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奇事录

更新时间:2020-02-14 11:52:42

奇事录 已完结

奇事录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皮簧分类:灵异主角:罗晨胡不传

独家完整版小说《奇事录》是皮簧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罗晨胡不传,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座古墓,一条未知生物,探访出来的则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人们喜欢用神鬼之说来解释超自然事件,但某些事物的神奇,绝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说清道明的。这是一个默默无名之人的经历,一段早已被遗忘了的历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那并不是几句话,准确来说只是几个词:神灵、祭祀、新生、光辉……

笔记本里写到,他们率先破译出四个词,由这四个词开始推断,加上后面的破解与意思揣摩,最终得出这样一段话。

“在上的神灵,把它祭祀给您,我们都将借助它的势实现新生,传播您的光荣事迹。”

这段话是考古队众人最后的推断与臆测,或许在他们自己认为,这个答案可能并非事实,因为只靠那些词汇组织出这么个句子,无论如何都不足以证明那些隐藏在历史尘埃中的事件。

更何况,考古也是讲求证据的!

但问题就在于这句话里有一个“势”字,我之前听到过一个词更是叫势葬!

那么“借助它的势实现新生”,加之墓中石盒内那些会呼吸、会说话的尸体,这一切全都推断过来,那么势葬便是借势而葬。

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地宫内那个大邪是献祭给那些人口中的神灵的,然后石盒里那些人借助大邪的力量实现新生!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一种觉得很可笑的想法,因为这一切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但后面的日记里则出现了更大的转机!

第十二天的时候,老孔的笔记本上记录了这么一句话:我们找到了重大转机,真的没想到,世上竟有这么奇异的事情!如果可以调查清楚,这辈子死而无憾……

“我们开始觉得自己不一样了,每到了晚上,就感觉自己身体好像突然间变轻了,我们一点点爬进去那个洞,竟然没有引发蛇群。”

“真是没想到,那个洞居然这么长,越往里爬空间越大,大家的热情高涨,一点点攀爬着,我们能感受到,它此刻似乎并无恶意,一直在看着我们,只要再往里面爬就能见到它了。”

“老李爬在最前面,天呐,他惊呼了一声,即便上次挖出西周青铜鼎他都从未如此高兴过,他到底看见了什么?我必须赶紧记录,然后跟上去。”

“天呐!这竟然是……”

笔记本到了这里,突然少了3页,后面陆续少了四五页左右,看着分量似乎很小,那几页纸上应该写不下多少字,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些东西应该是更重要的!

后面的记录里老孔经常提到那个“它”,并且对于“它”十分的推崇与狂热,也就是地宫里的那个大邪。

我想他肯定也见过了,而根据他的记录,队员里的人全部变得一片狂热,他们白天研究地宫,晚上身体轻盈的去找那个“它”。

因为笔记断断续续很快到了第30天,老李他们待在其中整整一个月的时候。

这时的考古队突然开始出现一个问题,大家的记忆力变得越来越差!差到什么地步?第一天做完的事情第二天醒来会全部忘掉。

这样一天复着一天,老孔需要提前把那些事记录好,第二天开始再看一遍才能继续工作,这期间他们终于进行了一个汇总。

“几乎可以确定,这里是数千年前一个部落或者民族的祭祀地点,人牲的骨架长短时间不一,估计当时的部落每年需要杀17位人牲做一次祭祀,至于年代,初步判断在2000年到3000年左右,无科学仪器,只是估算。”

而另一句话则是真正震惊到了我!

“我们破译出墙壁上一段文字,那里描写了他们抓住”它“的经过,过程很是惨烈,他们当初在古黄河河道附近将它擒拿,用于献祭给神灵。”

我很难想象当时贴身肉搏,抓住“它”的那种情景,但想来也跟打仗差不多了吧。

尤其我听胡老道他们不止一次的说过,甚至亲眼所见鱼鹰的死,地宫里那个“它”竟能弄出莫大的吸力将人抽成干尸,一切可想而知,即便是如今科技发达的现代,我估计它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对了,那个“它”究竟是什么?二阴差叫它大邪,笔记里却并没有说清楚,至于后面笔记里则是更加凌乱,记载的东西越来越少,甚至就连字迹都不多了。

缓缓合上那本笔记,从头到尾我都在仔细思忖,最后一页记录的是第五十四天,老孔说他看到那个石棺,准备研究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们的记忆力估计越来越差劲了,后面开始发生了更多的异变,估计那之后胡老道他们说的夜视眼啥的都是这段时间异变产生的。

我忽然发现对于这类东西自己真的越来越着迷,甚至我心里也在不断思考,晚上做梦都在梦见地宫里的事,一双血红色篮球般大小的眼睛,一股奇大无比,诡异的吸力……

那本笔记被我藏起来,始终没敢给胡老道看。

十多天之后,从省城西安来了个人,那家伙专门带给了胡老道一封信,当着他的面叫他看,之后用火烧清除掉痕迹离开了。

那就是华老临走前胡老道拜托给他的事,具体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

只是从这天开始之后,胡老道仿佛瞬间老了十多岁。他以前最大的爱好是到我们家跟我爷下棋,从那以后也不经常去了,反倒像个性情大变的孤家寡人。

我时而去看他,竟发现师父双眼红红的,他明显哭过,却也不承认。甚至从这以后开始,他时而会哼一段儿京戏、秦腔,唱一些我从来没听见过的小调子,然后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当然,我看见最多的还是胡老道自己一个人独自默默的哭……

如果这只算是开端的话,那么后面发生的事却会更加神经质。

胡老道每天绞尽脑汁想问题,既不出门,更不洗衣服,甚至不做饭,偷偷哭完之后却又会自言自语,他叹道:“锁龙台啊锁龙台,你究竟是个什么葬制?又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

那天周末放假,我去朝天观看他,我妈做了他最爱吃的魔芋豆腐,但胡老道似乎没兴趣,他蹲在地上,用石子儿摆出一个精细的阵法一样的玩意儿。

我看了一眼便知道,那就是他之前形容的整个地宫的大致结构图,从神道一直延伸到里面的祭祀台,胡老道摆的很详细,然后在那里一蹲就是一个多小时,看着70多岁的人了,却丝毫不觉得累。

我忽然觉得心疼,忙把这倔老头儿从地上搀起来,他蹲下的双脚都已经麻木了,但眼中依旧闪着光彩。

胡老道忽然问我:“徒弟,这棺材分正葬、法葬,风水陵墓分聚龙、分龙两种葬法,可这锁龙台的墓既不是葬在分龙之地,也不是葬在聚龙之所,甚至根本没有风水,却为何里面的阵法如此神奇?”

我没想到胡老道会忽然问这个,正葬法葬是棺材的葬法,聚龙分龙说的是风水地势,的确如此,这些方面锁龙台大墓都没沾上风水,底下却可以活死人生白骨,造出种种离奇的造化。

其实我是想把势葬这回事告诉胡老道的,问他知不知道,然后顺便给他一番解释,但想了想,突然脑海里莫名其妙冒出个天谴的念头,我不由想起阴差的叮嘱,说一定不可泄露天机连累自身。

我没敢跟胡老道说,但胡老道却一直在屋中叹气,临走前我还听见他的声音:“唉,明明没有风水护佑,如何能运转那样一个精巧大阵,当时的巫术真的强到这等地步?能凭空让死尸复生?”

期间我爷又去过几次,胡老道依旧跟得了魔怔似的,最要命的是从那以后每天早上他不带我打拳了,这让我很不适应,终于,半个月后,看到他的模样我实在忍不住了。

“师父,你别想了,或许我能解释你想不明白的事。”我对胡老道说道。

“你……你能解释?”胡老道黯淡的双目忽然变得有神,他问道:“徒弟,你的本事都是我教的,你还能解释这个?那你试试!”

我一咬牙,什么狗屁泄露天机,就说这两个字应该也没问题,但我还是小心翼翼的问胡老道:“师父,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势葬?”

胡老道在思索,良久,他忽然点点头,似有所悟道:“我记得自己像是听过,徒弟,你先回去,容我想想。”

看他真的那么入迷,我也不想把自己推断的答案告诉他,夜晚我回到了家里,两天之后,胡老道忽然满心欢喜的上我们家来了一趟,那天他很是高兴,跟我爷下了一天棋。

眼看老哥俩儿又再次和好,我也很高兴,但噩耗随即传来。

爷爷的妹妹,最疼爱我的亲姑奶奶忽然走了,走的很突然,这一噩耗仿佛给了我们所有人一记重锤。

印象里姑奶奶很是疼我,是个穷苦人,因为她一生没有儿子,跟老伴儿相依为命,而老伴儿又半身不遂,需要她照顾。

她总是很疼我,每年都要接我去她家,说我是大孙子,是爷爷的孙子,也是她的孙子。平时感情非常好,因为姑奶奶也总是很疼我,给我买想买的东西,那怕她宁愿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买给我,小时候不懂,但现在,更多的是一种感动。

可这么好的人怎么就突然走了呢?

我想不明白,爷爷当场老泪纵横,立即被村里那人带上先奔过去,结果半路上车子冲下山崖,爷爷双膝折断。

胡老道当场卜了一卦,没等我走远他一声吆喝,整个人像箭一样的冲过来,我被他压在下面,落在胡老道脊背的,是坡上滚下的一块石头……

小说《奇事录》 第19章势葬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