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偏执的他

更新时间:2019-07-16 15:11:04

偏执的他 连载中

偏执的他

来源:掌文作者:二斗分类:短篇主角:甘清清钟衡

主人公叫甘清清钟衡的小说叫《偏执的他》,本小说的作者是二斗创作的短篇小说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年前,甘清清被骗到这个地方 ,而罪魁祸首却是她最深爱的恋人。深陷地狱般的世界,她恐慌,挣扎,逃离,却被那男人死死抓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甘清清的工作室实行单休的制度,所以周六她也得去坐镇。

到了工作室,甘京庭自去找哥哥姐姐玩,甘清清吩咐了宋晶晶照顾,自己安心的开始自己的工作。

甘京庭长得可爱,人又嘴甜,特别讨人喜欢。

"姐姐,你对我最好了,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姐姐。"

这不,**还没坐热,就冲着宋晶晶撒娇讨巧。

"说吧,这次又想要什么?"

宋晶晶刮了下小家伙的鼻子,一脸习以为常。

"嘻嘻,我想吃楼下那家蛋糕店新出的草莓蛋糕,拜托拜托。"甘京庭萌萌的眨着眼睛,小拳握得紧紧的,生怕宋晶晶不答应。

"哎哟,你就知道用这招。"宋晶晶一脸被萌化了的表情,立马就答应了。

"走吧,姐姐带你去买。"宋晶晶牵着甘京庭的手,往门口走。

"不过,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你妈妈。"边走边叮嘱着。

"姐姐放心吧,小肉肉绝对不会说的,保证!"说着自己还做了个发誓的姿势。

两人一路嘻嘻哈哈的走远。

"欢迎光临……"

宋晶晶牵着甘京庭走进蛋糕店,甘京庭率先跑到橱窗口,开始寻觅自己最喜欢的草莓蛋糕。

他望来望去,怎么也没看到,还是宋晶晶多问了句。

"你们这儿还有草莓蛋糕吗?"

"不好意思小姐,草莓蛋糕**供应,今天已经没了。"店员抱歉的说道。

宋晶晶是这家店的常客,与店员都认识,开口问能不能再做一个。

"可是,这师傅已经走了……我们就是想做也做不了啊。"店员一脸为难。

宋晶晶摸了摸甘京庭的脑袋,一脸惋惜,"小家伙,你还是挑别的吧,下次有机会姐姐再请你吃。"

甘京庭不哭不闹,真就开始挑别的了。宋晶晶看小家伙一时决定不了吃什么,跟店员关照了下,自己去了洗手间。

这晌,甘京庭左看右挑找不到自己喜欢的,有些不耐烦。

"草莓蛋糕,要吃吗?"

眼前突然递来一份草莓蛋糕,连带着一双粗黑的大手。

甘京庭眼睛一亮,惊喜的抬起头,就看到一个高高的叔叔正朝自己笑。

蛋糕店的落地玻璃前,甘京庭和陌生叔叔面对面坐着。

甘京庭一边挖着草莓蛋糕,一边跟对面的男人讲话,男人戴着黑色的鸭舌帽,遮住了大半张脸。

"叔叔,草莓蛋糕可好吃了,你要不要尝一口?"甘京庭挖了一勺,小小的手举起勺子递到男人面前。

男人不接,反而将勺子递回甘京庭嘴边。

"叔叔不吃,你吃吧。"

"哦……"甘京庭低着头继续吃,心里头觉得疑惑,这叔叔好怪哦,买了蛋糕不吃,专门请我吃。

"嘻嘻哈哈……"玻璃窗外突然响起笑声,甘京庭抬头看,又是上次碰到的小孩,这次他又骑在自己爸爸的肩膀上,被逗弄得咯咯笑个不停。

甘京庭收回视线,也没了吃蛋糕的心思。

"怎么了?"男人瞧出男孩的失落,问道。

甘京庭深呼吸了一口气,泪珠子开始往下掉。

"我也想骑马儿,从小就喜欢,可是没人能让我骑……妈妈说爷爷年纪大了,会被折腾坏的……可是爸爸呢?我想让爸爸骑……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我想要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爸爸……"甘京庭断断续续的说着,哽咽得几乎不成句。

"为什么小肉肉没有……"

甘京庭抹了一把泪,委屈的说着。

男孩的眼泪说来就来,男人的表情像是傻住了,不知如何应对。

突然,他眼睛亮了起来。

"起来,叔叔让你骑。"男人伸出手,朝甘京庭举着。

甘京庭愣了愣,傻傻的看着男人,跟男人刚才的表情如出一辙。

转瞬,他破涕为笑。

"谢谢叔叔!"

"哈哈哈,高一点,再高一点。"

宋晶晶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陌生男人将甘京庭放在肩膀上踮着,甘京庭貌似高兴得不得了。

她心生不妙,这是哪里来的男人,竟敢当着她的面,置她家老板的宝贝儿于危险之地。

"小肉肉!快下来!"宋晶晶几步冲到男人面前,伸出手把甘京庭抱了下来,没什么好脸色的瞪着这男人。

"姐姐,好玩,好玩儿……"甘京庭还没从骑马儿的喜悦当中缓过来,一个劲儿的吵着还要来。

"跟我回去,再呆下去你妈妈该担心了。"宋晶晶抱着甘京庭不松手,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出蛋糕店大门。

一听宋晶晶把妈妈搬出来,甘京庭也不闹了,乖乖的趴在宋晶晶怀里,朝男人挥了挥手,嘴里做着再见的口型。

男人举起手,也挥了挥。

"再见……"

男人已经好几年没有笑过了,今天算是他笑得最多最开心的一天。

甘清清,幸好你给我生了这么可爱的儿子。

宋晶晶抱着甘京庭到工作室,特意嘱咐了他不准跟甘清清讲去蛋糕店的事,甘京庭点头如捣蒜,满口答应。

开玩笑,要是被老板知道她的宝贝儿子被陌生人那样摆弄,怕是要被治一个照顾不周之罪。宋晶晶颤抖着摇摇头,不敢想。

晚上,甘清清把甘京庭送回家后,自己又转去了物业。

这次,她特意开好了证明,物业却告诉她,昨晚的监控损坏了。甘清清越想越蹊跷,怎么偏偏她去的时候,监控就坏了。

联想到昨晚的门**,甘清清一时涌出不好的预感。

现在,小肉肉一个人在家……

昨晚按门铃的人,今晚还会继续吗?

甘清清越想越害怕,开始跑了起来。

喘气的声音在夜里像通过喇叭一样被放大,甘清清穿过观赏花园,直直的朝着自家所住的楼宇奔跑。

也许是杞人忧天,但是甘清清的第六感向来很准,从来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是自四年前以来,甘清清出现的第一次不安。

这不安,像要吞噬她的心脏,最后只剩空虚。

"哒哒哒……"

甘清清的脚步声越来越大,她冲到大厅,却看到电梯维修的标志。

她在心里暗骂一声,转了方向就往楼道上跑。

刚踏进通道,却被人拽住手臂。

"好久不见啊,乖宝……"

甘清清怔住,眼睛里盛满恐惧。

通道一片黑暗,感应灯像是坏了,滋滋的闪着火花。

"呼…呼……"女人的喘气声被放大,热气传到空中,燥热的夏天平添一份暑气。手臂上传来高于自己的体温,这个粗糙的手感,甘清清永远不会忘记。

"钟衡。"甘清清努力平息自己的呼吸,用着陈述般的语气问道。

黑暗里,男人没有回话,两人僵持着。

甘清清终于知道,不安来自于谁了。

这个男人,昨晚按门铃的肯定是他!

"昨晚是不是你?"甘清清试着用商量的语气,但是男人嘴巴就像被缝上了一样,自说过第一句话后,再也不肯开口。

甘清清耐心殆尽,用力的甩开男人的桎梏,然而却丝毫撼动不了,这男人就像是铁一样,死死的压制着自己。

"你给我放开!"甘清清大叫着,几乎歇斯底里。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男人终于出声,语气含着一股莫名的卑微。

甘清清愣住,转瞬树立起自己的保护层。

"对,讨厌!对我来说,你就是噩梦!你要是再这样,别怪我报警让警察抓你!"女人的语气冷漠又无情,丝毫没有重逢该有的温馨。

"五年前,你们做的那些肮脏的交易我亲眼目睹过,不想进牢房就赶紧滚!"女人生怕赶不走这男人,继续用狠话威胁。

"哼,肮脏?"男人冷哼一声,抓着甘清清的手臂,往通道上的墙壁抵去。

"你……"甘清清抖着,不知道男人要做什么。

甘清清后背靠着墙壁,面前的男人越贴越近,呼出的热气直往脖子上冲,激得皮肤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甘清清眸色黯了黯,男人的气息很危险。

黑暗里,彼此看不清对方的面容,甘清清只觉得男人跟自己几乎是脸贴脸。

"钟衡,你又要做禽兽不如的事吗?"甘清清已经察觉到男人的目的,嘴里继续冷硬的说道。呼吸渐浓,男人没有说话。甘清清眨眨眼睛,转过头想避开男人凑近的嘴唇,却被男人固定住后脑勺。

男人轻轻抬起手,抚摸着女人的脸庞,从耳后到眼睛,鼻子,最后是他曾无数次亲吻的嘴唇。

"钟……"

甘清清启唇,要说的话却被男人堵了回去。

男人的嘴唇凉薄,甘清清曾当着他的面,无数次取笑过他,说嘴唇凉薄的男人最是无情。钟衡每每听了恼火,便以唇封缄,不到甘清清求饶不放开。

她趁着这最后的一丝理智,推开了在身上作怪的男人。

男人也许是没防备,猛地被推开,撞在了扶梯上。

黑暗中,传出一声闷沉的撞击声。

估计是撞到了,钟衡嘶了一声。

"钟衡,不管我们曾经是什么样的关系,四年前我们已经结束了。况且当年我们也不明不白,所以……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甘清清摸了摸自己发热的脸颊,恼怒自己的动情,兀自恢复镇定,绝情的说道。

男人站在原地,不说话,甘清清也不管,自己踏上楼梯,决定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

"那小肉肉呢……"

在甘清清转身的那一刻,男人突然开口。

"小肉肉是我的儿子,你打算让他这样一直不知道自己爸爸是谁吗?"钟衡瞪着女人的背影,恨不得能把女人的心脏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能做到这么绝情狠心。

但是,他不能……

甘清清抓着扶梯,手颤抖着。她猜得没错,这男人果然知道了小肉肉的存在。

但,这算得了什么呢?

"小肉肉一直跟我生活得挺好的,他不需要知道自己爸爸是谁。况且,你确定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个**犯吗?"

"你确定想让他知道你是什么货色吗?"

"一个来自穷乡僻壤,靠着购买被拐卖来的妇女成家的失败男人,你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这样的人吗?"

"还是说,你想让我告诉他自己最爱的妈妈常年被爸爸囚禁,打断腿的事情吗?"

"钟衡,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和资格来跟我说小肉肉?"

"你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把小肉肉留给了我,但是钟衡,小肉肉是我的,你没有资格来跟我谈判。"

女人断断续续的说着,每一句话都狠狠的砸在钟衡的胸口上。

"我只有一句,不要来纠缠我和小肉肉,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接受的。"甘清清丢下这么一句,径自离开。

钟衡颓丧的坐在地上,抱头痛哭着。

原来在你的眼里,我一直都是**犯,是一个失败的男人,是一个配不上你的**玩意儿……

好,甘清清你说得好,既然你这么瞧不起我,那我就偏要以我的方式整治你。

一天是我媳妇儿,你这辈子都是!

你休想甩掉我!

甘清清回到家,立马把门紧紧的关上。

她再也承受不住,身体顺着门往下滑,坐在地上。

怎么会?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又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他要对小肉肉做什么……

甘清清心里充满了太多的疑问,她紧紧的捂着嘴唇,不敢泄露自己哭泣的声音。再次重逢,甘清清内心不是没有波动,那个男人毕竟是她那一年来的噩梦主宰。

她永远记得四年前的那晚,她离开的那晚,男人躺在床上,望着她,满含热泪的眼神,充满渴求和卑微。

甘清清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四年来,无数次午夜梦回,男人的眼神总会出现,像是控诉,又是惩罚,折磨着甘清清。

"妈妈……"

甘京庭从自己的小屋走了出来,看到妈妈蹲在门口,颤抖着哭泣。

甘清清抬起头,这才恍然反应儿子还在屋里。

"妈妈,你怎么了?你不要哭……"甘京庭猛冲到甘清清怀里,也开始跟着一起哭,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但每次看到妈妈哭,自己也特委屈。

"小肉肉,不哭……"甘清清抱着甘京庭,反过来安慰。

甘京庭在怀里转过身子,笨拙的擦着妈妈眼角的泪水,"那妈妈告诉肉肉,为什么哭?"

甘清清贴着儿子嫩嫩的手,嘴角溢出笑容,她摇了摇头,解释道:"一只小虫子跑到了妈妈眼睛里,妈妈只是为了捉它出来,才流泪的,妈妈没有不开心,只是有点痛……"

甘京庭听了,破涕为笑,小手捧起甘清清的脸,在脸上啾咪了一口。

"痛痛飞,痛痛飞,小肉肉给妈妈啵啵,妈妈痛痛飞……"甘京庭小嘴念叨着,惹得甘清清再次热泪盈眶。

"小肉肉……"甘清清将孩子抱了个满怀,不想撒手。

甘京庭一脸懵懵的,以为妈妈更痛了,继续啵啵着。

甘清清把脸埋在甘京庭小小的肩膀上,泪水极力的忍着。

这么可爱的小肉肉,她好爱啊……

谁要是来抢,她都得拼命。

小说《偏执的他》 第15章 重逢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幻想小说
  3. 逆袭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