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商海沉浮录

更新时间:2020-02-28 15:26:48

商海沉浮录 已完结

商海沉浮录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小桥老树分类:职场主角:侯沧海熊小梅

主角叫侯沧海熊小梅的书名叫《商海沉浮录》,它的作者是小桥老树所编写的职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山南省首富侯沧海传奇创业故事。主人公侯沧海出身于国营企业工人家庭,1999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政府工作。从政府辞职后投身商海,每一次挫折都成为他前进的动力。经过十年创业,最终成为山南省首富,并在茫茫人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熊小梅是故意在妈妈面前演这一出戏。她也不愿意让母亲难堪,可是如果不演这出戏,以后相类似的事情会层出不穷。走出火锅店时,熊小梅笑容立刻消失,埋头走在冷风之中,心情忧伤起来。

来到长途客车站,一家灯光昏暗的小店正在播放歌曲,是今年最流行的刘若英的《后来》,熊小梅听了两次,没有特别的感受。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栀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爱你?你轻声说

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

那个永恒的夜晚

……”

今天,站在街灯下听这首歌时,却莫名地感动了。她带着忧伤想道:“如果我和侯沧海分手,会不会也唱这首歌。”

九点十七分,长途客车到站。熊小梅望着铁皮怪兽吐出一个个面目不清的妖怪,终于,属于自己的妖怪出现在眼前。

“给你的礼物。”高高的妖怪带着兴奋劲,将一个包装盒子送到了熊小梅心中。

熊小梅拆开了盒子,拿出一台曾经无比想要拥有的汉显传呼机。前两年,这台汉显要值两千多元,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贵重特品。

侯沧海高兴地道:“现在传呼机卖得好便宜,我办了一个汉显,以后我们联系就方便了。”

拿着男友送的汉显传呼机,熊小梅没来由地想起了那部放在桌子上的诺基亚手机。

手机可以发短信,这就代替了汉显传呼机的最主要功能。此时汉显传呼机价格直线下降,不再是奢侈品,变成了极为普通的商品。虽然狄小鲁有意在自己面前显摆方式很拙劣,可是经济能力决定生活品质这个道理却是鲜活地摆在了面前。如果有可能,她希望由男友侯沧海送自己一台诺基亚手机。

她很快意识到瞬间出现的想法是不应该的,对双方感情有害,赶紧将思维转到正确轨道上,道:“谢谢,有了传呼机,以后联系就方便了许多。这台传呼机多少钱?”

“传呼机不值钱了,加上服务费也就550块。现在更流行的是手机,而且是数字机,不是以前的大砖头模拟机。以前港片中最牛逼的大老板一般都要手拿一个大砖头,故意在人多的地方打电话,引得无数美少女掉口水。”

这是几年前还能见到的景象,如今大哥大成为历史,让人羡慕的是小巧的摩托罗拉和精致的诺基亚。

侯沧海兴致勃勃地道:“我多写点通讯稿件,拿奖金就可以买手机。你别小瞧通讯稿,如果被区委办、组织部、宣传部等部门选入简报,有五十元奖金,单位还有双倍奖金,也就是被采用一条就有一百五十元。我上个月被选中了五条,得了七百五十元。下个月继续发扬光大,就可以买手机了。”

熊小梅道:“为什么采用一条稿子奖金这么高?”

侯沧海做出一脸痛苦状,道:“你以为写一条稿子很容易,全区这么多单位,每月能上榜的也就十来条。我是爱财心切,拼命写,加上水平还不错,上榜率才这么高,全区第一。能下棋的脑子肯定不错,专注做事绝对做得好。杨定和书记非常重视宣传,区委办这几个要害部门弄的简报都要送给主要领导,上榜率高,黑河镇露面机会就多,杨定和是黑河镇书记,自然就会被领导关注。我给你讲一条经验,凡是注重宣传的领导多半会得到更多提拔机会,都是更加野心勃勃的领导。不注重宣传,说明领导进取力明显减弱,不能算是混日子,至少可以说是保守了。”

熊小梅道:“以前你在学校很清高,根本不屑于搞学生会工作,还经常嘲讽那些学生会干部。怎么参加工作以后,变化这么大,现在完全像个政坛老手了。”

侯沧海兴致还不错,道:“在学校时不懂事,没有生活压力。我们毕业不到一年,但是生活太现实,我们必须要改变。特别是我们这种家庭,面临两地分居的情况,不改变怎么能行。”

熊小梅道:“你的态度比我要积极一些。”

侯沧海见女友情绪始终不佳,道:“你有心事?”

熊小梅道:“累了,今年上了五节课,周五排课太满,嗓子完全讲哑。以前觉得老师很轻松,现在发现实际跟理想完全不一样。那句话很对,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两人有接近半个月没有见面,在冷风中遇到后依然产生了疏离感。凡是相隔半月之后,这种初见面时的疏离感就必然会发生。挽着胳膊走到近一里路,就要接近常住的宾馆之时,疏离感才彻底消散。

“沧海,你认识了区委书记,可不可能通过喜欢下棋的区委书记办调动。”熊小梅将头依着男友的肩膀。

如果没有到区委办与詹军见面,侯沧海还抱有这种幻想。在区委办被詹军冷处理以后,他一下认清了自己的地位,不过就是一个普通黑河镇机关干部,还真不能向下过棋的区委书记提任何要求。

侯沧海没有气馁,挺了挺胸膛,道:“既然区委书记喜欢下棋,这就有机会。我以后还要寻找各种机会和区委书记下棋,直到成为真正的朋友,至少要成为棋友。”

虽然有了这个想法,也有良好切入点,可是要改变与区委书记的关系并不容易。首先是区委书记工作很忙,没有太多休闲娱乐;其次是想和区委书记下棋的人挺多,很多人都在苦练棋艺,以便有机会陪着区委书记下棋;更关键是侯沧海距离区委书记的位置实在太远,只能通过杨定和来联系区委书记,没有主动权,必须被动等待。

侯沧海唯一优势在于高超棋艺。这个棋艺是长期磨砺出来的,非短期可以速成。所以,现在学棋的官员大多没有办法真正进入区委书记视线,能让区委书记下得过瘾的人还真是只有黑河镇的小年轻侯沧海。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从2000年春节开始,侯沧海盼星星盼月亮,终于与区委书记张强见了四次面,陪着这个棋迷大领导下过四局棋。

在每次下棋之前,侯沧海都会根据张强的下棋特点进行一番设计,既要让张强最终获胜,又要为其获胜设计障碍。能做出这种设计,在于侯沧海确实有超过张强的实力。

每次下棋后,区委书记张强都对侯沧海多了一分好感。

第四局是在好几个月后的一个周日晚上,下完这局棋以后,区委书记张强非常过瘾,心情十分愉快,主动询问了侯沧海的家庭情况,得知侯沧海女朋友在秦阳,大手一挥,道:“这是小事,交给詹军去办,给教委打个招呼,看能不能调到江阳中学。最近一段时间的简报,有小侯不少文章,写得还不错。”

侯沧海在杨定和面前不敢居功,道:“主要是黑河镇在办实事和为民服务上有不少新招和实招,我不过是记录了下来。”

张强道:“不要谦虚了,能记录下来,说明你是一个合格的党政办工作人员。”

江阳中学是全区最好的中学,能调到江阳中学,勉强能和秦阳二中地位持平。这对于侯沧海是一个天大的好事,只可惜这一次下棋区委办副主任詹军没有参加,还得找个巧妙的方法将这个消息转达给詹军。

与区委书记分手之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侯沧海还是难抑心中激动,在办公室里给熊小梅打了传呼。等了半个小时,终于接到回音。

“小梅,今天杨书记带我和张书记又下了棋。张书记心情很不错,主动问了我的情况,听说我们两地分居,主动安排区委办副主任詹军出面,给你办理调动。”

熊小梅声音提高了八度,道:“真的,调到哪里?”

“百分之一百的真,调到江阳中学,这是区里最好的学校。你可以给爸妈讲这事了。”

“太好了。这一年我真的过够了。不是说两地分居这一段时间过不下去,而是没有希望任何调动的希望。沧海,谢谢你的努力,让我们能够苦尽甘来。”

熊小梅兴奋声音顺着电话线直接亲吻到了侯沧海脸上,这让他很是骄傲和自豪,胸口挺得高高的,道:“我是男人,这些事当然应该由我来做。你可以给你爸妈谈一谈此事,让他们也放心。你要强调江阳中学是全区最好的学校,待遇不错。”

“我马上给他们讲。”

“你还要给他们讲,秦阳和江州即将修高速路,以后来往很方便。”

“他们都知道,新闻都播放了。”

打完电话,熊小梅回到家中。她开门时见到父亲紧绷着的冷脸,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决定等到办好调动手续以后,再后父母谈起此事。以免两人变卦,不准调动,多生事端。

与女友通话以后,侯沧海仍然没有睡意,在办公室泡了一杯茶,翻开工作日志,对照日志仔细回忆上个星期发生重要事件,修改了《上周工作回顾和下周工作要点》,以供杨定和书记参考。《回顾和要点》是侯沧海出任办公室副主任以来首创的供领导们参考的小简报,深得杨永和赞赏。

星期一早上,侯沧海将《回顾和要点》送到了杨定和案头。正准备离开办公室,迎面遇上了春风满面的杨定和。

杨定和道:“小侯,你又有好事了。”

侯沧海没来由一阵狂跳,道:“杨书记,什么好事?”

杨定和道:“我刚才接到詹军电话,张强书记有意将你调到区委办工作,你有什么想法?”

侯沧海压抑着激动心情,用非常平静的语气道:“从我个人来说,到区委办工作当然是好事,我愿意去。只是,我到了黑河镇工作以来,得到了杨书记大力栽培,说走就走,心里过意不去。”

杨定和呵呵笑道:“树挪死,人挪活,我不是那种气量狭窄的领导,把部下都握在手里。既然区委办想要你去,这种机会怎么能错过。以后到了区委办,黑河镇的事情要多多关照啊。”

侯沧海赶紧道:“杨书记开玩笑了,有什么事情,杨书记吩咐就是了。”

从昨天到今天,接连两个好消息让侯沧海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之中。下午下班之后,他陪着杨定和和财政局同志喝了一顿大酒,然后罕见地要了单位的小车回到世安厂,带着醉意给父母讲这个难得的好消息。

侯沧海与母亲素来亲密,抚着母亲肩头,道:“今天有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是陪张书记下棋终于有了成果,张书记过问了我的私事,准备让区委办副主任詹军给教委打招呼,让小梅调到江阳中学,我们两人终于可以团聚了。”

儿子与准媳妇两地分居一直是梗在周永利心头的一根刺,如今这根刺终于要拨除了,她当即跑进寝室用力摇丈夫。

侯援朝睁开眼睛,道:“地震了?”周永利道:“没有。”侯援朝道:“那我继续睡觉,今天累惨了。”周永利道:“儿子刚回来,他说张书记同意调熊小梅到江阳中学。”侯援朝利索地翻身坐起来,道:“张书记同意,哪个张书记?是区委张书记吗?有调动文件吗?”周永利道:“没有文件,儿子说是张书记主动安排的,才安排,还没有办理。”

侯援朝坐在床上,道:“一把手亲自安排,那肯定没有问题,老婆,今天有好事,给我一枝烟抽。”周永利打开衣柜,从隐蔽处找来一枝烟,道:“就抽一枝啊,抽多了要咳嗽。”

侯援朝如变魔术一般拿出火机,点燃香烟,美美地抽了一口。周永利用手扇着空中袅袅上升的烟雾,道:“你不出去和儿子说两句。”侯援朝道:“事情办成了,我出不出去一个样。”周永利咳嗽两声,道:“我经常吃二手烟,以后得肺癌,你要付全部责任。”侯援朝道:“我天天抽烟,要得肺癌都是我得,你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一定会长命百岁。”周永利朝空中呸呸了两声,道:“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去给儿子弄点酸汤,他喝得不少。”

周永利的酸汤在老六号大院远近闻名,有些老邻居喝醉了酒常常过来讨一碗。酸汤用的酸菜早就备好放在坛子里,抓出来扔在锅里就行,要点是用猪油,有大骨汤和鸡汤当然更好。

一碗酸汤入口,侯沧海每个毛孔都舒坦起来,仿佛酒气顺着张开的毛孔呼呼往外冒,在身体外面形成一层酒精薄雾。

(第十五章)


小说《商海沉浮录》 第十五章 双喜或将临门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