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南宫秋

更新时间:2019-12-08 09:46:33

南宫秋 连载中

南宫秋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仙才卓荦分类:言情主角:林秋儿齐真

主角是林秋儿齐真的小说叫做《南宫秋》,它的作者是仙才卓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人新书开坑啦,快来支持下吧《夫人稍安勿躁》甜宠悬疑搞笑古风架空女主女扮男装,男主装疯卖傻,笑点满满,挖坑必填!林氏镖局女镖师林秋儿在回京成亲的路途中,顺路接了一个人身镖—护送神秘的齐公子回京,一路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麒麟气的跺脚说林石头是莽夫。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袁彬在中间竭力地劝说。

齐公子觉得他们两人聒噪至极,用纤长的食指轻揉着太阳穴。

林镖头呆呆地看着齐公子,这个俊美,镇定,有勇有谋,才华卓绝的男子,不就像老妇人口中所说的二牛一样吗?哪哪都是好的,只是......

林镖头不敢去想,他怕自己想到了太恐怖的事情,又会像老妇人一样阻拦女儿,然后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现如今,他又能如何呢?走一步算一步,如此而已!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不断有人拉过来一些女子,过来让齐公子确认,齐公子看着一个个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绿衣女子,都不是那个让他心生波澜,牵念良久的女子,他一直在重复摇头的动作,他的心也渐渐到了崩溃的边缘。

“这位公子,我没能把人带来......”这时,一个瘦小的老者骑着一头黄牛从树林里出来,遗憾地说,“我在前面那条河的河边看到了一个绿衣女子,十八九岁的样子,我就对她说有人在找她,她就恶狠狠瞪了我一眼,说让我不要管她,我.....我想拉她过来,可谁知她竟一脚将我踢倒,说什么要跳河。还有,她胳膊上受了伤......”

齐公子听到这,突然站了起来:“她现在在哪?老先生可否带我们过去。”

老者点头,走在前面带路。

齐公子,林氏父子,袁彬各自上马跟过去。

麒麟见状后面紧跟,大声呼喊:“等等我呀,等等我呀!我没有马,我怎么办?”

林石头回头看了看麒麟,得意地说:“那没办法,你自己跑着吧!”

说着几人消失在丛林之中。

走了并不远,几人隐隐约约的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向前方望去,是一条蜿蜒的溪流,两岸是新抽了嫩芽的垂柳,在夕阳之下,嫩绿的树叶混杂着金黄,甚是美丽。

骑黄牛的老者向一条被杂草掩映的小路指了指。

“就是这里。”

这条小路直接通向前面的溪流,由于长久没有人经过已经长满了杂草,枯黄的枝叶之下又生出了新的枝叶,斑斑驳驳,恣意错乱。

齐公子下马,当先向小路的前方走去。

林石头刚要跟过去,林镖头一把将他拽住。

“爹?”林石头一头雾水,林镖头只是摇摇头。

林石头这才恍然大悟,嘿嘿坏笑。

袁彬呢,只要是林石头在,就不敢说话,但是眼睛一直在瞥林石头。

齐公子缓缓醒来,轻轻扒开层层的杂草和柳枝,眼前的溪流在晚霞的晕染之下,变得波光粼粼,熠熠生辉。

河畔上,一个胳膊上有伤的绿衣女子,拿着一面小铜镜痴痴地照着自己的面容,一动不动。很显然,这就是林秋儿,齐公子的心突然之间跳动了起来。

当林秋儿听到身后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她十分气恼地抄起一截树枝,向身后扔去:“别来烦我!”

回身一看,却怔住了。

“是你!”林秋儿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被树枝打中脸颊的翩翩公子。

“对,是我。”齐公子抚了抚脸,微微一笑,温柔的看着林秋儿。

林秋儿背过脸去,抬步便要离开。

“为了寻你,我已将那只翡翠手镯做了赏金,你若再离开,岂不是辜负了这么好的东西!”

林秋儿愠道:“原来,你是心疼镯子.....”

齐公子呵呵一笑:“我要是心疼区区一只镯子,我便任你死活,不来寻你了!对了,也不知道你现在伤势如何了?”他说着便走了过来。

林秋儿背对着齐公子,捂着伤口,慌忙制止:“我很好,你别过来,我只问你几句话!”

齐公子一听,停下脚步:“请问。”

“今日的刺客,是锦衣卫,对不对?”

“对,我本以为是喜宁派来的杀手,最后才发现是锦衣卫。”

“你是不是得罪了皇帝?”

“或许是吧,这件事,我不便详述……”齐公子眼神黯淡地低下头来。

林秋儿关切地问:“那你以后打算如何?亡命天涯吗?”

齐公子折了一枝柳叶,淡淡地说:“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戢鳞潜翼,思属风云。”

林秋儿不解其意,只是叹了口气。然后鼓足勇气,十分严肃地问:“那你觉得我漂不漂亮?”

齐公子突然从自己深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他没想到林秋儿会问这样的问题,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夕阳下林秋儿窈窕的背影,她低着头,等待着齐公子的回答。

齐公子幻想着此刻的林秋儿应该已经是满脸绯红,样子应该如那晚霞一般灿烂可爱。

“很漂亮,嗯……”平时沉稳自若的齐公子,此时此刻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林秋儿抿嘴一笑:“那......你对我好,是因为我漂亮?还是因为你对所有人都好,所以对我也好?”

齐公子怔住了,思索片刻,不自然地轻声地咳了一下,说:“都有,但不全是。”

“不全是?还有什么原因?”林秋儿急切地回过头直直的看着齐公子,等待着齐公子的回话。

齐公子看向她,此时此刻,落霞春水之上氤氲着丝丝缕的烟云,缕缕波光中凫着两只如胶似漆的野鸭,在这无边美景中,林秋儿的双眼异常的美丽,眼眸里的期盼还有那种因害怕被拒而颤抖的睫毛,让齐公子的心,跳动地几乎炸裂。

他心里的话,咽了又咽,终于难以抑制地倾吐而出:“嗯.....还有就是......我......我看得出来,你的父亲,林镖头一直视我为不祥之物,所以我有所忌惮,时至昨日,你受伤,我却发现,有些东西就像疯长的野草,难以抑制。”齐公子说完,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

虽然齐公子的话说的含蓄,但林秋儿已然会意,然而她那大而闪烁的眼睛突然流下泪水:“那你为何要祝福我和云三郎?”

“因为......我身世浮沉,只怕难与你相守......”齐公子垂下头,望着潺潺的流水发呆。

林秋儿破涕为笑,三两步蹦跳着来到齐公子面前:“你能说出这番话,我就足够了,我不知道你从何处来,将要到何处去,但是遇到你,我就知道,我往后的人生注定不能平静了,现在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仅此而已!”

齐公子看向她,那双眼睛满是希望和美好,让齐公子心动且着迷。

“那......”林秋儿俏丽的脸颊突然染上了一抹绯红“为了证明你这番话的所言不虚,你亲我一下!”她抿着嘴,满怀期待地闭上了眼睛。

齐公子听到这话,只觉得脸似火烧,他又开始不自然的干咳,他看着林秋儿的面容,这个多次出现在梦境里的脸庞,不正是自己同样满怀期待想要吻的脸吗?他慢慢地将自己的脸向林秋儿的脸靠近......

“我的妈呀!”一声惊呼。

就在这时,跑得气喘吁吁的麒麟,正扒着杂草瞪大双眼看向两人。

林秋儿和齐公子被吓得都纷纷后退两步,双双背过脸去,装作没有看到麒麟。

“秋儿,这......景色很美。”

林秋儿连连点头“是呀,是呀!”

尴尬的气氛,弥漫开来。

麒麟用一种极度不自然的神情,朝两个人笑了笑,转身就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喊:“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哦!”

林秋儿一跺脚,悻悻地转身就要走出去。

这时候齐公子的一双臂膀突然将她揽了过来,深深的吻了下去……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忽听远处林石头的声音响起:“你个小叛徒,你居然追上来了!哎,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呢?像吃了屎一样......”

林秋儿一把挣脱了齐公子,胸膛起伏,红着脸,垂着眼帘不说话,这时候,齐公子腰间的那个香囊又开始散发出了似有若无的花香。

她一把将香囊拽了下来,抛进了河里。

齐公子想要去拿。

林秋儿傲娇地一把将齐公子拦了下来:“既然你说这个东西是你捡的,那你现在继续留在身上,我会伤心的。”

齐公子看着香囊逐渐沉入水中,微微一笑:“这样也好!”他轻挽着林秋儿的手缓缓走了出来。

当两人快要从小路走出来的时候,林秋儿的手突然从齐公子温暖的手里挣脱出来。

林镖头已经远远地,将这一幕看进了眼里。

他却只能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纵马前行。

林石头还在和麒麟争执不休。

麒麟回身看到齐公子和林秋儿走来,手足无措的之间,竟然又被林石头绑了起来。

“冤枉,石头哥哥,冤枉啊……”麒麟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林石头拍拍手,像是完成了一个杰作一样:“小崽子,接下来我就好好地收拾收拾你!”

袁彬冷冷地说:“大愚若智,朽木不可雕也……如果麒麟是奸细,刚才他就不会大老远再跑过来了。”

林石头被说的哑口无言,这一次袁彬用他的智商,占了上风。

齐公子感激地将手镯送给了老者,他和林秋儿对望一眼,各自上马。

小说《南宫秋》 第十六章 互诉衷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