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重生之富在深山

更新时间:2020-02-13 16:03:40

重生之富在深山 已完结

重生之富在深山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花柒迟迟分类:穿越主角:陆小米冯简

小说主角是陆小米冯简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富在深山》,它的作者是花柒迟迟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元有明君,因而太平百年。老熊岭有熊,因而凶名在外。陆家…有女,因而…鸡飞狗跳!老爹书呆,大哥愚孝,二哥莽夫,三哥腹黑,初来乍到的陆小米欲哭无泪…人家穿越非富即贵,偏偏她就艰苦到吃饭都吃不饱?陆小米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伤势也是出乎毕三叔的意料,本来迷糊的脑袋立刻就清醒了,但他也没忘了讨要“诊金”,“四丫头,你可看见了,这人伤不轻,我今日出手可是耗神着呢。你可记得多给我做几次卤味补补啊!”

“知道了,毕三叔你快点儿开始接骨吧,伤药也要好的,这位公子是我三哥的救命恩人!”

陆小米实在不敢看血淋淋的伤口,一边催促毕三叔赶紧接骨,一边四处张望。

冯简因为伤口被翻动,脸色比先前又白了几分。出门不过半月,就受了这么重的伤,可谓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实在让他懊恼。

陆小米正好看过来,神色里更添了几分感激。就算这个时空流行路见不平,人心比之前世淳朴又善良,但因为救一个陌生人而忍受断腿之痛,实在让人佩服之极。

这般想着,她就投了一个温热的布巾坐到冯简身边给他擦抹手脸。

“公子,若是你不介意,我就同三哥一样喊你冯大哥了,这次真是太感谢你出手相救。你放心,毕三叔是我们这里方圆百里内最好的接骨大夫,去年后院的小刀哥也是断了腿,就是他给接好的,如今小刀哥照样打猎,一点儿都不耽误呢。”

冯简忍痛忍的额头冒汗,想要说话却怕开口就会惨叫出声。这会儿被温热的布巾擦去额头的汗珠,双手,让他舒服很多,眉头都松了一些,也下意识望了过去。

小姑娘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柳叶眉,双眼大而灵动,秀气的鼻子小嘴儿,皮肤白皙,算不得如何美貌,但这般一边柔声说话一边忙着照料他,居然有种别样又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温柔。

可能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先前院门外听她分派,显见陆家也是她在操持家务吧。

他这般分了心神,倒是觉得腿上痛楚又轻了一些。

毕三叔手脚很快,仗着伤骨完整,没有粉碎,所以比想象中要容易很多。

很快,他就把伤骨重新接好,烈酒擦洗干净,撒药缠好白布条,末了寻了几根木棍固定。

“成了,先养三日,然后我来换药。记得去城里开几副药给他喝,好的就更快了。”

冯简松了一口气,拱手行礼同毕三叔道谢。

“劳烦你了,大夫。”

“不劳烦,”毕三叔笑的同叼了母鸡的黄鼠狼一般,摆手示意冯简不必谢,末了望向陆小米。

“四丫头,我可等着你的卤味下酒了。”

“三叔再叫我死丫头,别说卤味,连卤汤都没有!”

陆小米一边嗔怪抗议,一边端起水盆送了毕三叔出去。

陆老爹带了儿子嘱咐冯简主仆好好歇息,然后转到了堂屋。

陆小米琢磨着冯简主仆肯定是没吃饭,就端了陶盆去耳房里取荞麦面。路过堂屋正好听见自家三哥手舞足蹈同老爹和兄长吹嘘他如何不畏生死,同冯家主仆一起大战十几个山贼。

陆老爹读书读得半傻,陆老大又憨厚老实,跟着听得是惊呼连连,后怕之极。

倒是陆小米从中挖掘出了陆老三作为累赘,严重拖累了冯简主仆的事实,于是对冯简也就更加愧疚了。

大铁锅里的水哗哗翻着花儿,陆小米两手捞起切好的荞麦面条抖了几下,这才洒了进去,水花儿立刻就平静了下去,但是灶堂里木绊子烧的红火,很快就又沸腾了。这一次白色的水花翻滚着浅淡黑色的面条,颜色分明,又奇异的有些和谐之美。

陆家剩下的唯一一块腊肉掉在灶间屋梁熏了好久,这次也被陆小米狠心摘了下来,切成细丝,扔进另一口小锅里爆炒,添上葱姜丝,一瓢水,末了再把八分熟的面条挑进去,最后点些细盐,几粒葱花碎,热腾腾的热汤面就算出锅了。

屋子里,陆家父子早就没了闲话儿的心思,三双眼睛齐齐望着院角,那处香气逸散的源头…

“放桌子,吃饭了!”

“好咧!”

方才还一直沉默的陆家大哥,笑得咧着大嘴,好似瞬间从炕头上的老猫进化成了猛虎,跳起来就跑去了隔间,眨眼就搬出来一个丈许宽窄的松木方桌。

就是陆老爹也赶紧扯了**底下的椅子,直接霸占了主位。

陆老三陆谦眼见老爹和大哥如此,很有些吃惊。

于是,陆小米端了面条进屋的时候,就见父兄三个同猪圈里等待喂食的小猪一般,满脸渴盼盯着她手里的陶盆。

陆小米就是生气都没力气了,也不管父兄们如何分面条,赶紧又回灶间端了托盘去了东厢房。

烧的暖融融的屋子里,冯简主仆都脱了棉衣,老仆人居然在看书,红衣小童则上蹿下跳,好似要找出陆家深藏的秘密或者宝藏…

眼见陆小米进来,冯简冷冷扫了红衣小童一眼,小童不服气的翻了个白眼,但到底老实了下来。

陆小米倒是没有生气,忙碌着摆上炕桌,撤了托盘,想了想又郑重行了一礼。

“冯大哥,多谢你救了我三哥一命。如今天寒地冻,冯大哥又行动不便,若是不嫌弃我家贫苦,就在我家养伤,可好?”

冯简受伤如此之重,出门的时候又只拿了十两银子,路上早就花用的所剩无几,如今不在陆家养伤又能去哪里?

虽说救命之恩大过天,陆家替他治伤,供给吃食用度都是应该。

但陆小米这般主动留人,就是知礼又周到。

“陆姑娘客气了,我们正巧也是无处可处,以后就要多叨扰一些时日了。”

冯简语声淡淡,但神色里并没有异常。

陆小米双眼随意在屋里转了转,又替冯简挑了一碗面条,这才退了出去。红衣小童却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随后悄悄开门跟了上去…

冯简好似没有看到,慢慢端起面碗。浅黑色的面条沉淀在汤里,褐色的腊肉,浅黄的姜丝,碧绿的葱花碎,就那么安静的躺在青花大碗里,简单又透着香气。

一口面汤下肚,鲜香适口,多日奔波的寒苦,好像就轻易随着这口汤散掉了…

堂屋里,陆家父子刚刚放下碗筷,见得小女儿进来陆老爹赶紧招呼,“闺女,还给你留了一大碗,赶紧吃了吧。”

陆小米懒懒应了一声,手里筷子挑着面条却是没有什么胃口。

陆老爹有些担心,就问道,“闺女,怎么了,是不是冯公子那里说什么了?事是你三哥惹得,一会儿让他过去照应就是了。”

陆老三正抱了碗喝面汤,听了这话也是赶紧道,“冯大哥发火了?可是腿疼?我一会儿就过去!”

陆小米放下筷子,摆摆手,给神经大条的父兄们“上课”。

“冯大哥没说什么,就是因为人家没说什么,我才犯愁。人家是为了救三哥受伤,在咱家好好养伤是应该的。但是,今日大哥就拿回八百文,抓药怕是都不够呢。再说了,我看冯大哥他们没带什么行礼,这铺盖的被褥,袄裤鞋子,都要添置…甚至,家里粮食怕是都坚持不到过年了。难道,大过年的,村里都是大鱼大肉,咱们带着客人一起喝西北风?”

一席话说的陆老爹带着俩儿子都是面面相觑,转而有些脸红。

陆老大低了头抠着桌子缝儿,很是后悔今日心软送了大半粮食。

陆老爹也是尴尬的干咳两声,狠狠心应道,“那…明日把我那本书拿去当铺换银子吧?”

陆小米这次连叹气都没力气了,说起来陆老大先前去卖粮是第二次了。第一次,足足两车粮食卖了四两银子,她就去买了二斤细盐的功夫,陆老爹就把四两银子换了一本古籍。

她当时气的半死,可也不能打老爹一顿出气啊。

但如今急用钱,当真把古籍送去当铺,恐怕就是“破书一本,铜钱一百”了。

“爹还是留着吧,我再想想办法。”

果然,陆老爹听了这话立刻就笑了起来,“啊,好…”

说到一半他突然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又赶紧改了口,“我是说,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陆小米草草扒了几口面条,剩下半碗吃不下,被陆老大接过去打扫了。

陆老三生怕妹子责怪他,抢着要帮忙洗碗,可惜上手就碎了俩…

陆小米忍无可忍,撵了哥哥出去,末了把锅碗瓢盆当做父兄堵塞的脑回路刷了又刷…

一夜北风紧,原本初雪就蓬松又轻浮,这般被北风吹过,只余下了三分之一的顽固分子,倒是让原本已经穿了白色素衣的山林又露出了大半本来面貌。

陆小米早起见灰袄老仆主动帮忙扫了院子,很是过意不去,待得打听昨晚冯简不曾高烧,就赶紧做了早饭,然后催促着陆老大进城去抓药。

昨日天晚关城门也就罢了,今日再不赶紧喝药,冯简的腿伤万一严重就麻烦了。

陆老大也知道轻重,抓了两个苞谷饼子就进城了。

陆小米熬了小米粥,凑了几样小菜,又把苞谷饼子切开用菜油煎得金黄,这才喊了陆老三送去东厢。

一家人正要就着剩粥对付一口的时候,院门又被拍响了。

后院的刘家后生小刀,连同几个伙伴笑嘻嘻问向开门的陆小米,“小米妹子,你二哥呢,老冯爷说这天气怕是有两三日不会下雪,我们打算再上山去碰碰运气,过来喊你二哥一起啊。”

陆小米听了这话,暗暗咬牙,真是恨不得把自家二哥暴揍一顿。自小他跟了山上那个什么高人习武之后,就时不时消失几日,美其名曰行侠仗义。

小说《重生之富在深山》 第002章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