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妻似火:神秘老公狠狠宠

更新时间:2019-05-22 17:23:02

娇妻似火:神秘老公狠狠宠 连载中

娇妻似火:神秘老公狠狠宠

来源:微阅云作者:雁字回时分类:言情主角:南程月战靳枭

精品小说《娇妻似火:神秘老公狠狠宠》由雁字回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南程月战靳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老公是一个眼瞎腿残,面貌丑陋,还不能人道的男人,肿么破?南程月的答案是:宠!掏心掏肺的宠!谁让老公大人曾是她心里的白月光呢?她上斗觊觎她老公家产的叔叔兄弟,下战眼红她少夫人身份的白莲绿茶,还帮老公豢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宠夫狂魔?

南程月很喜欢这几个字,更加积极的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也不管战靳枭一整节课都没跟她互动,还是很开心的下课就追出去。

“月小姐,枭少要休息了。”

唐擎拦住她,不过却将一部崭新的手机给了她,说:“这上面有我的私人号码,月小姐有事就打给我,这是枭少的吩咐,枭少不希望再出现昨晚的状况。”

南程月:“……我自己会买。”

她心里凉飕飕的,觉得自己追夫路,路漫漫,是谁说女追男隔层纱的?她的战哥哥,不止是一座山,还是一座珠穆朗玛峰啊!

“月小姐,这是枭少的吩咐,请不要为难我。”唐擎硬是要将手机给南程月,不肯退让。

南程月心情不好,有点烦,想要再次拒绝的,可是看着眼前的手机,突然觉得有些眼熟,纯黑色,超薄的,好像很战哥哥用的是一样的,难道是情侣款?

她这样一想,受伤的小心脏又活跃了,道了声谢接过手机,连着几节课都在按着手机熟悉功能,越看越喜欢。

课后,柯缘缘忽然扑过来将她熊抱住,庞大的体积差点压垮了她纤瘦的小肩膀。

“诶诶,别压坏了我的新手机!看到没,战哥哥送我的情侣款!”南程月扬着手机,得意炫耀。

柯缘缘“哇”了一声,双眼晶晶亮:“这是全球豪华版的限量款啊!天啊!这跟你的鸽子蛋有得一拼!”

“这么贵?”南程月一惊,顿时觉得烫手,又急忙握紧,万一摔坏了她可赔不起!

“别说这个了!小月嘿嘿嘿……”柯缘缘挤眉弄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妈说餐馆里接了好多的订单,忙不过来,叫我回去帮忙,还让我带上你……咳咳……”

“咳什么?”南程月白了她一眼,将手机贴身放好,拿起背包说:“哪次不是我跟你一起去帮忙的?你爸妈就是我爸妈!今天又可以吃柯叔叔做的红烧牛肉了!快走快走,我馋死了!”

于是,南程月跟着柯缘缘,两人大中午的骑着电瓶车,匆匆离开学校,赶回柯缘缘家开的小餐馆。

柯缘缘之所以能长那么圆,首当其功的便是柯爸爸的厨艺,从小到大,南程月就没少在柯家蹭吃蹭喝,当然,也没少帮忙跑腿送外卖。

柯家餐馆里,还专门为南程月准备了一辆二手电瓶车,南程月一去,柯妈妈就迎出来,递给南程月果汁喝。

“小月啊,又麻烦你了呵呵,这是我刚榨的果汁!”柯妈妈长得就是圆滚滚的,放大版的柯缘缘,笑起来眼睛都看不见了。

南程月接过就喝,柯缘缘不服气去抢,“妈你真偏心!我也很渴啊!小月我也要喝!”

“里面还有!”柯妈妈急忙将柯缘缘拖开,“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吃个什么都抢,长得有这么肥!小心嫁不出去!”

“痛痛痛!老妈你轻点!”柯缘缘尖叫,“我还不是遗传了你!”

南程月看得直笑,很羡慕柯缘缘,父母双全,全家圆满,不过今天柯妈妈有点奇怪,她也没看到厨房里有柯爸爸忙碌的身影。

“缘缘爸也出去送外卖了!呵呵,小月,你就送这地方的吧,找得到路吧?快去吧没时间了!还有缘缘,你就送这边这些……”柯妈妈分配工作。

南程月接过东西就出发,好在订单都是在一个地方的,是一个建筑工地,可是她到了一看,里面并没有施工,也没看到人。

她疑惑,掏出手机打上面的电话,堆满杂物的房间里面就传来铃声,一个啤酒肚的油腻中年男人拿着手机走出来,上下打量南程月。

“嗯……正点!比照片上的还他妈好看!这腰,这腿,够劲!”这男人眼神猥琐,言词流氓,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南程月皱眉,什么照片?还有这男人说的这些话,明显就不是冲外卖来的,是冲着……

她急忙搁下手里的外卖,警惕的退开,“外卖到了,我先走了!”

“走啥呢?来了就别走啊!”那男人拍了拍手,大声喊道:“兄弟们!货到了!听说这妞儿很辣!都给我按住了!待会儿一个一个来哈哈哈!”

楼上噼里啪啦的冲下来几个男人,四面八方的将路给堵死了,南程月心脏一缩,跳的很厉害,立刻就拨通了手机上的紧急联系人。

“手机!都他妈瞎了!”那中年男人一吼,几个男人都扑过去抢南程月手机的手机,豪华的贵重的手机,摔到了地上,还被一个男人狠狠的踩。

“你特么给我松脚!滚开!”

南程月瞬间像头炸毛的狮子,手臂被按住了就伸腿去踹,那男人不妨,一脚被踹中了要害,嗷嗷叫着跳开。

南程月立刻就扑过去想捡她的手机,拳打脚踢的挣扎得很厉害,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越来越无力,手脚软了,脑袋晕了,莫名的觉得热。

她这是怎么了?感冒?感冒是这个症状?

她一时脑子里乱糟糟的,越是想要意识清醒,就越是无力,迷糊,那几个男人穿着灰扑扑的衣服,伸出脏兮兮的大手,放荡的笑声让她只能汇集一个念头……

“走开!别碰我!”她想叫,可叫不出声,跟小猫似的软,腿也软得站不起来了。

几个男人笑声越来越猖獗,几只手去撕扯她身上厚厚的棉服,还有咔擦咔擦的闪光灯在眼前晃,她的视线都迷糊了。

不行!她狠狠的咬着舌尖,让自己恢复了一丝理智,冷冷说:“我是战家的长孙媳妇,你们敢碰我,我,我老公不会放过你们!”

“哦?战家那个残废是吧?哈哈哈!听说你老公还不能人道!你应该还是个雏儿了?哈哈哈!老子这单生意真是走大运了哈哈哈!”

那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大笑着,捏起南程月形状优美的下巴,盯着南程月那张五官精致,因为药效而红透的脸,唾沫直咽的凑嘴过去。

南程月双眼都快喷出火来了,比脸蛋还红,猛然张开嘴,一下就咬在那即将碰到他的男人脸上的肥肉,痛得他哇哇叫,一耳光给她狠狠扇过去。

“臭婊!子!真他妈泼辣!都这样了还咬人!老子那药可是连头母牛都能倒!按住了!看老子怎么调教你!”

中年男人捞起袖子,一把抓住南程月的马尾辫,迫使她仰起头来,臭哄哄的嘴又恶心的压过去。

“呸!”南程月费劲的吐了口血沫,迎接她的又是噼里啪啦几个巴掌,她却只觉得麻木,诡异的燥热强烈得压住了所有感官。

她竟然看这几个面容扭曲色眯眯的恶心男人,也在模糊的视线里,变了形状,生出了潜意识的渴望,渴望……

“终于他妈的消停了!快!快拍!别拍到老子的脸!这妞儿,老子就先玩玩她这张咬人的嘴!”

中年男人解开皮带,在一阵邪恶的哄笑声里,正要挺身上前,忽然听见风驰电挚的汽车引擎声,暴风一般席卷而来,带起的灰尘浓烟滚滚。

“这,这是……”

“他妈谁啊!”中年男人怒骂,不得不停下来,吩咐其他人去看,可几个人才出去就被噼里啪啦的踹翻,一个不留。

中年男人惊呆,使劲的睁大黄豆小眼睛,惊悚的看着那黑色风衣体态修长的男人,步伐优雅的踏着他哀嚎中的一地兄弟。

“你……嗷!”

中年男人才刚开口,还没问出什么,就被迎面而来的男人挥起拳头。“嘭”的一声响,他就被砸得晕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身后拿着手机一直在录像的小弟,吓得犹如惊弓之鸟,迅速一把丢了手机就跑,却被后面又开过来的一辆车下来的几个保镖,揍得趴在地上哭爹喊娘。

“抓起来,问清楚了再送警察局!”

战靳枭冷声吩咐,一脚踹开挡在前面碍事的胖男人,缓步走向蜷缩在地上一团,闭着眼睛不停颤抖的南程月,女孩脸色红得滴血,汗水密布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战,战哥哥……”

她干裂的嘴唇动了动,梦呓般痛苦的吐出几个断断续续的字眼,声音软得像男人听了热血沸腾,更别说此刻她衣衫褴褛,衣不蔽体……

战靳枭眉头上的青筋狠狠的跳了跳,要不是他让唐擎给了她准备了一款手机,安装了定位系统的手机,本来是为了防止她像昨天那样搞破坏,没想到,第一件事就在用在了这里。

好在她聪明,知道第一时间就拨通唐擎的电话号码,他又离这里不算太远,否则……

他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阵,才提了提裤腿,半蹲下去将要将她抱起来,而随着他的靠近,纯澈的男人气息和清冽的烟草味道,让浑浑噩噩的女孩潜意识的就贴过去,八爪鱼一般的缠绕。

她本来就全身发软,又烫,男人一动不动的看着怀里扭来扭去水蛇一般的妖精,英俊的脸越来越阴沉,一把掐住她的腰肢,单手就粗暴的将她扛在了肩上。

南程月行动受到了限制,可贴近的感受到男人的气息,她又不安分的扭来扭去,摸来摸去,亲来亲去,按都按不住。

周边还在清扫现场的保镖:“……”

“全都转过身去!”战靳枭黑着脸,将女孩扔进副驾驶,抓过安全带就将她桎梏住,见她还不安分,又扯下领带将她乱动的双手捆起来。

女孩的骨骼小小的,手腕软软的,触手滚烫,细腻,就像她生涩又勇猛的钻进他的风衣里面,隔着他单薄的衬衣……

他猛地紧锁起眉头,还带着湿漉漉印记的喉结滑动了一圈,抿紧了唇,一把抽出纸巾来嫌弃的擦了擦,然后随手砸到南程月身上。

南程月难受的皱着脸,鱼儿一般呼吸急促的小嘴弱弱的哼哼,“战哥哥……疼……好难受……战哥哥……唔……超超……”

战靳枭:“……?”

他彻底黑了脸,俯身过去一把狠狠的捏起她的下巴,沉声问:“超超?是谁?”

南程月哪里听的清楚他在说什么,只知道那种让她清凉又着迷的气息又扑面而来,她当然毫不客气的黏过去,张嘴享用。

战靳枭:“……”

薄唇上贴来火热的温度,跟那夜在海里的温度不同,却一样的强势,霸道,又生涩,战靳枭猛地一把推开她,顺手就去扯纸巾。

然而,南程月倒过去就不动了,就那么歪着小脑袋,扎成马尾的长发乱糟糟的湿漉漉的贴着她的脸,狼狈,又可怜。

战靳枭深吸了口气,捏着眉心打了个电话出去,“唐擎,叫阿风到医院去,现在,要快。”

挂断电话,他准备启动车子,忽然又瞥了一眼身旁晕睡的南程月,视线落在她只穿着T恤的身上,白色的T恤布满脏兮兮的各种指印,惨不忍睹,黏出曲线……

他额头上的青筋再度跳了跳,咬紧后牙槽,脱下自己身上的风衣外套,覆盖到她身上遮得严严实实,这才发动绝尘而去。

“唐远,去完警察局,再去查查刘美娟,今天都做了什么。”

……

南程月晕睡了好久,忽冷忽热,浮浮沉沉,一会儿像在被火烧,一会儿又像是置身冰原,最后,对,她是被冷醒的。

她哆嗦着睁开眼,一把就撕开贴在额头上的冰袋,手臂酸软,手背上还传来刺痛,她才发现自己挂着吊瓶,那不知道什么药水,一直从手背冷到心脏。

什么鬼东西!

最讨厌打针的她,二话不说就要拔掉针头,却听一道生硬的语言急急传来,“别动!这药很贵的,输完,别浪费!”

南程月一脸懵逼的抬头看去,就见白大褂的慕倾风,顶着一头招摇的金发快步进来,看了看药瓶还垂眸冲南程月笑,“春天到了,梦也美了,小嫂子,是吧?你都梦见了谁?有没有梦见我?”

南程月:“……我怎么在这里?”

她脑袋晕乎乎的,乱糟糟的,还记不太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去送外卖,遇到一群想占她便宜还拍照片的男人,然后……

她脑仁疼,一时想不起来,但自己身上已经不是原装,换成了病号服?

她一个激灵,“谁给我换的衣服?”

她警惕的盯向慕倾风,慕倾风吊儿郎当的吹了声口哨,笑得桃花眼上翘,风流无限,“如果我说,是我呢?”

“呵呵。”南程月面无表情的抽嘴角,随即抬腿就一脚踹过去,“臭流氓!换衣服连我的内衣也脱!你不是喜欢战哥哥吗?你男女通吃吗?你对得起战哥哥吗?!”

南程月踹了一脚又踹一脚,只怪慕倾风躲得快,她一脚都没能踹到,气得跳下床去踹,慕倾风只好举起双手投降。

“不是我不是我,我认输,别乱动了,我的药喂!你知道这药多珍贵吗?要不是你差点小命不保,你战哥哥又心急如焚的话!我才……”

“战哥哥?战哥哥心急如焚?”南程月一听见战哥哥几个字,瞬间就顾不得其他了,激动的问:“战哥哥来过吗?战哥哥在哪里?”

慕倾风:“……”

这一串的战哥哥,让他很担忧,张嘴正要说话,外面传来战靳枭的声音,“汉语不好,就别乱用形容词。”

慕倾风笑抛媚眼,“我觉得很恰当啊,小擎擎,你说是不是心急如焚?”

唐擎:“……汉语不好,就别乱用形容词,连大小都分不清楚!”

南程月:“……”

那三人在那边谈笑风生,其乐融融,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局外人,单身狗,额,到底谁才是小三哪?

她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提醒道:“战哥哥,我还在吊水呢,我差点被几个猥琐大叔欺负了,还有这个医生,他说是他给我换的衣服,我怀疑他对你的心意不专……我不是嫉妒啊!”

她心虚的解释,生怕再说错什么惹战靳枭不高兴了,她只记得早上分开的时候,他都一句话不给她说,现在连手机也丢了,那么贵的手机,要是要她赔……

南程月更心虚了,抿着嘴戳着自己的手指,不敢再说话了,这小女孩单纯的姿态,引得慕倾风又喷笑起来。

战靳枭戴着墨镜的眼睛朝他冷飕飕的盯了一眼,淡声说:“衣服是护士小姐给你换的,至于欺负你的人,已经在监狱里了。”

“啊?”南程月惊讶的抬起头,“战哥哥,是你救我回来的?对了,我想起来我给唐擎打了电话,但是还没接通就……咳咳,手机就被抢了……”

“我一下午都在A大。”战靳枭语气依旧淡淡,抬手示意唐擎,“你的手机还在。”

唐擎立马站出去,将完好无损的手机双手呈给南程月,“月小姐。”

南程月愣愣的接过手机,想的却是,战哥哥说他一下午都在A大,那救她的是谁?那隐隐熟悉的味道,清冽的,纯澈的……

她心跳猛地一缩,脑海里那张英俊深邃的面孔又在慢慢复苏,甚至隐约还有她缠着他亲的片段,这……

这是她的幻想,还是真的是他出现过?她觉得耳根子都在发热,罪恶感在心底蔓延,她怎么能做这么无耻这么对不起战哥哥的梦,一定只是个梦!

南程月不敢再多说半个字,老老实实的等着输液,连战靳枭说去看战老爷子,还带走了慕倾风,她也没敢有意见,心虚。

唐擎留在这里守着她,就跟个木头桩子似的站军姿,她也低着头玩手指,心里则绞尽脑汁的想着她之所以会兽性大发的原因,想到那杯果汁。

她防备谁,也没想过防备柯妈妈,柯妈妈对她一直都挺好的,为什么要给她下药?可是她大中午的饭都没吃一口,就喝了那杯果汁。

她觉得脑袋又隐隐作疼,拿起手机来下载微信,她之前那手机上的号码,微信上有柯缘缘。

没想到一登录进去,柯缘缘的信息就累积了好几十条,语音的,打字的,潮水一般的涌过来,一条接一条。

“小月!你在哪里?你有没有怎么样?”

“小月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妈叫你去帮忙,是被人利用,他们抓了我爸爸,要我妈拿你去换,还是警察把我爸送回来,说起这事我才知道,我都吓死了小月!还好警察哥哥说你已经被送去医院了!可是问是哪个医院,他竟然说不知道!小月你在哪个医院啊,我去陪你!”

“小月你看到了信息,回我一个好吗?我妈她,她也是没办法,你别怪她好吗?她说给你做红烧牛肉赔罪,你来吗?”

“小月,你不理我了吗?对不起小月,是我和我妈对不起你,对不起小月……”

“……”

柯缘缘好不容易看完信息,吊瓶也完了,趁着唐擎去叫护士来处理的时候,她简洁的给柯缘缘发了条语音。

“不怪你,其实是我连累了你们,对不起小圆圈,牛肉给我留着啊,别偷吃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她发完语音,握着手机的手指紧得骨节发白,慕倾风来给她拔针头都愣了一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呀,就是锋芒太露了,我这形容词用得恰当不?”

南程月全身触电般的一抖,肉麻的一把推开他,“别用摸头杀勾引我啊,小心我给战哥哥告状!”

慕倾风笑着风华绝代,“小嫂子你怎么这么可爱呢?可惜了,你怎么就是枭的妻子了呢?哎……”

“可爱?”南程月再度肉麻,昂首挺胸瞪他,“我,御姐音!对你这种喜欢男人的男人,不感兴趣!”

她心情不好,气呼呼的堵了慕倾风一句,可等她气势汹汹的走出门,一眼看到门外面无表情的战靳枭,立马狗腿的改口,“当然,战哥哥除外呵呵呵……”

哎哟卧槽!她怎么这么倒霉,每次说错话都会被战哥哥抓到包,她心情再不好,也得涎着笑脸去赔罪。

“战哥哥,我错了,我刚才是被那个医生气糊涂了,我口不择言,我……”

“不是要跟我回战家吗?”战靳枭面无表情的打断她,语气淡淡:“走吧,回去再给我解释,好好解释。”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宠婚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