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愿与昭昭共白头

更新时间:2020-03-25 10:39:34

愿与昭昭共白头 连载中

愿与昭昭共白头

来源:互联网作者:素衫清韵分类:言情主角:昭昭林长生

主角是昭昭林长生的小说是《愿与昭昭共白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素衫清韵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昭昭嫁了,五百大钱被买回去,给一个病秧子冲喜,谁知道那人还是挂了,她成了小寡妇。昭昭又嫁了,这次是一个很强壮的男人,但愿这回能够白头到老,一直走下去。————万年老铁树开花了,一品大将军动心了,然而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长生哥,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昭昭一愣,怎么就成了自己推林彩玉了,自己连手都没有抬。

她还没有开口,林二金就从屋里出来了,喊了张氏一声:“叔祖母!”

张氏愣了一下,脸色缓了缓道:“二金过来了!”

林二金道:“叔祖母,您可别听林彩玉乱说,我今儿个也在山上呢,就听见她在那里见鬼了似的大喊大叫,然后自己没有站稳摔过去,怎么成了昭昭推她的?我看见她摔倒的时候连昭昭的影子都没有瞧见。”

张氏眉头一蹙:“你也在山上?彩玉被蛇咬了,腿上肿了老大一块,脸上也磕破了皮,也不晓得会不会留疤。”她想问林二金既然看见了怎么不去帮扶一把,话到嘴边到底没有能说出口。

林二金一愣:“还真的被蛇给咬了啊?都这个季节了还有蛇?不应该啊?再说,蛇听见动静就跑了,怎么会咬到她的?该不会是看错了吧?”

张氏被他一连串的问题整的脑袋发晕,可不是嘛这个季节山上哪里来的蛇。

不行,她得回去再问问。

想了想,去笼子里面抓了一只兔子出来,然后拎着就朝院子外面走,边走便道:“二金啊,你先在这边跟长生说话,我去去就回来了。”

昭昭看着被她拎走的兔子撅了撅嘴,生气。

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家里,张氏说了算。

“不是,叔祖母抓着兔子干什么?送给林彩玉?我去给你弄回来。”

昭昭道:“算了。”一只兔子换一份安宁,挺合算。

林二金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道:“那算了就算了呗,不早了,我回去了,回头再来找长生哥。”

说完,就出了院子。

昭昭抿了抿嘴,趁着天还没有黑透,去灶房里头搓了一小把白面,用熬好的飞龙汤煮了,给林长生端进屋里去。

“长生哥,吃饭了。”

林长生躺在那里没有动,愣愣的看着黑糊糊的房顶。

“长生哥?”

昭昭又喊了一声,他这才动了一下,手撑着床板坐了起来,靠在枕头上摇摇头道:“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刚刚喝了一碗药,他这会儿觉得腹腔里面好像有东西要冒出来似的,带着一股**辣的感觉,难受极了,哪里还吃得下去东西。

昭昭蹙眉:“长生哥,不吃东西怎么能行呢?”

林长生摆摆手,另一只手死死的捂住胸口,喉头发痒,哪怕捂着也依旧没有忍住又开始咳嗽。

这一咳竟然停不下来了,似乎要把心肝肺都要咳出来一样。

那股勃发的腥热来的凶猛,林长生顾不得昭昭,忙伸手去枕头下面拿布捂嘴,嘴里的血纷涌而出,从布上面一点一点的朝下滴,滴的被子上到处都是。

昏暗的光线也掩不住那点点猩红,如红梅绽放一般,让人触目惊心。

昭昭傻在床边上,愣愣的看着他,甚至忘记了伸手去帮他拍拍背顺顺气。

半响才喊了一声:“长生哥!”余音打着颤儿,几乎快要哭出来。

林长生想说“别怕”,可嘴还没有张开,血再一次的往外冒,好像这一回要把全身的血都吐完一样。

“长生哥,长生哥!”

昭昭一把抓住他:“长生哥,你不要吓我,你不要吓我,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林长生抬眼看了她一眼,想笑笑却艰难无比,天黑的好快,他有些看不清楚昭昭的样子了。

哪怕昭昭扶着他,他的身体还是不断的后仰。

昭昭歇斯底里的大喊:“长生哥——”

他却没有一丝力气再回应。

张氏刚刚进院子就听见昭昭的哭喊声,心里咯噔一下,忙不迭的朝屋里走。

刚刚走到门口就闻见了屋子里面的腥味儿。

“长生,长生!”

她冲到床边,一把拉住林长生的手:“长生,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吓唬祖母,你这是怎么了?”

林长生抬了抬眼皮,眼皮好似有千金重始终抬不起来,嘴里轻声喊了一声:“祖母,昭昭——”

几个字用完了他所有的力气,身子一软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整个身子搭在昭昭身上,昭昭愣愣的看着他,嘴里呢喃着:“长生哥!”

张氏身子一颤,一把握住林长生的手,另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伸到他的鼻子跟前,而后瞪大眼睛,下一刻便扑过去抱住林长生嚎啕大哭。

“长生,我的长生,长生啊——”

天黑了又亮了,才刚刚亮,老槐树下面的院子里面发出一声刺耳的喊叫:“兔子,兔子呢?兔子跑哪里去了?有贼啊!”

紧接着,便听见脚步声伴随着叫骂声朝老槐树这边靠近。

很快就到了老槐树跟前。

篱笆门被摇的哗哗作响,郭氏那尖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林昭昭,你这个小**,你给我出来。”

前脚刚刚从老太太手上哄过去的兔子,后脚就没有了,郭氏怎么能就这么罢休。

那兔子腿她都是绑上的,还能自己飞了不成?

黑子隔着门对着她咆哮。

她心里发怵,脸上却无所畏惧,她手上拿了棍子呢,再说了,不是她一个人,她两个儿子,林金元和林金宝都在,一个十九,一个十六,都是大小伙子了,她怕个鬼哦!

紧闭的堂屋门从里面打开,张氏从里面阴沉着脸出来,达拉的眼皮下面,眼睛里面全是红血丝,平日里绾的工工整整的发髻微显凌乱,脚步虚浮,走到院子里头看着门外的人道:“二郎家的,大早上的你闹什么?你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郭氏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听她开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娘这话说的,什么叫我过不过了。我倒是想过,这不是没法过了吗?家里遭贼了,我还怎么过?”

一旁的林金宝道:“祖母,你昨天拿过来的兔子没有了,娘说是林昭昭那个小**偷走了!”

张氏气的身子颤了颤,还未来得及开口,昭昭一阵风似的从屋里冲出来,一把拉开院门,冷声道:“黑子,咬死她!”

小说《愿与昭昭共白头》 第四章 长生哥,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