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浮生三剑

更新时间:2019-08-21 11:19:00

浮生三剑 连载中

浮生三剑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君蓝允分类:武侠主角:玉灵步容

火爆新书《浮生三剑》是君蓝允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主角玉灵步容,书中主要讲述了:两方武者乱江山,三柄神剑定乾坤。剑血浮生难扭转,蜀王春恨终定局。怒风扫河道,暴雪卷狂刀。影人剑缥缈,胜者仰天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一个漆黑的岩洞,‘嗒嗒’的滴水声在洞中不停回响。

刚从昏迷中醒来的步容如同幽灵般缓慢地跌跌撞撞着,他抱着自己的脑袋,想缓解些头痛,那是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感,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摸着感觉走,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喂!’

‘有人吗?’

‘这是什么地方?’步容扯着嗓子喊,他很焦急、很紧张,因为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陆游原与慕容仙,而且他的镇妖剑也不见了,对于他来说剑就是生命,剑亡人亡。

不知走了几个时辰,早已不耐烦这无边黑暗的步容突然看到前方有了淡光漏出,绝望的心仿佛又有了希望,他赶紧走上前去看。越往前走,光越大,到最后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片敞亮映入了步容的眼中。这敞亮竟是一片空旷之地,不过周围却是骷髅遍地,风干的尸体无数,不过步容并没有感到丝毫的腥臭味,显然他们已经过世太久太久。这些骨骼坚硬无比,洁白的尸身上又流着淡淡的金光,步容知晓这些人生前必是人中龙凤,是那个时代的人豪俊杰,倘若他们活在当今的中土武林,都会是功力数一数二的绝顶之人,就连那无极门余川也未必是对手。

对于这些千古不化的尸体,步容是心怀敬畏的,他知道它们定是心愿未了,怨念未定。步容对着它们深深的鞠了一躬,心中暗暗下了决心,日后定要强过这些人。随后他走过了这些尸体,见一块大石壁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一面硕大的青色石壁,它仿佛是经历了无穷的岁月洗礼,那上面坑坑洼洼,杂草丛生,有的地方甚至都已经被水滴磨平,光滑的很,有的地方不曾经历风雨,依旧是锋利如刀。可能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壁,全天下一共有多少块其实数也数不清,但是这石壁上面刻的字却让它注定是不平凡的石头。

上面刻的是朱砂红色的‘渡’字草书,那字鲜红如血,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字体如刀削、似剑刺,即使风吹日晒也不改半点。这‘渡’字比步容整个人还要大,异常吸引人的眼球,那种魔力是不可阻挡的,仰着头紧盯着石壁的步容感觉自己的心神在一瞬间被一个不知名的巨手抓住了,下面是一片混沌的黑洞,他要深深地陷了进去,‘啊!’步容在反抗,他用尽全身的气力,空手使那蜀山御剑之术,刹那间一身金色剑光将自己死死地罩着,与那黑洞做对拼。他那金色的剑气在黑洞中撕开了一道口子,那口子时大时小,失陷的步容想要一鼓作气地从中冲出来,奈何他越反抗,那巨手就抓得就越紧。

步容感觉到身体里的气与力在慢慢被那巨手与黑洞吞噬,自己的心神在慢慢丧失。‘可恶,莫不是我步容今日要丧命在这无名之地!’步容绝望地自言自语道,这一刻他才体会到自己是个凡人,这巨手就像是天神,天威不可亵,自己渺小地如同蝼蚁一般。两方都在僵持之中,金色的剑气与漆黑的黑洞不停地交错着,谁也无法征服对方。

‘罢了。’不知道怎么了,激烈反抗的步容突然释然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的地方都是尸骸了,原来他们都是被这黑洞吞噬了心神。他心想大不了自己就是一死,死了也好,再也不用继承那蜀山的重担,再也不用背负大夏的责任,再也不用为报仇雪恨而日夜难眠,他本是一个心无所求却又争强好胜的人,他只想在这浩瀚的江湖之中用实力证明自己,他不是陆游原,心中既无报国之志又无救人之心,也不是慕容仙,不垂涎那黄冢御龙诀,他就想安安稳稳做自己,做个普通的人。

想到这里,悲怆的步容泪水满面,他卸下了心中的包袱,卸下了所有的抵抗,收起功力,那金色的剑气消失殆尽,顿时他就被吞噬在滚滚混沌之中。此时的步容虽然身体仍站在原地,但是眼神中一片空洞,显然是没了神识。

慧智住持走后,知客堂中的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又密谋了一阵,互相告诫对方要时刻提防少林寺里的和尚,然后便去那罗汉堂寻找步容。

罗汉堂与知客堂离得不远,对他们习武之人来说,不过是短短三两步,他们到了门口发现门是从里面锁住的,但是在外面能听到里面有少林寺子弟在练武的声音,陆游原上前扣门。

不一会,那罗汉堂的门便开了,开门的是慧勇和尚,他好奇地问道,‘阿弥陀佛。不知两位施主来我罗汉堂有何贵干?’

‘江湖中都传闻天下武功,源于少林,今日我二人想看一眼这少林绝学。不知使得不使得?’不等陆游原开口,慕容仙赶忙问道。

‘当然使得,二位快快里面请。’慧勇和尚忙做请进的手势,邀他们二人进堂。其实这慧勇和尚心中甚是激动,少林寺每日接待的外客甚多,但是无人愿意来这枯燥乏味的罗汉堂,他不曾想有一天会有人专门来看他带弟子们练武。

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眼见的罗汉堂练兵场比黑夜中步容看到的还要广阔许多,只见僧侣们各个手持木棍,在场上挥舞着,他们手中棍一捣一劈,全身着力,行动整齐划一、端正有序,口号喊得也是如出自同一人之口。

陆游原见场中和尚棍法使得出神入化,不禁咋舌,心想这少林的绝学中当真是大有门道,果然是名不虚传,他问慧勇和尚道,‘大师,这些弟子们是在练什么?’

慧勇和尚拿过一根木棍,然后骄傲地答道,‘他们使的是少林棍法,这木棍便是我们少林寺的武器。’

‘为何这么说?’陆游原一边故意问,一边与慕容仙四处张望,看是否有步容的身影。

那慧勇和尚以为他们二人是真的对这少林绝学感兴趣,心中得意,面露喜色,忙又说道,‘少林大忌刀剑利器,千年来以棍法成名江湖。而这棍法则与枪法是同一出入的,俗话说三分棍法七分枪,枪法的要素全在这圈点之伸缩,而棍法则讲究捣劈之神速。奈何枪为利器,遂我们单练棍法。’说罢,慧勇和尚竟然情不自禁地舞了起来,那木棍在他手上变化多端,或拉或牵,高扎低提,当真是降龙伏虎之势!若不是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着急找步容的下落,定会被眼前他的棍法吸引。不多时,慧勇和尚一套‘五虎群羊棍法’已经使完,他们二人走遍整个练兵场却仍未找到步容。

‘两位施主,少林虽然武林绝学甚多,但是单论掌法却不及武当,剑法也是远不如蜀山。’慧勇和尚放下了手上的木棍,突然谦虚地说道,显然他对江湖中的武功招式都深有研究。

‘江湖各派都当有专攻,不过在我看来你们少林的内功心法才是最强的,就比如那易筋经。’陆游原回答道,显然这罗汉堂中是没有步容的下落了,而且看这慧勇和尚是个不折不扣的武痴,所以他干脆问起了易筋经。

‘易筋经?那是当然了!这易筋经乃是禅宗之祖达摩老祖所创,是少林至高无上的宝典,传说修此神功后浑身上下会被洗髓,与天地融会贯通,日后的习武之路将会一日千里。只是修习的秘诀甚是不易,须得勘破我相、人相,且心中不存争斗之心,这样的人谈何容易,我少林千年来习此神功的高僧着实不少,但即使是穷尽一生的用功,最后不过也是一无所获。’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听慧勇和尚这么说,不由得惊讶,他们知道这是中土武林中最上乘内功心法,但没想到修炼之法竟然如此苛刻。

这时候慧勇和尚已经带着他们二人进了罗汉堂内堂,并安排了弟子上茶,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却不敢喝。

慧勇和尚喝着茶,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道,‘不过我们少林之中确有一人练成了易筋经,是这千年来的第一人。’

陆游原大惊,心想这种武功一般人怎么可能修炼的出来,他忙问道,‘不知是何人?是慧信方丈吗?’

‘具体是谁贫僧也不知,但不是方丈,这消息只是贫僧的先辈们传下来的,不过肯定属实。’慧勇和尚答道,‘方丈还未勘破易筋经的表层。’

听慧勇和尚说到这里,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面面相觑,他们心领神会,连慧信方丈这样的高僧也只是沾到了‘易筋经’的皮毛,料定余川这样的人修不了这易筋经,他肯定是别有企图。同时他们又对那个练成易筋经的高僧抱有好奇。

之后的一个时辰里,这慧勇和尚越说越有劲,边说边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说了自己的金钟罩,点评了陆游原的八卦掌,还有一些江湖中的绝世武功,显然他对这些武功的理解是极深的,有他属于自己的见解,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竟一时找不到借口离开。不得不说,练武之人只要是能够平心静气地坐下来听慧勇和尚说的这些话,定会有新的领悟。

这一会慧勇和尚又说到了陆游原的紫阳真功,只见他双手缓缓伸开报圆呈于丹田之前,口中吐息不断,心中默念,‘紫气东来,阳和启蛰。’顿时紫气环绕他全身,在他身后云雾不断浮现。

陆游原见此情景不禁大惊失色,这紫阳真功乃是武当绝学,他万万想不到这慧勇和尚竟然对这神功了若指掌!

慕容仙在旁,先是同他一样吃惊,后又大笑道,‘你武当神功看来是源自少林啊,哈哈。’

陆游原沉在吃惊之中,的确对于眼前慧勇和尚的紫阳真功,与他所使一模一样,他无从辩解。

‘施主莫笑,曾有话说,佛本是道,佛道最终同归一家,这紫阳真功有救死扶伤之奇效,乃是当年善虚道长在少林寺讲座时,无私传于贫僧,旨在为少林弟子造福。整个少林寺,不过贫道一人会此真功罢了。’慧勇和尚缓缓收起内息,然后解释道,听到他这么说,陆游原才从吃惊中缓过神来。‘对了,还有一位小兄弟呢?’足足说了好几个时辰,慧勇和尚才想起来他们应该是三个人。

‘这。’陆游原面露尴尬,一时竟不好回答了,他只是心想若大哥在此定会痴迷慧勇和尚所说的武学之道。

就在这时候在罗汉堂外,慧智住持跟慧聪和尚二人走了进来,他们的金袈裟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身后依旧跟了两位小沙弥。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原来在这里,贫僧可是找了很久。’慧智住持笑说道,朝着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作揖。

陆游原忙起身回礼,然后问道,‘不知道住持大师找我们有何事?’

‘是这样的,贫僧这有上等的普洱新茶,特带来与施主尝尝,以尽我少林的地主之谊。’慧智住持答道,然后挥了挥手,让两位沙弥去后堂泡茶。

‘多谢住持大师有心了。’陆游原答谢道。

看到慧聪和尚,慕容仙不由得脸色一变,她撒谎说道,‘我有些内急,你们先聊。’说罢慕容仙退出了罗汉堂。

‘上座。’慧智住持对陆游原说道,陆游原也不客气,便去上座了。

过了一会,两位小沙弥端着茶水又进了罗汉堂,恰好这时慕容仙也回来了,只见她那芙蓉面上挂着笑容,甚是开心,陆游原正与三位‘慧’字辈的和尚在谈着有关于武当山英雄会的事。

‘普洱来了,我们尝尝。’慧智住持说道,手上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小沙弥端了一杯给陆游原,一杯给慕容仙,他们二人笑着接下了,显然是极其开心的。

三位和尚也各自接过一杯,堂中几个人都一饮而尽。

‘好茶好茶!’陆游原赞道,他咂咂嘴,表现出意犹未尽,‘茶新而不陈,口感细而不腻,普洱中的尊贵之选。’

‘哈哈哈,施主虽然年轻,但却是见过世面的人,喝一口便知这茶中奥妙,贫僧佩服佩服。’一直不曾说话的慧聪和尚突然笑道。

‘大师,你知道喝茶最忌讳什么吗?’陆游原问道。

‘这忌讳不忌讳,贫僧不知道,但是贫僧知道你们二人今日怕是走不出这罗汉堂!’慧聪和尚笑着回答道。

‘师兄,你此话怎讲?’慧勇和尚被自己的师兄慧聪这么一说,真的是云里雾里,忙问道。

‘这里还轮不到你管事,’此时慧智主持起身斥责慧勇和尚道,说罢转头对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说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你们死后贫僧会为你们超度的。’

‘可惜了。’慕容仙不怕反笑,柳眼之中闪过杀气。

‘可惜什么?’慧聪和尚疑惑地问道。

慕容仙指着慧智住持怒说道,‘可惜我现在才知道你这个秃驴也是个坏家伙!’

‘喝茶最忌讳不动脑子。’陆游原放下手中的茶杯,这时候才缓缓地回答了自己刚才的问题。

‘噗!’陆游原话音刚落,那慧聪和尚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不一会便面色发紫、口喷鲜血,他抽搐着怨恨地指着慕容仙道,‘你!’

‘哈哈哈。老秃驴你罪有应得。’慕容仙对他大笑道。

在众人说话间,那慧聪和尚已经是倒在了地上,他不时蜷缩着,不时抽搐着,最后那鲜血都不流了,单单是口中泡沫狂涌,模样甚为恐怖。

‘师弟!’‘师兄!’慧智住持与慧勇和尚二人忙上前去扶,可慧聪和尚最终还是死去了。

‘你们今日休想离开这罗汉堂!’慧智住持怒喊道,竟没了一丝得道高僧的风范。

‘你们想要加害我二人,被我们识穿,我只不过是趁他们两个小和尚不注意换了杯子而已,’慕容仙笑道,刚才她出去就是跟在小沙弥身后偷梁换柱的,‘没想到你们身为少林高僧,竟然做如此龌龊之事!当真羞耻!’

‘师兄,这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慧勇和尚当可真是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他们几人所云。

‘回达摩院将贫僧的降魔杵取来。’慧智住持对身后的两位小沙弥暗暗吩咐道,他已经是怒火万丈了,那白胡子都气得颤抖,然后又大声地强调一遍,‘你们杀了贫僧师弟,今日定要你们偿命!’

此时门外练兵场上的和尚都闻声而来,在门外纷纷朝里张望,不知堂中发生何事。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起身,与慧智住持隔空对峙着,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种压迫人的气场渐生,只有慧勇和尚还在他们中不停斡旋,但是根本不被两方理睬。

少林寺是中土武林的最大门派,是天下正义的象征,而慧智住持毕竟是少林寺的住持,可见他也绝不是泛泛之辈,其功力仅次于他的师兄慧信方丈,那降魔杵更是使得浑然天成、出神入化。

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心知如此,不等他那杵来,起手便打!毕竟对手是少林寺的二号人物,陆游原不敢轻敌,‘八卦掌’三十二掌直接挥出,那掌式如疾风,掌法似闪电,比之前的一十六掌足足快了一倍有余,向着慧智住持拍去!

这边的慕容仙更是心狠,屈身向前,主攻慧智住持的下盘,她一手长刀挥舞,那刀似入水游鱼,却刀刀要命!另一只手上的樱花针伺机而发,不留后手。

慧智住持把他的金袈裟一挥,举手应战,他数十年少林寺修行岂是白费,只见他一边双手挥掌还击陆游原的八卦掌,掌掌对拼不留余力也不退半步,那罗汉堂中‘乓乓’直响击掌声,直震得堂内桌椅纷飞。另一边两脚迈开步法,使出‘少林十二路弹腿’,躲避慕容仙的长刀,即使慕容仙的刀再快再刁钻,却也没有碰到他分毫。

慧勇和尚在旁看着三人打斗着,心中暗暗叫急,不知该如何是好,站在门外面的和尚们也不敢擅竟这罗汉堂里面。

眼看数十招过后仍是久攻不下,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彼此心中明意,刹那间转换了攻势,陆游原俯身再次出掌,打慧智住持的下盘,双掌、四掌、八掌、一十六章!慕容仙猛一跃起半空劈刀就砍,樱花针在她手中突射而来!见此突变,慧智住持心中大惊,可是无奈没有那降魔杵,便如同失去一臂!

那两位小沙弥怕慧聪和尚之死,日后慧智住持报复他俩,哪里敢去达摩院拿什么降魔杵,借着取杵的理由早早便溜下了山。

利弊一眼便分,慧智住持使出那少林金钟罩,双手举过头顶,手中的佛珠顷刻间金光四射!

‘砰!’一声巨响,他硬撼那慕容仙手中黑夜樱花刀的怒劈,樱花针也滞在半空中难以进他身!

‘砰’!又一声,佛珠尽碎,慧智住持生生挡了慕容仙这一劈,她被那强大的对流之气反扑,来不及调整,在空中一个跟头,连人带刀落下了来。

可是慧智住持却只能顾此失彼了,俯身的陆游原第三十二掌即刻而出,速度太快,再也不见疾风,光剩那闪电,势大力沉,他的弹腿来不及躲避!

‘砰’的一声,慧智住持的双腿受到陆游原猛力的第三十二掌,他的身体由下盘带着上身飞了出去,直穿了那罗汉堂的窗户,跌落在众少林子弟面前,好不狼狈。‘可恶,若贫僧的杵在,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慧智住持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溢出血丝,将他的白胡子染红,金袈裟也是烂了一大片,神情甚是恐怖,再无一丝高僧形象。

陆游原心中大惊,他清楚知道自己八卦掌的威力,一般人若是中了此三十二掌定是骨头都会被拍成灰烬,没想到这慧智住持只是流了点血而已。

其实慧智住持不过是尽最大功力用金钟罩护身罢了,虽免受了那断腿的伤害,但是内伤就甚为严重了,只是此刻强忍。

‘师兄你没事吧!’慧勇和尚忙上前去扶受了伤的慧智住持。

‘滚开!’慧智住持对慧勇和尚怒道,‘里面二人毒杀了你慧聪师兄,你竟然袖手旁观!’

‘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如现在派弟子去喊方丈出关,查明此事,再做定夺。’慧勇和尚说道,他虽然不明很多人事,但是他知道凡事要说理,说罢他就要派一名弟子去找方丈。

‘怎能因此等小事打扰方丈清修。’慧智住持忙阻止道。

‘老秃驴你是不敢喊方丈大师出关吧,你与慧聪秃驴二人联合无极门,欲加害我二人,被我们识穿,今日必要自吞苦果!’这时慕容仙已经提着刀走了出来,直呼他与死去的慧聪和尚为秃驴,她身后紧跟着陆游原,也是杀气腾腾的,显然他今日不准备在这少林留下善面了!

慧智住持不由得心中害怕,因为中了掌,他的双腿一时已经是难以站立。没有降魔杵,他数十年的功力只能发挥三成!

外面的少林弟子们见此场面一时不知所措,慧勇和尚起身挡在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身前,打圆场说道,‘贫僧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我师兄毕竟是少林寺的住持,贫僧是不会让你们伤害他的,待查明原委,定给各位一个交代。’听到慧勇和尚这么说,底下的少林弟子全部涌了上来,持棍对着他们二人。

‘难道你这秃驴也不分是非?’慕容仙怒道,那双柳眼都瞪得老圆。

‘阿弥陀佛。’慧勇和尚也不辩解,单单是念了声佛号,就是挡在他们二人身前不动半分。

‘去喊慧信方丈!’慧勇和尚吩咐一名弟子道,那弟子领命转身便去。

‘今日之事若被慧信查出,定不会轻饶我,事已至此,这少林寺是待不下去了,万幸我还有无极门这个靠山。’慧智住持心中想到,就在这时趁众人不备,他用尽气力,起身一招‘韦陀掌’直劈那名领命弟子,那弟子头盖被击得粉碎,应声倒地而亡。众人大惊!

‘师兄,你!’慧勇和尚怒道,他铜铸般的身体顷刻间放出金光,显然是气愤无比!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同样是惊讶得说不出话,他们万万没想到慧智住持如此心狠手辣,对自己慕容仙二人的手下弟子视如草芥!少林弟子们更是起了骚动,他们是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师傅竟然会对他们这些弟子下如此毒手。

‘是非黑白立现,还不让我们杀了他!’慕容仙朝着慧勇和尚大叫道。慧勇和尚虽然心中愤怒,仍是忍着气,强压自己说道,‘等方丈来主持公道,他必严惩这佛门叛徒!’

‘当真是秃驴!’慕容仙忍不住气骂道。

‘贫僧是少林主持,岂容你们鱼肉?’这很短的时间里,慧智主持已经调好了气息,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口中大声说道,‘少林方丈主内,掌易筋经等绝学,住持主外,掌十八铜人等奇门。当真以为你们能够奈何得了贫僧?’

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心中疑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却见慧勇和尚脸色大惊,忙阻止道,‘师兄,不要打扰先辈们清修!’

‘这可由不得你们,他们要舍身守护少林!’慧智住持叫道,手上迅速做着合十的动作,接着口中默念一串古老的佛经。

刹那间乌云密布,天将大黑!众人只感觉整个嵩山都在摇动,少林寺的地面在撕裂,十八个纯金色铜人从地底拔地而起,呼啸着降在慧智住持的身前,与慧勇和尚并肩,铜身金面朝着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

‘少林十八铜人?’陆游原问道,脸色大变顿时预感不好。

‘师兄你身为少林寺的住持,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你亵渎了他们的存在!’慧勇和尚怒道,说罢他转身退到一旁,不再将陆游原他们二人挡在身前,反而是与他们并肩,要替他们组织那十八铜人。

那少林十八铜人浑身铜铸,面如金砂,他们生前都是少林的得道高僧,身怀少林各种绝学,此时并无生命,神识是被慧智住持控制,朝着陆游原与慕容仙二人缓缓而来,他们气势迫人、步履沉重。

‘打吧!’陆游原对慕容仙说道,话音未落慕容仙便已经持刀冲了上去,那刀划着地面,‘呲呲’地火花直冒!

‘啊!’她是一招‘樱花坠’,手中刀如纷飞的樱花般朝着为首的那名铜人的面门劈去,谁知那铜人并不躲避,慕容仙的黑夜樱花刀生生地劈在了他的脸上,‘砰!’

铜人毫发无损!只见那铜人随手挥出自己的金拳,慕容仙无法躲避,直接被轰了回来,陆游原见状忙高高跃起将她接下。

‘这些是人什么东西?竟然是刀枪不入!’慕容仙捂着胸口说道,显然这一拳是极重的!

‘你没事吧?’陆游原面色沉重地问道,然后将慕容仙放下。

‘没事,再打!’慕容仙此刻是愤怒至极,那张芙蓉脸涨得通红。此时少林十八铜人已经冲上来了,要将他们两个人撕碎!

小说《浮生三剑》 第十二章 步容神识陷黑洞,慧智翻脸唤铜人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悬疑小说
  3. 游戏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