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风中有朵雨幻的云

更新时间:2019-05-22 17:18:39

风中有朵雨幻的云 已完结

风中有朵雨幻的云

来源:微阅云作者:都都哥哥分类:言情主角:乔司年沈从梨

独家小说《风中有朵雨幻的云》由都都哥哥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乔司年沈从梨,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喜欢乔司年,众所皆知,所以心甘情愿的拿着沈家换得和他一场婚姻。原以为这是幸福的开始,没想到却变成了我噩梦的源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母亲去世后,曾经的我有多渴望他现在就有多疏离他,压根不把他放在心里,可现在......他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原因是我。

他的爱很深沉,沉到我一直忽视。

我忍着心里的酸楚匆匆的离开寺庙,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一个久违的电话,电话那端的嗓音特别欣喜,“沈总,研究有了新的进展。”

“陈年,时间来不及了。”

给我打电话的叫陈年,是一名医学教授,

五年前我委托曲靖找到他就一直替我做事。

我打小就有血液病,即使做过手术也经常复发,我很反感这点,就让曲靖专门找了个团队替我研究新的药物,想根除我这个后遗症。

陈年惊讶的语气问:“沈总是什么意思?”

“见面再谈吧。”我说。

他替我办了五年的事,现在临了头去见一面也算是一个了结,我让司机改了目的地去了蓉城科技大学,到了我就给陈年打了电话。

我从没有见过陈年,电话打过去时不远处一个发际线堪忧的中年男人接起了电话,他取出手机接通小心翼翼的喊着,“沈总?”

我笑说:“我在你后面。”

陈年转过身立马向我跑过来,伸出手腼腆的笑说:“沈总,我们这是初次见面呢。”

我和陈年认识五年一直都是电话沟通,这几年他虽然没有提供出根治我后遗症的新药物,但在其他方面也有不小的突破,为我名下的药物公司提供了不少的新药赚了不少的钱,曲靖特别看重他。

我握住他的手,笑道:“幸会。”

陈年与我随意的聊了几句就带我去了他的实验室,在实验室里他滔滔不绝的讲着他新研究的成果,我站在他的身侧耐心的倾听。

待他介绍完之后,我才语气平静的解释说:“我的身体已经撑不住了,顶多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次的新药......具体怎么做你可以和曲助理沟通,我晚上会给他打个招呼,他会全力配合你的。”

我如今的身体已经不是靠这些药物就能治好的,陈年听闻沉默半晌说:“沈总,要不我们试一试?万一还有机会呢?你别放弃……”

我打断他,“投入生产吧。”

与陈年分别后我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我顺着雪路往校园深处逛,路过一间大教室,讲台上的讲师很年轻,兜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领间系着一条黑色的领带,白皙的手腕处挂着一串打磨光滑的佛珠。

那人的嘴唇很薄,五官看不太真切。

我刻意向他走近了两步站在门口,眼前这人瞧着和乔司年差不多大,五官俊朗精致,从内到外透着一股千帆过尽的成熟内敛。

他察觉到门口的我,偏过头望着我问:“同学你是?”

他的嗓音温润,眼底却是极致的冷漠。

我呆在原地一时没来得及回答,听见里面的学生笑着打趣道:“谈教授,你瞧小姑娘一脸痴迷的模样,肯定是你的追随者啊!!”

众人起哄,“小姑娘喜欢我们家谈教授啊,悄悄告诉你哦,我们家谈教授还没有女朋友,别说,小姑娘这模样长的还挺精致的!”

名叫谈教授的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让我进教室坐下,我哦了一声正要进去,陈年的声音急匆匆的喊着,“谈教授,那是我姐姐家的孩子,今天来学校玩呢,估计是迷路不小心跑到你这儿了!抱歉打扰你上课了,我这就带她离开,沈......从梨走吧,我送你去校门口。”

我偏过脑袋问:“我想听谈教授讲课可以吗?”

陈年面色惊讶,立马反应道:“嗯,那我待会来接你。”

陈年离开之后我进教室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耳边传来几个学生的嘀咕声,大家都讨论着我是陈年的外甥,家里一定很有钱。

听他们嘀咕我才知道,发际线堪忧的陈年家里很有钱。

耳边太过嘈杂,我手心撑着下巴偏头望向窗外,雪花纷纷,操场上已积了厚厚的一层,有不少的人手里揣着雪团和伙伴们追逐打闹。

虽然听不见笑声,但他们一定在笑。

想到这,我忍不住的勾唇。

十八岁那年我就开始管理公司,在此之前都是请的私人家教,没怎么正儿八经的上过学,自然也没什么朋友,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他们。

讲台上的男人嗓音低沉温润,我听着上瘾,在教室里一坐就是两个小时,直到教室里的人走完我才起身离开,顺着积雪的路快到校园门口时,我瞧见刚刚还在讲台上讲课的男人,此刻正在和一个学生交流。

我路过他,他忽而喊住我,“沈同学。”

我不解的望着他,听见他问:“不等你舅舅?”

我摇摇脑袋笑说:“他让我先回家。”

他点了点头,语气温吞道:“嗯,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他就先我迈步离开了,动作干净利落。

似乎刚刚,真的只是从长辈的角度关怀了我一句。

不由自主的,我跟上了他的脚步,随他在一个公交站等着车,随后又一起上了公交站,我也不知道他发没发现我的存在,我也不在意被他发现,坐在窗边目光淡淡的望着窗外,不久后他就下了车。

我望着他的背影笑了笑,由衷道:“谢谢你。”

谢谢他刚刚给我的关怀,对他来说微不足道,于我而言却像是一束光照进了心里,毕竟在这个世上,关心我的人只有父亲和曲靖。

我坐着公交车没有下车,车子回了始发地又开出去,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我居然看见站台那儿站着一位抱着书本撑着黑伞的男人。

他的眸光淡淡,隔着车窗与我对上,

那一眼太过深沉,淬着点柔光,

像是幽渊的旋涡,深深的吸引着我。

车子在公交站台停下,我没有下车,他也没有上车,我静静的打量着他,他的皮相极好,皮肤白皙,眼眸虽淡却淬着万千星河,一身黑色的大衣里配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显得他格外优越,精致到了骨子里。

除开乔司年,他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男人。

我勾唇,公交车又启动开了出去。

无数次轮回,我都在公交站台与他匆匆一眼而过,我没有选择下车,他也依旧没有上车,直到夜晚降临,我下车到他面前问:“冷么?”

我说话口里带着白气,他垂下眼眸望着我,那深处是极致的冷漠,我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他伸过手淡淡的说,“沈同学,替我拿着伞。”

我听话的接过伞,他拿起脚边的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条藏青色的围巾,很长很厚,他忽而绕过我的脖子,一股暖意袭来,他手腕上的佛珠摩擦着我的脸颊,我怔怔的望着他,一时之间心里有些慌乱。

他替我系好围巾双手撤开,身上的浅浅檀香却依旧环绕在鼻间,我垂下眼眸感激的说了声谢谢,他温润的问:“沈同学,要去哪儿?”

我低声的说:“我打算待会回家。”

“嗯,陈教授刚给我打了电话问你的行踪,我想你可能还在公交车上,所以在这儿等着你,沈同学,到家之后给陈教授打个电话吧。”

他说话客气,像一个和善的长辈。

“好的,谢谢你。”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带着一丝磁性,随后转身离开,在漆黑如墨的雪夜里只剩下他挺拔孤寂的背影,我没有问他的名字,他也没有问我的名字,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好奇心,之间的一切似乎都从此刻斩断。

我低头轻轻的摸着这条带着温度以及檀香的围巾,心里真诚的感谢这个陌生男人给我的温暖,谢谢他给我即将结束的人生一点美好。

我转过身打算等下一班公交车,却没想到撞进一双沉如深渊的眸子里,隔着十米宽的距离,我明确的看见他脸上的冷酷以及愤怒。

愤怒......

我不知道他在愤怒什么。

我按捺下心中对他的渴望,浅浅的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我转过身撑着黑色的大伞离开公交站,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茫无目的的像个游魂似的,最后累了伸手在路边拦着辆出租车。

没有拦到出租车,停在自己面前的是一辆黑色的宾利,车窗缓缓的摇下,我率先看见男人英俊的半张脸,随后是薄凉的唇。

我垂着眼眸望着他没有说话,他转过眸子望着我,嗓音低低沉沉的吐出一句,“怎么?又哑巴了?见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从没想过他现在还会挑着我的痛处讽刺我,我脸色唰的一白,努力的维持着脸上的笑容说:“我自认为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乔司年冷漠的目光望着我,唇角勾起一抹极淡的弧度,“乔太......现在应该称呼你为沈总,没想到你会说话之后这么带刺。”

我浅浅一笑没有搭理他,他脸色狠狠一沉,这时坐在前面的助理突然下车替我打开后车门,语气恭敬道:“沈小姐,请上车。”

现在的乔司年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况且他有自己的未婚妻,如果现在我还选择上车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我退后一步远离那辆车。

见我这个举动,乔司年的脸色很差劲,他收回视线沉默不语,助理了解他的作风,直接强制性的拉着我上了他的车,伞被卡在车门处,我来不及收伞,乔司年那个男人直接攥住我的手腕迫使我扔掉它。

车门被助理快速的关上,我此刻非常愤怒,实在想不通现在算怎么回事,他像是将我当成了玩物,我必须要听他的话一样。

哪怕现在的我和他毫无关系。

再说开口说不要我的也是他!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古代小说
  3. 民国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