定我会求他。

如同他那日说的,终有一日,我会求着他要我。

听见容祁的话,陈毅抓着我的手开始颤抖。

看来他真的很怕容祁。

我昂起脖子回视容祁的注视,顿了许久,终于开口。

“我不求你。”

干净利落的四个字说出口,我看见容祁的俊脸僵住。

下一秒,他眼里闪过怒火。

“蠢女人!你宁可被僵尸吃了,都不肯从了我?”

“是的。”我低下头不再看他,“让我卖了我自己,我宁可死。”

我此时看不见容祁的表情,但我想他一定气炸了。

“好,好你个舒浅,既然如此,我就在这里看着你被吃掉!”

听见容祁愤怒的声音,我闭上眼,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死就死吧。

只是不知道我死了,会有几个人伤心?

一旁的陈毅兴奋得浑身发抖。

“哈哈,舒浅,没想到你那么想被我吃掉。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这位大人,我这就不客气了!”

他的话音刚落,我的脖子就被掐得更紧!

不过几秒的功夫,我的大脑就因为缺氧而开始晕眩。

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我缓缓闭上了眼。

我是要死了吗?

过去的回忆,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呼啸而过,我的意识一点点涣散开来。

在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叹息。

“舒浅,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来不及思考这句话的含义,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下一秒,我整个人堕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脑袋好昏、好沉,还好疼……

我挣扎地睁开眼,就看见眼前一个脑袋在晃。

那个脑袋很奇特,长发飘飘,还梳着古代人一样的头发。

我又做奇怪的梦了?

看着眼前那个脑袋,我越看越觉得神奇。

这人发质好好啊,又黑又亮,不知道摸起来手感如何?

我心里正这么想着,手已经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

摸一摸。

嗯,果然很柔顺、很软。

“舒浅!你再动一下我的头,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地上!”

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我一下子被吓醒了!

妈妈咪呀!

这不是那男鬼容祁的声音吗!

我宛若被冷水浇头,一下子彻底清醒过来。

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现在竟然被人背着,走在宿舍前的小路上。

我不是被陈毅杀了吗?怎么会还活着?

我赶紧去摸自己的脖子,就发现一片光滑,根本没有被咬伤的伤口。

随着我摸脖子的动作,我的手肘一下子撞到了背着我的人。

“舒浅!你给我适可而止!别撞我脑袋!”

容祁愤怒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又是一愣,低头看向背着我的人。

只见那一头如墨长发,不是容祁那老色鬼是谁?

“容祁?”我简直比刚才还震惊,“你、你怎么背着我?”

“我不背着你难道拖着你回来吗?”容祁恶狠狠地骂道,显然是替我的智商捉急。

我呆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你救了我?”

“不然呢?”容祁没好气地答了一句。

我有些难以置信。

这男鬼,竟救了我?

失神间,容祁已经背着我到了宿舍里。

将我放在椅子上后,他并没有离开,而是从袖子里拿出一只手机。

我认出那是陈毅给我的手机。

容祁手心里燃起蓝色的鬼火,火焰直接吞没了手机。

刹那间,手机扭曲起来,仿佛在挣扎着躲避鬼火,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听上去好像女人的惨叫。

我觉得毛骨悚然。

不过眨眼的功夫,那手机便被鬼火烧成了灰烬,那诡异的叫声也消失了。

“这手机是陈毅缔结契约的载体,这种脏东西,还是烧了为好。”容祁看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开口解释。

“原来是这样。”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那个陈毅,是僵尸?”

“嗯,是吸食女人精气的僵尸,但道行太浅,害怕被反噬,所以才会利用这种契约赌注的方式杀人。”

我寒毛直竖。

陈毅还真的是僵尸,差那么一点点,我就要和邹行一样,死在他手下。

我正后怕地想着,下巴突然被捏住。

我抬头,就对上容祁的双眸。

他的黑眸好像两眼深渊,让人完全看不透。

“舒浅,我有话要问你。”容祁低声道。

“你说。”我道。

“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冥婚?”容祁一脸认真地问,“要知道,本公子活着的时候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心思?”

“……”

我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完全无言以对。

“我承认你很厉害很帅,但人鬼殊途,我希望你能放过我。”看在这男鬼今天救了我的份上,我决定同他好好谈谈。

“不可能。”不想容祁想都没想,就一口否决,“我说过,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心里绝望,终于忍不住将心里一直以来的疑问问出:“为什么?为什么一定是我?”

似乎看出我的幽怨,容祁微微眯起眼睛,手上一个用力,将我的脸,更贴近他的。

“不是为什么是你,而是只能是你。”他低声道。

我心里一颤:“什么叫做只能是我?”

“因为你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八字纯阴,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和鬼配冥婚。”

我一怔。

我虽是孤儿,但被扔到孤儿院的时候,脖子上挂着一个小锦囊,里面写着我的生辰八字。

我的八字奇特,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所有算命的人看见我,都会连连摇头,说我生来就不是和这阳界打交道的。

我以前觉得这些只是封建迷信,没想到都是真的……

可我对这个答案依旧不满意。

“可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所生的女生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是我?”我又追问。

小说《花嫁之容氏浅浅》 第11章 求我要你,我就救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