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商道

更新时间:2020-09-08 10:43:52

商道 连载中

商道

来源:文鼎作者:钓人的鱼分类:官场主角:张小驴陈晓霞

小说主角是张小驴陈晓霞的小说叫做《商道》,本小说的作者是钓人的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职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在中国做生意,一半是交易,一半是关系;没钱时有多难,有钱时就会多狂欢;每一个大亨都是嗜血的鲨鱼,从差两万娶不起老婆,到挥金如土夜夜笙歌,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血腥,只有张小驴自己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闻鹰是被院子里张小米的惊喜声吵醒的,从床上坐起来,也没穿衣服,大半个身体**在外,透过玻璃看到张小驴回来了,脚下躺着几只早已死掉的野山鸡,那些漂亮的羽毛真好看。

“哎哎,别动,这几只山鸡都是给李记者留着的,我得空做成标本,她喜欢这东西”。张小驴阻止了妹妹想要拔下几根漂亮羽毛的行动。

张小米看看李闻鹰睡的房间,然后小声问张小驴道:“哥,你是不是喜欢这个李记者啊,我嫂子的事还没定论呢,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移你个头啊,李记者是城里人,稀罕这些东西,人家来我们这里一趟不容易,想要这点东西还能不给人家,再说了,李记者还说要对我进行跟踪报道,说什么要把我树立成一个小镇青年的典型,我也不懂这些,反正就是感觉挺高大上的”。张小驴回头看看自己洞房的窗户,看到一个影子快速的隐藏了下去,他是真的很想这个时候去屋里看看,可是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想法,自己是该到此死心呢,还是该继续推进,昨晚的事到底算什么?

他想了想,还是不动为好,以不动待对方动,以静制动或许是现在自己最好的选择,否则,一旦自己会错了意思,对方可能会恼怒起来,到时候前面的所有努力都将成为泡影,再说了,自己该做的都做了,而且昨晚也是超常发挥了。

有些事也只能是点到为止,这点他心里很清楚,所以等待或许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他在等待机会,等待她内心里的种子发芽。

“山里的空气这么好?啊,我要好好呼吸一下,洗洗肺,回去又要呼吸那该死的雾霾了”。李记者还是昨天的装束,只不过换成了张小米的小白鞋,还别说,这双小白鞋是真的很能衬托女生的气质。

“你要是工作不着急的话,可以在这里多住几天,村里出去打工的也回来不少了,你还可以采访他们,这样你写文章就更加好看,嗯,用一个词,叫什么来着,我想想,我记得在手机上看过,对了,叫丰满,文章和人物都可以更加的丰满一些”。张小驴说这些话的时候,刻意的搜索了自己脑子里那点可怜的文化,力图能和她谈话的时候少一些粗话,提高一下自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唉,不行啊,我还要回去把稿子赶出来,争取这篇稿子能带给我好运”。

“你也可以在这里写啊,然后在山上把文章传回去,这里是能上网的……”张小驴说道,但是说到一半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情是多么的急迫,李闻鹰的眼神让他瞬间安静下来。

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心急了,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怎么连这点常识都不懂呢?

李闻鹰看看他,笑了笑,没说话,那笑容里是嘲笑吗?

“过完了年,你也要出去打工吗?”李闻鹰问道。

“嗯,我还没想好去哪里,等村里打工的都回来了,和他们聊聊,到时候跟他们一起出去”。张小驴说道。

李闻鹰点点头,没再说话,这个态度让张小驴有些失望,他以为李闻鹰会像昨天那样说可以帮他,自己倒是可以顺水推舟,可是这一次是他失算了。

“我下午要回去了”。

“可是,标本制作要等一段时间,你给我留个地址吧,制作好了我给你邮寄过去”。张小驴说道。

此时山里的雾气弥漫,这是雾,不是霾,这些雾气里还带着湿润的青草味道,非常的好闻,借着这些雾气,李闻鹰伸手在张小驴的头上摸了一下,说道:“昨晚的事忘了吧,就当没有发生过,昨晚是我心情不好,所以,你不要当真”。

“我知道”。

“你知道?”李闻鹰皱眉道。

“嗯,有一次你忘乎所以时,叫了一个男人的名字,你昨天在我家里喝酒也是因为那个人吧?”张小驴问道。

李闻鹰看看张小驴,没说话,再次看向远方,雾气渐渐散去,李闻鹰的视野越来越开阔,自己昨晚的纵.情很大程度是对那个人的报复,可是一.夜过去之后,她再想起昨晚的事,非常的后悔,自己之所以昨晚敢如此纵.情,也是因为这里山高皇帝远,纵然是一时放纵自己,也没人会知道,自己走了之后,这个男人将不会再出现自己的视野里,这才是她放荡的原因所在。

“到时候我会寄一份报纸给你”。临开车了,李闻鹰才说道。

“李记者,多寄几份来,村委要留档的,这可是我们这里头一次上报纸,拜托了,多写写我们的好”。陈来喜挤在张小驴的前面说道。

“会的,再见,祝你们新年快乐,走了”。本田CRV启动起来,很快就在寨门前的大路上消失了。

张小驴感觉若有所失,陈来喜摸一下额头,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哎呦,这可算是走了,这两天我可是提心吊胆,真想住你家去,好好照料她,这下好了,终于走了”。

张小驴懒得和他说话,回到家里就开始收拾那些野山鸡,早点做成标本,但是李闻鹰连个地址都没给他留下,即便是做成了,怎么送去,寄到哪里去?

李闻鹰走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昨晚的事就是一个误会,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好像是从未发生过,张小驴的生活还得继续,自从李闻鹰睡过之后,那张床上再未有人睡过,包括张小驴自己。

夜晚,他一个人坐在帐篷前发呆,然后就看到了山下一个黑影渐渐移动上来。

“你怎么来了?”张小驴问道。

“我怎么不能来,想找你问点事,寨子里的人都说你把那个记者睡了,是真的吗?”陈晓棠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质问道。

张小驴抬头看看她,问道:“寨子里的人还都说我把你睡了呢,是真的吗?”

“我和你说正经的呢,我姐很伤心,你们就真的完了吗?”陈晓棠问道。

小说《商道》 第17章 一场梦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