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更新时间:2020-05-21 14:51:22

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连载中

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来源:青墨云作者:唐初夏分类:重生主角:苏雅菁储霖

主角叫苏雅菁储霖的小说叫做《江山为聘:嫡女待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唐初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苏雅菁没想到曾经帮过的路边乞儿有朝一日竟想求娶自己,更没想到拒绝之后,他会摇身一变,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她看不上的草莽野夫被庶妹设计得手,自己倒从大叶王朝跨破门槛求娶不得的名门闺秀成了人见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翠玉看到少女扬起笑容的璀璨面庞,好似桃花绽放的唯美,心中油然喜悦,小姐真的变得随和许多了。

苏雅菁握紧翠玉的手,下定决心再也不放开她,前世为了避免储霖怀疑,她在苏雅兰出嫁的时候,便将翠玉给了她。

后来翠玉溜出来,骨瘦如柴,说苏雅兰骗了自己,储霖根本不是苏雅兰说的那种人,她还觉反感,让翠玉别再来找自己。

到最后她才知翠玉是无辜的,然而翠玉早就已经被苏雅兰随便找了个由头赐死。

苏雅菁赶到的时候,宋夫人正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

一阵脚步声噔噔响起,伴随着身上所饰环佩叮咚,冷不丁地,宋夫人的后背就被人牢牢抱住。

“娘亲,女儿让您担心了,女儿没事!”苏雅菁嗅着她身上的清浅芬芳,眼眶微湿。

“好端端地,怎么哭了?”宋夫人看到她小脸憋得通红,似乎在强忍什么,心疼地立马用帕子擦了擦她的眼角,“又做噩梦了吗,娘这就去替你求上一卦,戴个护身符,会好起来的。”

苏雅菁认真地望着娘亲的眸子,在岁月痕迹下,那一双眼眸早已不如曾经那般耀眼如星河,却也是泛着点点星光,眼底的温柔想快要溢出来一般。

如此温柔的人,又怎么会料到,十个月后,她便会被人害的家破人亡,连最宠爱的女儿都和她反目成仇。

前世,在苏雅兰母女的一再撺掇下,苏雅菁一心觉得母亲是个麻烦,间接逼死了自己的母亲和还未出世的弟弟!

认贼作父,亲者恨仇者痛,如今想想真是该死!难怪外祖家后来不愿意跟自己来往。

“我就是太想娘亲了。”苏雅菁摇摇头,脑袋埋在宋夫人的脖颈上,感受着那熟悉的清香。

想到前世发生的事情,苏雅菁眼眸一深,认真道:“娘亲,我跟你一起去吧。”

宋夫人答应了,沐浴吃斋,受到佛光普照,应该更加有效。

两人正在攀谈,一辆华丽马车又从府中侧门行出。

紧跟着,苏雅兰就扶着水姨娘的手臂,穿着明艳的水红抹胸长裙,娉娉婷婷地从大门出来。

“呀,好巧,姐姐你这是上哪去?”水姨娘一双魅惑的桃花眼一扫,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苏雅兰的狐魅子风情比之水姨娘有过之无不减,嫁给储霖之后,倒是变得端庄大气许多。

再见前世仇人,苏雅菁必须强行按捺才行。

宋夫人冷着一张芙蓉面,只维持大致的体面,“千山寺。”

“呦,姐姐是去寺庙求子吗,儿子是缘分,姐姐年纪大了,还是看开一点比较好。”

听出她话中的恶意和嘲讽,苏雅菁恨得牙痒痒,“我娘是想给我求个护身符呢,水姨娘说到这事,难不成自己一直在记挂?”

水姨娘讶异向来跟个天仙似的高冷人物突然搭腔,一直当她是花瓶来着,这么一说,倒是无以反驳,毕竟她确实是去求子。

苏雅兰一直默不作声,等到苏雅菁说话,她才缓缓抬头,目光有些怪异地看着她,透着审视意味。

察觉苏雅兰的视线,苏雅菁有些不自在地蹙了下远山黛眉,强忍着才没有冲上去撕破对方这张伪善的脸!

未免被看出异常,她又露出惯常的高傲表情。

苏雅兰这才松了口气,笑道:“姨娘也是为我求平安符呢,正好我们一起,去千山寺。”

前世苏雅菁就是凭着一包糕点之恩,得到了储霖一心一意的爱,这辈子,她要让这个男人除了自己,再也看不到别的女人!

苏雅菁感到困惑,前世的今日,自己确实和娘亲一起去千山寺求子,那会根本没有水姨娘和苏雅兰随行,怎么如今的发展方向不一样了?

未防有变,她谨慎道:“娘亲等我一下,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做。”

不待宋夫人细问,她就从马车中跳了下去,像只活蹦乱跳的鸟儿,眨眼间就消失在微掀帘子注视她的苏雅兰的视野当中。

走进府内,苏雅菁迅速吩咐下人,让人准备一辆更加舒适的马车,备上精致点心和茶水,火速赶到祖母的舒兰院。

她必须让祖母知道母亲的一派求子之心,也只有这样,她才会重视她们母女。

待到月亮门前,她迅速平稳了一下呼吸,端庄而不失亲昵地走了进去。

祖母身边的陈嬷嬷看到她,向来稳重的人,竟讶异出了声,可见她和相府中这位至关重要的人物是有多么疏远。

这一次,她是万万不会那么傻了,去便宜别人!

陈嬷嬷忙行了一礼,“大小姐,您这是?”

“我是来看祖母的,顺道问一下她去不去千山寺。”苏雅菁一脸喜气,再也不复以往冰冷自持的模样,苏雅兰说祖母最讨厌那样。

陈嬷嬷这才后知后觉地将她请进去,温声提醒:“老夫人刚用完早膳。”

“祖母!”苏雅菁激动喊道,快步朝她走去,一把抱住她的胳膊。

“您刚吃饱,要不要跟娘亲一起去千山寺求子,顺便散个心消个食?”

“求子?”这位从来不跟自己打交道的嫡孙女的骤然靠近让她略感不适,听到“求子”二字,那还得了,瞬间忘了这茬,这可是老夫人惦记十几年一直放不下去的头等大事!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叫我一起,求子可是大事,就你娘去吗?糊涂!把府上的姨娘全都叫上,才能在观音娘娘面前显出我们苏家的诚心!”

以前就觉得这位祖母把家里的女人当作生育工具,现在依旧如此,然而以前不能忍的事,现在苏雅菁轻笑,“娘亲叫了水姨娘呢。”

相爷如今三十多岁,正值而立,老太太也不过五十多岁,但梳得一丝不苟的鬓发已经冒出好几缕白发。

府上事情倒不需她操劳什么,前堂有能干的相爷全权打理,后院有水姨娘将大小事务一手把控,她忧的不过是独子的子嗣之事,如果实在不是后来连女孩都生不出来,她怕是会给相爷纳一堆姨娘姬妾。

相爷的四个女儿中最小的都有了十二岁,这中间空缺的那么多年,一度让老夫人产生儿子不能生的怀疑。

但她又怎会说自己儿子半个不是,就拿这些无辜女人下手,尤其她娘亲宋夫人,被指摘得一无是处,经常为此寝食难安。

好像她这正室没有做好,所以才会导致相爷无子。

小说《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千山寺求子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