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宛梦录

更新时间:2019-08-18 10:34:12

宛梦录 连载中

宛梦录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水淑子分类:历史主角:阿离相子木

小说主人公是阿离相子木的小说叫《宛梦录》,是作者水淑子写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六岁那年,前朝没落贵族柳家的小姐被人卖入青楼,逃脱后却心怀执念死于归家途中;十四年后的另一块大陆上,名为阿离的失忆女子总是梦到奇怪的人事,那些记忆究竟是她的过去,还是前世,亦或是已故之人的托梦?随着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醒了?”耳边传来相子木的声音。

由于现在睡觉时只能侧卧,导致我醒来时右半边身体都是麻的。我揉了揉手臂,旋即在相子木的帮助下笨拙地下了床。

相子木正要起身替我去拿外衣,我却急忙伸手拉住了他。

“等等!”

就在刚才那一瞬,我真实地感受到了肚子里的动静——那感觉就好像有什么在身体里拉了你一把,是一种无法描述的神奇体验。

见我一脸惊奇地摩挲着腹部,相子木便凑过来轻声道:“她动了,是不是?”

“嗯嗯嗯嗯!”我连连点头,“你摸摸看呐。”我的语气里隐隐带着一丝骄傲,就好像孩童时代拿到了出色的成绩,等待着先生的表扬那样。

相子木故作镇定地蹲下身,慢慢伸手覆在了我原本抚摸着的地方。

他的手真好看……啊,重点好像不对。

过了一会,小家伙很给面子地伸了伸小拳头,相子木和我便都感受到了她的动静。

一瞬间,我在相子木的脸上看到了惊喜的神色。他素来习惯将感情隐匿起来,即便内心大喜大悲,面上也不会表现得明显,但面对自己的女儿时,那种欣喜却是无法掩饰的。

“虽然早了点,但也可以给她取名了。”我轻笑着将手轻放在相子木的手上,我的手只有他的一半大。

相子木想了想,站起身道:“你取吧。”

“嗯……”我思索了一会,一拍手笑道:“就叫‘潇’吧。”

“就这样?”相子木瞥我一眼,开启了嘲讽模式,“你那一肚子经书都消化到哪里去了?”

“何必非要取那些文绉绉的名字,名字有文化又不代表孩子就有文化。”我轻哼了一声,如是辩解道。我并不打算告诉相子木这个名字的意义:潇字取笑字谐音,乃是“相逢一笑泯恩仇”。我希望无论我和他之间有什么恩怨,在未来都可以一笑了之。

“说的也在理。”相子木微一点头,打趣道:“虽然草率,但将来她抱怨起来,便告诉她这名字是阿娘取的,和阿爹无关。”

虽然相子木如今的言行只是在“学习”做个好夫君,但我却还是觉得这样就很幸福了。

我坐在梳妆台前,相子木替我缓缓梳着齐肩的短发,由于妊娠中期本身行动就不便,我索性将曳地的长发剪去了。

“说起来,当年阿挽献给凤珠门的圣物,究竟是什么?”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伸手捏了捏自己日渐圆润的脸。

“自然是一只血瞳。”相子木若无其事地说道:“之前我们花了些力气,在帝洲找到了一个旁支。”

“齐墨白和百目虽不知血瞳从何来,但也能一眼看出其中灵力较常人眼珠强得多,因此百目才肯冒险让我们进入总部。”

“你还真是擅长算计别人的心思。”我说着伸手将头绳递给相子木,任他不太熟练地替我系了个短马尾。

“我那时还是疏忽了一件事。”相子木将热毛巾挤干了水递给我,说道:“百目在齐墨白身上留了一只眼睛,所以还是活了下来;不过他没了齐墨白,自然不敢继续在帝洲兴风作浪,于是便偷偷来到了赤地。”

这便是齐墨白在村庄一见到锦囊,百目立刻就让他带我们前往地穴的原因了。想来百目正是通过齐墨白身上的那只眼睛,看到了锦囊里的东西,最后阿挽虽然破坏了百目身上所有的眼睛,但所有人都忘了检查齐墨白的尸首。

“那些凤珠门的门徒,后来怎么处理了?”

“自然是先礼后兵。”相子木说罢,便吩咐影去做点心,自己亦换了身简便的衣衫:白衣内衬,玄衫外罩,平日束发的银箍也不用,单以细白绸缠住发末,显得自在随性。

“其中无法说服冥顽不灵的教徒,难道直接处死吗?”

“有些认为是天羽编造真相欺骗群众的狂热教徒,就直接摘了他的眼珠喂他吃下,看他能不能像他所信的邪教说的那般获得强大的力量。虽花了不少功夫惩治这些顽固份子,但一两月后,凤珠门便就此销声匿迹了。”

我闻言轻啧了一声,虽说有些残忍,但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百目逃出生天,竟还敢贪心不足,在师尊的地盘上动了炼血魔姬的血脉,真是找死。”联系到前几日的事情,相子木忍不住冷嘲起来。

我闻罢轻叹了一口气,可能这就是人各有命吧。有些人知足常乐,有些人贪心丧命,不过都是富贵在天罢了。

想想我在御风阁那三年,竟一次没拿过第一甲,大概也是命运安排吧……等等,我好像还不知道第三年五灵试炼的结果?自六层幻境崩塌后,我便再也没有梦到过水月轩的事,而是直接跳到了三年后与凌逸在帝苑的初见。

思量间影已经端着几道精致的点心走了进来,我和相子木便同坐到桌边,看着影上菜。

第一道是一笼新鲜出炉的小笼汤包:手工编织的小巧蒸笼上,呈放着十枚做工精湛的小笼包,每个小笼包的每根褶的形状长短,肉眼观察下几乎一模一样;看着小笼包饱满又玲珑的身姿,不用吃也可以想见它定是皮薄馅大,鲜嫩多汁。

“阿离不爱吃葱蒜,所以这小笼包是纯肉馅的,灌得汤汁也是阿离爱喝的排骨汤呢。可惜阿离不能吃海鲜,吃不到最爱的蟹黄包了。”影一边说笑,一边摆上了第二道点心。

第二道是糯米做的梅花状粘糕,一共五枚,摆放在粽叶铺底的长碟上,每一枚都均匀浇上了桂花做成的甜汁,汁液里还混有细碎的桂花和梅花瓣。这是味觉与视觉的双重享受。

“阿离最爱的桂花糕已经下市了,所以就用存着的桂花汁做了甜点。”

“影。”一边的相子木双手交叉撑在桌前,似乎有些不悦道:“你为什么每句话里都有阿离两个字?”他说着顿了顿,终于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没有我喜欢的菜。”

“现在夫人的伙食才是最重要的。”影说着竟没有像平日那样敬畏相子木,而是打趣道:“主人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小主人还不可以。”

“你这油嘴滑舌是跟谁学的?”相子木挑眉看了眼他,忍不住露轻笑道。

我笑嘻嘻地捧着脸,看着他道:“自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咯。”

相子木轻嘁了一声,便不再和我二人拌嘴。

第三道我一眼看不出是什么食材,只见圆盘里盛着一层层黄色的细条,每根细条粗细长短均匀,相互纠缠着,好似蓬松的一团宽面条,而其上切了几片新鲜的番茄,番茄的汁液淋在黄面团的最上一层,滴落的红色汁水看上去十分诱人;每一片番茄上都放着红白相间的小泥团,似乎是什么蔬菜的碎末捏成的。

“这是鸡蛋卷切成的细条,是主人喜欢的。”影向我如是解释道。

“那这个小团团是什么?”

“是调味过的萝卜泥。”影笑嘻嘻地看着我道:“阿离不爱吃的蔬菜,我都得变着样处理。”

“可是你说出来了~”我捂着嘴偷笑道。

“来。”相子木说着,就连着番茄片和那团萝卜泥一起夹到了我的碗里。

啊,我感到自己受到了来自番茄和萝卜混合双打的伤害……

第四道则是一碗普通的姜片炖鸡汤,若是平日影还会加上枸杞薏米,但这些现在我都是禁食的。

菜上齐后,影便像往常一样退到了门外等候。

我率先拣了一个小笼包放在碗里,先咬开一点薄皮,吹一吹里面的汤汁,再用勺子送到嘴边,吃下了第一口。

啊,这肉馅、这汤汁、这化腐朽食材为神奇美味的小笼包!也太好吃了吧!呜呜……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做出这么好吃的食物!

见我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相子木忍不住又给我夹了一片番茄和萝卜泥。

“喂!过分了啊。”我说着也夹了一块他不爱吃的甜食——充满了甜蜜汁液的桂花粘糕,送到了他的碗里。

“你要是敢放到我碗里,就休想从我这里得知水月轩五灵试炼的结果了。”

我的手僵在空中,三秒后,粘糕回到了我的碗里。

相子木这个人真是神奇,他其实是有读心能力的吧?不然如何我刚想到之前的事,他便料到了我想知道这件事?

“说罢。”我喝了一口鸡汤,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相子木放下筷子,似乎并不太情愿提起这个话题。顿了片刻,他才缓缓开口道:

“第一甲是你师妹,般若紫瞳。”

我拿勺子的手微微一怔,面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第二甲是顾清影。”

我不可置信地捂住了嘴。

“就是这样。”相子木说着,拿起筷子装作若无其事地夹了一筷子鸡蛋丝。

“等等、等等,第七层你们究竟比的什么,你会输给——”我刚想说“顾清影”三个字,相子木便向我投来了可以杀人的眼神,我立即换成了“我师妹”。

“那日我正被困于六层之时,你失控后灵力爆发破坏了六层的幻境。幻境结束后,那一层存在的,除了你我还有另外三人。”

“紫瞳,顾清影,还有谁?”

“九天门的白汕。”

哦,我想起来了,那位小兄弟就差我一步而已。

“紫微仙子让无为道人带走了因灵力消耗过度而晕倒在地的你,旋即施法将我四人传送至七层,前三甲便将于我们四人中产生。”相子木继续解释道:“第七层的地面以法术形成九宫格,每个弟子在十六个交点处站立半刻钟便会显示该弟子的名字,即算是占据了该点,占据一点后,若是再被另一个人停驻半刻钟,便会相应换成他的名字。一炷香时间后,按最终夺得交点的数量多少淘汰一人,排出前三甲。”

“这倒是将智力和武力综合起来考察的好法子。”我一面说,一面也有些疑惑。这样的规则之下应当是相子木夺得第一才对啊,毕竟论智力,整个门派乃至整个帝洲,都未必有几个人可以在他之上。

“本来我获得的据点数确是最多,但因般若紫瞳在前六层的通关时间比我用时短,而她在七层的据点又只比我少一处,因此她成为第一甲倒还说得过去,毕竟那一年是你们水月轩的主场。但——”相子木说着,原本厌恶的神色越发明显了,“顾清影却在最后即将结束之际突然出手重伤了同门,因此白汕的据点便都算作他的了。”

我听罢也立时愤愤道:“比试本来就只是为了切磋考察弟子的能力,他竟在最后一刻出手重伤同门,真是卑鄙!”我在三四层和白汕有过并肩作战的经历,自觉他为人不错;加上原本我也不喜欢顾清影,因此听罢便十分不平。虽然严格来说他确实没有违背比赛规则,但对同门耍阴招的做法实在令人不耻。

我心中这般想着,又暗中瞥了一眼相子木的神色。自刚才起,我便发觉他对自己拿第三甲的事其实一直有些耿耿于怀。这样看来,他其实也有点孩子气和不成熟的地方。

不过在讨厌顾清影这件事上,我们倒是一致的。

但是我隐隐觉得,他对顾清影的厌恶程度远比我要深,如果仅仅是输了比试,他不会如此记恨,想来后面还发生了别的事吧?按他所说,那年的前三甲是紫瞳、顾清影和他,下山游历的三年中,他定是和顾清影有了别的过节。但我若是直接问他山下三年的事,他想必不会再多说了。

“那后来……你可还有过我师妹或者顾清影的消息?”我试探着问道。

相子木瞥我一眼,他自然知晓我是在试探询问,答与不答全在他乐意与否,但这个信息似乎无甚紧要,因此他顿了一顿便答道:“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们两的名字,是在喜帖上。”

我的大脑顿时陷入一片空白。

半晌,我才目瞪口呆地确认道:“我没理解错吧?你的意思是——紫瞳嫁给了顾清影?!”

“是。”相子木想了想,叹息道:“这件事……其实是我的错。”

见我的脸上写满了想知道三个字,相子木微一狭眼,饶有兴致地说道:“你现在可没有什么信息可以和我等价交换。”

我就知道他肯定会这样斤斤计较!

“我把所有的蔬菜都吃了!”我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般如是说道。

“你全部吃完,我可以先赊给你;信息交换的条件则是你要为我做一件事。”相子木笑着说道。

“什么事?”

“还没有想好,但我许你先欠着。”

我想了想,便道:“只要不是违背道义、力所能及之事,可以。”

“好,那你先吃。”

我总觉得相子木此刻的笑容有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我艰难地吃完蔬菜后,这顿饭也就算结束了。影进来收拾了碗筷便又退了出去,此刻屋子里便又只剩下我二人了。

相子木起身自衣袖里摸出风痕,走到我身边递给我道:“它本属于你师妹般若紫瞳。”

我接过风痕,小心地摆弄一番后,看着那薄如蝉翼却锋利无比的刃口,点头道:“确实是适合紫瞳的法宝。她送给了你,想必是你有恩于她?”

“是我有愧与她。”相子木说着又露出了那种谈到顾清影时才会出现的厌恶神色:“我千算万算,却始终没有把顾清影算作禽兽,谁知他实是禽兽不如。”

听到这里,我隐隐能猜到一点头绪了。但既然我以未知的代价换来了这个消息,那就好好听相子木说说来龙去脉吧。

小说《宛梦录》 第16章 心之花火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校园小说
  3. 仙侠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