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杂牌灵医

更新时间:2019-06-12 11:30:27

杂牌灵医 连载中

杂牌灵医

来源:连城书盟作者:督宝分类:都市主角:杜子腾慧姐

甜宠新书《杂牌灵医》是督宝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杜子腾慧姐,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为赤脚小村医的我,居然有一个“神婆”太奶,我本不屑阴阳,却遭她托梦训斥。她不仅为我传道开灵,还告知我命不过十八!腎阳之体需行房事,大限将至去哪找女人干那事?更没想到的是成人礼那天,真出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小家伙咋又闹矛盾了?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就不能和睦共处吗?今天做的是你俩最爱的红糖烙饼,快走,一会儿凉了。”

  我老妈每天下午这个点都会出现,无论我们吃没吃饭,不得不说老爸有福气,老妈做的一手好饭菜,就连姑父也赞不绝口。

  “妈,是不是起面饼,我要放糖多的。”

  “舅妈,我要最大最厚的。”

  “切!凭啥给你最大的?我看你是脸大!”

  “凭啥你要糖最多的?你不知道糖很贵吗?”

  “呵呵,好了好了,别吵了,大的甜的都有,快走吧,一会凉了。”

  其实有时候吵吵闹闹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直到多年后回忆起来,才懂得儿时简单的快乐。

  第二天,在姑父出诊后,我又定下心来认真研究了一上午的资料。直到下午一点多的敲门声。

  “是舒静姐吧,快进来门没锁!”

  我很兴奋,一个是能看没看过的病,另一个是没准还能探索从没见过的东东,居然有种**疗法,也不晓得她能不能接受。

  我笑嘻嘻的出门相迎,可来人却不是她。

  “元宝,我来拿药,郭大夫说让我下午来取。”

  我一看来人是村东的刘老二,欢喜的小脸变的那叫一个快。

  “哦,等下,我去拿。”

  上门拿药这种事很常见,记得中午姑父还交代过一句,我只想着咋治舒静姐,早就把拿药的事忘了。反正就他那一副药,更何况黄纸包上还有刘老二的名字。

  “哝,给你药,还有事吗?”

  我只想他快点消失,最好立刻!马上!

  “啊,没啥事了,钱的事你姑父知道,我先走了。”

  “嘿,刘二伯再见哈。”

  一看刘老二走了,我的心情好的不得了,称呼从你变成了二伯,怎么说呢,我就是这么性情中人。

  我一次又一次的望着墙上的石英钟,一点半,一点四十,两点一刻……

  整整一下午,等来的是我的命中克星慧姐。

  我不晓得她为啥失约,难道还有啥事比看病重要?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丝失落的,直到一星期后正式开课,我才从二强口中打听到,原来是她姐接到了一个不错的专科学校通知书,必须提前报道,再加上路程有些远,她来不及和我告别,又或许她觉得病好了很多,也没打算再来告别……

  为了这件事我郁闷了好几天,可日子还得过,慢慢的我也就忘却了。

  星期天我的娱乐活动就是和慧姐一起在院子里晾晒研磨药材,这些草药大多是从山上采的,药性很好,可这里地处北方,草药种类并不多,很多药都需要姑父去镇上采购,当然西药他也会备点,毕竟那玩意来的快。

  “郭,郭大夫在家吗?我,我媳妇出事了!快,郭大夫您快给看看!”

  那小伙是住村北的,也就二十来岁,我只见过几面,叫根子,记得去年他结婚时,我还去看过热闹,混了两条鸡腿,人缘好没办法。

  可此时的他面色焦虑,满头大汗,一看就是猛跑过来的。

  姑父二话没说,随手挎上百宝箱就出了门,他出门前还不忘了叮嘱。

  “你俩把地上的药弄完,就去元宝家吃饭!别等我了。”

  我一看姑父和根子出门了,赶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药末有模有样的道。

  “你一个把地上的药弄完,就去元宝家吃饭!别等我了。”

  

  “元宝,要死啊你!我知道你又忍不住想去偷看,行啊,封口费加双倍制药费,一共四块怎样?”

  “哼!没时间跟你讨价,人命关天!四块上账吧,闪了!”

  这种偷偷跟着姑父去看病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重点是妇科病他是不会带我去的。可我又是好奇的不行。

  说来也怪,我天生对看病着迷,可慧姐她却对看病没有一点兴趣,其实她还是很疼我的,重点是关键时刻,她不会硬管我,有时候被发现了,她还会帮我开脱。当然付出和回报成正比,我在她那的账已经不是光用脑子就能记清。她那贴身的小账本,我偷了几次都没得手,后来也就放弃了。

  那会儿天已经暗了下来,一路小跑的我紧跟在姑父不远处,直到姑父进了根子屋中,而我则躲在窗台下隔着玻璃窗偷瞄。

  只见屋中很乱,三个上了年岁的大妈死死的按着床上一小媳妇,那小媳妇脸色苍白,眼神混沌嘴唇发紫,怪异的是她那苗条的身子不停胡乱扑腾,三个大妈累的大汗淋漓,都不能让她安静下来。

  “郭大夫,您,您快给瞧瞧,我媳妇这是咋了?从早起就觉得她不太正常,没想到到现在越来越厉害,发了疯的想往外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

  根子在床边来回的走动,不时的看向床上的媳妇,那份焦虑难以言语。

  “根子,你别着急,这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从脉象看除了身体发虚,也没啥不正常,只是,只是她哪来的这么大力气?是不是吃坏啥东西了?不应该啊?这咋治?”

  姑父好不容易在大妈的帮助下,给根子媳妇把了脉,我从姑父那紧皱的眉头中可以看出他遇到了难题。

  “啊!郭大夫,您,您可得帮我啊,求求您了……”

  根子一把抱住姑父,眼泪哗哗的冒,有些虚脱的身体就差跪趴在姑父身上。

  “哎!根子,咱们乡里乡亲的,你这是干嘛……能治我就治了,可这,无从下手啊!看她抽动的厉害,要不我给她扎几针,让她缓缓劲?你们也好送她去镇上的大医院好好查查?”

  这种情况是姑父最怕遇到的,没见过又看不了,可在别人看来,只要是病医生必须都能治,那种无奈他又能向谁解释。

  “好!好!郭大夫你快给她扎!这天都黑了,去哪找车上医院?晚上也没个正经大夫啊。”

  “哎!先扎针再说!刘婶子,张姐,你们把她按住了,根子过来帮忙,她乱动没法下针。”

  姑父可不是墨迹人,一边指挥,一边取出银针就要下手。

  就在那时,被按着的小媳妇突然开口说话“臭赤脚,你是不是想死?”

  紧接着那小媳妇突发怪力,一下子挣脱了几人的束缚,也不知是咋蹦起来的,猛冲向姑父!

小说《杂牌灵医》 第五章 大夫看不了的病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