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善终齐皎

更新时间:2020-10-16 11:30:54

善终齐皎 连载中

善终齐皎

来源:其它作者:不见尘雾分类:穿越主角:齐皎李铮

完结小说《善终齐皎》是不见尘雾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齐皎李铮,书中主要讲述了:“话也不能这么说...”拍马屁拍到马尾巴上了,齐皎有些张口结舌的窘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铮站到她面前,负手而立,冷笑一声,“齐皎,我给你两个选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似乎早就猜到她会这么回答,他手一抬,她手上的铁链瞬间就化成一滩血水,滴在地上,她见状忙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好在上面没有粘血迹,只是被铁链绑出了红印子。

李铮双手环胸,转身朝向宫殿里其他人,“这位是我生前的妻子齐皎,今日终于下来与我团聚,以后就是这宫殿的女主人,你们都好好照顾着。”

最后那五个字被他咬碎,听的齐皎身子都不争气的发抖起来。

眼看宫殿里的其他人都跪倒在地,向她行礼,她似乎也应该意思意思,就站起来与他并排着,尽量的挺直了背,装出一副端庄,却掩不住脸上的无措。

李铮不看她,向她俯身,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看这一幕,像不像我们成亲时的场景?”

他语气轻柔,却比他发狠的话更瘆人,齐皎打了个哆嗦,没有说话。

她又不知道两人成亲时是什么样的,毕竟两人一个是反派,一个是配角,结婚在原书中只是一笔带过,而李源和路遥的婚礼,却是被洋洋洒洒写了两章还多。

她没应声,耳边又传来了地狱里发出的声音,“不过这一次,我断不会再爱上你了。”

他话音中有些讥讽,齐皎分不出他是在讽刺她,还是在讽刺他自己,亦或是两个都有?

她是知道他生前有多爱齐皎这人的,齐皎要是放在现代,一定是个好演员,逃过了所有人的眼睛,还骗过了每天同床共枕的夫君,几年来给李源通风报信都不被察觉。

而李铮在知道了这一切后,将自己关了三天不吃不喝,出来后瘦的脱了人形,却仍红着眼哑着嗓子对她好言相劝,希望她回心转意。

喜怒无常,臭名昭著的大反派恋爱脑上身,泪汪汪的求她,她幻想了一下这个场景都觉得很奇妙,可大概正因如此,这一刻的李铮才会如此恨她。

这大概就是她看的韩剧中说的,脱粉回踩比黑粉还可怕。

她余光瞄了一眼李铮,干笑两声,回答道,“那祝您好运。”

李铮顶了顶腮,斜睨她,“看看你原本要去的地方吧。”

他扬了扬下巴,两人面前便出现了一副画卷,画卷缓缓展开,图中是白茫茫的一片冰山。

冰天雪地中,所有人不分男女的都是光着身子,浸泡在雪水里,或横躺在冰山上,冰碴子都落满了身上,他们冻的僵硬,浑身发紫。

“大家都是死人,不管多冷多痛苦,都只能永远的忍受,你去过就知道了,”他懒洋洋的横她一眼,“你就会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感觉。”

她看着图,仿佛就已经身处冰山中,周身发冷,嘴唇发抖说不出话,只怔怔的看着,庆幸自己选了第二项。

耳边,那男人又轻声说了句,呼出的气拍打在她的脸上,“你要是什么事儿做得不好了,我便送你去尝尝,怎么样?”

她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大口的喘几口气,硬挤出来一个笑,“我会做好的。”

他脸上笑意变浓,俯身与她平视,抬手拍了拍她的脸,“齐皎,你会像你生前一样乖吗?”

她知道李铮是在讽刺她。

齐皎生前可是一点都不乖,所有的乖巧都是装出来骗李铮的。

她此时说会也不是,说不会也不是,只得僵硬着答了句,“...对不起。”

李铮扬扬眉眼里闪过一丝讶异,旋即又是满眼的讥讽,“齐皎,你还在装,是吗?”

齐皎不想回答,紧闭上眼,满眶的眼泪却还是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滑下去。她是为了自己哭,为自己未知的未来哭,也是为自己在地铁上睡的那一觉,后悔的流泪。

看着她这副样子,他下意识的抬的手又放下,转过头不去看她,闭上眼睛,吐出了口气,“将她送到我房中去。”

李铮将那句话扔给她后,只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齐皎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不过毕竟是阎王爷了,应该有许多事情要忙吧。

而她由着一个脸上贴着黄色符咒的人一蹦一跳的引进了他住的房间。

起初那人吓了她一跳,他整个人脸上苍白,不说话,或许是不会说话,只一蹦一跳的带着她走,偶尔跳着转身回头看她一眼。后来她又觉得这儿的这些人竟都有些可爱,蹦蹦跳跳的,又听话。

不过那些人带她进了屋子,就像李铮一样,头也不回的蹦走了。

李铮的房间一如他这人,清冷的很,装饰并不多,却丝毫没有地府其他地方的阴森,外面漫无边际的黑暗,他屋里的灯却闪动着橘黄色的灯光,给这混沌沉闷的地方平添了几分人情味。

她无处可去,也没法走动,透过窗户她就可以看到门外警卫森严,她用膝盖都能想到那是为了防她的。

她就在房里坐着,窗外的黑暗一直就没有变过,她由此得出结论,这里大概是一直都是黑夜,或者说,这里压根儿就没有白天黑夜一说。

她以前天天拼命防晒防着那猛烈的阳光,竟就这样从她的生活甚至生命中消失了。

百无聊赖,窗外连李铮的动静都没有,她沉不住气了,顾不上李铮,也顾不上什么古代的礼节,准备换衣服睡了。

她来之前,正好通了个宵,本来就想着赶紧回家补觉,谁能想到来了这儿,还碰上了这么邪门的事,李铮在边上的时候紧张的一根弦都紧绷着,现在他走了迟迟不回来,她放松下来,觉得困的不行。

没有睡衣,没有洗面奶,没有牙膏牙刷,她只好稀里糊涂的漱漱口便合衣躺下。

她一着枕头,困意就泛上来,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的时候,耳边却传来的一道阴鸷的声音,给她吓的一瞬间睡意全无。

“齐皎,你这么迫不及待?”

小说《善终齐皎》 第2章 不会再爱上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