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一遇傅郎尽终生

更新时间:2020-03-24 10:35:56

一遇傅郎尽终生 已完结

一遇傅郎尽终生

来源:追书云作者:mockangle分类:穿越主角:徐明薇傅恒

《一遇傅郎尽终生》是作者mockangle所著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一遇傅郎尽终生》精彩章节节选:俆明薇,是这一世她的名字。身为大家族的嫡女,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做他的嫡妻,为他生儿育女,为他管好后院的妾。再回首她和傅恒已经成婚五年了,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也有了一屋子的莺莺燕燕。感情这种东西,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说,你房里养着那么多丫头做什么用?不让她们帮着做帕子衣裳,都白养着不成?”

徐明梅不敢跟季氏说,比起去房师傅那边上学,她更喜欢自己待在醉星居里做绣件。

因为手里绣着的帕子不会开口说话,也不会用审度的眼光冷冷看她,让她怀疑自己什么都做不好……只有在认真绣帕子荷包的时候,徐明梅的心情才是最放松的,什么都不用想,也什么都不用管,眼里看着的只有手里捏着的丝线和帕子,要考虑的也不过是蝴蝶翅膀到底是该用黄色丝线去描呢,还是用绿色丝线呢?

可季氏不许她在房里做这个,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写几张大字,多背几首诗,徐明梅也只能往徐明薇的院子里来躲一躲闲了。

徐明薇也是知道她的处境的,听了便是一笑,淡声道,“我下午也没事,字也练得了。六姐姐要是愿意,就到我院子里坐坐,东边墙上的迎春花开得正漂亮,不如在那里设了绣架,让丫头们都在那边玩耍吧?”

“六姐姐也正好可以跟婉容她们商量着看看,新帕子绣个什么样式的,很快天气就要热起来了,我也想让丫头们给两个哥哥绣几个扇袋。”

两人一拍即合,便算是说定了下午的消遣。

明月居的几个丫头动作很快,没多久便在东边花墙下收拾出了几个绣花架子,主仆几人也不分主次,都各自在草地上坐了,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挑着合适的丝线。徐明梅被婉容和婉仪围着,边上还坐了个挽风,四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定下个岁寒三友的图案,却是只绣在边角上做个点缀,看着倒也精致喜人。

徐明薇在针线上并不擅长,挑丝线倒是不错的,便和婉婷婉柔一块坐了,三人凑着脑袋定了扇袋的颜色和绣样,婉柔立刻按着花样剪裁出两块大小合适的月白色绸布,粗略地锁了一道边,便和婉婷两个一人一块地分着绣了起来。

扇袋最上边是一朵淡金色的祥云,底下是几朵颜色各异的海棠,图案并不稀奇,胜在配色,不像惯常用的实绣法子,将花瓣颜色填得死死的,而是刻意留白,靠近花朵心的位置,还用更淡一些的同色丝线补了,这样绣出来的花瓣不止颜色更淡雅,更添了一分甄璞。

婉柔和婉婷在边上忙着飞针绣花瓣的时候,徐明薇也没闲着,捡了挑好的暗绿色的主色丝线和金色白色两种配色丝线,拿钩子固定住了,亲自编缠了起来。

在徐明薇的记忆中,从她三岁开始,院子里的丫头们空闲的时候不是在绣帕子,做她的贴身小衣,便是在打各式各样的络子。她也是穿到了天启,才知道光是络子,便有不下百种的打法,各式绳结也是数不胜数。这东西用处也大,用作荷包扇袋的装饰,或是服饰的搭配,甚至还能打了做盛放物品的袋子,又漂亮又实用。

可惜的是古代的染色技术差,丝线过一遍水颜色便次了,所以这些打好的络子也用不上多久,颜色一旧就要换下。徐家这么大的摊子,光是倒腾主子们换下的络子,将旧了的丝线重新染色便宜贩卖给货郎,这中间的油水,便足够养活好几个管事,可见这用料之巨。

徐明梅见她主仆三人做得认真,凑过来看了一眼,笑道,“七妹妹这是准备做给明樟哥哥的吧?这颜色配得清爽,就是月白色的容易脏,可得再多备一个。”

“四哥哥喜欢淡雅些的,可他房里的丫头又不贴心,每次我看他身上带着的大红大绿的,都忍不住想笑。这次既然动手做了,便做个合他心意的,好不好收拾就是他书童的事了。”

徐明薇笑着回答道,又将准备做给徐明柏的扇袋料子和花样拿过来给她看了,和徐明樟的淡雅不同,徐明柏的那一副是海蓝色的,配海东青的图样,络子配的深紫色的主色丝线和淡金色藏蓝色的配色丝线,既沉稳又隐隐合了徐明柏的霸道性子。

“另一副就是早先时候挽风帮着配色的那个,每人两套,总不至于说我偏心了。”

“明柏哥哥和明樟哥哥对你那么好,多做些也是应该的。”徐明梅开玩笑道。

徐明薇笑笑,继续编缠手里的丝线。等婉柔婉婷半片快绣完,她手里的丝线才刚刚缠完,连结都还没打。婉柔本来想接过来做,却被她给推了。这络子前后两人来打,到时候用力不均匀,一段紧一段松的可就难看了。

婉容怕她累着,便劝着众人一起歇了,由厨房上了几道甜口的点心,又让水房递了热水过来,婉容和挽风各自伺候了自己的小主子洗脸净手。

婉柔也是这时才发现徐明薇柔嫩的掌心竟被那丝线给割破了,大大小小总共三道口子,惊得明月居的几个丫头连忙去房里翻药瓶子和干净帕子,也把徐明梅给吓了一跳。

受了伤的本人却不以为意,叫住了婉仪等人,说道,“不过是磨破了点皮,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不必再去翻药箱了。”

婉仪却不听她的,一路小跑着回了屋,没多久便捏着一小瓶药回来了。

徐明梅见她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劝道,“手上的伤可马虎不得,要是留下疤就糟糕了。”

一堆人都这么紧张兮兮的,徐明薇只好伸着手让婉仪取了药膏替自己涂了,清清凉凉的,还带了些许花香的味道,不由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怎么之前都没在房里见过这个东西?”

徐明梅到底长她一岁,一看见那青瓷花纹便知道婉仪拿了什么出来,解释道,“这个是玉露生肌膏,华神医做的药膏,大部分都送进了宫,外头便是有钱也买不着,对付这些伤口再好不过。像七妹妹这样的,涂了到晚上便要好了,厉害得很。我也就去年在我娘的梳妆台上看到过,还是替我三舅母买的,这么小小一盒子,够在西街买个宅子的哩。我那时好奇要拿来看看,还被我娘说了一顿,这要是不小心打翻了,我娘恐怕能活剥了我。”

徐明梅说得轻松,徐明薇却从她语气中听出了一丝落寞。徐家四房里头,大概也就她们大房和四房最宠女儿了,二房季氏是个糊涂人,徐明梅这么好的孩子,也不见季氏有多在意,吃穿用度上虽然没有苛待她,但精神上的漠视才是更可怕的。三房就不必说了,慕容氏那样风花雪月的性子,没把两个女儿也带歪了就算不错了。

她收回心思,转头问婉仪道,“这药膏从哪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婉仪还来不及说,婉婷便接嘴道,“姑娘去房师傅那里做功课去了,奴婢们也忘记了说,是大少爷从外头带回来的,特地嘱咐了奴婢们家人不在的时候要看好了姑娘,回来姑娘身上要是多一道疤,都要扒了奴婢们的皮呢。”

徐明薇心想难怪她才弄这么点伤,这一个个的就这样紧张,原来还有徐明柏这一段故事。

徐明梅听了有些羡慕,“明柏哥哥对你可真好,我要是也跟你一样有个哥哥该多好。”

徐明薇劝她,“六姐姐你再过些时候就有弟弟了呀,没有哥哥,有弟弟也是一样的。”

徐明梅并不做声,笑了一下继续低头绣帕子。徐明薇手上沾了药膏,婉容等人也不敢再让她打络子了,被人赶着只能坐到徐明梅的边上,看她一针一针地飞着,没几针下去,一朵粉粉嫩嫩的梅花便绽放在了帕子上。

等到帕子绣完,也差不多到放晚饭的时候了。徐明薇要留她在明月居用饭,徐明梅也想留下来陪她,便让挽风去二房说了,季氏正忙着理家,也懒得管徐明梅在哪个院子歇,点头应了。

大厨房的徐婆子得了两个小主子要在明月居用晚饭的消息,按惯例是一个院子里上三样素菜两样荤菜,现在两人在一处吃了,总不能做两份同样的,便自己做主做了一道八宝鸭拼件,一道酸橙盐水鸡,一道珍宝酿八鲜,一道翡翠碧玉虾仁,另外炒了几道时蔬,和一道比荤菜更价格昂贵的酿苦瓜。

大厨房里本来是刘婆子坐镇的,这次跟着徐家老小一起回老家祭祖去了,留了徐婆子和几个帮厨在家负责二房以及五姑娘和七姑娘的日常饮食。本来也不该徐婆子留下,毕竟这府里剩下的,两个姑娘日后都是要嫁到别人家去的,二房又是个不牢靠的,谁愿意在没前途的主子跟前凑近乎?于是一个个地都巴结了刘婆子跟着出去了,与其留在家里享清闲,还不如在外头拼一把,这一路山远水长的,要是哪道菜做得合了主子们的胃口,还不是个露脸的机会?众人这一钻营,就把大厨房里老实本分的都给留下了,当然,徐婆子除外。

小说《一遇傅郎尽终生》 第013章 徐明梅避走明月居(下)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