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纨绔帝后:陛下今天又醋了

更新时间:2020-04-06 10:58:53

纨绔帝后:陛下今天又醋了 连载中

纨绔帝后:陛下今天又醋了

来源:互联网作者:栗栗佳分类:言情主角:墨旭蜀绣

完整版小说《纨绔帝后:陛下今天又醋了》是栗栗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墨旭蜀绣,书中主要讲述了:“陛下,不好了,娘娘一把火把镇国大将军府给烧了灰!”龙案后的男子将目光从奏折处移开,俊眉轻皱:“换个人去,让她别把自己伤着了。”“......”“陛下,不好了不好了,娘娘把御花园那几尾您最喜欢的金鲤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蜀绣见他同意,示意沈嬷嬷再将酒给斟满,这事可不敢指望茶茗,不把酒杯给砸了都算她给自己面子。

“使者,请。”再次拿起酒杯,蜀绣朝着唐心微微抬手,用宽大的袖子遮住脸,微微掀开面纱一饮而尽。

许是许久没有碰过酒了,辛辣的感觉猛地从嘴里冲到鼻腔,忍不住咳了两声,皱紧了眉头。

唐心见状有些担心的问道:“娘娘没事吧。”

平稳了一下气息,蜀绣摆摆手道:“多谢使者关心,本宫无事。”

“使者,小主的衣裳湿了,奴婢先带她去换身衣裳。”茶茗见她真的喝了那杯酒,生怕在这就发起酒疯,急忙就想回宫。

“使者,那本宫就先走了。”蜀绣知道茶茗在担心什么,顺从着道。

唐心虽然极为不舍,但也知道不能再有出格的行为,只能笑着说道:“夜深路暗,娘娘慢走。”

点点头算是回答,蜀绣在在茶茗和沈嬷嬷的的搀扶下默默的朝殿外走去。

玄旭本就从唐心去敬酒就一直注视着他们,此刻见她出去,也起身吩咐了两句,只带着孙成和叶丛俩人出殿去寻她。

馨妃望着他们前后脚的离开,哪里还猜不到陛下是去干嘛,一时间又是伤心又是嫉妒,眼眶都红了一圈,刚想起身去追,却被身边的谨妃拦住。

“姐姐这是要去哪啊。”谨妃瞧出了打算,当然不能让她如愿,娇笑着道,“妹妹今夜还没和姐姐喝过一杯呢。”

换了平日,馨妃早就一把拍翻递过来的酒杯,再怒斥这不长眼的几句。

可今日丞相等人都在,自己怎么能被抓到不知礼数刁蛮跋扈的把柄,馨妃只能强忍着怒意僵硬的一笑,待喝完这杯酒再看,早就找不到玄旭的身影。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亥正,走在外面一阵冷风吹过,蜀绣忍不住一个哆嗦,收紧了袖口。

沈嬷嬷见状,赶紧先赶回绾秀宫让宫人们预备着热水和醒酒汤。

一离开人多的地方,茶茗就立刻小声的埋怨:“下山前师父说了几百遍不能喝酒不能喝酒,小姐你刚刚怎么又喝了。”

“都是职场法则啊。”蜀绣摘了面纱,长叹一口气,做深沉状,“你还小,你不懂。”

茶茗冷笑:“呵,我不懂,我写信告诉师父看他懂不懂。”

蜀绣不可思议痛心疾首的望着茶茗:“你到底是谁,你把我温柔可爱善解人意从来不打小报告的宝贝茶茗交出来。”

茶茗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趁现在还清醒,赶紧回宫沐浴。喝完醒酒汤我给你熏个安神的香,赶紧歇息。”

“好。”蜀绣做乖巧状。

正想赶紧回宫,突然就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昭容娘娘,昭容娘娘。”

正想着这是在叫谁,突然想起来好像自己刚刚已经被封为昭容了,扭头望去,就看到孙成小跑着追上来:“娘娘稍等,陛下在碧荷亭等您。”

碧荷亭是御花园的一座湖心亭,只有一座孤桥连着,离这里倒是不远,不过想着自己刚刚喝了那么烈的一杯酒,蜀绣不由得推拒道:“本宫刚刚饮了酒,有些头疼,劳烦公公转告陛下,就不过去了。”

孙成一听这这话,顿时就急了:“娘娘,您还是去一趟吧,陛下看着,心情不太好。”

何止是不太好,想起刚刚陛下黑的跟锅碳一样的脸色,不由得心底一毛,陛下已经许久没有脸色那么差过了。

还是头一次看到孙成那么急切的时候,蜀绣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茶茗。

“不行。”茶茗摇摇头,也很坚决。

孙成虽然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事要听茶茗的,但是想着陛下刚刚的语气,不由得苦了一张老脸:“娘娘,您就当可怜可怜奴才,要是今夜陛下见不到您,奴才可就惨了啊。”

蜀绣瞧着这样,也不禁动摇了起来,再一看茶茗,她最是吃软不吃硬的主,一张小脸上满是纠结。

“就去一会儿。”蜀绣道,“你就在边上看着,一有不对就把我扎晕。”

茶茗想了想,这事她倒是常干,以前蜀绣发酒疯的时候拦不住,都是她拿了银针扎的睡穴,就是蜀绣怕痛,第二日醒来总是大呼小叫的说被虐待了。

“那行,不过可得快点。”茶茗纠结着点了点头。

等走到湖边的时候,蜀绣已经有些头晕,可望着亭内坐着的男子,还是摇了摇头,勉强朝亭子走去,连茶茗什么时候被叶丛拦在孤桥的另一头也不知道。

茶茗看看态度坚决的叶丛,在算了算距离,确定自己能看清楚亭内的一切之后,稍稍放宽了心。

玄旭就坐在亭内,望着蜀绣款款而来,今日穿了衣袖宽大飘逸的宫装,夜风徐徐,如月下仙子,不沾凡尘。

“陛下,您找臣妾,所为何事啊。”

直到仙子迷离着双眼,话语随着一股淡淡的酒气袭来,玄旭才想起找她来的正事,不由得板着一张俊脸,问道:“你与那漠汗使者很熟吗?”

“从未见过。”

“那他为何对你…”玄旭停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用词,“照顾有加。”

“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蜀绣总觉得玄旭的脸色更黑了。

“那你又是如何得知解那玉石的法子。”

“书上看的。”蜀绣一噎,差点卡壳。

“哪本书?”

“......”难道和他说魔方教程图解吗,这个世界有这本书吗。

玄旭望着她突然沉默,也紧闭着嘴不说话。

“你是在怀疑我与漠汗勾结。”蜀绣突然道,这是陈述句。

玄旭也不隐瞒,道:“是。”

今晚漠汗使臣的表现都太诡异了,明明输了,却比赢了还高兴,在赫桐发难的时候比丞相还要焦急,价值连城的玉石说送就送。

而那么多朝臣闻所未闻,不敢打包票的东西,在她手里仿佛以前就有所接触,问她从哪里得知解法,又说不出来。

“你若怀疑我,我没有半点办法为自己自辩,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蜀绣不是个傻的,她也能感觉到唐心对自己很好,但就是太好了,才会觉得奇怪。

“可我能告诉你,我并没有与漠汗有半点勾结。”

玄旭紧紧的盯着蜀绣的眼睛,像是想从她眼里看出逃避和退缩,可看了很久,依旧是一片通透,像这里的湖水一样清澈。

“朕信你。”声音低沉,但是却很坚决,“抱歉,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下次了。”

蜀绣是个很好哄的人,听闻此话,立刻摆了摆手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作为补偿,给你看个东西。”玄旭既然选择相信她,只觉得围绕在自己心头一夜的阴霾猛地散尽,勾了勾嘴角笑道。

“?”

蜀绣已经有些晕晕乎乎,还在疑惑,就听到玄旭拍了两下手掌。

“你在干什么…”话音未落,就突然觉得夜色突然亮了一些。

不是夜色突然亮了,是突然出现了漫天的萤火虫,从湖周边的花草丛,灌木中晃晃而来,点点微光,美不胜收。

萤火虫朝着湖中央来,有些还在空中,有些停在了刚刚展开一些的荷叶上,有些慢慢悠悠的落在湖心亭。

“这次的星星,你可能碰到了。”

这是,自己上次说的话,蜀绣听到这话,猛地将眼神从漫天萤光中收回望向他,许是望的太快,眼中的光亮还来不及消散,不禁让玄旭看楞了神。

可再下一秒,蜀绣的眼睛不禁变得湿漉漉的,看的玄旭喉咙一紧,若是茶茗在这,就会知道这是彻底丧失意识要发酒疯了。

“陛下,想不到臣妾随便一句话,您竟然都那么放在心上。”蜀绣的声音软软糯糯,像是春日里的湖水,涟漪荡漾。

玄旭听出些不同,但却以为是她太过感动,并没有往深处想:“就这么一些小虫子就感动成这样吗?”

“陛下,此时才初夏,收集那么多萤火虫一定也很难吧,主要是陛下一边操劳国事一边还记得臣妾的这件小事,臣妾极为感动。”

“知道就好。”有些莫名的骄傲,但是他不表现出来,这是原本平视前方的脸,微微扬起了一些。

“陛下,臣妾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蜀绣一脸严肃的望着他,只是眼神温和的像要滴出来水一样,“陛下如此对臣妾,臣妾不知如何报答,只有以身相许了。”

说完不等他有什么反应,踮起脚尖缠住玄旭的脖子,闭着眼吻了上去。

玄旭只感觉一阵清香伴着淡淡的酒气朝自己扑过来,紧接着就是嘴上微微一痛,再是一软,浑身都僵硬了起来。

而桥那边的茶茗,早就被眼前美丽神奇的景象迷了眼,又有叶丛在身边,一下子忘了关注碧荷亭中的自家小姐。

蜀绣吻了上去,可对面的男子却迟迟没有动作,闭着眼皱了皱眉眉头似有些不满,头微微晃了晃。

......

是的,她醉后发的酒疯就是喜欢见人就亲,这就是为什么茶茗会这么惊恐的原因,别说现在在她身边的是一个如此灼灼耀眼的男子,便是头老母猪,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凑上去。

但问题是,玄旭并不知道这是酒后失徳,也猜不到真的有人酒量如此之差。

他只是觉得,夏日的夜确实烦热,今夜自己似乎也喝多了,伸手环住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本能去品尝这送上门来的一抹清凉甘甜。

小说《纨绔帝后:陛下今天又醋了》 第十七章——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