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琴师

更新时间:2019-10-31 10:06:17

琴师 连载中

琴师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贤若帝心分类:武侠主角:姜尧章萧疏影

经典小说《琴师》由贤若帝心最新写的一本武侠情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尧章萧疏影,书中主要讲述了:晋王朝德宗年间,湖北神农架剑门创立。剑门主人通音律,晓道学,是晋王朝末年有名的剑客音乐家。――唔,姜尧章的心愿可是成为像高渐离那样的英雄――本书讲述了一位琴师的奇幻漂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日后

姜尧章与萧疏影回到了神农架剑门。

剑门中诸弟子一字排开,欢迎新来的小师妹。

据说这小师妹是师傅下山游历时新收的弟子,至于她的来历,师傅只简单说了三个字“捡来的”。

捡来的?

诸弟子都疑惑看着姜尧章,若说捡来的是个一二岁的毛孩,这事还说的过去,这女弟子怎么看也得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吧,与剑客子房结伴去泉州旅游一圈,回来后子房不见了,反倒捡来一个徒弟?

这是什么运气?

姜尧章的思想向来都让人琢磨不透。他既然这么说,诸弟子也就不好在问。

这新收的女弟子叫什么呢?

姜尧章也仅仅说了三个字“萧疏影。”

于是,诸弟子开始了议论。

萧疏影?

姓萧?

整个泉州地界只有一门姓萧的家族,而且还是泉州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泉州萧氏。

于是,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虽然都没有开头说话,却仿佛都能明白对方想说什么。

哎,可听说几天前发生在泉州的那事?

泉州萧氏被灭门虽然只是一夜之间,可这消息传播却不胫而走,沸沸扬扬,只一夜间,似乎整个泉州乃至江南都知道了此事。

姜尧章环顾四周,朝着每位弟子看了一眼。

剑门收徒有个规矩,必须是姜尧章亲自考验,只出三招,分别为:欲情故纵、破釜沉舟、横刀立马。

三招分上、中、下三路排开,若天生剑术奇才,上路挡一招后退三步。中路挡一招,后退五步。下路挡一招,不退反进一步;若资质愚钝些的,上路挡一招后退五步。中路挡一招,后退七步。下路挡一招,不退反进六步;资质不佳或在剑术上力不从心者,上路挡一招,不退反进。下路挡一招,以难站稳。中路挡一招,剑必断!

以此三招来测试弟子资质如何,姜尧章对剑术拿捏分寸把握的极好,通常情况下,凡来拜师接受此三招者,皆逃不过最后的三种可能,因此姜尧章的弟子一般在剑术上都很有天赋。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就比如前来拜师的弟子中,有极擅长琴曲的琴师或者当世有名的音乐家,姜尧章也会破格录取,这一现象完全取决于姜尧章个人喜爱,一些想要拜入剑门学习剑术的人,首先不去研究剑术,反倒去研究音乐了,因此纵观刘宋一朝,音乐艺术在当时发展到了顶峰。

不过,姜尧章有此性格,不能说是他的错误,但却也让剑门收了不少精于音乐,却对剑术一窍不通甚至天赋不高的门外汉,纵观刘宋一朝四大剑派,姜尧章的《剑劲七章》虽然堪比西湖剑阁之《戮剑图》,但在排名上,却远不如西湖剑阁,其原因也在此。

相比之下,胡古道于收徒方面,就比姜尧章要认真的多。

须知,西湖剑阁主人胡古道是天下公认的‘十剑主’之一,剑术精绝,名震武林。

通常情况下,一个大高手与人比武,不喜拖泥带水,剑走轻灵,只喜一招制敌,一剑定胜负。

而胡古道就是这样的一个大高手,他与敌人对战,除非对方是于己名声相等的强者,不然敌人面前只会出现一种结果:他们只能看见一道光,那是一种奇快无比的剑光,快到让人产生幻觉,一个产生幻觉的剑客,拔剑、出剑、收剑都受到了影响,已不能称他们为剑客,那么决斗的结果可想而知,于是江湖上很快传开了这样一句话‘北行刀,南快剑,十万里中不留影。西蜀门,东明教,江湖十步杀一人。’

这一句话仅仅数十字,却已将武林东西南北门派武学之翘楚说了个明白。

漠北主要是少数民族杂居,这其中漠北皇庭耶律一脉势力最为庞大。

漠北皇庭如今统治者名为耶律古方,其部下最负盛名的有四位上柱国大将军,分数东南西北四片区域,东与高句丽接壤,北至蒙可汗国,西到吉尔吉斯斯坦,南与刘宋政权北地兰州间隔万里长城,这片广大区域任由漠北皇庭世代游牧驰骋,因此漠北皇庭的骑兵在当时被称为“大辽铁骑”。

这些北漠蛮子主要战力便是骑兵,号称二十万‘大辽铁军’,他们擅长骑马作战,使用的兵刃大多是阔刀、斩马刀。

据说,当今使刀最好的将领,名为王保,此人本是个汉人,因犯罪逃离中原,来到北漠,进入官场后,混的风生水起,被耶律古方收为义子。

王保刀法沉稳凶猛,有万夫不当之勇,是典型的万人敌。

北行刀,王保。

南快剑,自然非胡古道莫属,浙江西湖剑阁主,剑法精妙绝伦,据说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也就是二十三年前,只身一人扛着剑,驭马至北凉,挑战当时第一剑客‘独孤行’。

独孤行有十柄剑,每柄剑都有独特用法,有短剑、长剑、阔剑、细剑、重剑、软剑......当遇上敌人时,他会将十柄剑展开,只选其中一柄对敌,然而能够在他手下走过十个回合的,天下剑客不会超过一掌之数,胡古道不信这个邪,所谓初生牛犊不畏虎,他十二岁挑战独孤行,大败;十五岁挑战独孤行,大败;十八岁挑战独孤行,大败;但这时的他已经是声名赫赫的剑客,胡古道隐居修炼,二十岁在出山,挑战独孤行,天下武林各派人士,都以对这次挑战失去了兴趣,每次都是一样的结果,还看个屁!

于是,那一天观战者极少,但当挑战结果出来后,所有人都震惊了,二十岁挑战独孤行,惜败!

独孤行十柄剑,断其九。

胡古道名震天下!

自此,又过数年,胡古道开创剑阁授徒,直到如今......

所谓‘十万里中不留影’说的就是胡古道的剑法,即便隔着十万里也可杀人。这句话多少有些夸大其词,但这简单的一句话,不正说明了胡古道剑法的高明吗?

西蜀门,说的是暗器第一的西蜀唐门,自一代创始人唐钰到如今以历三十二代,唐门唐初建立,历经数朝更迭,唐门虽然也经历过几乎灭门的大危机,但唐门文化始终屹立不倒,终于成为四川一代屈指可数的大门派。

几年前,唐门一夜之间神秘覆灭,成为武林人所尽知的悬案。

东明教,明教起于波斯,发扬于中华。

据说明教内传承一神秘武学,只有历代教主才有资格修习,这武学能够很大限度的激发自身潜力,至武道大成,在黏、粘、贴、收等字诀中制造对手破绽,被称为西域武林武学之巅峰。

所谓‘江湖十步杀一人’指的便是明教那神秘武学,仅仅几个字,却已将这武学之精妙书写淋漓尽致。

言归正传,姜尧章自知胡古道乃当世豪杰,神农架剑门远在湖北,自然不与西湖剑阁争锋,他只求一地太安,在湖北站住脚,便无忧了,至于那莫须有的排名,姜尧章自然不在乎。

如今......

姜尧章的目光看向了对面一个个剑门弟子,“说话!”他淡淡道。

“师妹好!”众弟子齐声道。

姜尧章又道“任曲舟出列。”

大师兄任曲舟应声走了出来。

姜尧章道“你先带师妹熟悉一下环境,晚一点到我掌教殿来,我有话对你说。”

“是!”任曲舟连道。

神农架剑门弟子上百人,其中亲传弟子七人是姜尧章最为放心满意的,这七人分别是:“侠骨风流”任曲舟,“贼盗义兴”檀道济,“冷颜先生”尹寒兮,“双飞环”柳全忠,“铁戟双响”于兴可,“风钩云盘”包嗣仝(tong)以及“一叶障目”唐小茵,他们合称“剑门七秀”,虽然身在剑门,但这其中大多数都是带艺拜师,因此在未拜入剑门前,在江湖中就已有威名,拜入剑门后,大多延用江湖中的名号,姜尧章收徒向来无所顾忌,但凡能够通过他考验的,几乎都能入剑门,因此剑门七秀仅仅是个头衔,这七秀中不乏心术不正之人,在后来的一些事态发展中也不难看出,只不过,目前来说,姜尧章一人足以威慑到他们。

七人中,姜尧章最信任的不过任曲舟与尹寒兮二人,时常将重要的事交给他们去做,当然,他们通常也能做的很好。

说实话,姜尧章对杀手楼多少还有些忌惮,毕竟萧家被灭门,那是要务必斩草除根的,你姜尧章办的好事!还留了个祸患,若将来此女记下杀手楼的账,保不齐哪一天来个兔死狗烹,杀手楼数十年经营,岂不荒废?况且,偌大杀手楼,又怎能受一女子挟制。

姜尧章救萧疏影,完全出于善念,不忍看到萧家从此断绝,虽然再三强调,不可报仇,留其一命,只为萧家一丝血脉。

但他又哪里知道,在萧疏影亲眼看到自己家族的亲人们一个个死去,她以前对世间一切美好的幻想,都灰飞烟灭。

幼小的心灵种下了复仇的种子。

因此,对姜尧章而言,首要做的事便是与杀手楼将这梁子解释清楚,他决定将剑门的事交代给尹寒兮与任曲舟后自己便飞鸽传书至杀手楼,邀约大都督在河南洛阳的风月楼一见。

不过......在前往风月楼之前,他还有另一件事需要去做。

“檀道济!”姜尧章目光看向了最前排人群中的一个弟子。

这名叫“檀道济”的年轻人,是姜尧章的第二个徒弟,与其他六人不同的是,檀道济年龄虽是诸弟子中最小的但他自幼便心怀天下,有大抱负。自从六岁入剑门,如今已过十三年,檀道济的剑术在剑门虽不是最好的,但对于兵法韬略之类却无人能出其右。

只不过,让姜尧章有些奇怪的是,但凡剑门出师的弟子,十几年后无一不是江湖中响当当的好汉,可偏偏这檀道济不是个安分的人,他早年间便对江湖了无兴致,似乎这江湖太小都容不下他。

甚至檀道济曾扬言“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建不世之功,传千古威名。”这一句话,都让姜尧章怅然了许久。

须知,晋末之时,军阀割据,距离当初三国时期都以过去了近百年。

唉......此子虽年少,却有大才,不可畏江左一豪杰尔。

——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抱负。

就在不久前,檀道济才对姜尧章说,打算下山游历一段时间。可这仅仅不过是片面之词,姜尧章如何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这一趟下山,檀道济回来的几率以很小。姜尧章知道,檀道济之心在天下不再江湖,因此他时常对此事保留以沉默的态度。

可偏偏啊——

这檀道济并不是个安分之人。

姜尧章不说,他反而心中不够明快怅然了。就如男女之间的情爱,痴情男子总在踌躇女子的态度,却始终不敢下定决心去追求......唉,即便最后的结果很少能得偿所愿,到头来不过空欢喜一场罢了。

呜呼哀哉......

檀道济的决心,终于让姜尧章有了回答。

于是,在这一天,姜尧章叫出了他引以为豪弟子的名字。

“在!”只见一约摸二十左右年纪的青年,身着一袭清丽白袍一尘不染,眉清目秀,精神饱满,身材壮硕,一双剑眉如同两柄倒悬长剑般,看人时都有股凌厉之气,说话的声音却温柔如流水。檀道济竟也是个活脱脱的俊美胚子。

檀道济上前一步,恭敬应道。

面对自己的恩师,檀道济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是姜尧章成就了今天的他。

至于往后的日子,他决定自己成就自己。

他的心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嘿!可知那寒门一小儿,打小便父母双亡,被姜尧章收留于剑门,何曾出山过?这天下太乱,人心险恶,谁是真诚,谁是狡黠又岂能在只言片语中看得出来?

檀道济啊檀道济,终究是阅历太浅了。只不过,更不会有人想到,这个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竟然就是掀起整个南北朝动乱争霸的主要原因。

小说《琴师》 第6章 剑门七秀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虐恋小说
  3. 幻想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