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兵锋天下

更新时间:2019-07-11 18:06:52

兵锋天下 连载中

兵锋天下

来源:掌中云作者:醉卧漠北分类:都市主角:林义陈婉婷

主人公叫林义陈婉婷的小说叫做《兵锋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醉卧漠北创作的都市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男儿十万兵。 披上军装,我为战神,军装褪去,他们称我为——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义现在的确很忙,至少心中五味杂陈,复杂的多。和沈傲雪的吵架,让他心里有些劳累,有些想家。

离开了沈家庄园,走在华海老城区的街道上,夜风吹过,面前这栋早就废弃的孤儿院闪烁着昏暗灯光,墙皮老旧的房子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也带动着林义的回忆——

这,是他的‘家’。

林义是一个孤儿,从小被孤儿院的林院长收养长大,林院长对他视如己出,百般疼爱,可那时的自己,却屡次让老人失望。

从小缺少父母的保护,外加林院长家一贫如洗,没权没势,林义经常受到校园暴力的欺凌,为保护自己,逼得他不得不扬起拳头,以暴制暴,这拳头一抬起来,便再也没收回去。

从小学到高中,林义一直是学校的一霸,无人敢惹。

毕业之后,一事无成的林义不顾林院长屡次劝阻,混上社会。一双铁拳,外加忠义豪爽的性格,让他很快在道上混得风生水起,结交了不少两肋插刀的兄弟,十八岁那年,他更是掀翻了老城区的大混子,创办了‘黑虎帮’,手下兄弟近百!

年少轻狂,风光无限!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暴力从不是为了欺负别人,只是为了不让人欺负。

而当林义满怀欣喜,向林院长分享自己的‘人生成就’时,老人却含着泪,痛打了他一巴掌,大骂他一顿,气得心脏病复发,离开了人间。

至此,林义才恍如明悟,自己走错了路。

安葬好林院长第二天,林义告别了黑虎帮的兄弟,毅然从军,痛下决心,改造自己。

从此,军中出现了一把战无不胜的利刃,出现了凶名赫赫的天刀!

五年了,曾经的孤儿院早已经废弃,林义的‘家’也不复存在了,对着林院长曾经的办公室,林义恭敬的敬了个军礼,声音哽咽:

“院长,小义没让你失望,我现在是军人,是英雄!”

“您老在天堂,也安心吧!”

夜风凄冷,家园已毁,唯一的亲人已经离世,在这诺大的城市中让林义心生凄凉之感,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在林义内心深处,始终有一道温柔的影子,占据最柔软的心房。

曾经的青梅竹马,邻家妹妹穆晓柔。

也是他从军以来,唯一一个每个月坚持给他写信联系的人。

“都说女大十八变,五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晓柔最近如何了?”

林义会心一笑,重新收拾了心情,坐上公交车,直奔穆晓柔留给他的地址而去。

夜深人稀,公交车风驰电掣,一如此刻林义激动期待的心情。很快的,车子停在南郊城区,一栋栋老旧的小洋楼接踵而至,林义的目光,瞬间聚在楼下那道白色的娇影上。

女人二十岁出头的年龄,一席淡雅白色连衣裙将她窈窕的身姿勾勒的凹凸有致,瀑布一般的青丝长发下,是一张极为清纯,温柔的脸颊。

她的身边围绕着几只流浪猫,待她贴心的蹲下身子,掌心中洒下一把猫粮,小猫全都一拥而上,喵呜的温柔叫着,萌化了人心。

“小猫咪,慢点吃,剩下的还有好多。”

女孩甜甜一笑,脸蛋上浮现两个酒窝,肤如凝脂,眸似清水,只此一笑,便如一阵和煦春风,荡漾人心。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善良,纯真到极致,而又简单的女孩。

世间仅有。

“晓柔。”

林义按捺着心中的激动心情,望着五年来魂牵梦绕的佳人,低声道:“我回来了。”

女孩恍然娇躯一愣,有些惊讶的缓缓转过身,随后面色狂喜,飞奔一般,迅速拥入林义的怀抱。

“义哥?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穆晓柔清水一般的眸子已经泛出了泪花,面颊上浮现两抹桃红,带着一股欣喜。

林义深吸一口气,望着面前佳人认真说道:“是我,我退伍回来了,这一次,再也不走了。”

“太好了,义哥,这五年来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穆晓柔喜极而泣,激动的落下大片金豆子,如小时候一般,紧紧的搂住林义,生怕这是个梦,一松手,林义就会消失不见一般。

穆晓柔如一只八爪鱼挂在自己身上,让林义苦笑不得,尤其是贴在他胸膛前那两座柔软巍峨的峰峦,更让他有些呼吸急促,身为血气方刚的男人,自然有些受不了。

想不到短短的五年,这丫头不仅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连身材都发育的这么好了,资本很是雄厚啊。

“这丫头,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人家本来就是个孩子。”穆晓柔撇撇嘴,娇嗔一声,总算恋恋不舍的放开林义,开心笑道:“走,我们回家。”

“好——那个,伯母没在家吧?”林义刚应声下来,随后有些尴尬的停下脚步问道。

穆晓柔抿嘴噗嗤一笑,娇声道:“怎么?我妈是妖怪?你这堂堂解放军,还怕她吃了你?”

“她比妖怪可厉害多了——”

林义感慨万千,叹息道:“还记得小时候,我只是拉了下你的手,她愣是扛着擀面杖追了我五条街,腿都快给我跑断了。”

穆晓柔哈哈笑了起来,手指一点林义脑门,“还不是你耍流氓,偷偷占我便宜,哼哼,自作孽不可活!”

“什么啊?”林义瞪大眼睛,没好气说道:“明明是你主动的,当时你还算计着要我亲你,这你都忘了?”

“哎呀呀,去死啦你!”

穆晓柔脸蛋上一片火烫,又羞又怒,在林义腰间嫩肉上狠狠掐了一把,威胁着跳过这个话题。

林义哈哈一笑,也不顾及什么,任由这丫头挽着自己胳膊,走进家门。

从小到大,两人的关系便是如此,青梅竹马,像是兄妹,却又不是兄妹。

走进穆晓柔家中,大多数摆设看上去和五年前一样,老旧的家具,电视机,冰箱,看来这几年她们家过得并不算太好。

“先坐,我去给你泡杯茶。”穆晓柔高兴的招呼着林义,随后向卧室内喊道,“妈,家里来客人了。”

“客人?你男朋友?哎呦,女儿啊,你总算是开了窍了,懂得钓个金龟婿,让妈好好享受下荣华富贵了,我就说嘛,我刘桂芝的女儿,天生就是嫁入豪门的命!”

卧室内,穆晓柔母亲穿着宽松睡衣,一把扯下脸上的面膜,兴高采烈的冲出卧室,而当天看到林义这一副寒酸打扮时候,顿时脸色拉了下来。

“女儿,这就是你找的男朋友?”

“妈,你说什么呢!”穆晓柔脸蛋一红,眼眸不时的撇向林义,着急说道:“这是林义啊,小时候的邻居,林义啊。”

林义也站起来,有些尴尬说道:“伯母好。”

“林义?”刘桂芝眉头一皱,思考了十几秒,总算想起来,不冷不淡的闷哼一声:“哦,就是那个气死他养父的小混混是吧?”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穆晓柔顿时着急了。

“怎么?我说错了?他不是小混混?林院长不是让他气死的?做人,连这点担当勇气都没有,那还算什么男人。”刘桂芝舌枪唇剑,丝毫不给面子,让穆晓柔无话反驳。

“晓柔,伯母教训的对,当时我不懂事,我走错了路。”

对于这些讥讽,林义倒是坦荡真诚的接受,出声道:“为了弥补错误,我从了军,好好改造自己。”

“当兵去了?”

刘桂芝眼眸泛起一抹神采,出声问道:“林义,我听说这几年部队待遇不错啊。你这也混了快十年了,你现在什么官职,到没到副营级?工资有没有一万?”

想起虎子和天刀兄弟的牺牲,林义神色一黯,说道:“伯母,我是主动退伍的,除了两万块退伍金,没有其他了。”

“哦,这样啊。我困了,你们年轻人聊。”刘桂芝顿时没了兴趣,满脸失望,伸了个伸懒腰,自顾自回到卧室去了,走时嘴里还小声嘟囔一句:

“小混混就是小混混,永远没什么出息。”

声音不大,却清楚的传到林义和穆晓柔的耳朵里。

穆晓柔有些生气的站起来想要为林义理论一番,却被林义一把拉住,笑着摇摇头,五年的生死战场经历,让他心胸无比宽阔,又怎么因为刘桂芝这种市井妇人生气。

穆晓柔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她倒是很热情的招待着林义,单手托腮,大眼睛眨呀眨的,像小孩子一样,听着林义讲述他当兵时候的趣闻故事。

客厅里传来阵阵欢声笑语,两人畅聊起来,像小时候一样,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时间转眼即逝,很快暮色降临,夜已深。

见到穆晓柔,一番畅聊让林义心中的烦闷舒散不少,对沈傲雪这个未婚妻的不忿怨气也平息不少,正想着告别,回到沈家庄园,却被穆晓柔一把拉住了。

“义哥,这么晚了,你刚回华海能到哪去啊?听我的,住下来,我们家虽然小,但收拾一间客房还是够用的。”

林义摇头说道:“这不合适——”

“我说合适就合适!”穆晓柔美眸一瞪,不由分说,“义哥,你是不是拿我当外人?今晚你就住下来,妈,把楼上的客房收拾出来吧,让义哥住一晚上。”

“这怎么行?”

刘桂芝急忙从卧室跑出来,气急败坏说道:“死丫头,那可是给你准备的新房,让你今后结婚洞房用的,怎么能随便住人?”

穆晓柔脸蛋一红,反驳道:“什么新房洞房,不就是一间房子吗,林义就住一晚上怎么了?”

“那也不行,我们孤儿寡母的,留一个非亲非故的男人在家过夜,传出去算什么?还要不要脸了?”刘桂芝脸色一拉,极为严峻。

房间里的气氛,一瞬间压抑尴尬到极点。

“算了,伯母,晓彤,谢谢你们的招待,我有地方住,就不劳烦你们了。”林义对刘桂芝的为人早就习以为常,语气平淡道。

“看看,人家林义多懂事,哪像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没一点规矩。”刘桂芝瞪了自己女儿一眼,随后向送瘟神一般,“林义啊,夜路不好走,早点回去吧。”

“妈!”穆晓柔跺了跺脚,说道:“就算你不留林义,他大老远过来,总得留人家吃顿饭吧,哪有赶人走的道理。”

“死丫头,真以为上了大学翅膀硬了是不是,敢和你妈叫板?”刘桂芝气愤的骂道:“米不要钱?菜不要钱?你爸下岗十几年,在夜市摆摊卖小吃,一个月累死累活也才不到三千块,照他这样今天吃一顿,明天请一顿的,你让我们怎么活?喝西北风啊?!”

“妈,你,你真是太过分了!”穆晓柔终于忍不住了,怒喝一声,眼睛里泛起泪花。

“我说不许就不许,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刘桂芝却不以为意的冷哼一声,拉着脸色回卧室去了,在她心里,林义这种毫无价值的人,多喝她一杯水都是浪费。

林义看到这,也当即站起来,抹干净穆晓柔的眼角泪花,笑道:“算了,我先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

“义哥,对不起,我妈她,她就是这个性格的,你别见怪。”穆晓柔送林义走出家门,满脸愧疚和歉意。

“我不在乎。”林义轻松一笑,捏了捏穆晓柔的鼻尖,“只要你在乎我,就够了。”

穆晓柔脸蛋一红,心中刚泛起一抹甜丝,忽然间砰的一声,刘桂芝冲门而出,握着手机,面如土色,哭喊道:

“出事了,出事了,晓柔,你爸,你爸摊位上有人食物中毒昏死,对方管我们要五万块医疗费,不然就要打死你爸!”

“老天爷啊,我刘桂芝到了是做了什么孽,让我摊上这个天杀的**,五万块啊,这是要了我的老命。”刘桂芝已经倒在地上,像个泼妇一般,哭喊连连。

“什么?!”

穆晓柔顿感天塌了一般,手脚冰凉。

五万块,对于她们这样的家庭,简直是要了亲命!

“别慌,我们马上去夜市。伯母,晓柔,这钱我帮你们出,伯父的事也交给我了。”

林义握紧穆晓柔的小手,声音不大,但却掷地有声。刘桂芝如醍醐灌顶,目瞪口呆,仿佛第一次认识面前这个敢扛下一切的年轻人。

“这钱,你,你出?!”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鬼怪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