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雪之后

更新时间:2019-01-20 13:22:54

大雪之后 连载中

大雪之后

来源:微小宝作者:鱼香豆腐分类:武侠主角:温良徐念凉

热门小说《大雪之后》由鱼香豆腐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主角温良徐念凉,内容主要讲述:波澜壮阔的凉莽之战落下帷幕,南疆铁骑开进了太安城,六国再无复国志,天下再也不怨徐,北莽远遁,离阳江山已现盛世之兆。一个少侠从富春江畔走来,结伴青梅竹马的刁蛮郡主,拐带书生太子,背着前辈的剑,替老爹再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由于襄阳侯府一气儿来了五个二品高手,殷长庚和温良也不打算和这个冷血的侯爷讲银子的道理,二人带着收集来的证据和就要写上总结的文书来到了襄阳温府——一座凡不拜帖就没法在青州做官的经略使府门。

温太乙看着殷长庚娟秀字体写成的调查文书,一双老手微微发抖,寥寥万字如庖丁解牛一般透析上庸郡错综复杂的漕运现状,此奏报如若面圣,温家搭在漕运上的手就将斩去七成,一众门生故吏都将面临降职或流放,而温家因为制衡北凉从赵家那儿得来的那点香火情也就不复存在了,一个老来失了前蹄的文臣,离自己的生后美谥也就渐行渐远了。

“呵,殷世侄好眼光,好文采,洞若观火,刀刀见血。”温太乙放下文书,看了一眼正在饮茶的殷长庚和懒洋洋瘫在太师椅上的温良,“你们死里逃生,不直接回京,来我温家给我看这些,我承你这个情,是想卖面子还是卖银子。”

“死里逃生?”殷长庚露出一丝冷笑,“我殷长庚在添香馆搂着姐姐喝着酒,温少侠就把事办了。”

“温老头,也就你没派人来,看你挺上道,才来敲诈你,懂么?”温良不耐烦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来我师父和你过节颇深,我摘了你这颗脑袋说不定能跟他老人家换把好剑。”

温太乙脸色一沉,听出二人不是虚张声势,温良眼中透出的凶光,说明他真想杀自己而非虚张声势,也就再也拿不住了:“殷茂春想再进一步不是我能左右的……我温家只能保证全力支持。”

“诶诶诶!”温良拍了拍桌子,指着自己说道,“什么再进一步,退一步,我八,他二,别搞错了。”

温太乙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殷长庚,本以为殷长庚占着主导地位的他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还是要钱算了?”殷长庚不理会温老太师,向温良询问道。

“行,还是钱爽利,我爹说了,行走江湖,就是要大秤分金银。”温良一挥手,颇有拍板的味道。

殷长庚这才转头对温太乙说:“钱呢,温大人看着给,结案陈词呢,我看着写。”

温太乙吃惊于殷长庚的直接,自己年轻时遇上这等事,怎么也得吃上几顿饭,斡旋一番,谁料这二人现在就让自己拍板!老太师疯狂盘算着其中厉害,遇到两个不按规矩办事的小贼真是伤透脑筋。

“五万两。”温太乙伸出五根手指,小心翼翼地试探着,等着对方还价。

哪知道殷长庚哈哈大笑:“好,五万就五万,我就按五万来写这陈词,绝对童叟无欺。”

说完和温良架着温太乙大摇大摆地去账房领了银票,也不听老头一路上心虚的絮叨,上马便走。

两骑刚从北门出了城,温良便停了下来。殷长庚笑着问道:“要杀个回马枪?”

“妈的不去一趟襄阳候府真是委屈了自个儿。”温良说完便拨马转身,“等我两个时辰。”

殷长庚翻身下马,席地而坐,翻出一本上庸城里淘来的奉版《盐铁注疏》和一葫芦剑南春烧,“我不急,你砸得越狠,温太乙补来的银票就越厚。”

“年叔说得对,最狠的莫过读书人。”温良从怀里掏出一块五万两银票丢给殷长庚,顺带啐了他一句。

看着温良打马回城,殷长庚似是想起什么,大声呼到:“只一样,姓赵的别杀。”

温良头也不回,扬了扬手算是在说:“还用你教……”

襄阳侯府外,温良和襄阳侯府采买的人有说有笑地一路走来,到了出入下人的偏门便停下了脚步。

“小兄弟,这侯府你就在外面看看吧,把守森严着呢。”那小厮架好满是菜蔬的板车,指了指偏门旁的两个士兵,“咱们王爷行伍出生,府中养的府兵不少,这不,连偏门都有守门的。”

“好气派呀,我在京城也不见那些达官贵人的府邸有私兵把守偏门。”温良瞄了眼这比自家小院门都大的侯府偏门说道。

“那是,这青州天高皇帝远,养个几百府兵算什么,又不是养不起。”

“那是,守着这么条粮道,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监监守”

“监守自盗。”

“哎,对对对,就是它,想拿多少拿多少,随便漏点这些军爷都吃不完。”

那小厮连忙拉住他,“小兄弟,饭可以乱吃,话,千万别乱讲。”

温良拍了拍他肩膀,“小哥你人不错,快回家去吧。”那小厮正不解间,温良“噌”得拔出黄庐,“你买的这些菜是做晚饭的吧,可惜,买多了。”说罢,掏出准备好的黒巾系上,一步跨入偏门便不知去向,守门的两个侍卫应声倒地,全身绝无新伤,只是脖子上多了短短的几寸剑痕。

襄阳侯刚吃过午饭,正在书房喝着消食的普洱,百无聊赖地等着上庸的消息。只听得外面人喊马嘶,以为院里的私军又在起哄斗殴,不耐烦地走出去一瞧,正看见一道剑光削去了整个东厢房屋顶,护院的四百私军横尸一地。一个蒙面剑客一步跨来,一剑拍在襄阳侯脸上,军功傍身且有三品修为的襄阳侯顿时昏厥过去,刺客踢了踢一动不动的襄阳侯,含混不清地说着,“我爹说了,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个有仇必报。”话音未落,刁毒的眼神就落在了华丽的书房里,顺手就卷走了书桌上那方古砚,“嘿嘿,这个权当做给年叔的学费了。”

襄阳城另一边,温太乙正在家中坐立不安,寻思此事后续,担心自己钱是不是给少了,就听见了城里的动静,一个仆人连滚带爬地冲进内院,结结巴巴地说着:“老老老老爷,襄阳!襄阳候…府,给人拆了……”

温太乙不由得想起那个瘫坐在自家客厅椅子上那个剑客,想起他看着自己时眼中透出的杀意,惊得手中的紫砂壶摔了一地,急急忙忙叫来家中所有豢养的高手,又让门生调来了一千青州军将温府团团守住,是夜温府灯火通明,不眠不休。

破晓之时,温太乙方才回过味来,只吩咐儿子了一声:“散了吧。着快马给殷长庚再送去二十万两银子,一定要赶在他进京之前。”说完便向寝屋走去,一路喃喃着什么“塞翁失马”“后生可畏”云云。

殷温二人赶回京城之后,殷长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了两天的奏折,第一天温良还耐着性子守了一天,怕有“尾巴”跟来,结果殷府一切如旧,饭桌上殷长庚笑言温良杀得太狠,襄阳侯这时候估摸着正四处打听你温良是哪路神仙,温小子撇了撇嘴,扔给他留了厚厚一叠五万两的银票,自己则溜之大吉。

第三天早朝,殷长庚一纸奏折递到御前,群臣震惊,襄阳侯贪污之巨让人咋舌,殷长庚调查之细也同样让人匪夷所思,奏折中将上庸官商勾结,贪污之数,贪污之法一一罗列,仿佛参与其中,行文最后还点出几个“温派”大佬,点评“虽贪心不足,但大都较为克制”,只需“严加约束,尚可留用”。谁都知道,名字出现在这样一篇奏报之中,非死既升,所以殷长庚的中肯评语不光是保命符,更是晋升金玉良言!寥寥八个字,温家花了二十五万两银子。

赵铸非但没有盛怒,见殷长庚字体娟秀,行文严谨,反而看的不住点头,看毕,笑着问殷长庚:“听闻殷大人在上庸和襄阳都被赵况这厮两次遣人刺杀,可有受伤?”

殷长庚拱手:“谢陛下关怀,刑部兄弟照顾周到,不曾受伤。”

赵铸敛起笑意,站起身来,群臣噤声,只听得大殿之上掷地有声:“赵况,斩,长子赵颖,斩,襄阳候府,抄家,女眷,流放。”

满堂赫然,罪上宗室减一等,这是离阳惯例,赵铸如此狠辣决绝,更像是在释放某种信号,某种针对宗室皇亲的信号。

正当群臣默然,赵铸指着殷长庚大笑着问自己的吏部尚书,“殷茂春,你与王雄贵同科,且进士排名不及他,御史台,六部侍郎,官场之上也是步步落后,可曾像你儿子这样完完整整地赢过王雄贵一次?”

户部尚书王雄贵闻言失色,跪地乞罪。

殷茂春转出队列:“小儿侥幸,陛下谬赞了。”

赵铸大袖一挥:“你别听错了,我是说。“皇帝指着堂下两位老臣,缓缓说道,“王贵雄和你,都不如你儿子。”

玉阶下之下,一众老臣汗颜。

“殷长庚!升任门下省从三品右仆射。”

殷长庚也不推辞,“领命。”殷茂春眉头一皱,暗自叫苦,天子把长子捧如此之高,直接站在了一众老臣的对立面,自家小子看起来是春风得意,得罪了这一帮阁殿大学士,往后的路可谓逆水行舟。

殷长庚起身之时与赵铸对视一眼,眼神不让半分,赵铸会心一笑,心想,“以后便是盛世了,就要与些酸书生长相守了,有这样的读书人,至少,不会太闷。”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女强小说
  3. 总裁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