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亡狼调

更新时间:2020-03-24 18:00:20

亡狼调 已完结

亡狼调

来源:微阅云作者:芜深分类:仙侠主角:牧遥燕锦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亡狼调》的小说,是作者芜深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流荒沧山,我初见燕锦,叫嚣着将他扑倒,说自己就是被关押在山里的怪物,他则淡然反问:“你是怪物,那我是谁?”往后千千万万年,他比杜康酒解忧,比王位重要,这只孤苦无依的纸鸢等着我带他归家。世间一曲亡狼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里我歇在阿婆家,翻来覆去一直没睡意,估摸着是三更天,外头一声尖叫:“有贼啊!”

贼?

我本也无睡意,是想要出去看个热闹的,从窗子爬出去跃上房顶,就瞧着浓浓夜色笼罩,声音是从最东面传来的,那边一道影子飞的贼快,后边跟着一个健步如飞的老太婆,不对不对,她是飞着的啊!而且这老太婆看着实在眼熟,我便是还在疑惑,前头的那个影子就窜到我身边来了,哐当一下,将一个金光闪闪的小东西砸在我怀里,那速度之快,我愣是连他生的什么模样都没的看清楚。

后边的老太婆也赶上来,见着我后,反倒满脸的疑惑,喊我:“哟,牧遥丫头,你怎么到人间来了啊?你那老爹可晓得呢?”

我这才想起来,一拍巴掌,反问一句:“食神婆婆,你又怎么到人间来了啊?”

她是九重天上的食神,前几年我随着二哥去天宫修行了一百多年,上头的东西吃不惯,便总是偷溜到那厨宫里头,寻婆婆给我做好吃的,一来二去,竟成了“好朋友”。

“这说来可长着,我丢了样东西在人间嗨!对对对,就你怀里那个!”说罢,食神指着我怀里的那金灿灿的小碗:“快给我。”

我拿起来端详,又听一阵脚步声传来,谁猛地一咋呼:“何人在屋顶上!速速下来!”

食神啧的一声,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化作一道香喷喷的炊烟往那天上飘去,我本也想躲来着,偏偏在人间法力被封,别说瞬间消失了,我就是在那群手握长剑的士兵眼皮子底下也难从屋顶上跳下去的。

于是半夜我就被抓了,他们拿走我怀里那个神秘人丢下的碗,将我押往关着犯人的衙门。

“威武……”

“嘚!”那高堂上坐着的胖家伙一拍手中的木头块,指着我说:“好你个女贼,竟敢偷取恪王献给皇上的宝物!还不将你作案过程如实招来!”

“威武……”

我真的是觉着好笑,这些人将我强压着跪了这个胖官也就算了,也是实在搞不懂为何动不动就喊那威武威武的,着实怪哉又逗趣。

逗趣便是忍不住笑了,那胖官儿一看我笑,大抵是觉得自己被拂了面子,又将那木头块儿一拍,道:“大胆贼女,你笑甚?”

我便顿时板了脸,替自己辩解,随了旁人喊他一声大人,又道:“我没有偷东西,那个金灿灿的碗是别人扔给我的,那黑衣服的贼早就跑的没边儿,你们不去抓真的贼,反倒是将我压在这儿实在是没道理,都晓得恪王府邸在边疆,距离这儿甚远,我又如何去偷盗来这国都等你们来抓我呢是不是,我若是偷的出东西,我还会让你们给抓了吗?”

那胖官儿是听都没听清楚的,待我话音一落,便敲了那块木头道:“还敢狡辩!来人,将此贼女压下去打二十大板,回禀恪王,就说贼已经抓着等待发落。”

“我没有!”

我从地上站起来,堂堂正正的说了句:“按你这样办案,这人间不晓得会有多少受冤之人!我不服气!”

“嘿!小丫头片子还有脾气!本官是京兆尹!容你说话便是极大的恩惠,你还敢胡言乱语污蔑本官,不用压下去了,就在这,给本官杖打此女四十大板!”那胖官儿胡子气的抖了抖,他刚说完话儿,便上来两个捕快将我手臂抓着,搬上来一条又宽又长的板凳,用了蛮劲儿将我压在上头。

我本是再说两句的,奈何只字未曾来得及说出口,便被人用一块极臭的不团塞住了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眼睁睁的瞧着那两个人手拿着板子走来,我也是顿时慌了,疯狂的念头在脑子里动荡,记着洛前川说过,法力被敛的时候,危急关头,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化作本身,他说他曾经也是这样从几百个人类手里逃出去的。

那板子高高举起的影儿映在地面上我看的一清二楚,闭眼凝神就要化了本身,此时就一高声儿响起:“恪王有令,那金碗被人掉了包儿,他要亲自审此女。”

京兆尹那副嘴脸一变,十分殷勤,朝我身后谁人一拱手,道:“恪王亲审自然是好的,但是此女狡猾且疯疯癫癫,我方才正要打她四十大板让她老实些的。”

“四十大板下去,怕是块铁砣子也要打扁了,还如何审?劳京兆尹费心,我且奉恪王之令,将此女带走了。”这声音听起来是如何动听咦,带我去见恪王吧,去见燕锦。

于是我又被带走了,手依旧被绑着,不过嘴里的臭布团却被拿了,我倒是轻快不少,一路上是坐着马车去的,我跟那个方才来传旨的男人一块,他生的有些刻薄,脸消瘦消瘦的,眉间夹着一股天生的怨气,此人命不大好,这样的面相是天生带的。

他见我打量他许久,不耐烦的问:“看我作甚?”

“你面相不好。”我如实说道,他又问我怎么不好了,我就解释给他听,说:“你面相刻薄,眉目含怨,是你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才会有这辈子受的业,这样的命会克人,尤其是至亲之人,例如你的兄弟姐妹啊父母……”

我话还没说个完整,他便一把剑刺了过来,离我的喉咙咫尺,阴冷地说一句:“你给我闭嘴。”

真是不讲理,非是你要我说怎么不好了,此时却拿了一把剑要我闭嘴。

不说便不说,我也不下告诉他,他日后的结果会是怎样的,又要如何去改他那刻薄的面相。

我本以为马车是要开进宫里的,毕竟昨夜阿婆是说恪王回来复命是要住到宫里去的,没想到却在一个还算气派的宅子门口停下,刻薄男把我拽下马车,态度可比当初拉我上马车的时候强硬多了,大抵是说了他面相那事儿,所以对我记恨上了,呵,真够小气。

想到阿婆,也不晓得她今早一起来找不见我会是如何。

见着燕锦的时候,他还有些稚嫩的脸上夹带了一丝忧愁,看着我的脸,脱口而出的是:“怎么又是你?”

我倒是没跟他蛮顶蛮撞的,想他也是喝了那碗孟婆汤所以会忘了我吧,这样一下,便觉得心里顺畅多了,至少他不是有意的。我朝他点点头,算是问好,再问他:“你相信世上鬼神之说吗?”

燕锦尚未答话,那刻薄男朝我一脚踹来,我便毫无防备地跪在燕锦面前,膝盖磕的有些疼,本以为会倒在他身上来着,可他却退后一步,我脑袋也就碰了地,一时觉得屈辱,转头恶狠狠地剜了一眼刻薄男,道:“你会后悔死的!”

刻薄面相的男子没什么表情,朝着燕锦拱手作揖:“殿下,贼女带到,常野告退。”

他一走,这偌大的厅里便剩下我和燕锦二人,我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朝他走过去,燕锦眉头一蹙,又后退了几步,我极不乐意,好说歹说的让他给我松了绑。

“那金碗你是从何处得来的?”燕锦正襟危坐,倒是有王侯将相的威风,我就站在他面前,又问他信不信鬼神之说,他疑着想了一会儿,说信。

信便容易多了,我笑了笑,将昨晚如何遇到食神和那黑衣人的事儿都给他说了一通,却看他脸色一变,道:“你在耍本王?”

“我没有!我耍你作什么呢?是你自己说信有鬼神的,我说了实话你又不信,当真是难办!”我一甩袖子,坐在他侧边的那个椅子上,自顾自的倒了一盏茶水饮下,眉头皱着看他:“我还说我认识你几千年了呢!我此次下凡就是为你,谁想你还不信我!”

“本王不愿与你多说废话,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这金碗究竟从何处得来便罢了。”他倒是没指责我的举止失礼,我便想着,大约他骨子里还是有一点对我的记忆,否则不会对我如此宽厚了。

“所以你信不是我偷的金碗对不对?”

“我不是没有怀疑过,那夜我和王妃就曾在街上碰见你,你举止粗俗无礼疯疯癫癫,我便觉着是否就是在那个时候你偷盗了金碗,可我的下属却说金碗是在半夜消失的,他们的确追了好长一段路,追的便是健步如飞的一男一女,与你所说相似,可那碗又到了我手里,却是假的。”他这番话说的认真,我便听出了些不对,怎的叫是假的?

食神婆婆想要的东西定不是什么假东西,那些士兵从我手里夺去的碗也是真的,可到了燕锦手里却变成假的,纰漏就出在那些士兵手里头啊!

我将这些话说给他听,燕锦脸色一变,小声道:“你是说我府里出了奸细?”

“不好说。”我凑过去,也小声地告诉他:“当时从我手里夺去金碗的是京兆尹那肥官儿的人,然后再是给到你的下属,所以也有可能是那衙门里出的古怪。”

至于目的是什么,我便不清楚了,此时肚子有些饿的厉害,我扯了扯他的袖子:“燕锦,你府里有酥豆吗?我饿了。”

他用力甩开我的手,从椅子上站起来,警告我:“莫要动手动脚,本王信你的话是因为本王深明大义,再说,本王不是什么燕锦!”

“那么宋临……”

“以下犯上,直呼本王名讳是死罪。”

“那王爷,是这样叫可对?”

“作甚?”

“饿了,需得用些吃食,好配合王爷捉那奸细。”

小说《亡狼调》 十五章:女贼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