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阴阳诡判

更新时间:2019-12-08 09:46:30

阴阳诡判 已完结

阴阳诡判

来源:追书云作者:将进酒分类:悬疑主角:宋云帆吕思然

完整版小说《阴阳诡判》是将进酒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云帆吕思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工作还没找到,莫名就当了阴司,还是判书,掌管冥界秩序……靠,要不要这么离谱啊?说一句命中注定就把一堆状书塞给了我,连个选择的机会都不给。哥们儿只想淹在红尘里好好享受这花花世界好吧,却从此游走于阴阳两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桂花婶走阴时间是九月十五,一开始是高烧,来富叔找医生看了一天,吊了一天水也没见好,九月十六便开始胡言乱语,来财叔知道后让来富叔去找花狸猫看看,来富叔本来就不信这些东西,所以死活不去。直到了九月十七,来财叔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亲自把花狸猫请来了。花狸猫来了之后,得知是赵老太太,他考虑到是饿死鬼,并没有恶意,只是要钱而已,于是让来富叔到出事地方烧些纸钱,说两句好话。没想到竟然收到神奇的效果,上午去烧的纸钱,下午桂花婶不治自愈了。花狸猫临走时顺带替他们家看了住宅风水,于是就有了伐木那一段故事。

到这里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皆大欢喜,但是到了当天太阳快下山时又出事了。桂花婶突然发了疯一样,力气特别大,见人就打,见物就摔,嘴里一直呲着牙留着口水。第二天,花狸猫再来的时候,桂花婶已经没多大力气折腾了,花狸猫说他也没辙了,因为这一次不仅仅是赵老太太和她孙子两个人,还有一个曹老五,曹老五生前是被猴精缠死的,属于横死,横死鬼极度难缠,常人很难治服他。所以他让来富叔写了份阴状,按上生死印,让阴司来处理。

我问花狸猫什么是生死印,他说生死印就是一种协议,拿自己阳寿作赌注,若所述不实就会折阳寿。就在来富叔烧阴状时,桂花婶突然跳过来把那份状书抢了过去,此时别人都没防备他,因为大家都认为桂花婶已经没力气折腾了,谁知道她突然会来这么一下。桂花婶抢到状书就往嘴里塞,这时离她最近的来财叔一把把那份状书给抢了回来,这才顺利完成送状书仪式。我想这一段是存在的,因为我在梦中见到的状书确实是褶皱的,像被人握过一样。花狸猫送完状书又在院子里嘀嘀咕咕了一会,突然一跺脚,用竹竿直敲地,转身就走了,似乎很生气,任谁喊他都不理。我之所以用“嘀嘀咕咕”,是因为花狸猫不愿意说其中内容,我也不好强问。花狸猫虽然走了,但是每天都要过来,只不过是站在院子门口,从不进去。他给我的解释是,进去了也没用,自己一把年纪,眼睛还不好使,斗不过他们。直到我来那天,花狸猫摸了摸我的脸(其实是摸骨)之后,也没有没走远。来财叔找到花狸猫央求他再来看看时,花狸猫本来是不准备来的,但是来财叔说桂花婶快断气了,这才跟他回去。这时在车子里的玻璃看见他们俩急匆匆往回走,也按耐不住好奇心,随他们一块进了院子。以后的事我都亲身经历了,就不用赘述了。

花狸猫讲完了,茶也喝完了,起身要去倒水冲茶,我忙接过茶壶,将里面的茶叶清理掉,换上我带的茶叶。其实这是玻璃买来给我爸的,我正好拿一部分过来,毕竟是请人办事,空着手有点说不过去。冲好后,我递给花狸猫,花狸猫揭开茶壶盖闻了闻,说道,“茶倒是好茶,但是冲得太浓了。特别是你这样夜间要工作的人,不适合喝太浓的茶。”

我暗暗吃了一惊,花狸猫这句话看似随口一说,却有弦外之音。一般来说,夜间工作喝浓茶提神才是正常的逻辑思维,但是他却正话反说,难道他已经知道我的另一个身份了?所以,我赶忙问一句,“那夜间我要是不工作呢?”

“不工作恐怕就吃不到饭喽。”花狸猫呵呵一笑,“二郎呀,很多事情你没经历过,所以不知道其中的道理,有时候人是不能跟命运抗争的。回去吧,好好干吧!”

我心里一沉,“吃不到饭”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吃不到阳间饭,与梦中那个带草帽人说“当不了活的阴司,就当死的阴司”是同一个意思。事到如今,很多事情都说明了我的那个梦并不单单是梦那么简单了。我刚要转身走,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花狸猫上次为什么要说“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于是问道,“李伯伯,我还有个问题,希望你能点拨点拨。”

“去和栓子聊聊吧,以后也不要来找我了。”花狸猫没等我问出问题,直接甩出这句话。说完,身子转了过去,我还想再问,却见花狸猫摆了摆手示意我走。看来,他真的不想说什么了,我也不好再勉强他。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他最后一句话,让我和栓子聊聊,这有什么深意呢,难道栓子真的和这个事有关系?还有就是花狸猫怎么对那个赵老太太这么熟悉,尤其是介绍她身世的时候。我隐约感觉花狸猫好像对那个赵老太太心怀偏袒之心,所以才一直不去驱赶她,当然这种想法有点太小人了。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花狸猫当时在院子里嘀嘀咕咕到底说了什么,后来为什么那么生气。

回来的路上,我看见玻璃正蹲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抽着烟,跟前站着栓子。此刻栓子正弯着腰一个劲儿的咳嗽,右手拿着一根烟,已经燃了一半。看样子是玻璃撺掇栓子抽烟,这个家伙自己不学好,还教人学坏。

“玻璃,你干嘛呢!”我走到跟前,训斥道。

玻璃抬头看我一眼,嘿嘿一笑,还没回答,倒是栓子先接了茬,“香烟……香烟。”

此时栓子鼻涕眼泪抹了一脸,脸憋得通红,我见状一时气不过,一脚踹在玻璃脚下的石头上。那石头顺势滚了一下,玻璃一个不防备,扑通一声从上面跌了下来,狼狈至极。栓子在一旁见了,一边拍着手一边跳着,不断地喊,“倒了倒了……”

玻璃爬起来,踢了栓子一脚,“叫什么叫?叫春啊!”回头看了我一眼,骂道,“你他娘的疯了!”

“孙子,信不信在这把你弄死,都没人查得出来。”

玻璃拿手指了指我,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最后把烟一摔,转身就走了。栓子这次受他一脚,不但没哭,反而还在那里一直乐,嘴里一直重复,“倒了倒了……碎了碎了……”看着不禁让人心酸,特别是一想到这个从小一起长到大的玩伴,沦落成这个样子,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滋味。

我看玻璃走出去已有十多米了,心想就这样把他气走,实在说不过去,于是我忙大声喊道,“你不想知道我从花狸猫那里知道了什么吗?”

我话音一落,玻璃立刻转身飞快的跑了回来,气也不喘一口,忙问,“刺探出了什么。”

我骂道你真是够贱啊。

玻璃嘿嘿一笑,也不往回骂,盯着我看,似乎在等我的回复。

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跟玻璃叙述了一遍,当然,我还是把我判书的身份给抹掉了。玻璃听了一句话也不说,就站在那里沉默着。

我知道这个家伙又在思考了,他的思维比我要活跃的多,或许他能想到更多的东西也说不定。我蹲在地上,点了根烟,向栓子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栓子竟能明白我的意思,走了过来,也蹲在一旁。

“栓子,”我想了想,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哦!你说的‘碎了碎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碎了碎了!”栓子嘴里还在反复说着这句话,而且对于我的问题,他似乎没有显示出丝毫能够回答的样子。花狸猫让我和他聊聊,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玻璃走了过来蹲下说,“事情听起来不是很复杂,之所以感觉复杂是因为我们一直没找到重点,其实只要弄懂下面三个问题,事情就迎刃而解了。第一,赵老太太既然是善良类的饿鬼,没有恶意,为什么送而不走,准确地说是为什么走了又回来了。鬼回头,必有因。所以第一要解决的问题是找到赵老太太回来的原因。第二,曹老五是什么时候来的,既然他是横死的恶鬼,何以会和赵老太太在一起,他们有什么共同的诉求。第三就是如何把他们送走,其实第二个问题解决了,第三个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玻璃的一席话点醒了我,就是我一直过于在意花狸猫的“嘀嘀咕咕”和“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以及栓子的表现,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感觉无从着手。其实赵老太太回来的原因,应该就是促成他们两个人不同表现的原因。现在只要去分析这两个人的表现,就很有可能找到赵老太太回来的原因,问题也就解决了一半。

“好,那咱们先来解决第一个问题。”玻璃说,“第一,花狸猫所说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可能是说导致赵老太太回来的主体是来富叔,而栓子嘴里的‘碎了碎了’则很可能是说,来富叔使一个东西碎了,所以赵老太太回来找他算账。到底是什么碎了呢,使得赵老太太这么生气,情愿违阴阳之道,去而复返呢。”

“不用说,这个‘碎了’的东西,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至少对于赵老太太很重要。”我顺着玻璃的思维说下去。

“昨天我们问来富叔,他这两天做了什么,他却说什么都没做,但是从眼神语气中,其实是做了。”

我把这两天来富叔的表现又详细想了一遍,突然想到一个细节,就是昨晚吃饭的时候,来富叔在酒桌上挠头的举动,他从头发里挠下来一些“鬼圪针”。我在想我们第一次去山南的时候,在开地的附近并没有这个东西,而是集中在喇叭沟的斜坡上,且是偏下面的位置。也就是说如果来富叔只在上面开地的话,是不会粘上这些东西的,至少头上不会粘上,这说明来富叔去过喇叭沟底面。而他给赵老太太烧纸钱的位置是在沟上面,这个是我听老妈说的。但是我们去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灰烬,很可能是被山南大风给吹走了,因此排除了来富叔烧钱钱的时候下喇叭沟的可能。

想到这里我说,“我大概知道事件发生的位置了,但是我不知道到底碎了什么。”

“碎了碎了!”栓子听到我一提到“碎了”两个字,也接上喊了起来,好像很认真的样子,说完转身就跑开了。

“追!”我喊道。

栓子说完转身往山上跑去,跑的很快,上山的时候手脚并用,速度也比常人快得多,我和玻璃为了防止栓子出事,都使出全身力气紧紧跟在后面。到达山顶的时候,栓子终于停了下来,我和玻璃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但栓子似乎并不显得那么累。

我说,“你这速度和耐力不去当报纸派送员,简直太浪费人才了!”

话一出口,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就是梦中那个戴草帽的人,因为他说他是跑差的,不会真的就是栓子吧!

我和玻璃坐在一边休息,栓子蹲在人家地里摘辣椒。玻璃笑笑说,“你看,栓子一点也不傻,摘的辣椒全塞在自家兜里。”

栓子玩了好一会,站起身来左右看了看,然后就顺着原路往回走。这个举动太令我失望了,我还以为他会带我们去一个地方,从而解开我们心中的疑惑。当然,在我看来,这个地方就是喇叭沟,不过只是个猜测。

玻璃在一边气得不行,估计他的想法和我是一样的。突然,玻璃朝栓子喊了句“碎了碎了”,这倒让我感到莫名其妙。

栓子猛得回头,然后向我们又跑了回来,嘴里也反复说着“碎了碎了”。经过我们面前停也不停,径直顺着山南坡跑了下去。我与玻璃对视一眼,立即跟着跑了过去。看来玻璃猜对了,栓子一开始确实是准备领我们去一个地方,只不过在山顶玩得开心,就把这茬给忘了,所以玻璃喊道“碎了碎了”,其实是为了提醒栓子。

小说《阴阳诡判》 第11章碎了碎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