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虚盈

更新时间:2020-02-13 16:03:54

虚盈 连载中

虚盈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沐昆仑分类:灵异主角:甘秣蒋水生

独家小说《虚盈》由沐昆仑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甘秣蒋水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心悬反复,天道暂虚盈。话说,暗界的影王消失已经很久了,暗界悄没声息,因此时天下,早已不复当年格局,人人自危。若干年后,人间,新历,湘南某村,消失在雨夜之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却见甘秣的老爸在菜园子里面捡了几根扎园子的破绳,捆着一堆死去水鸭子往肩上一扛,手上还拿着一盆搅拌了老鼠药的稻谷,怒气冲冲的来到蒋姑嗲家。

这个蒋姑嗲原本不是戴家村人,而是几十年前入赘过来的,却是之前入赘的老婆早早过世,后面又娶了个,这一来二去的就成了自家人了。

加上手底下有一点占卜画符的本领,早年不知道在哪还学了点庙祝的道道,所以村里每逢红白喜事,都会请蒋姑嗲过来看看算算,从此就站住了脚。

刨去嫁出去的女儿不提,还生着两个儿子,老大是个货运司机,为人识大体,常年开着八个轮子的大卡车在外地跑,过得还不错。

老二是个不学无术的青皮,外号金蛮子,眼光短浅,偶尔靠着大哥的支持也勉强能活,最好山珍野味,什么独特吃什么。

唯独有个天赋比较好的大儿子,在军队当特种兵,常常在外吹嘘自己儿子多么牛逼,说什么准备调去香港,要升官什么的。

此番下老鼠药的事,甘秣老爹估计是蒋姑爹的二儿子做的。

虽然两家常有往来,又是邻里乡亲,见面一口一个表亲,实际上甘秣老爹也清楚,这家人确是最讲利益,不谈交情,实际不过。

来到蒋姑嗲门前,看见他家二儿子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紫苏黄鸭叫(南方的一种鱼类),正准备开口。

却见金蛮子看着甘鸿兴端着自家喂家禽的食盆和肩上扛着的死鸭子,放下手中的筷子,吐了块鱼骨头,眯着眼睛对甘秣老爹说。

“哟,才死了这么几只,怎么地不死光了才好。”

甘秣老爹眼睛一红,“金蛮子,你什么意思?

我们既是表亲,又是邻里乡亲的。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歹毒的手段?

万一鸭子没毒死,我家宰了吃中毒了,这是会出人命的。”

金蛮子哼了一下,“死了就死了呗,村里少几个祸害。

谁叫你家的鸭子吃了我家稻子。

毒死你全家才叫好,什么玩意。

还有整天一群鸭子在水塘里呱呱呱的乱叫,连懒觉都睡不好。

你看我家门前的那亩田,被糟蹋的成什么样了?”

甘秣的老爹转身一看,确实有那么有一分田左右被什么东西踩踏了一下。

刚准备说什么,却见蒋家金蛮子离开桌前,蹭地一起身,拍了甘秣老爹一掌。

甘秣老爹虽然没怎么打过架,但奈不住力气大,下意识反手一推,金蛮子反而被推开几步远。

感觉到落了面皮,金蛮子眼睛中闪过一丝狠毒,索性今天就把他做了,反正自家儿子在部队当特种兵,一条人命相信可以摆平。

转身进了蒋姑嗲的房间,爬到床底,在痰盂盆里里面翻出了一包药粉,立马出了去。

甘秣老爹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不好,正开口嚷嚷着什么。

却见金蛮子站在他爹门口,打开手上的纸包,嘴里念念有词,朝甘秣老爸方向一吹,药粉像是凭空塑形,变成一条黑色蜈蚣闪电般咬了甘秣老爸一下。

甘鸿兴感觉眼前一花,肩膀一麻,身体晃了晃,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感觉肩膀又被人拍了一下。

却见有个老人家笑眯眯地在自己拍着自己的肩膀。

“鸿兴啊,你今天怎么过来了呀?”

甘秣老爸却是个实诚汉子,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下。

金蛮子看到自家老爹使出了平时不怎么出手的五毒掌,顿时森然一笑,这下甘鸿兴完全是活不久了。

“金蛮子,看你做的好事。还不给鸿兴赔礼道歉?

平时告诫过你要邻里乡亲和睦,不要拿出在外面鬼混的方式逞威风?

你把甘家的鸭毒死了,就按着市场价赔双份,知道吗?”

却见蒋姑嗲朝自己使了个颜色。

金蛮子见老爹戏瘾上来,只能心里吐槽了一句,老阴鬼,你做的缺德事比我多了十条河去了。

要不是劳资打不过你,说不定得让你叫我做爹。

此时,金蛮子也只能不情不愿的赔了个礼。

一瞬间声泪俱下。

“鸿兴老弟啊,是老哥一时糊涂啊,这不是眼红着你家鸭子长的好,眼看着就要下蛋了,心里有点嫉妒嘛,你就大仁大义,宽恕老哥这一次吧。”

说完就要下跪,却是决口不提赔偿的事情。

甘秣老爸虽然也走南闯北过,但何曾见识过此等鬼蜮人心。

连忙去扶金蛮子起来,蒋姑嗲和善的脸上却是有一丝焦急,得赶紧把甘鸿兴送走,不能再拖了。

连忙开口训斥,“金蛮子,还不去拿钱赔给鸿兴?”

金蛮子心里一哆嗦,劳资本来就没钱,你这个死老头子站着说话不腰疼。

站在那一脸不情愿,甘鸿兴见这个样子像是明白了什么,摆了摆手,心里腻歪。

耐着性子又劝了几句,捡起地上的死鸭子,准备去丢了。

“邻里乡亲的,谈什么赔偿不赔偿,只是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做了,伤阴德的不说,对子孙不好。

你家齐儿还在外面当特种兵,要是传出去,怕是会影响到名声的。”

金蛮子和他老爹满口答应,“你看鸿兴啊,虽然没读书,但那简直比读了书的人还讲道理。”

蒋姑嗲皮笑肉不笑的随口说道,金蛮子忍着恶心随声附和。

两人站在门口送甘鸿兴出了门,“老爹,你看那泥腿子说的什么bi话,劳资听了恨不得弄死他。”

蒋姑嗲呵呵一笑,“死是肯定会死的,你那点狗撒尿的药功就算了,这小子天生气血旺,最多让躺个两三个月。

中了你爹的五毒掌就一样了,搁在以前江湖都没几个人会解,何况是现代社会。

眼下全村就我家过得最好,眼看着这甘鸿兴娶了老婆,日子一天天上来了。劳资一直看不顺眼。

这会好了,反正你跟他起了冲突,正好把他做了,劳资心里也没负担。

毕竟是甘鸿兴挑的事情,论报应也是他活该。

只要甘鸿兴一死,村里面就没人比我家过得好了,哈哈哈。”

蒋姑嗲摸了摸嘴边的胡子,对自己的做法很是满意,一脸歉意的对身边的儿子说。

“金蛮子,刚刚爹说话重了点,你别放心里去。

主要是怕耽搁时间久了,他一下子发作,这让这甘鸿兴死在我们家,晦气。”

金蛮子别看是个混人,但兴许是蒋姑嗲榜样做的好,装模作样的本领也是炉火纯青。

嬉皮笑脸的说了句。

“老爷子看您说的,您不知道我从小就是你最听话的儿子了,当年后妈是怎么进门的,要不是是你让我把药放到她的茶碗里,也上不了您的床不是……”

眼看金蛮子一脸坏笑,嘴上没把门,就要说出什么事情来。

蒋姑嗲老脸一红,笑骂了几句,往厨房走去,准备吃饭。

金蛮子看着老爹进了厨房,走到后院,哼了一声,“什么**的老玩意,还知道羞耻。”

说完觉得不解气,还狠狠的吐了口老痰,吐完像是想起什么,连忙用脚擦了擦。

眼睛转了几转,又跑进自己老爹卧室,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个钱包,一脸春风地骑上摩托车,朝县城里骑去,打算去好好洗个脚。

“吃饱喝足,嘿,还差个妞啊。

不知道,最近那家洗脚城有没有来什么年轻的洗脚师,哈哈哈~我金蛮子来咯。”

想起洗脚那不可描述的美妙,金蛮子越发得意,浑然不在意他们父子俩的随性,会给一个普通家庭带来多大灾难。

小说《虚盈》 第十五章 下黑手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