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萱花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9-11-28 10:58:57

萱花的往事 连载中

萱花的往事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我真的在修仙分类:奇幻主角:尤里西塔图

独家小说《萱花的往事》是我真的在修仙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科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尤里西塔图,内容主要讲述:泽尼尔人曾经在灾厄中流离失所数千年,诅咒笼罩在整个种族上空。直到英雄降临,直到皇帝仗剑,开拓的誓言回响在山崖与平原间。时至今日,他们已经建立了伟大的帝国,以及这梦幻中的壮美城池。只是,在历史不为人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族长的讲话内容其实没什么特殊的,主要就是表彰一下这一年来大家没死几个人,狩猎成果不错也没饿着过谁。然后是度过这个寒季的一些安排,还有今晚和明天一整天的炉火之厅流水席的事情。

“炉火之厅是什么?”

“就是一个很暖和的屋子,我们和导师学习法术也是在那里。”尤里西塔解释着。

“炉火之厅是保护我们一族之‘火’的厅堂,我们一族不灭,那里的火就不熄灭。炉火之厅还会被用作一些重要的事,比如培养祭司,每年的祭典,接待重要的客人等等。”然后图再把所有重点补充一下。

“可照你之前说的,培养祭司好像没有培养猎人重要啊。”

“不过是个屋子而已,无论是射箭还是肉搏都不如直接在森林里练。而且,我们一族的存续,靠的也不是那间屋子,或者那盆火。”

图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是在赌气。但一旁的盖乌斯一听,眼里却多了几分意趣。

这时族长的话已经进行到宣布图继任族长的事情上,这是板上钉钉的事。这一宣布也只是把事情从心照不宣变成众所周知而已。图也必须要上台,和众人打打招呼。所以,人群里只剩下尤里西塔和盖乌斯两人。盖乌斯的“骗术”依然生效,人们察觉不到他们。刚刚的图也是走出范围的一刻才被人看见。

“你们村子里还有什么是我没看过的吗?”盖乌斯问尤里西塔。

“应该……没有了吧?”

“是吗,那我先回去了。”

“诶?你要——等等我!”

盖乌斯干脆利落地往秘密据点走,尤里西塔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台上的图看着这两人离场当时就想冲过去,但他必须站在这里,等族长说完,还要等大祭司给他祝福。

*******

秘密据点。

“龙,你在想什么?”

“叫我盖乌斯。”

“哦。”

“……我在想,你那个朋友很有意思。”

“图?”

“对,以我对人类的理解,你们这个种族之中最伟大的一类人被称为‘开拓者’。虽然每个种族每个时代都有类似的个体出现,但你们人类的开拓者,是最……不可思议的。”

“图成为猎人之后,我们的日子都变得好了。是这个意思吗?”

“比这更深远一点。他们不仅会改变物质,更会改变制度,改变精神。让一整个国家甚至种族发生天翻地覆的进步,甚至让凡人更接近神。呵,我说的这些你也听不懂吧?”

盖乌斯回头看了眼在一个木箱上坐着的尤里西塔,这个女孩双手托着脑袋,一脸努力思考的表情。盖乌斯说的东西确实超出她理解了,尤其是制度、神什么的。

但是她很乐意把谈话继续下去。

“盖乌斯以前是开拓者吗?”

盖乌斯沉默了好久才答道:“我只是个失败者罢了。”

谈话成功地没能继续。

尤里西塔不知道自己戳中了盖乌斯的什么痛处,这让她有点慌神。她并不会安慰人,就算会,她也完全不了解盖乌斯。她又想找个新的话题出来,但却找不出来任何一个让她自己觉得有趣的事情。

学习的法术?盖乌斯恐怕比导师知道的都多。晚上和明天的祭典?盖乌斯不就是因为没兴趣才回到据点来的吗?要不聊聊图?唔……他们刚刚把这个话题聊死。

赶快想,赶快想……

尤里西塔的小小心思,旁边的盖乌斯虽然没看着她,但通过其它的感知,他仍然在仔细观察着这个女孩。其实这短短两天不到的接触,让盖乌斯很自在。那个图很有意思,这个尤里西塔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有趣。一个初生牛犊的开拓者,一个天真大胆的小女孩,这让盖乌斯产生了一点点的好奇心。

远离了神魔们你死我活的斗争,在这与天地无关的凡人角落,盖乌斯第一次能放下戒备来与别的生物相处。

他随手拿起身边的一个小玩意摆弄起来。

那是一个由木头和石头组合起来的机关。木材为主体,石头镶嵌在上面。这个机关里有着弱小但精细的元素流动,似乎有着某种很复杂的输入与输出机制。盖乌斯不知道这是用来干嘛的,作为魔法造物,里面的能量连造一个小火球或者一枚寒冰箭都不够。但是精致复杂到这种程度的元素流,却比很多威力绝伦的军团法术都要高级。

“啊,那个是沙棋。”

“棋……想起来了,是你们人类的一种游戏?”

“盖乌斯没玩过?”

“通过‘游戏’来安全地训练幼崽的体魄与知识是物资丰盈且居所安全的族群才能做到的。我们那没有这种余裕,我们的游戏场所是战场。”

尤里西塔并不明白盖乌斯这番话背后到底有多沉重的故事,所以她只能回应说:“要玩一局吗?”

“好。我要怎么做?”

尤里西塔手中闪烁起一个莱登体系的符文,下一秒,洁净的细沙就在她手中涌现。她从盖乌斯手里拿走那个机关,机关在她手中几下变形,成了一个托盘的形状。细沙落进托盘里,很快就将它填满。

盖乌斯立刻看出她这是在做什么:“沙盘?”

尤里西塔一歪头,她不知道沙盘是什么。

其实沙棋还真就和沙盘差不多,只不过这并不是一个靠斥候的情报拼起来的示意图,而是一些量化了的战场元素和平易近人的“规则”。举例来说,在沙棋上,如果你想要一队士兵去攻击某个地点,你只需要命令某个“兵营”派出多少士兵,然后把“物资”扣掉就行了。但在实际的战场上,命令的上传下达能否及时就已经是个巨大的问题了。而要消耗的物资又是什么?木材和钢铁怎么能混为一谈?他们到底是要消耗粮食还是元素水晶?这些问题全都用“物资”一个概念应付过去了。

到底只是个游戏啊。

了解了基础操作方法的盖乌斯和尤里西塔立刻开始了一局,然后盖乌斯用了三分钟把尤里西塔的城池烧了个透彻。

“怎么……怎么会?”

“你的出兵太鲁莽了,一小支骚扰部队就骗走了你大半的城防军队。三十人的小队,一个潜进去放火的刺客。我赢这局只用了三十一个士兵。”

“呜……”

“你应该也没学过兵法什么的,这局算我作弊了,要再来一次吗?”

盖乌斯说完这话愣了一下,他干嘛要邀请她?而且居然还盘算起了下一局怎么输才能显得不是在放水?

“好!”但是尤里西塔没给他反悔的机会。

*******

战况,变得焦灼。

两队身经百战的特种士兵在地形崎岖的山岭间迂回作战,小股的冲突不断爆发,积雪覆盖的松林仿佛被某种巨大的魔兽碾过,连暴风雪都没法掩盖它的动静。

这是第三局了,是尤里西塔和图联手对抗盖乌斯。

之前盖乌斯打算故意输掉的那局,尤里西塔在短时间内就输了。她照抄了盖乌斯第一局的策略,派了个刺客去烧他的大本营。本来盖乌斯已经做好了配合她的准备,把所有不能打的兵力集中到后门,让她能指挥刺客来一场无双突袭的。然后尤里西塔一看后门人这么多,怂了,让刺客赶紧回家。盖乌斯还寻思着要怎么让她重拾信心呢,那边立刻一个低级失误,刺客把自家粮仓给点着了……

盖乌斯未动一卒,尤里西塔就把自己的城池烧了个透彻。

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吧。

而到第三局时,图加入了。这一局又正好是两个小队之间的对抗,有着丰富打猎经验的图甚至能偶尔压着盖乌斯打。

但是游击与试探终究是有尽头的,战争到了白热化阶段时,双方的营地与兵力分布均已暴露。在难以行动的雪地中,盖乌斯的法师部队和图的游侠都发挥出了对方没有想到的威力。法师部队干脆放弃了转移,纷纷化身固定炮台对游侠们可能存在的地区进行饱和轰炸。而游侠们则借着树木的掩护点杀护盾枯竭的法师。总体而言,双方的伤亡比是一比一。

直到最后只剩下一个法师与一个游侠在一个林间空地相互对峙。

法师已经读完了最后一个铭文,游侠的箭也已经离弦。

已经没有更多手段,盖乌斯即将迎来一个同归于尽的平手结局。

此时,一只猎犬从林中冲了出来,直扑他的最后一个法师。

小说《萱花的往事》 第五章 沙棋与进击的小狗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架空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