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门前花多

更新时间:2020-05-21 16:56:02

门前花多 已完结

门前花多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白鹭成双分类:言情主角:沈美景宋凉臣

《门前花多》由白鹭成双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美景宋凉臣,书中主要讲述了:沈美景这一生都特别倒霉。嫁了个男人吧,没洞房就死了。守个寡吧,全家上下都想着算计她。她聪明的婆婆将她许给了年过半百远在封地的宗亲燕王,沈美景没反抗。嫁,为什么不嫁?只要能让自己过得舒坦,贞节是什么?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你还活着

宋凉臣嗤笑一声:“你管她作甚,有疤就有疤了,反正也是个丑八怪。”

宁淳儿瞪大了眼,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世子妃很好看啊,除去脸上那一道疤,姿色比温姐姐还美上七分呢!”

温尔雅一怔,微微有些不悦:“淳儿妹妹真是什么人都能拿来同我比。”

那寡妇竟然会比她好看七分?开什么玩笑,这宁淳儿真是一贯地讨人厌,在世子爷面前说这个,不是贬低她身份么?

“行了,我已经吩咐了,柴房里只关世子妃一人,除了看守的两个婆子,其余的人都不得靠近,淳儿也别瞎操心了。”宋凉臣摆手道:“各自回去吧,今晚我去书房看书。”

温尔雅抿唇,退后两步行礼,于氏也跟着起身行礼,恭敬地退了下去。只有宁淳儿留在屋子里多问了一句:“爷,世子妃挺好的,您为什么不喜欢她啊?”

宋凉臣冷着脸道:“这还用问么?若不是她,现在就不会是这副局面!”

这拆散鸳鸯之仇,若是不报,何以对得起心月苦等他五年?

宁淳儿歪了歪脑袋:“可是,您确定错了嫁的事情,就一定是世子妃做的么?”

宋凉臣:“……”

他不能百分百确定,却也能确定百分之七十!现在他和心月都那么痛苦,总不能放了她一个人逍遥度日,就算没有证据,但是这府里是他最大,谁能奈他何?

宁淳儿看他脸色不太好,缩了缩脖子,行了礼就飞快地退了出去。

世子爷就是这样,总是任性妄为,府里也没人能管得了他,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只是可怜世子妃刚进门就被关在柴房,底下那些个趋炎附势的下人,还不知道要如何嚼舌根呢。

夜色渐浓,沈美景捡了柴房里的柴,摆弄着铺成了三尺来高的架子,又铺了两层干稻草,最后将下人给她拿来的被子毯子给铺上去。

睡哪儿不是睡啊?在许家都睡了半年的柴房了,这世子府的柴房好歹宽敞干净,也没什么蛇虫鼠蚁。墙上还有窗户,打开就有一阵阵清凉的风吹进来,不热也不凉。

捡了粗壮一点的木头桩子,立在一边当挂衣裳的,沈美景脱了外袍就躺进了被窝。

累了一天了,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美景,美景。”

有谁在唤她,一声声的,温柔极了。沈美景翻了个身,嘟囔两句,那人就轻笑着来捏她的鼻子:“小懒虫,怎么这般能睡?”

“子衿?”迷迷糊糊睁开眼,待看清了眼前的男人,她震惊地坐了起来:“你……”

怎么会在这里!

许子衿依旧穿着他最爱的黎色青烟袍,满眼心疼地看着她:“怎么伤着了?”

美景傻傻地望着他,伸手去碰他的脸,鼻子一酸,差点就落了泪:“你还活着啊,我伤着了,你还会来看我。”

“傻瓜。”许子衿轻轻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我一直陪着你的,一直都在。”

喉咙一哽,美景趴在他肩膀上就忍不住乱蹭,像小孩子似的,一边蹭一边呜咽:“骗子,你说陪我,又怎么会到我嫁给别人了才出来?你不难过吗?我嫁给别人了啊!”

许子衿伸手抱紧了她,修长的手指节节泛白:“抱歉,是我的错,让你受尽了苦难。”

“是你的错吗?”美景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他们都说是我克死你的。”

“你怎么会克死我?”许子衿轻笑,又捏了捏她的鼻子:“能娶你为妻,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至于生死,全在命数里,与你无关。”

是这样吗?美景扁扁嘴:“你总是哄我。”

许子衿低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吻:“我爱你。”

心里一颤,跟着一疼,浑身都抽搐了起来。美景刚想张口回一声我也爱你,还没能说出来,眼前的浓雾却像是突然散开了,整个人醒了过来。

睁开眼,阳光已经从窗口洒了进来,天亮了。

呆呆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四周,美景伸手擦干自己脸上的泪,深吸了一口气。

“世子妃可醒了?”

“不知道,在里头关着呢,反正也不用送吃送喝,她睡一整天也没人过问。”

门外的两个婆子百无聊赖地坐在台阶上,姓罗的那个嘴碎,忍不住就嘀嘀咕咕地道:“咱们府里上下都传开了,说里头关着的这位可厉害了,克死父母,又克死上一个丈夫。嫁来给燕王爷做续弦还不满意,非将自己和那江氏换了个位,啧啧,你说这心肠是有多恶毒啊?”

“你仔细她听见了。”姓张的这个道:“再怎么说,现在也是世子妃呢。”

“怕什么,饿她个三天,命都会没了,还世子妃呢?”罗婆子哼笑道:“我瞧着世子爷就没把她放在心上,这惩罚就是奔着死去的。三天之后要是没能饿死渴死,世子爷指不定还得怪咱们呢。”

“说得也是,那你可别一时同情,给她送吃的啊。”

“你才是呢,可别被贿赂了,给她买了东西去才好。”

“这怎么可能,关进去的时候,世子可是连一个钗子都没给她剩下,拿美色贿赂吗?老婆子我可不接受!”

两个婆子说说笑笑,美景在里头听得清清楚楚。宋凉臣想让她就这么死了?那也太小瞧她了啊!

“两位。”门外响起了锦衣的声音:“这烈日炎炎的,也没个乘凉的地方,不如过来用些西瓜?”

两个婆子抬头,看着锦衣,知道这是上房里专门伺候贵人的丫鬟,便都笑道:“锦衣姑娘有心了,但是世子爷吩咐了,咱们要在这里寸步不离的。”

“这房门上还挂着锁呢,你们还怕人跑了不成?”锦衣道:“还是说两位觉得这瓜薄了,不配入口?”

“姑娘哪里的话。”罗婆子笑着,转头打量了四周一番,确定无人,才拉着张婆子跟着锦衣走去院子门口。

这边刚走,那头玉食就踩着石头翻了墙进去,凑到柴房的窗户旁边轻轻敲了敲。

沈美景反应极快地凑了过去,一伸手,刚好就接着了玉食丢进来的小包袱。

一句话没说,玉食踩着原路就走了。

沈美景拿着包袱打开,里头有三包干粮、三个水囊、一个小荷包,旁边还有一张纸条。

“主子恕罪,家规森严,莫敢犯之,只能寄食与水,并打赌输的一两零一铜,望主子保重。”

按规矩来说,锦衣和玉食是专门伺候世子妃的丫鬟,不代表是专门伺候她沈美景的丫鬟,因为世子妃很可能会换人,但是这两个接受了良好培养的丫鬟不会换。

她现在是处于落难的状态,世子妃的位子看起来就是坐不稳的,锦衣和玉食完全没必要冒着被世子发现的危险来给她送东西的。

然而她们还是来了。

沈美景捏着小荷包,打开水壶喝了一口水,决定把这份恩情记下了。

外头的婆子吃完瓜回来,忍不住打开门看了看她。

“这……”罗婆子看着屋子里被摆得整整齐齐的柴火,以及旁边铺好的床,有些傻眼。

美景早就将包袱藏在了铺床的木柴中间,微笑着看着她们道:“可是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张婆子摆摆手,她是不待见寡妇的,总觉得不吉利。不过这世子妃倒是有点奇特,竟然还有心情收拾柴房,甚至将细软的稻草都理好放在一边,这是要干什么?

四处看了一眼,没发现藏着什么东西,两个婆子就退了出去。

沈美景哼着小曲儿,开始了她的吃饱肚子计划。干粮能保证她不死,但是绝对不是能吃饱的东西,她还得想想其他办法。

主院里,宋凉臣满身戾气地靠在床头,有丫鬟进来给他更衣,都吓得腿直抖。

“主子怎么了?”临风忍不住问了一句。

宋凉臣黑着脸没说话,他总不能说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好,全梦见沈美景了吧?那女人是下了什么魔咒,竟然能折腾他一个晚上!梦里还不停地问他是不是要杀她,是不是要杀她。

摆明了就是让她不能活,才能平息他的怒火,这有什么好问的,就是要她死!

醒来还觉得心情糟糕极了,看什么都不顺眼。虽然他知道三天不一定能饿死一个人,但是竟然也没听江心月的话多加罚她。不知道是因为她泡的茶太好喝,还是因为弹的琴太动听,他竟然觉得有点可惜。

真是不能原谅自己,分明说好要护着江心月一辈子,结果让她毁了半生不说,还不能果断地杀了害她的人。

他给自己找了理由,毕竟沈美景是许家的人,刚嫁过来就死了,父王那里不好交代,要死也得缓缓,找个合适的借口来敷衍,才能顺理成章地送她上路。

这样想了几遍,他的脸色也好看了一些,更衣之后召了人来问:“柴房那边怎么样了?那女人有没有哭闹?”

“回世子爷,没有。”罗婆子道:“世子妃很安静,甚至还收拾了柴房。”

小说《门前花多》 第8章 你还活着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