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眸中客

更新时间:2019-02-26 14:04:16

眸中客 连载中

眸中客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若有所思的猫分类:仙侠主角:怀阳烛月

独家小说《眸中客》由若有所思的猫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怀阳烛月,内容主要讲述:收了个白眼狼徒弟,日常求安慰求抱抱求原谅?不,不会的。再原谅你我就是兔子!!徒弟:“来,吃根胡萝卜压压惊?”我:“我才不…………emmmm,好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我又想着,如若他知晓我是去捣乱的,怕是会就地砍了我吧?

有些心虚地瞄了一眼他背上的斧头,被磨得精亮,我忽然有些怕了。

心里有事儿,脚步一虚,我就这么摔倒进了草丛里。

“你怎么又摔了?”老高有些无奈道,又不忍心看我就这么趴在草丛里,伸手捞了我一把,“你这丫头,该不是脑子不好吧?怎地走路都能摔?”

啊呸,谁是丫头?老娘比你奶奶还大好吗?我有些气,可偏偏又不能发作。

仍然记得我之前待过的那个村子,我待得时间越长,越是没人敢接近我。

竟还找了个什么玩意儿的仙人说要来烧了我。

若不是老娘我悲天悯人,早该收了那骗子神棍。

咳咳,也亏得我那时年岁稍小,还算是机灵,一听隔壁的小娃说着什么老仙人要来烧我的事情,拔了腿就跑。

倒不是我怕了那老仙人,我怕的是火。

这次……该不会要烧的是烛月吧?

我的手有点哆嗦。

老高没管我这些小动作,只是兴致勃勃道:“我活了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见妖怪哩。”

“对了,听说妖物都是会吃人呢,等下若是那妖物发狂要来吃你,你且躲我身后,我好歹有个斧子,还能抗两下。”

我听着有些无奈,斧子?砍妖物?

虽然我也没见过妖物,(约莫以前见过?),可我总觉着妖物不该是个斧子就能砍坏的东西吧……

想到这里,我又怕被抓的真是烛月。

如若是真的妖娃,哪有这么容易被抓?

单手捏了一个诀,我悄悄地放了一只掌心大小的小鹤,趁着老高不注意,小鹤自我掌心飞出,帮我寻烛月去了。

小鹤啊小鹤,你若是能帮我找着烛月,我就求着他帮你起个名可好?

我默念了许久,只期待着小鹤帮我把他找回来。

“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老高忽地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朝我笑道,“你来我们村时间也不短了,可我总不知道你叫什么名?”

“我叫怀阳。怀昔感今,凤鸣朝阳。”我自是有些得意道,不由得摇头晃脑起来。

老高乐了:“这文绉绉的我可不懂,但应当是个好名字罢。”

那当然。又记起初见烛月的那天,他就那么轻巧地为我起好了名。

我猛地点头:“是了,是个好名字。”

越是靠近隔壁村儿,我就越是心虚。

掌心汗珠层层,就连听说有人要来烧我的那日,我也没这么紧张过。

可老高却是越来越兴奋,干脆连斧子都从背上解了下来,似乎很想为除妖尽一份力。

自来了这个地儿,我还是头一次见着这么多人。

这么多……男人。

估计妇女孩子们是不敢来看除妖的吧,毕竟可能有点血腥。

我有些着急地往人群中探头,可却只能隐约看见一个一人高的笼子,里面究竟是什么,却被人群挡了个严严实实。

“让让,我想看看……”我边扒拉着人群,边往内探身,可立马就被人挤了出来。

那人凶神恶煞地:“你干啥子?一个女娃娃还来这凑热闹?”

旁边人闻言回头,见了我的样貌,一阵哈哈大笑:“这谁家的?怕不是没见过血腥吧?等会儿可别吓尿了裤子。”

我呸,谁被吓尿裤子?谁是女娃娃?若我当真说了我的年纪,怕不是得把你们吓尿了裤子才对。

这边的笑声未停,那头已经有人走了过来。

一身玄白的道士衣裳,隐现祥云密纹,连束发也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

我有些怕了,因为我看见了他腰上别的那个葫芦。

那不是酒葫芦,那是火葫芦。

看来,这道士竟真不是骗子神棍。

倘若被抓的真是烛月,只怕我不得不与这老道士拼上一拼。

可能是见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老高有些奇怪:“这天儿又不热,你怎么就出汗了?该不是生病了吧?”

我没理他,双眼直盯着那个笼子顶,可惜我仍是看不见笼子里的人。

老道士上前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人群立马就散了一条道出来。

亏得这道,我便见着了笼子里蜷缩成团的那个小小的人影。

瘦瘦小小的,发髻竟和烛月一模一样。

我慌了,眼见着道士从腰间解了葫芦下来,口中念念有词,葫芦口火光微动。

我指尖微动,几缕金丝缠绕与指尖,蓄势待发。

道士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眼光微敛,微微回头看向了我。

我没想到这么点小动作也被他发现了,慌张间出手,刚刚聚成的几缕金丝飞速朝那老道而去。

老道士惊讶之下,转了葫芦口,直面向我,火光将我的金丝烧了个精光,我心下微凉,完了,我就说我讨厌火嘛……

火光还未触及我的身子,旁边却倏地冲出来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却是毫不犹豫地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向这个熟悉的背影,又惊诧地看了看旁边的那个笼子,那笼子里的东西动了动,似乎是被我们这边的动静影响了,抬起头来,却是一张青面獠牙的脸。

我这才松了口气,一把捞了面前的烛月,单脚跺地,往后微微一跃,才堪堪避开老道士的火苗。

老高看得有些惊了:“你、你咋……”

我这次站稳了,放下怀中的烛月,才向着老道士一礼:“抱歉,我以为抓的是我徒弟,一时心急。”

老道士瞅了瞅我,又瞅了瞅烛月,微微眯眼:“你是……?”

“我是怀阳,在此修炼,刚刚有所得罪,怀阳在此赔不是了。”我学着话本子里的人儿弯了个腰,微微一礼,也算是我对这老头的敬重了。

老道士捋了捋胡须,我原以为他会开始介绍一下自己,可他却没有。

他只是淡然道:“你,且好自为之。”

额,好不礼貌的老道士。

罢了,好歹他未用火烧我。

我赶紧蹲下来看了看烛月:“你怎么样?刚刚被烧到了吗?”

烛月皱了眉头,却摇摇脑袋:“你刚刚以为那里面是我?”

我哑然。

烛月却好像什么都明白,只是抬起他瘦弱的小手搭了我的肩:“没事的,怀阳,我会照顾好自己。”

说得跟个小大人一般,我差点没忍住笑:“你怎么这么久不回来?我以为我把你弄丢了。”

烛月却道:“若是有一天我丢了,那也定不是你弄丢的,一定是我自己跑了。”

我有些茫然无措。

可烛月,我不想让你跑了。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灵异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