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她终究被他夺取了兵权

更新时间:2020-08-10 17:03:01

她终究被他夺取了兵权 连载中

她终究被他夺取了兵权

来源:其它作者:余旧默存分类:言情主角:南沫秦衍

南沫秦衍是《她终究被他夺取了兵权》这本小说的主角,作者是余旧默存,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日落时分,皇帝秦衍亲临狱中,沉声开口:“朝臣们联名上表,要你交出兵权。”南沫抬眸,隔着铁牢栅栏回望,扯出一抹淡淡苦笑。“陛下的意思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朝册封。

三天后,册封大典礼成,南沫入住华清宫。

看着身上柔滑的宫装,南沫神情恍惚,多年的军旅生涯,禁得住疆北的严寒,却受不起这满室的温软。

当晚,秦衍摆驾华清宫。

“住在这里可还习惯?”

他似乎喝了酒,眼神看起来不甚清明。

“多谢陛下关心。”

南沫态度恭敬,只是冷淡。

秦衍突然抬起她的下巴,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

“沫,别这样跟朕说话。”

沙场铁血,早消磨了她女儿心肠,南沫只能沉默。

秦衍瞧着南沫的神色,似乎和五年前恣意飞扬的小丫头重合。

“沫,我曾说一定会娶你,我做到了!你给我的玉佩,我还一直留着。”

南沫看着当初赠予他的玉佩,手蓦的攥紧,心下震颤。

当年桃花树下,他曾说过:“得卿玉佩,我心胜喜!沫,我定不负你。”

往昔种种回忆交叠,南沫情难自禁的恍惚开口:“阿衍。”

秦衍心下大动,握住她的手。

“沫,我知你五年过的凄苦,现在疆北已定,不若把兵权交出来,你好好歇歇。”

南沫顿时透体冰凉,暖意温存瞬间烟消云散。

原来刚才的一切,不过都是铺垫!

她拿过玉佩,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言犹在耳,只是人非如昨。

神情渐冷。

“这玉佩不过是最常见的物件,难为陛下还留着。”

话毕,突然一声脆响,原本还莹白的玉佩瞬间摔个粉碎。

南沫看着玉佩四分五裂,眼神也跟着破碎。

那是她全部的感情和相思,似乎就像这玉佩一般,若是不得珍视,宁可这般惨烈消逝。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秦衍怒极,狠狠的扼住了她的下颚:“你在做什么!”

南沫满是倔强孤傲的看着他。

“臣妾只是为陛下清理杂物而已。还有,臣妾沙场归来,习惯了快人快语,陛下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

秦衍手上力道渐渐收紧,眼神多是狠戾。

“交出兵权,你依旧是朕的贵妃,南家依旧是国戚,朕在一日,就再无人敢动南家,这样有何不好?”

南沫喉咙一哽,心中酸楚和恨意齐齐泛上来。

若是真的没人敢动南家,那她父兄又是如何在大胜之际遭人暗杀?

五年前,她南家满门忠烈,最后竟只余襁褓中的幼弟一根独苗,何其惨烈!

南沫眼里的涩意逐渐化成冷硬。

“可臣妾不想要!”

她想要的是替父兄查清真相,是振兴南家百年辉煌,这样才不负父兄所托。

“朕给,你便只能受着!”

秦衍眼睛危险的眯起。

“还是说你在前线五年,早就不甘如此,和边疆的战士里应外合!”

他声音愈冷,仿若冰锥,刺得南沫身形竟微微颤抖。

“秦衍,你别太**!”

厉声的喝止,并没有妨碍秦衍的愤怒。

“朕倒要看看,你是否真对朕忠贞不渝!”

……

可是,他的怀疑终究错了。

秦衍抚摸着南沫背后的刀疤,心里升起怜惜。

南沫却是一个闪身,抱着被子躲在墙角,冷冷的看着他。

秦衍久居高位,有谁敢对他这般不敬,刚才怜惜的情绪瞬间被无情所取代。

“来人,贵妃操劳,上一碗养生汤来。”

不过片刻,苦涩的药味传进南沫的鼻子。

她在军中多年,擅些医理,直到那汤药递到她面前时,她才敢确认,这是什么汤。

心下一愣,也不知是讥讽还是苦涩,抬头就看到秦衍似是不放心的盯着她。

南沫冷嘲一笑,仰头将汤药一饮而尽,随后瓷碗狠狠一掷。

“陛下可还满意?”

秦衍深深的看着她,没说话,只是吩咐宫婢好生伺候,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有道是帝王恩情薄,真是半点都没错。

再难入眠,南沫独立中宵,她站在亭中看着天边雾锁云拢。

风声呼啸,她却无知无觉。

突然看到宫墙上的一只白鸽,这是南家人用来联络的信鸽,怎么会出现在这?!

她飞身一跃取下信鸽,却在看到上面的消息时心神大骇。

她的幼弟,被抓走了?!

小说《她终究被他夺取了兵权》 第2章 册封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