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不曾想过爱上你

更新时间:2019-01-28 10:00:49

不曾想过爱上你 已完结

不曾想过爱上你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一笑倾城M分类:职场主角:周溪风林萧

精品小说《不曾想过爱上你》由一笑倾城M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溪风林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曾给过我最美的天堂,又将我推入地狱……五年后,我与他再遇,竟是在那种场所。他对我已经没了爱,只有恨。他羞辱我、嘲笑我、用各种方式来折磨我,可我却依然记住他的好。直到五年前我离开的真相,一点一点地剥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甜甜的爸爸?要跟甜甜做骨髓配型?”我满脸震惊地看向小护士,感觉这一切发生得也太不切实际了。

“是啊,骨髓配型的通知单都下来了,难道还有假吗?甜甜妈妈,您要是不确定的话,不如打个电话问问周医生吧?”小护士边说着,边从甜甜的衣服里将体温计给取出来。

她举起体温计,看了一眼,“体温正常,你们早点起来收拾一下,九点多钟就得做配型了。”

听完小护士说的这些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个人都是懵的,思绪全乱了套。

为了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从包里翻出手机,快速地开了机,找出周柯的电话,给他拨了过去。

电话刚一拨出去,一道手机**便从门外传了进来。

是周柯的手机**……

他刚准备接电话,掏出手机一看,是我打的,索性没接,快步朝我病房里面踱了进来。

“林萧,打我电话什么事?”

我听到周柯的声音,忙转过身去,再又把电话挂断,吃惊地问:“你怎么过来了?”

“哦,是这样的,周溪风主动提议要跟甜甜做骨髓配型,医院那边已经在做准备了。我过来是专门通知你的。”周柯边说着,边举起他手里的电话,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色,“对了,你的手机怎么回事?昨天我给你打了那么多通电话,你都不开机?”

“昨天啊……我太累了,就把手机关机了。”我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尬笑着解释道。

完了之后,我再又去问周柯刚刚跟我说的事情,“学长,你刚刚说周溪风要跟甜甜做骨髓配型?这是真的吗?”

这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实在是难以相信。

“当然是真的,周溪风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带甜甜过去了。”周柯看着我说道。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昨天赵主任就有建议我带孩子的爸爸跟孩子的骨髓进行配型。

可我拉不下面子去求他,本想着缓个几天,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没想到的是,周溪风竟然主动去找医生,要跟甜甜做骨髓配型。

太不可思议了。

“林萧,别再顾虑那么多了,眼下治好孩子的病才是当务之急。”周柯见我的心思变得沉重起来,他便劝慰起我来。

听了他的劝慰,我对着他点了点头,淡淡地应了一声:“好吧!”

我承认这一刻的我,自私又无赖,一心只想着救自己孩子的命,把之前对周溪风说过的那些狠话全都给忘了。

“甜甜,走,我们去做检查。”周柯劝完我之后,走到甜甜的床边上去,把孩子给叫醒。

甜甜很乖,听到医生叔叔的声音后,她立马从被子里爬了起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再又升了个大大的懒腰。

为了配合医院的工作,我放下心里的顾虑,走上前去,帮甜甜穿好衣服,再又抱她去洗手间洗漱了下。

一切准备好之后,我把甜甜抱坐到轮椅上,推着她往血液科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上,我的心情是复杂的,一直都在纠结着等一下见到周溪风之后,该跟他说些什么?

想着想着,很快,便到了血液科的门口。

我稍微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后,方才推着甜甜走了进去。

旁边有周柯领着我们,进了科室后,周柯便走到我们的前面去,为我们领路。

他指了指前面的一个诊室,对我说道:“走,就在前面了。”

“哦。”我紧张地应了一声,推着轮椅的两只手,全都是汗。

越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到了诊室门外,周柯都已经帮我们把科室的门给打开了。

“到了,就是这里了,我来推甜甜进去,你不用进去了,就在外面等着。结束后,我再叫你进来。”周柯走过来,从我的手里将甜甜坐的轮椅顺了过去。

虽然这个流程,我是很熟悉的,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有点跟不上周柯的节拍。

他都已经把孩子的轮椅顺走,也说完话了,我却依然傻愣在原地,眸光穿过诊室的门,朝里面探望进去。

门对着诊室的墙壁,只能看到白花花的墙面,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周柯推着孩子走进去了,见我还愣在门口,他便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猜了下我的心思,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他,放心吧,他的身体指标很好,用不着担心。”

“我……没有……”被猜透了心思,我一脸的难堪,赶忙否认了周柯的猜想。

嘴上否认了一切,可我的脸却烧得通红,怕被周柯看出猫腻,我忙转身,避开了。

骨髓配型的时间挺长的,前后起码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我坐在诊室外面的长椅上等着,心里满是焦虑,各种复杂的情绪涌入我的脑海之中。

我既担心周溪风的身体,又担心配型后的结果会不理想。

另外,利用等待的时间,我把我跟周溪风过去发生的点点滴滴,全都回忆了一遍。

回忆完我们的过去,我又想了想我们的现在,心情变得格外得沉重。

他就像一根长在我心坎里的刺,我越是用力地将他往外拔,却越是拔不掉他。

几个小时过去,我的耳边忽然传来周柯喊话的声音。

“林萧,结束了,可以进来了。”

闻声,我猛地抬起头来,朝周柯的脸上望了上去。

随即,我慌忙起身,快步跑进了诊室。

诊室跟一间手术室的连在一起的,骨髓抽取工作都是在里面的小手术室里进行的。

我跟着周柯的后面,穿过诊室,再又进了小手术室。

一进去,我就看到甜甜趴在手术床上,心头一紧,快步跑了上去,将麻醉昏迷中的女儿轻轻抱了起来。

我正要转身出去,眸光不经意间撇到了另外一张手术床上的周溪风,他的脸色看起来非常差,苍白没有血色。

他也跟甜甜一样,麻药还没有退,仍处于昏睡当中。

周柯见我抱着甜甜没了动静,便顺着我的视线望了过去,发现我在看周溪风,他便从我的怀里帮我把甜甜接抱了过去。

“你去看看周总吧,听医生说,他这两天胃不好,却还坚持要跟孩子做骨髓配型。”

听完这句话,我的眼圈瞬间涨红了,“什么?他的胃病犯了?”

周溪风有胃病,我一直都是知道的,大学那会,他就老犯病,每次一犯病就要病上好些天。

我原以为他的胃病已经痊愈了,哪知道他到现在还病着,且他今天为了甜甜,居然还冒着犯胃病的风险。

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傻?!他就不怕出了什么问题吗?

看着周溪风病恹恹的样子,我的心里实在是心疼,放不下他一个人。

于是,我跟着医护人员一起把他送去了病房。

由于他的麻药没醒,另外他的胃又不舒服,以至于他这一觉睡了很久。

我便守在他的床前,寸步不离地陪着他照顾他。

陪着他的期间,我看到他的额头上出了汗,便去洗手间接了盆温水,拧干毛巾帮他擦起脸来。

五年了,这是我第一次留在他身边照顾他,脑海里不由地回忆起当年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每次胃疼不舒服,我都会留在他的身旁陪着他,帮他擦脸,给他喂药。

想着,我的脸上现出笑容来,不知不觉间,感觉此时此刻是多么得温暖。

心里有了温暖的感觉,就连我的嘴角也微微扬了起来。

刚好在我有了这些美好的感觉之后,周溪风的眼皮微微动了几下。

渐渐地,他挣开眼皮,睁开了双眼,看到了我。

“林……萧……”他扬起唇角,用轻柔的声音唤着我的名字。

看到他醒过来,我突然有些不自然,贴近的身子本能地往后退开了一些。

就连我的脸也转了过去,避开他的眼神,语气故作冷淡地说道:“既然你醒了,那我也该回去了,甜甜她也该醒了,我去看看她。”

说完话,我起身,就要离开。

“别走,再陪陪我,好吗?”周溪风虚弱无力的声音,及时在我的背后响起。

随后,他伸出手臂,从我的背后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希望我可以为他留下来。

他的力气很弱,只要我稍微使一些力气,就能挣开他的束缚。

可是想到他刚刚提出来的请求,我又有些于心不忍。

他为了甜甜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于情于理,我都该留下来照顾他才是。

内心挣扎了许久,我终究还是没狠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

转身,我看着他,用训斥的口气对他说道:“周溪风,你是不是傻啊,明知道自己胃不舒服,还执意要跟孩子做骨髓配型。万一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啊?”

周溪风盯着我的脸上看着,没有说话,抿开的唇角,微微扬了起来,带着浅浅的笑意。

“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我在说你,你怎么还在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皮厚?”我发现我越来越猜不透周溪风的心思了。

前些天他还那么冷酷无情,对我不理不睬,如今却变得这么温柔体贴,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周溪风依然没有跟我生气,嘴角的笑意漫出的更多,笑起来的样子像极了一个阳光活泼的大男孩儿。

他深情专注地看着我的眼睛,眉眼弯起,自信地笑着问道:“林萧,你是爱我的,对吧?”

“周溪风,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爱你了?”被周溪风那么一说,我有些紧张,感觉很不好意思,连忙否认了他问的问题。

其实在我反驳他的时候,我的心脏砰砰砰地跳得特别厉害,怕被他看破了心思,我的视线稍稍往一旁偏移了一些,不敢跟他对视。

周溪风并不罢休,继续扯着刚才的那个话题,往下说:“你的脸都红了,承认吧,林萧,你是爱我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全都是自信的笑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给人一种王者的霸气。

“周溪风,你别再胡说八道了,我跟你早就没关系了,你也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自作多情了。”我被周溪风说得越来越不好意思,用力甩开他的手,然后,转身就走。

不想再跟他这么闹腾下去了。

周溪风见我要走,一时间慌了,紧随我后把身上的被子掀了,然后,下了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刚一下床,胳膊肘不小心碰到床头柜上的杯具,哗地一声杯子摔在了地上。

杯子摔地的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他也发出一道吃痛的声音来,“啊……我的胃……好痛……”

我刚走到病房门口,抬手,握住门把,打算开门出去,背后突然传来那一连串的声音。

心头一颤,纠结了几秒钟后,脚步又不得不停了下来。

我转身,望去……看到周溪风面色狰狞地瘫坐在地上,他的周身是破碎的杯具,场面一片狼藉。

看到这一幕,我赶忙迈步,冲了过去。

想都没想,弯下腰,抱起周溪风的右臂,往我的肩膀上面架了上去,再又使着力气,要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他的身体很重,即使我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还是没有办法将他拉起来。

我有些急了,一边使力,一边对着他,不太耐烦地喊道:“周溪风,你倒是起来啊,没看到地上都是碎片渣子吗?你就不怕被扎伤吗?”

“我不怕!”周溪风毫不犹豫地回了我这么一句,而后,他架在我肩膀上的胳膊,往回一收,轻松地将我的身子撸进他的怀里去。

再然后,他敞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我。

脸贴到我的耳鬓,呼吸炙热,湿润的薄唇轻啄着我的耳垂,喘着粗气,激动地说道:“林萧,只要是跟你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林萧,我爱你,我真的不能没有你。答应我,不要再丢下我了,好吗?”

“周溪风,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这么快就没事了?”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周溪风给骗了一样,前几分钟,我还听到他吃痛的叫喊声,没想到这么快,他又变得这么带劲儿。

我边质问着他,边用力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去。

周溪风把我的身子抱得更紧了些,他无视我刚刚问的问题,继续争取他的幸福。

“林萧,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爱我的。你到底有什么顾虑?为什么不敢敞开心扉地接受我,给我一次机会呢?告诉我,你到底在害怕些什么?”梲/謎

他的话,字字句句都戳中了我心里的软肋,就像他说的那样,我确实有很多的顾虑,我害怕的事情也有很多,以至于我一直都没办法做到那么洒脱,也不敢给我以及周溪风任何的机会。

“周溪风,你别再闹了。我跟你不合适,你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我不过就是一个连工作都稳不住的无业游民罢了。”我把自己贬得很低,希望他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周溪风却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他的态度依旧是那么得坚定、决绝。

在他的眼里心里,我比什么都要可贵,哪怕我一事无成。

“林萧,记住,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什么,有什么样的成就,而是因为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很好。是你让我萌生了保护的欲望,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勾摄着我的心,是你让我知道繁忙的工作之余还有值得高兴跟暖心的事情可做。总之,我爱你,这辈子只想跟你在一起,再也不想放开你的手。”

他说着,伸出一只手臂,沿着我的一只手一路滑了下去。

最后,他撑开掌心,同我的五指紧紧地交握到一起去。

我承认,到了这一刻,我心里那坚硬无比的冰山,终究还是被他给融化了。

身体里,冥冥之中像是有一股力量,用力地将我推向他。

这一辈子,我都逃不开他了。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现代小说
  3. 鬼怪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