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帝不夜宠,妃本轻狂

更新时间:2019-06-12 15:27:19

帝不夜宠,妃本轻狂 连载中

帝不夜宠,妃本轻狂

来源:微小宝作者:嘉若分类:穿越主角:曲妃卿刘尹之

小说主人公是曲妃卿刘尹之的小说叫《帝不夜宠,妃本轻狂》,是作者嘉若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艾盈盈暗叹自己命不好,连睡个觉都不得安生,只不过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乱坟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话的正是协理家政的蹇若妍蹇美人。

曲妃卿沉默着迟迟不答也不抬头看她,她坚持针对,曲妃卿又能怎么办。他大爷的,把她当什么人了,没有廉耻的商女?好好的吃顿饭不行吗。

鸾夫人也未回答,只是看着曲妃卿又看了看她身后的玉乔,默默不语,若有所思。

“妹妹近日喉咙受了些寒,实在难登大雅,怕是唱了反倒是扫了姐姐们的兴致。”

曲妃卿佯装害羞,用手轻轻抚了抚喉咙,若是唱了又不知到会生出多少事端,不如试试早早杜绝了她们的念头。

“曲妹妹哪里话,妹妹音色丽润,殿下常常跟臣妾夸赞妹妹,说即使是受了风寒歌声也能远胜他人百倍,妹妹何必如此谦虚。”蹇若妍坚持道。

如今唱也不是不唱也不是。

“曲妹妹,那不如……”鸾夫人话未道完,便被花似莞打断。

“够了!”花似莞气的眼睛都气得圆鼓鼓的。

所有人都惊讶了!花似莞她,让竟然毫无礼节的打断她姐姐的话。大殿上的气氛突然被花似莞的一句话弄得十分尴尬。

花似鸾也略微露出难堪之色,相信她以前都没被当众如此扫过面子吧,

花似莞突然哭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落在红木桌上,她猛然站了起来,情绪激动:“我才不要她唱!她就是个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亲人不说,还有脸来这种公众场合,害的协哥哥都不来参加莞儿的生辰了,莞儿才不要她唱。”

曲妃卿十分无语,怎么什么事都往她头上扣帽子,连刘协不来看她这种事都能扯在她身上。

蹇若妍和众人皆是大吃一惊,对这样突然袭来的变故不知怎么开口劝说才好。

花似莞愤恨的望了曲妃卿一眼,指着她对鸾夫人继续道:“她害死姐姐的孩子还不够吗?还有脸来……”

“莞儿闭嘴!”

鸾夫人终于听不下去了,打断了花似莞,这孩子性子还是这么急躁。

“姐姐你吼我?协哥哥不关心我了,现在连你也吼我。”

花似莞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哭着跑向后堂。

花似鸾有些尴尬连连赔礼,吆喝着众人离去:“今日是莞儿的不是,大家且先回去,择日定当厚宴向各位赔罪。”

鸾夫人对众人道后,又匆匆追了上去。蹇若妍见状,狠狠地瞪了曲妃卿一眼,也跟了上去。

坐上回尹府的马车,曲妃卿心里无比的难受。

为什么会穿越到东汉,这里的人都是疯子。这几天发生的事都像戏谜,可她却猜不到谜底,这刘氏一族里面究竟有多少秘密。

花似莞究竟是什么心思,花似莞的意思应该是这身体的主人害死了她姐姐花似鸾的孩子。

如果这样说,一切前因后果已经成立了,花似鸾利用孩子陷害原本的曲妃卿,曲妃卿不懂得为自己辩驳,才会被刘尹之误杀。可花似鸾看她的表情又不像恨毒了她,是她心地善良,还是……善于隐藏、心机叵测、城府过深?

还有花似鸾看到玉乔时怎么有惊讶的表情?

说起莞二小姐,其实她也能够理解这小姑娘的心思,生辰时最喜欢又渴望的人却没有到来,本就有些失落。正赶上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现在宴会上,她自然不爽吧。

“玉乔。”曲妃卿道。

“在。”

曲妃卿看向她,默默停顿良久。

沉思了好一会儿,曲妃卿才垂下眼眸,淡淡:“无事。”她能说什么,说已经开始怀疑她了?难道要她从实招来么?

“方才之事美人不必介怀,二小姐这人心地还是很善良的,她是无心之失。”玉乔以为曲妃卿还在为刚才的事所疑惑。

曲妃卿淡淡额首,她能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过错还不都是做大人的引起的。

一黄面精瘦的壮士快马驶过大街,怒吼道:“让开些,都让开!”

“玉乔,这是怎么回事?”询问玉乔道。

玉乔娓娓道来:“是凝晖堂的戚堂主需急事前往协府。”

“是刚才所说的那位刘协的府邸么?”

玉乔点头示意正是刘协,又道:“刘协殿下是圣上的十四皇子,年十一。刘协殿下生来便喜欢舞文弄墨,八岁就已熟读五经,只是殿下生性懦弱,胆小如鼠,不善武功,因而圣上并未委以重任。”

玉乔向曲妃卿一一解释。

刘协十一岁,而花似莞不过七岁,间隔四岁却已经是刘协的准夫人了。她当真不能理解古代封建思想的姻亲之事。算了,在他们眼里一切皆是浮云,年龄不是问题。

“给他们让路。”曲妃卿对车夫道。

“诺。”车夫驾驶马车停靠于街旁。

曲妃卿缓缓掀起轿帘,向外张望。究竟这凝晖堂的戚堂主是何许人也,竟能如此兴师动众、声势浩大。

疾快飞驰的马车从街口奔到中央,夹杂着的风许许掀起那辆马车的轿帘,男子的面庞尽现眼底。

使人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他细长的眉目,似有温情无限,活脱脱暖男气质。一身着似儒雅的丹青长衫,却偏偏用白线绣了领口一圈,但具体绣在身上的花纹没有看清,只给人迎面扑来的英武之气,却又带着些文雅。

曲妃卿呆住了,这就是戚堂主?她轻轻愰了愰脑袋,使自己保持清醒。

猛然间又想起了刘尹之那日在房里对着昏迷的她说的话,“曲妃卿,你究竟想怎样,把本王和云涯耍得团团转么?”刘尹之口中的云涯难道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个人。

她也没有多想,放下车帘子,继续坐着马车回府。

回到凤惜居后,曲妃卿无奈的瘫坐在榻上,双眸直视上方的房梁。又唤玉乔顺手斟了杯茶,独望窗前,心中苦闷无处倾诉。

残月如钩,银河倾泻,中庭无人。不禁忆起《红楼梦》中林黛玉的一句“幽辟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泠泠。”

“曲美人。”一青衣女子笑意盈盈的走了进来。

曲妃卿并未看她,允自继续看着窗外,淡淡道:“何事。”

“传殿下的口谕。”青衣女子观察着她的神情,特意顿了顿:“今夜由您侍浴。”

“哦。”曲妃卿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青衣女子有些无语,以前她从没见过有哪位姬妾听到自己可以侍浴了,半分高兴表情都没有,并且还一脸的郁闷。

“美人且先更衣,一刻钟后奴婢陪您过去。”

“好。”

说完,青衣女子自己便走出房间,在外面等着曲妃卿换好衣服。

小说《帝不夜宠,妃本轻狂》 第五章:害死别人的孩子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都市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