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阎罗殿主

更新时间:2019-07-11 17:30:18

阎罗殿主 连载中

阎罗殿主

来源:腾文作者:厄夜怪客分类:灵异主角:秦夜王成浩

主角叫秦夜王成浩的小说叫《阎罗殿主》,它的作者是厄夜怪客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人,不好了!沿江三省灵异爆发!申请支援!” “什么?我得赶紧躲起来……” “……大人,您身为阎罗难道不想振奋一下军心来个视察吗?” “视察哪里有小命重要!” 阎罗叫我来巡山,我到人间转一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脖子都僵硬了,头顶落下的血越来越多,漆黑的教室中,他机械地抬起头,借着手机的光芒往上一照。

昏黄的光线,摇曳的视觉,这一瞬间,他看到了一张张到一尺大的血盆大口,惨白的皮肤,不知何时,就在自己头顶!

残缺的牙齿,尖锐的嘶鸣,猛然朝着他咬了过来!

从背后看去,一个赤身裸体,浑身惨白的小孩,正抱着秦夜的头,一口咬了下去。

“啊啊啊啊!!!”张一龙和王成浩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双眼一翻,齐齐晕了过去。

但,没有牙齿合并,或者骨骼断裂的声音。

秦夜背着身,右手曲过头顶,握着一只银色的棍状法器,两端都是莲花,正好撑在小孩口中。

“唔……唔唔唔!!”诡异的小孩身体扭曲着,巨大的嘴巴用力合拢,却被这根法器轻飘飘地堵在口腔之中。

秦夜脸上的表情和平时完全不同,带着一抹戏谑,一抹冷漠。微笑道:“终于出来了啊……”

“找了你这么久,老子装了这么久的孙子,你终于忍不住了啊……”

轰!!

话音未落,一股肉眼可见的黑风从秦夜身上海潮一样涌起。同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彻黑风之中:“阴司引渡,闲杂退避!”

刷!教室里陡然卷起一片风浪,满地沙尘形成一圈肉眼可见的小型冲击波吹到屋外。飘窗刷拉拉直飞起来。

就在这阵风起的瞬间,那个诡异的小孩子黑洞一样的眼睛骤然收缩。

鬼有形体么?

或许有,因为此刻可以肉眼可见地看到,小孩身上无数黑气萦绕而起。但就在他面前,一片比他浓郁的多的阴气,形成了一个漆黑的旋涡,完全包裹住了秦夜。

好可怕……小孩的全身都在颤抖,这种感觉……仿佛刻印在灵魂里,是一种等级上的完全压制。

是了……自己曾经听说过这种压制……这是……

倏然,他的身体浑身一抖,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疯狂地往外面冲去:“鬼差!!!是鬼差!地府大门开了!是鬼差拿人!”

兹拉!他掉头就走,根本不管嘴里还撑着一根法器,只感觉满心惊恐,比王成浩和张一龙惊恐一千倍!

怎么可能是鬼差?

鬼差已经一百年没有出现了!不……这不重要,任何鬼差,那都是官职在身,对付他们这种野鬼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刷啦啦啦!之前紧闭的大门窗户同时打开,一道阴魂疯了一样朝着教室外冲去,但就在同时!身后陡然飞出一把飞索,好似长着眼睛,准确套到了他嘴里的法器上。

那是一只顶端是鬼手的飞索,完全由一种银白色的锁链构成。抓住的同时,飞索上亮起一片繁复的文字。只是一闪而逝,随着一声哀嚎,正在狂奔的小孩灵体顿时跌落尘埃。扬起一地烟尘。

“阴差引渡,你还想跑?”

随着身后平静的声音,飞索猛地一紧,小孩带着呜咽的声音,完全不合力学常理地被凭空拉了回去。教室大门轰一声关上。

哗啦啦啦……沿途的课桌被撞得稀烂,锵的一声,钩锁带着那只银色法器飞回。与此同时,小孩身体嗡一声炸开,化为道道黑气飞入四周,一个带着无比怨毒的声音嘶哑响起:“阴差引渡,无常拘魂……是鬼差……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正牌鬼差存在!”

就在教室的中央,黑色风潮形成一片旋涡,随后轰然炸开。秦夜有些苍白的面容,一身斜襟黑色衮服,绣三圆黑白谛听暗纹,腰缠勾魂索,头戴黑色镂空六合一统帽。一道道纯黑色的阴气从袖里,衣襟处冒出,衣衫无风自鼓,不怒而威。

他的手轻轻摁上腰间刀鞘:“何方野鬼,报上名来。”

没有回答,数秒后,怨毒的声音再次响起:“地府已经百年不管人间事,您为什么要破这个例?”

沙……秦夜抽出长刀,轻轻用食指擦过:“那……今天就开始管了。”

“你!!”声音一声尖啸,紧接着窗户大门同时打开,一片狂风呼啸而出。

“哎哎哎,这是持证上岗,我可是地府公务员啊……说走就走,你是不是太不把村长当干部了?”

秦夜淡淡说完这句,随着一声轻响,刀光如雪。

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

一声凄厉的尖叫,好似大音希声,又仿佛完全溶于雨水之中。他的鬼头刀刀刃上,一个童子面容的灵魂,化为黑色的雾气悄然隐没。再被吞入刀柄鬼头之中,燃起一片绿色的火焰。瞬息而止。

秦夜微微皱着眉头,闭着眼睛,仿佛在感受着什么。数秒后一声长叹:“不是它……”

“这个‘捕食区’里仍然没有,老太婆是不是玩我呢?说好的转正影子都看不到,这个月本差都收了三只怨灵了,免费打工呢这是?”

就在此刻,他的目光霍然一闪,眯着眼睛看向窗外。

他的角度很好,此刻屋子里一片漆黑,外面根本看不清内部。他却清晰看到,大雨之中,一个佝偻着身子,全身漆黑的男人,正拄着一根拐杖,蹒跚地从雨幕中走来。

“又是他。”秦夜缩回脑袋,眉头深深皱起。身上黑气倏然一收,衣服化作普通衣服,敛息屏气,闭上眼睛躺在了地上。

雨仍然在下,整个学校一片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五分钟,大概十分钟,门口忽然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不徐不疾。

“你好。我是国家特别调查处驻青溪县分处调查员,编号AC-285,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没有人回答。

又过了十秒,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那……打搅了。”

门轻轻被推开了,首先是两声咳嗽声,紧接着就是一阵优哉游哉的拐杖笃笃声。还有一阵细微的铁链碰撞声,从厚重的衣服下传来。

对方仿佛蹲了下来,衣服在地上拂动,发出沙沙的声音。数秒后才拨通了手机:“是我。”

“是的……没有发现,很奇怪,青溪县三起灵异事件,恶灵等级都绝对不低,需要我亲自出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三只恶灵全都在我之前被人超度了……”

“没错,是同一个人,他的印记非常明显。阴气比寻常鬼物浓厚得多……我从没见过这么浓郁的阴气……我知道了,必要的时候会通知市里。不过目前还没有发现这只评级为‘B’的灵体出手伤人,仿佛……它在针对这些恶灵一样。我认为没有必要打草惊蛇……”

“嗯……可以,我会负责处理好现场,放心吧……”

关上电话,秦夜听到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声和打火机的声音,随后,一阵奇异的香味飘了过来。

他仍然没有动,仿佛假死的乌龟,足足一个小时以后,才偷偷睁开了眼睛。

教室中已经空无一人,桌椅完全恢复如初。就在讲台上,一堆烧尽的灰还散发着余温。

秦夜抓起一点灰闻了闻,嗤笑一声:“忘魂香。”

“闻了之后第二天什么都不会记得。我要没记错……这种香材料非常珍贵,老太婆说她也不多。这人……随手就拿出来一根,还是‘处理现场?’未免太奢侈了。”他若有所思地看向门外:“从我超度第一只怨灵开始,就被他追踪到了。和野狗一样缠着不放……他真该庆幸,要不是他阳寿未尽,现在本差早让他下去休息休息了。”

他走到张一龙和王成浩身旁,毫无怜悯地伸出手,掰着对方脸颊看了看,又翻开眼皮,幽幽看了数秒后,突然朝着每人肚子狠狠踹了一脚。

咚!两人直接被踹飞撞到黑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忘魂香之间什么都不记得……看来家里没教好你们,我代替你们父母管教管教。”他冷笑着抓起张一龙,一巴掌扇在对方脸上。还不等头偏过去,又是一巴掌扇了回来。

“不懂团结同学?友爱互助?现在的学生呐……面对疾风吧!”

啪啪啪!清脆的肉体撞击声在教室里悠扬不绝……

“古惑仔看多了?毛都没长齐,见过真的坏人吗?”

啪啪啪!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呐……”

感慨地说着,抓起两人轰一声过肩摔到地面,这才舒坦地出了口气,破皮球一样一扔。拍了拍手。

开心了。

两人已经鼻青脸肿,但仍然紧闭双眼,秦夜下手很有章法,看起来凶,感受起来痛,但就是没有内伤。这张猪头脸,足够他们顶好几天了。到底只是学生,不是什么生死大仇,没有什么是一顿暴打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就再来一顿……

离开教室,悄悄走到学校墙边,一个翻身直接跃起两米多,落到了墙外。那里正好停着一辆自行车。

雨已经停了,路上没有半个人,往日热闹的夜市,从上周全国通知开始,已经人迹罕至。只剩下路灯孤单地闪耀着,映衬着秦夜不徐不疾的身影。

阴差周围,百鬼退避,这条路他骑的非常宁静。一边走,脑海中一边飞速运转:“听他的话,应该是政府的人。评级为‘B’的灵体……是说国家已经关注这些事情了?”

“从开始我就感觉不对……按照我华国的风气,这种封建迷信怎么可能登上每日新闻?这是政府在为以后做铺垫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么?不得已全国开始广播。而且组建了相关部门?应急措施真是迅速啊……”

“那……现在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他眉头深深皱了起来,看着漆黑的夜空喃喃道:“人多眼杂,‘它’的踪迹,就更难找到了……”

思绪飞转之间,他已经骑到了县郊,青溪县不大。以往几十年村里的墓葬都在背靠的青龙山,理所当然,这座山下,就形成了丧葬行业一条街。

扎纸人纸马的,卖鞭炮纸钱的……并不宽阔的街道两旁,林立了足足二十家吃死人饭的店铺。虽然不多,对于仅仅三万人口的县城城区,已经相当不少了。

他家的“身后事”店铺,名字简单易懂,就位于店铺最里面。而此刻,他愕然发现竟然围了一大堆人。

“小秦!”一位大妈看到他停下车,立刻跑了过来:“你可算回来了!快!你家里出大事了!”

小说《阎罗殿主》 第3章:阴司引渡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