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严冬的风极冷一个破败的

更新时间:2020-02-27 14:50:12

严冬的风极冷一个破败的 已完结

严冬的风极冷一个破败的

来源:阅文作者:偏方方分类:言情主角:乔薇姬冥修

《严冬的风极冷一个破败的》是由作者偏方方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严冬的风极冷一个破败的》精彩章节节选:一觉醒来,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乔薇无语望天,她是有多倒霉?睡个觉也能赶上穿越大军?还连跳两级,成了两个小包子的娘亲。看着小包子嗷嗷待哺的小眼神,乔薇讲不出一个拒绝的字来。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乔薇自打拿到钱后,便开始了每天在家数银子的日常,她现在已经知道怎么数了。原来这个朝代的银子都是有规格的,从一两到十两不等,碎银一般不在市面上流通。以前看小说,女主动不动就从怀里掏出二十两元宝,亲身经历了才发现,别说二十两了,十两都掏得古怪。

现代的一两等于50克,本朝的一两却只有37克左右,十两银子370克,略略接近一斤,其实是有点重的,二十两的话,能当板砖用了。她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女人从怀里掏出一块板砖的画面……

所以本朝没设定十两以上的元宝实在是明智之选。当然这是商用,官用的又有所不同,听徐大壮说最大的元宝,能有五十两。

五十两的元宝……

光是想着,乔薇就吸了吸口水。

数完银子,乔薇心满意足地翻开了“账本”。古代笔墨昂贵,原主家中没有,她便劈了快木片当纸用,削了截木炭当笔用。木片上密密麻麻记载着她需要采购的东西:食物、冬衣、棉被、床、刀、弓箭、雪花膏、月事带……最好再买些夯土,把房子再整一整,她昨晚睡觉,盯着墙上的裂缝,心里一阵阵发毛,生怕一个风吹雨打的,墙就给塌了。

提到风吹雨打,屋顶也该翻修了,这几天化雪,都在漏水。

这么一算,资金又紧张了。

乔薇吸了口凉气,省省省,省着点花!看哪一项不着急的,先剔除。

乔薇拿起炭笔,在清单上晃悠了三四圈,最终咬牙把雪花膏划掉了。

确定好了购买方案,乔薇决定即刻动身去镇上,刚把银子揣好,村头的二狗子便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景云娘,你快去瞧瞧吧,景云和人打架了!”

二狗子今年十岁,是村里为数不多和儿子玩得到一块儿的人,以往若是个把小家伙欺负儿子,二狗子会给拦回去。眼下二狗子亲自找上山来,看来和儿子打架的人,二狗子他搞不定。二狗子都搞不定,她那四岁的儿子怎么能行?

乔薇连忙下了山,一进村儿便看到二狗子家门口的空地上,一个穿紫碎花短袄的妇人正拿着一根棍子追着乔景云喊打,乔薇的火气刹那间就上来了!

这他妈是打架吗?哪有这么大的人追打一个四岁孩子的?!要不要脸了?!要不要了?!

乔薇怒火中烧,冷冷地朝那妇人奔了过去,她已经认出那人是谁了,正是上回污蔑她儿子偷鸡的刘婶子。上回看罗大娘的面子,她好生生放刘婶子走了,本以为刘婶子识趣些,不会再找她家人的麻烦,谁料啊,这么“能干”!

好好好,很好,趁着她不在,都敢对她儿子下狠手了,不给她长长记性,她就不姓乔!

就在刘婶子一棍子要打到乔景云身上时,乔薇一把扣住了刘婶子的手腕。

她不打女人脸,从不。

但世上有的是比打脸更奏效的方式。

乔薇冷眸一眯,一个过肩摔将刘婶子摔到了地上

刘婶子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结结实实摔了一下,摔得两眼冒金星。

小包子见娘亲来了,都跑到了她跟前,她把孩子们抱进怀里,抚摸着他们后脑勺道:“受伤了没?有没有哪里疼?她打到你们哪里了?”

乔景云没说话。

乔望舒抱着小白团子道:“她打了哥哥。”

乔薇忙松开了二人,捧起儿子的脸蛋:“打你哪儿了?”

乔景云小脸儿有些泛红:“没哪儿,不疼。”

“胡说,明明就很疼,我看她踹你**了。”乔望舒心疼地说。

妈的!还踹她儿子**?!

乔薇走过去,刘婶子刚从地上爬起来,脑袋还是晕的,见乔薇凶神恶煞地走过来,吓得一个激灵:“姓乔的!你干嘛?”

乔薇冷声道:“**嘛?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一把年纪了,欺负一个四岁孩子,你要不要脸了?”

“我不要脸?嚯!”本处于下风的刘婶子听了这话,突然挺直了腰杆,“你怎么不问问你宝贝儿子对我儿子做了什么?铁牛!过来!”

七岁的铁牛流着鼻涕泡泡走了过来,眼圈红红的,俨然哭过。刘婶子把他脖子一亮:“看见没?这都是你儿子干的!你儿子放狗把铁牛咬成这样,我教训一下怎么了?”

乔薇一眼瞧见了那三道狰狞的抓痕,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干的,那东西可与狗扯不上半点关系。乔薇瞪了一眼乔望舒怀里的小白团子,小白团子怯怯地抱住了乔望舒的脖子。

乔薇眯了眯眼,问儿子道:“景云,到底怎么回事?是你放它咬铁牛的?”

乔景云低下头。

乔望舒急了:“不是的娘,是铁牛欺负哥哥,叫了好多人打哥哥,小白才去帮哥哥忙的。”

乔薇冷冽的目光落在了铁牛的身上:“铁牛,是不是这样?”

铁牛被那冰冷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抖,一头扎进刘婶子怀里。刘婶子破口大骂:“你做什么凶我儿子?你儿子伤了人你还有理了?一个外来的破鞋,不是我们好心收留你,你早不知死哪儿了!你不报恩,还报仇!不是个东西!”

乔薇叱道:“我不是东西,你就是了?孩子们打打闹闹你瞎掺和什么?七岁的打不赢四岁的,还找人围殴,真要脸啊!”

刘婶子也被堵得讲不出话来,掐了儿子一把:“没用的东西!”

铁牛被掐疼,哇的一声哭了:“是他先动手的!他先动的!他一上来就作死的咬我!我疼死了才叫人打他!”

乔薇转头问向儿子:“你先动的手?”

乔景云咬唇,点头。

乔薇道:“为什么动手?娘相信你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你给娘一个动手的理由。”

乔景云捏紧拳头不吭声。

小说《严冬的风极冷一个破败的》 【第七章】第一次教训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