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心陷婚情

更新时间:2020-09-15 10:44:15

心陷婚情 已完结

心陷婚情

来源:掌中云作者:聂小倩FS分类:短篇主角:林可依韩澈

《心陷婚情》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短篇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聂小倩FS,主角叫林可依韩澈,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丈夫一场精心策划的爆炸让我家破人亡,身背巨债,腹中的孩子生父成迷……苦求生路,冰山boss成为我的债主。他护我复仇,保我周全,让我陷入到他得蚀骨柔情……然而,当一切真相大白,面对他的温柔陷阱,我该何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正一头雾水,不明所以,见她又对韩澈训斥道:“你怎么就不知道拦着点,怎么让可依在你眼皮子底下还能受伤,蕾蕾那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你说你,幸亏只是皮外伤,这万一可依有个好歹,你让我的……让韩韩怎么办,孩子还在吃奶呢。”

“我知道,不会让她断奶的。”韩澈答非所问。

这母子俩说话也太无顾忌了,这么当着我的面讨论吃奶断奶的问题真的可以吗?你们不觉得有点太熟稔了吗?就算要说,好歹用个隐晦的词语代替吧。

不过这下我倒是听明白了,感情王若兰以为我的伤是王熙蕾弄的啊。

“阿姨,我这伤跟韩先生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撞的。”我急忙解释,先不去考虑他们这有点不妥的和谐话风。

“你就别护着他了,不管你怎么弄得,都是他照顾不周,在他的地盘还让你受了伤,就是他不行。”

“妈,你怎么知道我行不行。”

噗,咳,天啊,我早晚被这对母子给雷死。

这话风,这对话,你们母子这已经不能用毫无顾忌来形容了。

王若兰一把年纪,也被韩澈一句话说的红了老脸。呃,其实她保养得宜,看着也就比韩澈大个十来岁。

“熊孩子,有你这么跟你妈说话的吗?也不知道害臊,可依还坐在这呢。”

我心里直摆手,心说跟我没关系,你们母子随便聊,别拉上我啊。

“她有异议可以试试。”韩澈一脸无所谓的凉凉的道。

咳,我彻底崩溃了,终于知道什么叫躺枪了。身体一抖,差点没从沙发上摔下去。幸好王若兰及时扶了我一把。

“蠢!”刚坐好,便见他讽刺的挑了挑眉,扶着额头,十分无奈的发出一个单音。

“阿姨,那个,我先上楼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

我斜瞪了他一眼,当着王若兰的面,也不好反驳他,急忙找借口溜了。

哪知道我前脚才上了两节楼梯,就听身后他一声:“妈,我也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我脚下一歪,差点又从楼梯上摔下去,一只大手及时托住了我的后腰。

“这么急着投怀送抱?”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一恼,后肘往后一撞,却被他一手抓住,“欲拒还迎?”

两个身体相接的地方,明显感觉到了他微微的变化。

……

韩澈,你还能再**一点吗?

我心里骂着,索性闭嘴,推开他快速的朝楼上跑去。

却不知道,当时这一幕完全落入了王若兰的眼中。

我快速的洗了个澡,换了衣服,触碰到后腰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起楼梯口的一幕,脸腾的红岛耳朵根。

急忙晃了晃脑袋,林可依,不要再想了,你还要不要脸。

“叩叩叩!”

“进!”

我以为是吴敏来看孩子,也就没在意。

“在想我吗?”

“韩澈?”

我惊讶的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他穿着白色的浴袍,双手插在浴袍的口袋里,腰带松垮的系在腰间,胸前大片蜜色的肌肤露在外面,头发上滴着水珠,脸上还带着沐浴过后的水汽,浑身散发着薄荷的清香。

这,分明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美男出浴图啊,看着他的眼神不由得带了几分怨愤:你这是勾引谁呢。

“你再这么看着我,我会以为你是在控诉我的‘不作为’。”

“你来干什么?”我忽略他话中的暧昧,转移话题。经过这段时间相处,我也学乖了,不能顺着他的话继续,不然绕进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他像是看**似的讥讽道,“找你。”

“我要睡觉了。”所以,请你出去。

“嗯,睡吧。”他两步跨上床,抓着我的肩膀稍一用力,我就撞进了他的怀抱。

“韩澈!”我大惊,本能的扬起另一只手捶打他抓着我的手臂,在他怀里挣扎着。

“再动,我不介意现在办了你。”

他冷冷的丢出这么一句充满威胁的话,我当时就蔫了,因为,我的挣扎把他的浴袍带子给弄开了,然后,我看到他腰部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

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连胳膊上的皮肤都红了。

说这话可能有点矫情,或者也不太让人信服,但是我真的没有见过,虽然我连孩子都生了。

但我唯一的一次,还是喝醉了酒,只记得满眼的黑暗,和撕裂的痛。

他闭了闭眼,我看到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好半晌才缓了口气。睁开眼睛盯着我,眼睛里一片黑暗,就像是一个无底的漩涡,要把我吸进去一样。

“该上药了。”他低声说道,声音有些干涩。

然后,我看见他从浴袍口袋里拿出白天那盒白色的药膏,“自己上。”

说着往我手里一丢,拢了拢浴袍,起身走了。

我看着手里的药膏,又看看那风一般消失的背影,一种陌生的感觉,在心头蔓延开来。

进公司已经好多天了,差不多也都适应了。

背地里虽然听了不少对我的非议,但好在我跟韩澈几乎同进同出,也没人真的敢在我面前说什么。

只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总裁办的艾伦被调职到公司秘书处了。

这可不是降职,这是一撸到底啊!

公司秘书处什么意思,就是公用秘书。那可是连一个主管的专职秘书都不如。

我侧面打听了一下,据说是韩澈亲自下的调令,理由是:玩忽职守。

我不禁感慨大公司真是水深啊,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就把一个总裁办的副秘书长撸成了一个基层小职员。

而我,韩澈居然把他办公室的会客间腾出一块地方,放了一张办公桌,给我办公。

我好几次提出抗议,他都以:尊母命三个字给我驳回来了。

尊母命,什么意思呢,我给大家简单解释一下,就是上次我受伤然后被王若兰误会是王熙蕾弄的,然后数落韩澈没有照顾好我,所以,就有了他今天的“尊母命”。

韩澈的工作其实很繁重,以前我总认为像他那样高高在上的大总裁,一定是凡事都甩给这个经理那个主管,自己只顾着拿钱到手软,天天吃喝玩乐过日子。

而我的工作就是每天核对一下各部门报上来的文件,数据,安排他的时间。

其实最贴切的形容是:他给我当司机,我给他当跟班。

日子就这样安静的过了一个多月,在我渐渐从丧亲的痛苦中走出来的时候,一个电话,再次扰乱了我的平静。

小说《心陷婚情》 第17章 降职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