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青冥江湖决

更新时间:2020-01-09 10:50:25

青冥江湖决 已完结

青冥江湖决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苏瓷分类:武侠主角:李常风陈羽晗

《青冥江湖决》是一部非常精彩的武侠小说,小说的作者是苏瓷,主角叫李常风陈羽晗,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五月剑庄在每年举行的夺兵大会上亮出了轰动江湖的‘青冥剑’,从此武林变得动荡不安,引来各大门派相互争夺,混战之中,青冥剑选择了热血少年李常风作为主人,寒气冥冥凭百炼,青光四射到穹天。一剑在手,执掌剑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用手把剑取到手中,突然背后风声呼呼,只见严厉声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随手将手中的绒被便向黑衣人盖去。黑衣人一惊,挥动青冥之剑,将绒被削的粉碎,如花花蝴蝶般纷纷飘落。严厉声飞出双足已经踹到了黑衣人的胸口上,黑衣人飞身后跌,正好撞中李常龙偷窥的窗户上。

严厉声道:“大胆贼子,你严爷爷在此,居然也敢来行窃,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说着双掌如风,便向黑衣人打去。黑衣人武功似乎相当不济,居然没能挡得住,砸破门窗摔在了屋门之外,青冥剑也掉在了地上。

李常龙急忙闪身躲在一侧,看着黑衣人捂着胸口,心想:“我要不要出去呢?不行,不能出去,这么快出去,不是明白着我在监视着严厉声吗?还是先看看再说”。

严历声站在门外,眼睛紧盯着地上的黑衣人。月光倾泄,如满地清霜,映射在对方的眉目之间,不禁恍然道;“早就知道会是你,真正居心不良之人是你才对”。这时陈任二女心有所牵,都没有睡熟,听见了动静,纷纷赶了过来,李常龙看到陈任二女过来这才现身走出,看见地上的黑衣人,故意说道;“严门主这是找了名小弟子作戏给我们看哪”?黑衣人借着众人没留意,飞身逃去。

李常龙说道;“做戏就做到底,严门主怎么不去追啊”。严历声‘哼’了一声,没有理睬李常龙,径直往李常风的房间走去,陈任二女不知严历声之意,跟在严历声身后。

只见严历声来到李常风屋门之外,准备推门而入,李常风已经将房门打开,手中提着一把长剑,身上穿着一件灰色长袍。

看见屋门外众人,说道;“我听到了严门主的声音,可是有贼子闯入”?

严历声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常风,没好气的道;“是有贼子闯入,不知道李少侠何以这么慢,既然听到了响声,这么久都没有出得门来”。李常风道;“在下已经宽衣就寝,总要穿好衣物的吧”。严厉声道;“哼,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早就知道你们兄弟二人心机很深,在我面前玩起双簧来,你们还嫩点”。这句话说的再明显不过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李常风兄弟玩的把戏。

陈羽晗道;“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请严门主不要出口伤人,无凭无据的,未免对两位李公子不公”。严厉声不管是否窥測剑庄武学留宿剑庄,不管是不是因为青冥剑才要借住剑庄之内,但此刻他别无它心的就是认定了适才的黑衣人就是李常风乔装打扮的,虽然对方借助天暗之势,虽然用黑巾遮面,但那阴险狡诲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李常风。

一个人再会乔装变貌,不变的是他自己的眼神,那就像每个人的生命特点,没有会改变。

而陈羽晗则认为严厉声和李家兄弟不和,故意栽赃嫁祸给李常风。实则此时的严厉声真是没有半点私心。

严历声怒道;“你个女娃懂个屁,等有一天他们把你们卖了都不知道”。任雪敏道;“严厉声,我们敬你是前辈,你不要得寸进尺”。严厉声反急道;“他们兄弟要夺青冥剑,你们反倒说我得寸进尺,好,好,好。你们剑庄之事,我不管也罢”。说着‘哼’的一声,袍袖一甩,急急走出剑庄之外。

任雪茗对着严厉声渐行渐远的背影努努嘴‘哼’的一声:“谁稀罕你在这里了”。李常风脸上挂着赧颜之色:“看来严门主对我们兄弟二人存有偏见,事情闹成这样,可真是过意不去的”。

陈羽晗道:“李公子是不知道严厉声这个人,生性多疑是他最大的特点,他走就由着他,就算他不离开,他还真心会帮着寻找盗取庄主的尸体的人吗”?李常龙道:“说的也是,难保他不是为了青冥剑而来,找弟子假扮黑衣人,然后嫁祸给我大哥,哎呀,那把青冥剑还掉在地上吧”。想到此处,已经当先奔出去,陈羽晗等人跟着他追了出去。

静谧师太双手捧着青冥剑,满脸迷恋之情,便似捧着失散多年的孩子一般站在银银月光之下,感觉到众人来到,头也不抬,双目始终凝视在青冥剑上,似乎对青冥长剑有这说不出的感情,发话问道:“青冥剑中的秘密,你们可有谁悟了出来”。

四人都看得出来静谧对青冥剑的迷恋之情,不猜自知,她留宿剑庄,无非就是因为青冥剑。陈羽晗回答道:“庄主对于武学剑法何等钻研透彻尚不知道青冥剑中的秘密,我们两个女娃又怎么会知道呢”。静谧嘴角边露出丝丝冷笑,她这一笑却隐隐透着阴诲狡诈之气,便似一道寒风冲进四人的胸膛,令四人不寒而栗。

静谧道:“李常风公子在剑庄这么多时日,难道就没有悟得出来”?李常风道:“我想师太不要误会,这青冥剑在下今天也是第二次见着,在下住宿剑庄,只是一心帮助朋友找寻夺去庄主尸体的杀害剑庄108人凶手的,并没有像师太那样,是为了青冥剑而来的”。

静谧突然仰天大笑,‘刷’的一声长剑斜指明月,可惜长剑太混太沌,两边包括剑尖都没有任何的锋利之处,就算月光再明,始终映射不到剑面之上。不禁喃喃的说道:“庄主临死之时,都在牵挂着青冥剑,唯恐剑落外人之手,而且当年剑魔的一手青冥剑独步天下,无人可敌,到底有什么秘密可寻‘决在剑上’到底是指什么”?

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是苦思冥想的表情,眉头紧皱的额头,真比要找剑庄的敌人可上心多了,任雪茗第一个看不过去,走上前一步,伸出了右手说道:“师太,请把青冥剑交还”。

静谧垂下手臂,却并没有把剑交给任雪茗,反问道:“怎么,你怕我要了你的青冥剑而不还你吗”?仁雪茗道:“剑是剑庄的东西,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他是程庄主的东西,庄主虽然不在了,剑始终是他的兵器,我们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夺取,严厉声不行,师太虽然曾经是剑庄之人,但如今已是外人,所以你更没有资格拥有此剑”。

静谧冷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姑娘,我又没说要将此剑据为己有,只不过师兄临死之前,道出了青冥剑的秘密所在,我只是担心那些不怀好意之人会前来盗剑,今天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严厉声所为,总之是一个开始,贫尼只是想尽快破解了剑中的秘密,它日就算长剑被盗,我们也没有什么遗憾的”。

李常龙在边上冷冷的说道:“师太说的好,青冥剑魔当年何等武功了得,怕是师太想要成为第二个剑魔吧”。静谧怒道:“贫尼说话,哪轮的到你这个臭小子插言”。说着便将青冥剑指向了李常龙。

任雪茗就站在静谧师太的边上,顺势把长剑夺了回来:“剑是庄主的,师太还想用它杀人不成”?说着持着长剑送回屋中的箱子之内。

静谧的武功何等了得,岂任雪茗轻易的就将青冥剑夺走,静谧作势指着李常龙,其实就是故意归还长剑给任雪茗,毕竟人家说了这是‘剑庄’之物,总不能强行不还的。

陈羽晗见状,已经知道静谧的心思全在青冥剑上,留她在此,只不过寻机夺走青冥剑,便直言赶撵:“我看师太心不在此,这就请便吧,我们剑庄不留客了”。静谧微微一笑,说道:“好哇。李家两位公子,人家剑庄不留客,你们还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待在这里,随贫尼一块走吧”。李常风愕然无语,明知道陈羽晗意不在自己,可听到静谧之言,却不知道如何反驳,执意不走,那静谧岂不是也有理不离开了。

任雪茗急忙从屋里走了出来,气呼呼的道:“剑庄之内不留师太,可并不包括李公子”。静谧奇道:“那是为何,贫尼以前是剑庄之人,尚且不留,这两个男人是外人可以留下吗”?突然阴阴笑道:“贫尼知道了贫尼知道的了”。陈羽晗看她一脸不怀好意,定是又想到什么歪门邪处上去,问道:“你知道什么”?

静谧笑道:“贫尼知道为何这两个男人可以两年来都借宿在剑庄,居然不惹你们反感,两男两女,共处剑庄之内,办些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剑庄那108人反而成了你们四人的电灯泡,多不方便啊,干脆一不做,而不休,杀了他们,整个剑庄就是你们四人的天下,想怎么玩都没有人打搅的了”。任雪茗急道:“你瞎说什么”。

李常龙跟着吼道:“你血口喷人”。

静谧‘啧啧’两声:“看看你们这一唱一合,多默契,呵呵,又通知我又传书给严厉声,不过是你们四个人的障眼法而已,其实真正幕后黑手,是你们四人才对”。说道这‘其实真正幕后黑手,是你们四人才对’声色俱厉,眼露凶光,似乎对四人有着不解的仇恨一般。

李常风也不恼怒,淡淡的道:“凡事都要有证据,你说这么多,全是你凭空捏造而已,难道师太就不知道,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之理吗?我们兄弟留宿剑庄,那是真心实意为朋友两肋插刀,可没有师太那么多肮脏的思想”。陈羽晗心里窝的火,想起她口说的的那些‘两男两女苟且之事’时,不禁就面红耳赤,浑身发燥。

小说《青冥江湖决》 第十一章 一时语忿怒离庄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历史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