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凤皇临世

更新时间:2019-07-20 16:46:51

凤皇临世 连载中

凤皇临世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客司深分类:重生主角:故其渊历安歌

主角是故其渊历安歌的书名叫《凤皇临世》,是作者客司深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是任人欺负的草包历家六小姐,最后被逼得家破人亡。重生归来,她手握乾坤,捡了一只傲娇又萌萌的小兽,还捡了一只头上长角的国师夫君?“殿下,历安歌在外谣传国师是妖孽!”故其渊抬头:“这是在夸我长得好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喧嚣中,她好像听到了很多声音,尖叫,叹息,谩骂…

她,死了吗?

她想睁开眼看看,然而眼皮如有千钧之重,无论她如何尝试,都始终无法睁开双眼。

过了许久,喧嚣归为一片寂静,人群似已散去。

寂静中,她隐隐约约听见有人来到她的身边,郁闷地说道:“唉,怎么又死了。这么蠢,真的是那个人?莫不是太微那老头在故意糊弄我?”

随后,她彻底失去了知觉。

上和国元正十年,右相历耀天通敌叛国,罪诛九族。

食物诱人的香味阵阵扑鼻,躺在床上的历安歌不由吸了吸鼻子。好香呀,定是娘亲又做了她最爱的红烧排骨。

想着想着,突然,躺在床上的历安歌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

娘亲?!她娘亲不是早在五年前就死了吗?!

她打量了一圈周围,这里竟和她的房间一模一样。床边,一个俏生生的小丫头正一脸欣喜地看着她,“小姐,你终于醒啦!”

这丫头叫剪烛,正是她生前的贴身丫头。历家灭族,她不是被流放了吗?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冥界吧?

难道剪烛也死了?

看着历安歌呆愣愣的模样,剪烛伸出小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小姐,是不是身体还有哪不舒服?”

安歌回过神来,问道:“剪烛,我问你,这里是冥界吗?”

剪烛不解地皱着眉头。

还没等剪烛回答,门口便进来了一位美妇,眉如远山,眼含秋水,弱柳扶风之姿,又有一股说不出的宁静气质。

历安歌看着眼前的美妇,瞪大眼睛:“娘亲!”

历安歌的娘亲是历府上的三姨娘,名唤水芝。是右相历耀天捡来的女子,记不得姓甚名谁,亦记不得家住何处。

历耀天见其貌美,索性收为妾室。因历耀天在荷池边捡到了她,又因其气质如莲,故取名为水芝,取其出淤泥而不染之意。

水芝见躺了几日的历安歌总算醒了过来,终于松了口气,露出开心的笑容:“醒过来了就好,躺了这么些天,该饿了吧?娘亲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

历安歌扑过去,一把抱住水芝,自责地哭了起来:“娘亲,都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你,害死了历家。”

水芝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有些担忧:“这孩子,怎么尽说胡话呢?可是方才做噩梦了?”

“姨娘,”剪烛连忙插话,“我瞧着,还是该找周大夫再来看看。从小姐醒过来,她就不大对劲。怕不是小姐撞墙,把脑袋给撞坏了。”

“嗯,也好。剪烛,你去请周大夫来给歌儿看看吧。”水芝温柔地看着历安歌,点了点头,语气中有隐隐的担忧。

历安歌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上像是包着什么东西,时不时还会传来阵阵痛感。

历安歌刚想伸出手去摸摸自己的脑袋,就被自己的手吓了一跳。

她她她,她的手怎么会变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历安歌皱着眉头,甩了甩自己的小胳膊,一脸郁闷。

她该不会重生了吧?!

历安歌转了转眼珠子:“娘亲,我十岁的生辰是不是快到啦?”

“莫不是当真撞糊涂了?”水芝好笑的看着她,“上个月,你才刚过了十岁的生辰。”

历安歌咧嘴笑了笑,眨巴眨巴眼睛向水芝撒娇:“女儿忘了嘛。”

她真的重生了,还回到了十岁的时候。

水芝坐在床边,拉过历安歌的手,“歌儿,你如实告诉娘亲,你撞墙那日,当真是你自己撞的?还是有人,故意欺负你?”

历安歌仔细回忆了下以前的事。

她自小与太子萧奕订下婚约。初时,历家倒也真心实意将她当做太子妃来培养。琴棋书画,历家为她寻尽名师。天材地宝,用在她身上历家倒是丝毫不觉得可惜。

但这一切在她八岁那年,就变了。

上和国的孩子都会在八岁时进行灵力测试,大多数孩子会在八岁的时候觉醒灵根,少数孩子的灵根会觉醒得更早,但在八岁之后灵根还能觉醒的,却是史无前例。

在上和国,天赋高的大多是青灵根,天赋更高的蓝灵根只有极少数。普通人大多是黄灵根。灵根按照五行划分又可分为:金、木、水、火、土。绝大多数人只能拥有单灵根,也有极少数天赋高的能拥有双灵根甚至多灵根。

而历安歌,既不是那多灵根的妖孽,也不是那紫灵根的天才。甚至确切地说,她是个连灵力都没有的人。

自从得知她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开始,那些曾经对她心存不满的人一个个都开始变着法的欺负她。就连家中受宠的丫鬟家仆都随时甩脸色给她看。

家中说得上话的长辈,先前有多把她当做宝,如今就有多气恼。看着她被欺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夫人的两个女儿,自小就不满她与太子定下婚约。自那以后,更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费尽心机让她在太子面前出丑,消磨太子对她的好感。

当日,府里的二小姐历稚荷约她到府里的花园去,说有关于太子殿下的要事要告诉她。

许是当时年纪还小,觉得有了婚约,喜欢太子便是一件理所应当也必须而为的事。

于是她连想都没想就前去赴了约。

不知历稚荷从哪里偷来了她与太子殿下的订婚信物龙凤玉佩。

她一见,立即红了眼:“历稚荷!你快把它还给我!”

历稚荷冷笑:“想要?我也不为难你,去那边的墙撞十下,我便归还给你。”

这根本不是历稚荷平日里的作风,若是平时,早该叫她下跪给她磕头或是去给她当粗使丫头了。她却并未再细想。

“我为何要听你的,我这便去告诉父亲,你偷了我的信物。”纵然她恋慕太子,可也决计不会傻到去撞墙。

历稚荷见她不肯,倒也不急。差了身边的小厮就要立刻将信物到当铺当了去。

弄丢了信物,就跟弄丢了圣旨一样,是不敬的大罪。先不论信物是怎么丢失的,保管不当,总归是她的罪名。

再者,若历稚荷真将信物当了,再被有心之人到御前去告上一状,又是一顶藐视天威的罪名扣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女强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古代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