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梦里不知身是客

更新时间:2019-07-16 16:22:57

梦里不知身是客 已完结

梦里不知身是客

来源:腾文作者:熊猫君分类:短篇主角:穆以童霍之风

主角是穆以童霍之风的小说叫《梦里不知身是客》,它的作者是熊猫君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穆以童只是一个普通人,一切的意外都从一个梦开始,可当梦不再是一场梦,一切都好似在迷雾之中,究竟是自己的乱入是打乱了什么,还是早在千年前便已注定好的一切? 历经千年的一场劫,将会面临怎样的一个结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令我更为好奇,于是乎我便怀着好奇心,打开了她那部尚未完结的《入梦》,这一下是真的震惊到我了,那里面所介绍的百草村,除了名字与香园村不同,其他的基本上是一模一样,一样的景,一样的名。连那个小哥,都和我所熟知的一模一样,那个熊小猫,我断定她一定也去过香园村。

不过她的文里并没有写到王鸾,好像也没提到过那个小茅屋还有什么王婆婆之类的东西,但是这里却对张紫苑与徐向天有着不少的描写,从他们相知相遇到最后又是怎么分开,怎样的誓言,怎样的情深缘浅,都描写的淋漓尽致,仿佛亲眼见证过一般。

从她的文中看,徐向天只是一个富家少爷,平日喜爱诗词歌赋,偶尔也会做一些拈花之事;而张紫苑却是修仙名门舒云派的弟子,据说她虽年纪轻,却已经可以打理门派一切,已经是内定的掌门。本应是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为一次意外相识。

说是当初舒云派镇压的一只千年桃花妖逃脱封印跑掉了,许多弟子因修为低微,非但没有捉回这桃花妖,反倒是中了他的媚术,这样的妖流落到人间自然会成为一方祸害啊!于是舒云派便令张紫苑将此妖物重新封印并捉拿回舒云。

张紫苑固然法力高强,但毕竟是从小在山上长大,不食人间烟火,刚一下山便不适应了人间繁华,后来追着那桃花妖至红尘烟花之地,便更是昏了头。

而那桃花妖虽说在逃命,却也十分挑剔,一般那些长相平平或是入不得眼的人竟还不愿令他屈尊,一定要找个翩翩公子才肯委身。

这时那徐向天仿若天人般的走在街上,便正合了那桃花妖的心思,这桃花妖便立刻化为元神隐在了徐向天的身上。

徐少倒是没决定如何,只是忽的一阵眩晕,随即便就过去了,于是乎自顾自的走着,而张紫苑忽然察觉不到妖气,心中便大叫不妙,立即起身离开了这烟花巷里。

此时正值月色当空,却恰巧上了凡间的灯会,四处皆是人山人海,一时竟也分不出人妖,张紫苑只好无奈的混入人群中寻妖。

这桃花妖法力十分高神,一旦隐在凡人的身上便也可借这凡人身上的人气遮去自己身上的妖气,若非面对面的搜查,是不可能察觉到他的。

张紫苑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在这四处搜寻,不过也不知是她过于好运,还是有些不幸,因为她未曾见过如此多的人,也未曾见过如此热闹的场景,一时有些迷茫,便撞在了徐向天的怀里。

徐向天长得本就是相貌堂堂,也见识过不少国色天香的女子,却看着眼前这个慌张的女子有些痴了。而张紫苑一时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尴尬,竟没有察觉到徐向天身上这一股淡淡的妖气。

徐向天倒是先开口问道:“姑娘没事吧?”

张紫苑摇了摇头,抬眼望了下着眼前人,脸竟也有些微微发烫,毕竟再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家,见着眼前这人,竟有一股君从画中来的感觉。

明明怎么看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可却总觉得他似掌门长老们口中说的仙人一般,张紫苑心中想到。

而此时的徐向天也问道:“不知姑娘怎么一人在此,此时夜色已深,不如由我来送姑娘回家吧?”

这一问将张紫苑飘的已远的思绪拽了回来,此时她神色一紧,立刻察觉到了徐向天身上的妖气,仔细的在他身上审视了一番。

徐向天更为茫然,刚刚还是一个娇羞的仙子,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如此凶狠?

张紫苑拽住徐向天往一边寂静的树林走去,徐向天心道,这姑娘未免也太心急了吧?

直到二人走至荒无人烟之地,张紫苑才松了手,说道:“怎么?还藏着掖着,真当我没发现么?”

徐向天先是一惊,心中纳闷的想到,这姑娘也忒直接了吧!接着又缓缓说道:“好吧,我承认刚刚的确对你的确很是动心,不过你未免也太心急了吧,感情这个东西还是要慢慢培养的。”

张紫苑听后脸又是微微红了起来,说道:“我不是在和你说话。”

徐向天听后,环望了一下四周,什么都没有发现,又仔细的环望了一周,还是什么都没发现,然后问道:“难不成你是在和这些树说话?”

张紫苑摇了摇头,说:“是桃花!不是树!”

徐向天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姑娘神智不正常,许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微笑着说道:“好好好,是桃花,不过这里没有桃花,桃花在家里呢,告诉我你家在哪,我带你回家找桃花好不好?”

张紫苑固执的摇了摇头,说道:“胡说,他明明在你身上!休要阻止本姑娘捉妖!”

徐向天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你快把我身上这妖怪捉了去,然后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张紫苑点头,抬手便解印,只间她手指向眉心处时,竟真的自眉心发出一道紫光,然而这道紫光一遇徐向天眉心之时,竟真的泛起微微红光,不知她与那道红光斗了几个回合,忽的自徐向天眉心发出一缕白光,忽的白光盛放,似是照亮正个夜空,然而这仿佛只是一瞬的错觉,下一瞬的时候只间红光已经消失不见,而张紫苑仿佛也是力竭一般倒下,徐向天虽也是震惊,但随后便扶起张紫苑带着这个仙女打道回府。

正在我看的正起兴的时候,馨姐忽然出现啦,“小童,看什么呢看的这么认真?”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对了馨姐,你知不知道有个叫熊小猫的网络作家?”

馨姐想了想,随即说道:“好像听说过,不过她好像得了什么怪病,淡圈很久了,你怎么想起问她了啊?”

“我在看她写的小说,还真不错!然后就对她比较关心啦~”我解释道。

“你不是从来不看没有完结的东西么?”馨姐质疑道。

“我……我不是听说她快醒了吗?她们都在八卦这事,我忍不住好奇就看了看她的文,真心不错啊!”

“你呀!最近越来越古怪了,这不会就是恋爱了的表现吧?”看着馨姐的坏笑,我只好选择低下头继续看小说,然后在心中默默鄙视着她。

虽然我很想知道后来如何了,不过随着上课铃的响起,我慢慢也收回来心绪,直到中午的时候,我终是忍不住好奇去找了霍之风。

这次我见到了霍之风便直入主题,想他说道:“霍之风,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这世上除了我还有别的人也可以去香园村?”

霍之风惊奇的望着我,我见他没有说话,便接着说道:“香园村和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不是一个空间,他们之间一定有着许多微妙的制衡,然而我就这么贸然打破这个制衡,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他凝重的看着我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不过我只知道你可以去那里,会有什么后果,我也不清楚。”

“我也只是忽的想起了这个问题,为什么一定只有我才能去,或许也有别人可以去哒!香园村的事没有多少人知道,会不会是因为去过那里的人都出了什么意外,所以……”

“你不会有意外的!”他激动的打断,这我是该怎么理解呢?认为他有这个把握可以保证我的安全?还是说,他真的喜欢我,所以太在乎我?似乎哪个都不大可能啊~仔细斟酌了一下,我还是没有告诉他那个熊小猫的事情,然后说道:“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也只是随便说说罢了,瞧把你紧张的,不会你真的知道什么吧?”

他顿了顿,似乎也发现到了自己的失态,然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说的事虽然没有什么根据,但我会好好调查的,毕竟关系到你的生命安全,不可小视!”

我一脸无所谓的道:“随便啊~我先回去啦,你慢慢查着,有什么进展记得告诉我一声!”

回到教室后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哪里怪怪哒,可有说不出到底哪里怪,于是我又做出了一个比较**的事,那就是我找向凌馨问道:“馨姐,你知道那个熊小猫是住在哪家医院么?”

凌馨听后大惊,随即便问道:“小童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胡说八道的,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我随后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然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馨姐看我奇怪的表情又说道:“其实我只知道她的应该和我们在一个城市,不过她喜欢旅游,好多地方都有她生活的痕迹,我也不知道她具体在哪,她曾经的一些铁粉也试着找过她在哪家医院,不过都失败了,我劝你还是别找了!”

我随即口是心非地说道:“我才没想过要找她呢!我又不是闲的没事做~”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中总是觉得熊小猫会和我这件事有着莫大的关系,她的昏迷,也一定和香园村有关,这时,我又想到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或许可以去王鸾那里试试可不可以问出熊小猫的事!但随即我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也太危险了吧?或许那个熊小猫也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那我呢?我还要不要继续查下去?

接下来我没有继续纠结,而是果断的选择了将小说继续看下去,因为相比之下,我还是对徐向天和张紫苑的事情更为感兴趣,毕竟这是霍之风一直避开我的话题……

其实他们的故事说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借着徐向天将昏迷后的张紫苑带回家,虽然后来桃花精已除,但他们的缘分也就此开始,接着便上演了霍之风所向我介绍的结局,那个徐向天本就是寿命将近,而张紫苑本就是修仙奇才,掌握了不少能够可以改变命数的方法,于是便在一次舒云掌门外出云游的时候偷出了他们门派圣物,为了避嫌,又将这圣物与徐向天带往距舒云几千里外的百草村,但是再然后便没了下文,不知是怎样的结局,但可疑的便是,这事从头至尾,似乎都没有提过王鸾,可此文的叙述是以第三人称写的,所以我猜测熊小猫的这篇《入梦》很有可能是她从王鸾的视角看到的一切。

这一下我又不淡定了,我是已一个全新的角色的视角,去看的如今的香园村,而这个熊小猫,显然是从王鸾的视角看到的一千年前的事,这样一来,她不单单是透过了这个空间,还透过了时间,那么,她又是怎么做到的呢?和我一样与生俱来的?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导致的这个结果?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透过时间,那是不是就可以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

放学后霍之风又来到我们班门口接我了,这次谢天谢地我们老师并没有拖堂,痛快的下课了。

我们两个静静的走在校门外的小路上,这时正值夕阳西下,我们两个一前一后,走在两排杨树间,金灿灿的阳光透过树叶照在小路上,一个在前面俏皮的走着,另一个静静的跟在后面,真是仿若画一般的美。

就这样走着,直到到了路口等红灯时,我才停了下来,然后向霍之风问了一个相当煞风景的问题。

这时我们已经并排站在路边,我却忽然开口问道:“你说如果从我们这里到香园村是穿越了一个空间,这个说法成立的话,那么是不是从某种方面来讲,也有某种方法可以穿越时间?”

他愣了一下,似乎对我会提出这种问题十分惊奇,然后缓缓说道:“或许吧……”

我心中暗暗抗议道“好敷衍!”,但却并没有放弃,接着说道:“你说如果某一天我梦到了香园村以前的事,那是不是就证明也可以穿越时间?”

他沉思了下,似乎才开始重视起这个问题,然后便开口道:“不太可能,这或许真的也是你的一场梦也说不定!再者说,你从这里到另一空间,只是你的意识比常人多了一些,并没有对这两个世界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可如果你真的可以穿越时间,那么在你已知结局的情况下,莫名的参与进去本就已经造成了失衡,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可能改变历史,世界对此一定有某种判定,一旦你超过了这个判定,便会造成失衡,到时一定会有什么阻止你的,也可以说算是报应。”

我疑惑的问道:“报应?可若是已经做了无法挽回的事呢?”

他又是想了想,说道:“或许那一切便真的会变成一场梦,不过你所付出的代价有可能是随着梦消亡,或者直至你将结局又引向正轨才可以解脱。”

然后他又补充道:“当然这一切也都只是我的猜测,建立在你遐想上的猜测,至于具体会怎样,相信没人会知道吧!说实话,你的脑洞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有没有想过将来做什么?我看做个作家还是比较有前途的!”

我瞥了他一眼没有再接话,不过照他的推论,熊小猫就好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或许正是她试图改变什么,才导致她现在的昏迷。

他走了几步又转头对我说,“你是怎么会想到这些的?”

我先是一愣,然后便接口道:“女生嘛,看看穿越小说什么的很正常,只是今天忽然想到我好像也是活得如同小说一般,还挺兴奋的,正好你又在,出于好奇便问问喽~”

哎,自从和霍之风在一起的各种历练后,我发现我这说瞎话不带脸红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

他似是听后有些无奈,随即又说道:“本来还以为是你上进了呢,其实细细想来,你要是真的对穿越时间这种事有兴趣,好像还真有这么一种可能和你说的也算是类似,得到的结果其实和你们很多人所追求的长生差不多。”

听后我又来了兴致,便摆出一双无比闪亮的星星眼望着他。

他笑道:“只是理论上行得通的一种方法,实际上成功的可能性可就真的和凡人飞升的几率差不多,都是要看机缘的!”

我接着又没节操的凑了上去说:“那你倒是说说啊,万一我要是真有这种机缘呢?再说了,就算是没有,也算是长见识了啊!”

他无奈笑了笑说道:“哎,就是如果有一个道行不浅的人肉身已灭,而却用某种方法留存住了自己的意识…”

“像香园村那样么?”我问道。

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但是他们也是迫于外力而被留下的,这种方法虽然成功了,但仍无法脱离生老病死,用这种方法无疑便属于作弊了,制造了一个他们已死的假象,其实只要精神永在,便也和长生不老没差,但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便是只有等到可以承受住他们强大精神力,并且愿意传承他们精神的人,才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复活。然后他们在接受他们精神力的同时,并可以通过他们的精神看到他们的一生!这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穿越时间吧,不过局限性很大。”

小说《梦里不知身是客》 他们的曾经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校园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