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妙世江湖行

更新时间:2019-07-20 11:10:44

妙世江湖行 已完结

妙世江湖行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彭文友分类:武侠主角:叶云吕三娘

主人公叫叶云吕三娘的小说是《妙世江湖行》,本小说的作者是彭文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元末,一名重情重义的剑客肖建魂在江湖被暗杀,他隐居江湖多年的朋友探花一笑得知后,重出江湖为他报仇,不料却引起江湖风波动荡,使得整个元朝政治动荡。朱元璋,张士诚,陈友亮三人先后实力增强,随后探花一笑得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酒对叶云来说是种好东西,而且非是烈酒不可。

他重出江湖,只为一个曾经救过他的人讨回公道。

叶云微笑道:“想必这位公子已知道我要为谁报仇吧!不妨直说,我本答应妻子从此远离江湖,只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别无他求,”叶云叹了口气道:“可惜啊可惜,有人一心想要我死,我不得不逃命,所以我重出江湖,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本想找个好地方睡上几个好觉,可这里并没我想住的住宿,只有每天晚上都来这酒铺喝酒,为了不讓自己想起旧事。”

叶云说到伤心处,举起酒碗便大口喝下,他眼睛泛了泛,然后坐在凳子上,手扶剑。

路小飞见叶云手中的剑,剑鞘十分古怪,似乎剑鞘上有一滴血,他走接近叶云道:“你的剑似乎很雪亮,可以让我看一下么?”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回答我两个问题,”叶云道:“如果回答满意你不仅能看到这把剑,还能得到它。”

路小飞“呵呵”一笑,道:“什么事能奈我何,请讲,”路小飞严肃的道:“不过你说话要算数。”

叶云脸色露出微笑,道:“请问你贵姓?”

路小飞心想:“叶云是不是疯了,问我贵姓算是一个问题么?不过对我来说还算是个问题。”

接着又听见叶云笑道:“你不必觉得奇怪,只要回答即可。”

“路小飞,路欢喜的儿子路小飞,路小飞的父亲路欢喜,”路小飞并不高兴地道。

叶云想道:“想必他也听说过他父亲路欢喜的某些事了,”紧接着叶云问道:“你可知道你父亲曾去过棺材铺里给一个姓肖的人买棺材?”

“听说过,那姓肖的两眼眉毛,头发金黄发光,有人说他的头发都能值得上千两白银,”路小飞笑道:“可惜可惜,他已经死了,江湖上在已见不到他的身子和侠义之事。”

叶云看着这暗淡无光的酒铺,他的剑仿佛在暗暗浮光。

路小飞道:“你问完了么?”

叶云微笑,他已把剑递给路小飞。

剑鞘血红,红星点点,好生漂亮的剑,路小飞闪出渴望的眼神,他伸手把剑,用力一拔,雪亮如花似玉,剑光早已开出花来。

接着“刷”的一声,剑已入鞘,屋里忽然变暗了许多。

路小飞笑道:“这是什么剑?”

“滴血莲花剑,尚古好剑,你一定很喜欢吧!”叶云微笑道。

路小飞并不觉得喜欢,他很寂寞,很惆怅,便大口喝起酒来。

叶云见他很不高兴的样子,举起酒碗道:“你不会喝酒,却偏要喝酒,你有心事?”

一个从来没有喝过酒的人,他喝起酒来会好生难看的,在加上满肚子的心事,岂能不更难看。

“不,是你的剑太安静了,我觉得没意思,”路小飞眼睛里似乎早已含着泪,紧接着道:“还给你。”

叶云见他这副模样,并非觉得奇怪,他曾经见过这样的场面已不少了,也许他早已体会过这种感觉。

路小飞此刻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他不会说出来,他只有默默的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这种痛苦是他父亲知道他爱上杜莹莹以来,他就注定要孤独一生。

路小飞这几日都未见过杜莹莹,他不知道杜莹莹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杜莹莹现在会不会想他,他看着窗外昏暗的冷清月光,路小飞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快乐的人。

他端起酒碗,喝道:“叶大侠,今晚的酒钱我来付,你可得陪我喝个醉。”

叶云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回想起自己与妻子之时的日子,叶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快乐的人了,因为他妻子秋霜很爱他,为了他,秋霜和自己的父亲反目成仇,叶云怎么会感觉不到幸福和自豪呢?

叶云端起酒碗,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路公子,干。”

两人端起酒碗相碰,酒水溅出,一饮而尽。

好烈的酒。

叶云的耳朵似乎听到十里之外有脚步声,这声音越来越近,近得似乎就在他耳边嗡嗡作响。

叶云对着路小飞笑道:“路公子,你觉得这黄沙镇里最多的人会是在哪里?”

路小飞打了个“嗝”,道:“酒太烈了,我想最多的人应该在酒铺里,有酒铺的地方经常都不分道上的人来喝酒。”

叶云惊讶地道:“不分道上的人,那官府的人回来吗?”

路小飞道:“会的,一定会的。”他又闭口不言。

叶云看着未会喝酒的路小飞道:“你以往不会喝酒,怎么知道酒铺里的人会是最多的呢?”

“因为他们很寂寞,总想找点东西来消遣自己,你知道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要是多几家酒铺就没意思了,这叫开酒铺的人如何赚钱,如何做生意,”路小飞懒洋洋地道。

叶云“呵呵”一笑,他觉得路小飞说得没错,而且说的对极,随后便道:“还好黄沙镇里只有一家酒铺。”

接着叶云问路小飞道:“你觉得今晚冷清么?”

“不,”路小飞笑道:“至少还有你陪我喝酒谈话,”路小飞似乎喝醉了,在这夜深人静的酒铺喝酒,这么会不冷清呢,只不过这酒确实太烈了,喝了全身发热。

叶云微笑,他并没有说话。路小飞似乎这次真的喝醉了,他扑倒在酒桌上呜呜啼鸣。

“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残夜秋霜冷无情,黄沙满地闹风尘。

还有什么有这更热闹呢?

叶云嘴里练道:“这样的夜色,来做杀人放火的事,岂不是打扰了朋友。”

黄沙镇酒铺里里外外,登时没有了声音。

夜静了?

没有,只是有人交代了,“无论如何也不能伤了路公子。”

“路公子呢?”

“就在酒铺里?”

“酒铺是什么地方,是公子能进入的地方吗?”

“不是。”

“那还不把公子带回去,”話声未了,酒铺门口走进一人来。

这人的脸好生黑,跟本看不清他的外貌,这人在暗淡的屋子里见到了叶云,他大喝一声道:“叶云在酒铺里面。”

刀声,剑声,棍棒声等破窗而入,撞门而进,七八人已冲进酒铺,兵器直向叶云击来。

叶云他人呢?

一步闪开了,不知他是如何避开这么多兵器的。

屋里怎么会如飘雪般雪亮?

叶云手中的滴血莲花剑已出鞘,莲出淤泥而不染,莲是多么的高洁,为什么又叫滴血莲花剑?

因为它太洁白无瑕,世人皆醉,羡慕嫉妒恨吧!所以总想在莲花内注入一滴血,一滴残红的血作为纪念,仅此而已。

是吗?

是的,它又闪光了,是多么的雪亮美丽,犹如晚霞般美丽。

血呢?

在叶云手中握着的滴血莲花剑上。

屋里为什么会那么吵?

路小飞在说梦话,他梦见自己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亲热,那是多么的温馨甜蜜,怎么会不吵呢?

黑漆的屋里发生甚事?

有人躺在血泊之中挣扎。

什么人?

有满脸皱纹,肥头大耳,嘴巴尖翘,断手断脚,矮小狡诈的人。

为什么声音少了点儿?

因为只有三个人站立在叶云的面前,他们的刀,剑,棍棒已击向了叶云不同的部位。

只有脚步声,呼吸声,没有刚才那么吵了。

忽然之间,屋子里的声音如雷贯耳,酒罐子被打破,叶云全身上下都被酒溅在身上,他也被三人逼在墙角。

叶云的剑越使越慢,他额头冒出了冷汗,死亡的边缘离他越来越近。

这三人为什么要逼叶云,他们不知道叶云已练成向心剑法了么?他们不知道这黄沙镇酒铺买的是江湖上最烈的酒?

叶云只要喝到这样烈的酒,他从来都没有败过。

“嗖嗖嗖”三声,滴血莲花剑发出雪亮刺眼的亮光,叶云使出向心剑法第十四式“向阳归心”,棍棒已被折断,剑气纵横,三人一齐倒在酒铺里。

叶云手中的剑在滴血,他的心也在滴血,他好生不高兴,脸上失去了微笑。他的手好像受了伤,手指尖有一股温热的血一直在往下流。

他本来的绰号叫探花一笑的,现在,他不但没有探花,而且还笑不出声来,他反而痛苦,惆怅起来。

他不是探花一笑吗?怎么会痛苦,惆怅。

那只是他的绰号,他是人,有心,有情,有泪,还是个痴情的种子。或许是他不想杀人,不想见到血。在江湖行走,哪有不杀人,哪有不流血。

这些都不是他痛苦,惆怅的缘由。他痛苦,惆怅是因为他刚才在酒铺里听到了一句话。

这会是什么样的一句话?

评价:“雪亮如花似玉,剑光早已开出花来。滴血莲花剑因为它太洁白无瑕,世人皆醉,又羡慕又嫉妒,所以有人总想在莲花内注入一滴血,一滴残红的血来作为纪念罢了。”其实,小说应该写出自己的风格,打破别人未挖掘出的潜力,在小说中,我用了很多一问一答的写作方式,似乎如主角在对话一番,其实只要自己敢想敢做,写一点好的东西添加别人未发现的,也是一种写作的创意。其中我在小说中想到了一句看似诗句而非诗句的古诗“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残夜秋霜冷无情,黄沙满地闹风尘。”前两句便是伟大唐代诗人诗仙太白所写,后两句是我所写,因为我想以静制动渲染环境气氛,使小说情节更加深动。同时我写“残夜秋霜冷无情,黄沙满地闹风尘。”是因为滴血莲花剑发出的光太雪亮,犹如秋霜一样洁白,带有一种寒气逼人的感觉。黄沙本是地点黄沙镇。黄沙满地闹风尘中的“闹”字,可算是写活了。

希望读者看后帮忙向身边好友推荐,我也会如实更新惊奇动人的章集给读者欣赏,谢谢!

小说《妙世江湖行》 第五章 滴血莲花剑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灵异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欢喜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