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西楼恩仇录

更新时间:2019-11-27 11:51:45

西楼恩仇录 连载中

西楼恩仇录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一纸河川分类:仙侠主角:月西楼柳纨

热门小说《西楼恩仇录》由一纸河川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月西楼柳纨,内容主要讲述:她为了他,不惜与整个武林正道为敌,沦为魔教妖女。他为了她,自愿忍受千夫所指,毒蛊缠身。然而当他们携手跳下山崖,醒来的却只有她一人。身旁的他尸首无存,是死是活,一切成谜。他日久别重逢,他告诉她,自己早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八门论武在一片茫茫大雾中拉开序幕。

月西楼想过很多种开场方式,晴空万里,惠风和畅,亦或狂风闪电,山雨欲来……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八门论武的前一天会有如此大的雾霭。她同苏念等人一起出发前往八门弟子会合的地方——玉女峰,一路上,几乎看不到稍远处的人与景。

玉女峰位居云滇一百里左右的东越境内,是历届八门论武的首选地之一。玉女峰奇殊迤逦,全峰自下而上分为“春、夏、秋、冬”四个地带。山脚秀竹亭亭,黛浪翻滚,山腰碧湖泛波,荷红氤氲。山中万丈寒梧,枯叶连天,山顶素雪银裳,天凝地闭。

四季美景并存于同一座山上,曼妙多姿,如同美人风情。又因玉女峰峰势孤峻,是绝情门女弟子们的长留驻地,所以更比寻常山林野地多出几分冰清玉洁之感,故而被称作“玉女峰”。

旧伤初愈后的苏念从忘忧谷出来后就没闲着,他一路走在众人前面,叽叽喳喳地说着有关玉女峰的故事。

包括月西楼在内,大家都听得都有些乏了。路程本就颠簸,听苏念不停聒噪,就连平时脾气最好的淮川舒礼都昏昏欲睡,不愿搭理。

倒是季云帆看着苏念这样活泼的样子,一脸痴笑,甚感欣慰。冷傲霜大闹锦乐门,没给师弟留下重伤,现下看到苏师弟一如往日生龙活虎的状态,季云帆心底的愧疚淡却不少。

八门论武前,他带伤请缨,护送师兄妹前往玉女峰。既然月西楼的信早已送到,自己便也不强求能够亲见冷清云了。

腰间的山茶花串如往昔般盈动,即便沾染上了些许血渍,却并不影响它的好看。季云帆把它紧紧攥在手里,一刻也不敢松开。

月西楼看着前头季师兄的动作,如鲠在喉。天麓山一行,她没有把冷清云的真实情况告诉季云帆,只淡淡地提了一句“很好”,哪里好呢?冷清云那副活死人的样子,哪里都不好。

众人快马加鞭,从清晨到入夜,直逼玉女峰。

好在这一路也还算顺畅,除了中途苏念因为多吃了些野果有些呕吐,其他也没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

只是奇了怪了,这一路而来的大雾竟也分毫不散的模样。

出发前厚重缠绵的云雾到了夜晚还是朦胧难辨。抵达山脚时都看不清近在咫尺的东西,浑厚的雾霞让人如临仙境。

就在月西楼众人都快要丧失耐心时,忽见玉女峰山脚的茫茫雾海中飘出一列白衣少女,素色光华氲动间,一女子乘风而来。她白衣翩扬,仙姿皓骨,未走近时便能让人感觉到那不可阻挡的艳光。苏念、淮川等男弟子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无需多言,月西楼便猜到来者正是绝情门掌门,琴澜。

月西楼清楚得记得十年前的那次桃林偶遇,初入忘忧的自己与琴澜前辈有过一面之缘。如果说那时候的琴澜是不染纤尘的九天神女,那么十年后的琴澜,更多出几丝饱兑风霜的成熟韵味。

十年过去了,琴澜做不到像暮沉舟那样丝毫不老,但老了的琴澜依旧配得上武林第一美人的美誉。她的美貌,如照影惊鸿,轻飘飘一掠,便勾起人们无穷尽的梦萦魂牵。

“琴澜前辈亲迎,晚辈在此多谢。”季云帆翻身下马,行上一礼。

“你的伤好些了吗?”被叫做琴澜的美人颔首柔声道,脸带笑意:“这冷傲霜也太不识趣了,回头我替你好好劝劝她。”

“多谢前辈关怀,”季云帆双手抱拳道,“琴澜前辈的药,云帆用着好极了。今日雾大,劳烦前辈亲自迎接,实不敢当。”

“你不必如此拘礼。”琴澜上前扶起一脸凝重的季云帆,温柔道:“暮掌门明日将与其他掌门一同前来,他嘱咐过我好生照顾着你们。尤其是身上带伤的弟子,论武在即,也是难为大家了。”

站在后面的月西楼偷偷瞟了眼琴澜身后的女弟子们,一股淡淡的自卑渐次升起。

同样是身娇肉贵的女儿身,绝情门的姐姐一个赛一个地漂亮。她们仿佛一生下来就在胭脂堆里打转,更别说本来就美得让人窒息的琴澜。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与自己差不多年龄的汤圆相比,月西楼也觉得自己比不过她。

在打扮这件事上,月西楼自认为比男人还男人。

简单寒暄后,季云帆带领门中弟子随同琴澜步行前往雅苑稍作休息。

吃过晚饭,众人便都回各自的房间休息去了。琴澜安排好锦乐门的弟子,又悉心为季云帆新配了两剂药汤,亲眼见他喝下,方才掩门而去。

一天的奔波得以平复,幽幽入了子时,玉女峰山脚依旧雾岚厚重。弯月被阻隔在翻涌的鸷云之后,光芒锐减。剩下的只是几缕惨淡的清光,可有可无地铺荡在乱石怪峰上。

琴澜踏着碎步,倩影绰绰。她玉手一挥,支开随身的女弟子们,悄不做声地拐入一方阴影中去。

“他没什么大问题吧?”

黑影中传出一阵女声,那声音清脆如铃,颤得琴澜身间的柔纱扬动连连。

“你为何不亲自问问他?”

“问?”黑影中款款走出一位女子,青丝抛洒,神情冷毅:“我可不是舍不得杀他,要杀他的话,在锦乐门就可以一剑刺死这个杂碎。”

“那你又为何不杀?”琴澜长眉微蹙,正色道:“天下人皆道你冷傲霜为人疏冷,生性薄凉,怎么,杀死季云帆不是你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吗?”

“你以为我不想吗?”

“罢了,告诉你也无妨。”冷傲霜长叹一口气,满目怅然:“在锦乐门时我是要杀他的,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发现,清云竟然把山茶花串给了那个男人。”

“山茶花串?”

“这是天麓门祖师当年赐予我们的心爱之物,我与清云人手一串。祖师说,两串山茶花串本为一体,如今一分为二各自佩戴,像极了我与清云的姐弟情谊。”

“没想到……实在没想到……”冷傲霜强忍眼花,决绝道:“没想到清云把属于他的那一串送给了季云帆!”

“这让我如何舍得痛下杀手?那花串看得我刺眼……太刺眼……”

话毕,冷傲霜轻轻解下腰间的花串放于手心。她不停细摩着上面的每一处纹路,硬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

琴澜闻罢亦一时语塞,无从宽慰。

多年以来,她知道冷傲霜心中的恨与苦,却从来不清楚,原来这段恨与苦之中裹挟着这样的心酸。

“所以你委托我为季云帆医治……?”

“是的了。”冷傲霜闭上双眼,语气淡然:“你与暮沉舟交好,为季云帆调养,他只会认为是暮沉舟所托。我不想清云因为季云帆恨我,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清云。”

未及琴澜劝慰,冷傲霜又道,“让他养好身子,做好他的锦乐门首席大弟子,以后不要再纠缠冷清云了。”

余音刚落,冷傲霜缩回阴影之中。倏忽间消失在浓郁夜色里,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琴澜微微一笑,似有似无地回味着适才冷傲霜的一番言行。她徐徐看向冷傲霜消失的地方,只觉得每个人似乎都有着药石难医的心伤。

翌日,晴光大好。

按照八门论武的约定时间,初一轮的选拔将在午后进行。各门派弟子正快马加鞭赶来玉女峰路上,而月西楼等人还有一个上午的空闲时间。

季云帆独自留在房中养病,琴澜索性带着众锦乐门小弟子一同在绝情门四处闲逛。

“绝情门始于东越,是中原武林八大门派中唯一一个专研岐黄医理的门派。绝情门头等门规便是不得生情。门中弟子大多都有被心爱之人伤害过的经历,所以拜入绝情,避世深山。”

“神仙姐姐,你也有被心爱之人伤害的经历吗?”苏念快言快语,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

月西楼被苏念没头没脑的提问吓得一怔,赶紧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闭上嘴巴。但苏念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冲月西楼吐了吐舌头,扭过头去。

琴澜掀开一角珠帘,冲着身后众人笑道,“且随我先往这里来看看吧。”

苏念与月西楼随着琴澜所指的方向齐齐望去,只见珠帘后竟是满满一厅的缤纷花卉。四面墙上布满炫彩芬芳,踏进屋子的第一步起,月西楼等人便闻到浓浓的馥郁气息。

琴澜拾起侍女递过的剪刀,步态优雅地走到了花墙面前。葱茏花草中有无数被藤蔓掩盖住的石阶,她一步一步踏上石阶,着手修整那些蜿蜒的花枝。

“这些可不是什么寻常的花儿,它们可都是拿来治病的。”琴澜卡着剪刀折下一枝绯红,轻轻放在侍女的药箕里:“带你们来这儿,也是想让你们看看我们绝情门一天到晚到底在忙些什么。”

“所以绝情门的弟子都不用练功吗?天天侍弄些花儿草儿的,未免也太惬意了。”苏念双手抱剑,嘟嘟囔囔:“哎,师妹,你说这满屋子花花草草的,到了夏天是不是很招蚊子?”

“就你话多!”月西楼瞪了瞪吊儿郎当的苏念,退后两步,佯装嫌弃。

“苏师兄此言差矣,我倒觉得,这满屋子的鲜草花卉,甚是好看。”素来寡言的舒礼幽幽然说道,旁边的淮川也情不自禁跟着点了点头。

“其实我们绝情门除了医理过人,也通晓一些用毒之术。”见众弟子无言,琴澜继而感慨道,“药即是毒,毒即是药,世事万物,大抵都是相辅相成的。”

小说《西楼恩仇录》 第十一章-绝情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架空小说
  3. 搞笑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