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更新时间:2020-09-27 11:54:50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连载中

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解连环分类:言情主角:宁天瑜司徒浩

主角叫宁天瑜司徒浩的小说叫做《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是作者解连环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司徒浩:我未婚妻长得丑脾气还怪,谁能要她?路人:听说某某总裁和你未婚妻亲密出入山间别墅。司徒浩:开什么玩笑。路人:听说你的竞争对手对你未婚妻下跪求婚。司徒浩:他眼瞎吗?当宁天瑜的马甲一件件被剥下,书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嫁妆的事儿,得好好安排,昨天亲家过来的时候,是不是带了见面礼?快拿来给天瑜看看。”王老太太催促一旁的宁靖。

宁靖扭着腰肢上楼捧了两个盒子下来。

宁天瑜打开一看,两个盒子里分别装了一套钻石首饰和一套玉石首饰。

“像我们这样的大户人家,见面礼一般都是交给长辈保管,懂事儿的孩子,会把婆家送来的见面礼转送给长辈,以谢养育之恩,同时向婆家传递一种信号,表明你在家里和长辈关系和睦,如果婆家人对你不好,家里的长辈永远是你的靠山。”宁靖眼馋的盯着里面那套钻石首饰搓着手。

老太太也看了一眼那一套玉石首饰,同样很心动,但她很快就收回目光,假装不在意的看向别处。

司徒家这次来确实是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出手就是两套价值不菲的首饰,足可见司徒锦明想要和王家攀关系的心有多迫切。

如今,司徒老爷子又这番表现,顿时让王家人有些飘飘然。

司徒老爷子看中宁天瑜什么?他看中的还不是她身后的王家?宁天瑜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王老爷子虽然觉得自家老太太和儿媳妇的吃相有点难看,但并没有阻止。

这是对宁天瑜的提点,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就算再不懂事儿,也该听得懂宁靖的话吧。

宁天瑜拿起其中一条钻石项链,隔空对着宁靖的脖子比划了一下,宁靖心中一喜,侧了侧身,让出身后的王老太太。

“应该先给奶奶。”

老太太咳了一声,觑了宁靖一眼:“还是你这当妈的最辛苦……”说完挺直腰杆,做好接受这个外来孙女献殷勤的准备。

“钻石我没有研究,但是广告上说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应该是有永恒,耀眼,坚贞不渝的寓意……”宁天瑜一边打量手上的钻石,一边看宁靖。

宁靖露出自己修长的颈项,笑容腼腆。

“我妈为了嫁给王叔叔,心甘情愿当了十几年的小三,王叔叔一家子不计前嫌让她进门,如今连我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女,女儿,妹妹,都能接受,足可见她对王叔叔的爱已经感动了你们。嗯,永恒,耀眼,坚贞不渝,您都当得起。”

宁天瑜说完,伸手要给宁靖把项链戴上,宁靖却是气恼的把她的手拨开瞪着她。

“宁天瑜,你恶心谁呢?”

“怎么叫恶心呢,这么漂亮的钻石项链。”宁天瑜一脸不解。

宁靖气得脸都红了,指着宁天瑜你了半天,看向其他人,却见他们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不关我事儿的样子。

“你,你真行。”宁天瑜坐回沙发上双手抱胸不理人。

宁天瑜的目光落在那一套玉石首饰上,拿起其中一个玉镯。

“我对玉石还是挺有研究的,这个玉镯是上好的绿幽灵石,绿幽灵代表事业中的财富,能让人事业一路飙升,这和我们家很相配呢。”

宁靖说完,老太太就不无得意的看了宁靖一眼,心里不住冷哼。

小三上位永远是小三上位,连自己女儿都看不起你。

宁天瑜的声音还在继续。

“绿幽灵石还能镇宅辟邪,使人胸怀广阔,容易接受新事物,哎呀,这不正是老太太需要的么?”

王老太太转头看她。

你说什么,我需要什么?

就见宁天瑜又说道:

“据说,还可以强化心脏功能,平稳情绪。老太太,我刚才看您似乎是容易情绪激动,感觉您太需要这一套玉石首饰了……”

老太太捂着心脏捶了两下,死死的瞪着她。

这狠毒的丫头。

“你,谁需要这种东西了,拿走。”

宁天瑜眨了眨眼:“怎么了,又不喜欢吗?明明就很需要……”

摇头叹息的将两个盒子合上,又问了管家她的房间在哪里。

临上楼前,她不忘回头提醒:“嫁妆的事儿,还是尽量商量出个所以然来吧,订婚宴上还得对外公布呢。”

宁天瑜消失在楼梯口后,王老爷子就将手上的茶碗摔在了地上。

“没规矩的野丫头。”老爷子也气得不轻。

“哎呦,我们王家是造了什么孽了,临老了还找个丫头来气我,哎呦,我心口疼……”目光死死的盯着宁靖,她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宁天瑜就是她找来恶心自己的。

宁靖缩在王大成身后低着头:“不管怎么说,我们王家总算是和司徒家攀上关系了,而且还不是司徒锦明一个人。”

要说单单一个司徒锦明,他们王家还能拿乔,装腔作势一番。但如果连司徒老爷子都接受了宁天瑜,那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是代表着整个司徒家啊。

王大成点了点头。

这是出人意料的一个大好处。

如今,可不是司徒锦明巴结他们了,而是他们上赶着要抱住司徒家这一根大粗腿儿。

“儿媳说的对,犯不着为一个小丫头动气。”王老爷子也回过神来了,反过来责怪老太太:“你也是,得改改你的脾气了,那丫头刚进门,你就一口一个**脏东西的说,人都是有脾气的,更何况她初来乍到,心里不安,只能像刺猬一样竖起一身的尖刺……”

“我不!”

司徒浩一觉醒来却被爷爷告知,让他牢牢抓住宁天瑜,把婚约落实了。

什么情况?我睡前您还砸拐杖来着,怎么一觉醒来天都变了?

“你再说一个不字。”老爷子一拐杖打在他**上,司徒浩身子一扭,躲过了大部分的力道哭嚎。

“爷爷,她就是个变态啊,我不干。”

现在,只要他稍不留神,就会想起宁天瑜那一张让人看了心跳加速的脸,就有一种小命休矣的感觉,很可怕的。

“变态?”司徒老爷子重复了这两个字。

司徒浩对着自家爷爷连连点头。

是的,求您收回成命吧。

却见司徒老爷子哈哈一笑:“变态,确实是够变态的。”

小小年纪,围棋造诣就这么高深,确实变态。

想起自家身为国家级运动员,让他引以为傲的孙子,司徒老爷子一脸亲切的摸了摸孙子的脑袋。

“这样的变态,配你正好。”

“嗷?”

小说《国民团宠:媳妇儿马甲又掉了》 第12章 明明就很需要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