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我即王

更新时间:2019-09-16 17:32:07

我即王 连载中

我即王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我有一刀分类:武侠主角:陈君临虞雅南

主人公叫陈君临虞雅南的小说叫做《我即王》,是作者我有一刀创作的武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剑,可平西境。一刀,可斩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镇中州!吞龙战旗插在哪儿,他陈不败的蟒雀铁骑便踏尘到哪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杀?还是他杀?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这两个词,可代表......截然不同的含义!

自杀,只是非正常死亡案件。中州大陆,每年自杀之人,数百上千,这些案件,都只是自然案件。

而他杀,这…可是刑事案件!

这,是要被列入档案的!

定义为凶杀案,那性质,便极其严重!

必须找到凶手,严厉破案,最后开庭审判!

而一个月前,虞思凡的死,已经被定义为自杀。

可今天,这个男人…却突然......再次提及了这桩禁忌案件!

这人,简直…不要命了啊。

敢在这种场合下,问出…如此禁忌的问题!

虞思凡父子的名字,已经成为了钱江城的禁忌。

他父子二人离世,已经一个月了。

整座钱江城,无人敢提及他的名字。

而今日,虞思凡这个名字,却被一而再再而三提及。

并且,是在如此场合之下。

更震惊的是,这人…竟然还敢当众质问虞思凡的死因??

要知道,一个月前,敢跳出来质疑虞思凡死因的人,一个都没有善终啊。

一个月前,有家族曾为虞思凡站台,最后…那家族被满门抄家,及其凄惨。

还有人试图站出来,主持公道......结果第二天,那人就被车祸撞死!

虞家到底是怎么被灭的,谁都不敢提及啊!

可今日,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却敢......如此当众…质问虞思凡的死因?

这,是要一人之力,与苏倩背后的…支持势力作对吗!

要知道,苏倩背后的支持者,可是......整个江南商盟啊!

“思凡是坠江而亡,巡捕房已经确认是自杀。”苏倩声音平静,缓缓解释道,语气中…似乎带着惋惜。

“哦,是么?”陈君临目光平静,手指轻轻敲击的桌面。

“哦?可我怎么听说......思凡是被谋杀?”

“那是别人的胡言乱语。”苏倩俏脸微微一变,直接一口否决。

她无奈叹息一声,解释道,“思凡贪污受贿,违法走私,走了偏门......所以最终无路可走,坠江自尽。诶,他父子两,一时鬼迷了心窍......”

“哦?究竟是坠江自尽?还是......被谋害沉江?”陈君临扬起眸,平静的盯着苏倩。

空气,再次死寂。

这一刹,苏倩的俏脸有些煞白。

她美眸横对,质问道,“小陈,你此言是何意?”

陈君临眸光淡然,缓缓回道,“我只是想知道,苏姨你…为何谋害思凡一家?”

唰~!此言一出,全场一震!

所有人都面色复杂古怪......这!

他敢当众,说出这等话来?

简直,不要命了啊!

他,是要翻案吗?!

苏倩的俏脸,也霎时铁青。

“你瞎说什么?!”苏倩情绪失控,怒斥。

场面,顿时变得有些森冷!

“可笑!陈君临…别在这里撒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就凭你…还想给虞思凡那罪犯报仇?洗刷冤屈?你省省吧!虞思凡畏罪自杀,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就在此时,一旁的高中同学,冯海洋再次站出来,不爽指着叱骂道!

冯海洋,曾与虞思凡也算是高中好友。可,一个月前,他却突然与虞思凡决裂。虞家出事后,他冯家紧跟着也飞黄腾达,跻身成为了本地富商之一。

当,听到‘罪犯’这句话时,陈君临的眸光,微微一凝。

下一秒,他的身影…骤然而起!

速度之快,在地面上急速掠过一道虚影!

“啪......!”狠狠一巴掌!

冯海洋整个人…直接被扇飞出去!

“噗......!”冯海洋身躯在半空中旋转倒飞,直接喷出一串腥血!

呯!冯海洋身躯狠狠栽落在地,一片惨嚎!

陈君临面色幽幽,缓缓踏步上前。

而后,他那只漆黑蹭亮的皮鞋,猛地踩在了冯海洋的胸口上。

“思凡与你是同学,亦曾是好友,他帮过你多少,他是什么样的为人,你心里清楚。”

陈君临眸光平静,直视冯海洋,带着质问。

“你说这种话,此刻的良心不会痛吗?”陈君临盯着脚下的冯海洋,声音冷漠。

曾经,虞思凡在学校里,是班长,更是一个大好人。助人为乐,而冯海洋,时常与校外人员打架斗殴,经常被敲诈的鼻青脸肿。他冯海洋穷得没钱吃午饭时,是虞思凡,将自己的饭卡,递给了他。

他冯海洋在学校里被人陷害,要被开除时,是他虞思凡,站出来,替他解释打保证书。

这些年,虞思凡帮助过冯海洋多多少事。

可此时此刻,这冯海洋,竟然说出这等话来?

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人怎能,**至此!

冯海洋整个人被扇飞在地,口中腥血狂吐,浑身都因为惊恐而哆嗦。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陈君临眸光平静,缓缓抬眸,目光继续扫视着不远处的苏倩,“苏姨,说说吧?你是,如何杀害虞思凡的?”

“你若不说,那我今日…杀你儿子。”

他语气平和,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能杀自己的继子,我也能杀你的亲儿子。”

唰~!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他妈,也太霸气冲天了吧?

当着苏倩的面,扬言说要杀她儿子?

更何况,这TM还是在苏宅,苏家的地盘啊。

苏倩的俏脸煞白,面色无比复杂,“我怎么可能杀思凡?他虽是我继子,可我待他如亲子一般。”

“思凡他畏罪而逃,最后…走投无路,坠江自尽。他父子两的死,我也很心痛。”苏倩美眸微微泛红,似是,有些悲伤。

陈君临眸光平静,幽幽叹息一声。

“事到如今,你还冥顽不灵。你以为,能瞒天过海吗?”

苏倩面色变幻不定,语气冰冷反驳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陈君临,我念你是小辈…这才与你将道理,你不要不知好歹。”

陈君临缓缓摇头,嘴角带着一抹嘲讽。

而后,他伸手…从西装衣袋中掏出一叠资料。

“这些账单,是你贿赂各方机构,串通江南商盟,诬陷虞家的证据。”陈君临将那叠资料放在了餐桌前,缓缓说道。

“现在,你可还有话说?”

唰!

全场,所有宾客们,面色都是骤然一变!

这一刻的苏倩,娇躯不可控制的微微一颤!

她疾步冲到餐桌前,一把抓起资料,不敢置信的翻阅浏览资料。

而后她的脸上,愈来愈白。这账单上,一笔笔账,都是她与那些秘密势力的私下转账…通过海外银行走账,消息绝对保密!

可,这个陈君临,是从何处…弄到的这份秘密账单资料的?!

“你这是诬陷造谣,伪造证据!”苏倩俏脸铁青难看,将那叠账单证据猛地撕毁!

她要撕毁证据。

陈君临却眸光淡然,看着苏倩狰狞的撕毁资料。

“你可以慢慢撕,不着急。我还有几十个备份。”他不紧不慢的提醒了一句。

唰,听到此话,正在撕毁资料的苏倩…瞳孔一颤,面色难堪至极。

陈君临眸光幽幽,嘴角带着笑意。

“既然苏姨你不肯说实情,那我只能…送你儿子上路了。”他的眸光,望向了不远处的苏天骄。

苏天骄的亲生父亲,名义上是虞家之主,虞靖江。可这苏天骄…却长得与虞靖江完全不像。

他的真正父亲是谁,江湖传言很多。

而此时,苏天骄嘴角带着一丝腥红血渍,面色有些惊恐煞白。

方才被陈君临那一巴掌扇飞,他仍没有从恐惧惊吓中回过神来。

“苏天骄,若我没记错,你当初…欺负你姐姐虞雅南的时候,可谓嚣张跋扈?”陈君临目光平静,一步一步,朝着他走去。

“我听闻,你还想下药…将虞雅南占为己有?”

思凡唯一的血脉至亲妹妹,虞雅南。因生性柔弱,这些年来,对这个继弟苏天娇的欺负,只能忍让再三。

可,一个月前,思凡一家死后。

这苏天骄却变本加厉,试图威胁侵占姐姐虞雅南,行**之事。

虽未得逞,可却歹心依旧,一直在暗中找机会。

“我,我没有…你别血口喷人......”苏天骄面色有些难堪,狡辩道。

同时他身子连连倒退。

与此同时,数十名保安面色凝重上前,将苏少爷保护在后方。

可陈君临,却面色平静,一步步上前。

“如此行径…你,可为逆子禽兽?”陈君临的语气很平静,但却…带着一股可怕的锋芒。

苏天骄见如此多保镖护在身前,胆气也足了些,逞强喝道,“管你何事?我对虞雅南怎样,是我的家事!”

陈君临脚下的皮鞋步伐,微微一顿,停下步子。

他缓缓抬头,盯着苏天骄。

“你,难道不知道…虞雅南,也是我妹妹?”

这一刹,一股恐怖的威压气息,席卷全场!

童年青稚,那个跟在自己身后哭哭滴滴的小妮子,早已被陈君临视为妹妹。

那些岁月,青梅竹马。

动虞雅南,便是动他陈君临!

“说,你想…怎么死?”陈君临眸光平静,缓缓问道。

唰~!就在此时,母亲苏倩俏脸急促凝重,猛地疾步冲上来,拦在陈君临身前!

“你想干什么!”苏倩此时的面色,无比冰冷森寒。

“陈君临,奉劝你一句,年轻人,不要太锋芒毕露,小心引火上身。”

听到苏倩的威胁,陈君临嘴角轻轻上扬,似是一抹嘲讽的弧度。

“若是,你们这把火…能烧到我身上来,那我…翘首以待。”他缓缓点燃了一根烟,面带微笑。

这是他,第一次露出笑意。

并非其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威胁,太过好笑。

先不提,那镇守西疆的蟒雀营。

就单凭,他身负那四颗璀璨荣勋…曾站在西境演武台最顶端,绝代风华,俯瞰众生之姿。

试问这世间,谁敢?

“你儿子今年…应该17岁了吧?”陈君临眸光平静,带着弧度,“还差一岁才成年。”

苏倩美眸凝重警惕,盯着他,警告道,“今日你敢动我儿子,你绝对不会活着走出这里。”

陈君临缓缓吐出一口烟圈,“也罢,既还未到18,那就再留他一年吧。”

“那你儿子的命,由苏姨你亲自来替。”

唰~!苏倩的俏脸,当场就变了!

就在此时,寂静的场面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鼓掌声。

众人一愣,目光纷纷朝着二楼望去。

只见钱江银行长公子,钱旭阳,正身披一身睡衣,就这么倚在护栏前,饶有意味的拍手鼓掌。

“这位兄台…好大的胆子?!敢在我苏府如此放肆?莫非你不将我江南各路商盟,放在眼中?”

陈君临抬眸,目光直视二楼的钱公子。

“钱旭阳?”

早在他来江南之前,便已将陷害思凡一家的所有敌对世家资料,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他认识,这些商盟的每一个人,每一张面孔。

“思凡的死,你钱江银行商系,也逃不了干系。”陈君临望着他,缓缓说道。

钱旭阳倚在护栏前,伸手扯了扯自己的睡衣,不屑一笑,“你编故事的能力很不错。”

“你身穿睡衣,是从苏姨的卧房里出来的?”陈君临眸光微微眯起,看着二楼的钱旭阳,突然质问道。

钱旭阳嘴角笑得很得意,“是又如何?”

虞靖江父子死后,三十多岁的苏倩…便正大光明的,成为了他钱旭阳的女人。风流成性的钱旭阳,又怎会放过如此一个美味‘食物’?

“你与苏姨,是什么关系?”陈君临声音平静,缓缓问道。

“我们什么关系?”钱旭阳笑着轻抿了一口红酒,“你猜。”

而此时,站在人群中的苏倩,俏脸微怒,叱喝道,“我与虞靖江已离婚,况且,我是你长辈!我的私生活,你没资格管吧?”

一个月前,虞思凡坠江而死,父亲虞靖江车祸身亡。而继母苏倩,则是第一时间与虞家撇清关系,并且趁着虞靖江死后,直接一纸婚约,单方面离婚。可谓撇得一干二净。

“谁,准许你离婚了?”陈君临目光平静,扫向苏倩,“苏姨,我敬你是长辈。可你的生活作风,还真是让人难言,已为**,你可知羞耻?”

唰~!此言一出,苏倩的俏脸,无比难堪煞白。

当众,如此骂她…问她羞耻?

这。

“陈君临,你放肆!我是你长辈!”苏倩彻底怒了,美眸冰冷横瞪,“更何况,虞靖江人都死了,还不准我离婚?我有离婚协议,正大光明!”

“我不准。”陈君临眸光一凝。

刹那间,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全场!

“哐当。”苏倩手中那只高脚酒杯,瞬间炸裂成碎片!

她整个人娇躯一颤,被这一股恐怖威压震慑,‘蹬蹬蹬’接连倒退了好几步!

“在虞伯父和思凡死因未下结论之前,你苏倩,仍是虞伯父的妻子,仍是思凡的继母!你们江南商盟每一个人,都撇清不了干系。”

陈君临一人站立,身周气场,如蟒龙缠绕,气息汹涌。

“好狂的口气?”二楼护栏上,钱旭阳面色一冷,“巡捕房都已经定案,这个案子已结了!你有何资格再问?”

陈君临抬眸,看向他,“你想替你的‘情人’出头?”

“好,那苏姨的命,由你来替。”

全场所有人:......

此人,是要公开…与钱江银行宣战吗?

“放眼江南市,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如此大言不惭之人。”钱旭阳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大的笑话。

陈君临眸光淡然,看着他,“也将是第一个杀你的人。”

此言一出,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被这个青年的话给震住了。

这他妈…简直霸气冲天啊!

究竟要多么冲天的狂傲,才能在江南......在这苏府宅院内,在这钱公子的面前,说出如此胆大包天的话来??

“我很好奇,你有何狂的资本?拿出来,让我看看?”

他笑意优雅淡然,根本就没将下方那个男人的话放在心上。

开玩笑,整个江南,他钱家几乎只手遮天。无论黑白两道,他钱家通吃一切。

所以,钱旭阳很是好奇,下方那个男人,有何本事,敢说…杀自己?

下方,庄园中央。

陈君临平静淡然而立,他仰头,对视了一眼二楼的钱旭阳。

而后,他缓缓从西装口袋中…掏出了一柄漆黑森然的武器。

92式,国产自动槍械!

漆黑槍孔,直直对准二楼的钱旭阳!

哗!刹那间!

全场所有人…面色骤变!

数百人惊恐倒退了数步!

这他妈!

他有槍啊!

二楼护栏前。

钱旭阳的笑容,僵住了!

小说《我即王》 第5章 你儿之命,由你来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异世小说
  3. 古装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