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更新时间:2019-05-14 17:25:48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连载中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来源:追书云作者:小m愚分类:言情主角:苏清欢

主人公叫苏清欢的小说叫《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本小说的作者是小m愚所编写的经商种田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外科圣手穿越到古代农家,家徒四壁,极品成堆,苏清欢叉腰表示:医术在手,天下我有!什么?告我十七不嫁?没事,买个病秧子相公,坐等成寡妇,赚个贞节牌坊横着走!可是,为什么相公挂不了,还越来越勇猛?吃不消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靠!”苏清欢骂了一声,上前吃力地扶住他,拖着他往床上放。

他身上热得像个火炉,呼呼地往外散着热气。遮体的布料滑落,精壮结实的身体和狰狞的伤口都一览无余。

“烧成这样还硬撑着!”苏清欢嘟囔,心中却有些感动——刚才他是为了帮自己才强撑这口气。

这男人,倒是个知恩图报的。

这样想想,那七十两银子也不算打了水漂。

可是,还是心疼。

不,心肝肺都疼。

给他把了脉,苏清欢松了口气。

陆弃身上的伤太多,眼下发烧昏厥是因为炎症导致,得赶紧想办法降温消炎。

苏清欢抓了一把铜钱,一个空碗,一路小跑去林三花家。

三花娘林氏正在拿着扫帚扫院子,她是童养媳,所以也姓林,但是她性格泼辣,说话大声,一点儿也没有受气的样子。

她不喜欢苏清欢,觉得她桀骜难驯,又住在村里没人敢住的鬼屋里,是个不祥的人。

因此,见苏清欢来,她哼了一声,假装没看到。

林三花在喂猪,见了苏清欢,在围裙上擦擦手,大嗓门道:“清欢,咋了?”

林氏指桑骂槐道:“喂你的猪!人家是见过世面的人,哪个要理你!”

苏清欢自称被主子放了出来,这也是遭到村里人白眼的原因——若是好端端的当差,年轻漂亮的姑娘,又不是家人上门求,哪家主子能放出来?

定是她行为不端,勾引男主子,忘了本分,被女主子撵了出来。这种传言甚嚣尘上,连宋氏都是肯信的,所以才一口一个苏清欢“失了清白”。

苏清欢不是来吵架的,她走到林氏面前把铜钱塞给她:“林婶子,把你家烧酒给我来一碗。”

三花爹喝酒,林氏嫌费钱,所以每年都自己酿苞谷酒,苏清欢听林三花说过。

林氏眯着眼睛一扫,就看出来她手里足有二三十个钱,喜笑颜开地把钱接过去。

正当她想上前接过苏清欢的碗时,林三花上前抢过碗,一溜烟跑到放酒缸的堂屋,道:“娘,我去打酒。”

她怕林氏扣扣搜搜,只给小半碗。

林氏骂了一句“胳膊肘往外拐的蠢东西”,但是想想即使满满一大碗酒才值五个钱,也就没再骂人,反而挤出一个笑意道:“花儿啊,不,清欢啊,以后要买酒还来婶子这儿。”

林三花果然打了满满一碗酒出来,递给苏清欢,小声说:“你要酒做什么?下次告诉我,我从家里给你偷点,哪里要什么钱?我娘就是掉进钱眼里了。”

苏清欢心里感激她的好意,含糊解释了句“家里来客了”,就端着酒碗匆匆回去。

她用烧酒给陆弃擦了身体,酒洒在伤口上,钻心地疼,陆弃身上的肌肉紧绷,控制不住地颤栗。

他生生被疼醒,却咬住嘴唇,一声闷哼也没发出,咬到嘴唇都被咬破。

苏清欢取了干净的棉巾让他咬在嘴里,咬牙继续给他擦拭,额头上也浮起一层细密的汗珠。

她俯身,与陆弃很近,陆弃甚至可以看到她白皙面庞上细细的绒毛,被汗水浸湿;她眼神认真,手上动作利落,仿佛那些陆弃自己都觉得丑陋的伤疤,只是稀松平常的存在。

“好了,我去给你熬药。”半碗酒用完,苏清欢松了口气,站直身体,捶了捶酸到僵硬的腰。

“嗯。”陆弃没有再道谢,而是闭上了眼睛。

苏清欢给陆弃熬了药,想起还有些硝石,便取来大小两个盆子,都装上了水,然后把小盆子放到大盆子中,又把硝石投到大盆子的水里。

药熬好了,小盆子里的水也凝成了冰。

苏清欢把冰用棉巾包好,把药倒出来,放在托盘中一起拿进去。

“来,喝药。”她扶起陆弃,在他身后垫好枕头,把药递给他。

她动作熟稔,也许以前伺候过别人?陆弃心中忍不住地想,并且在想到被伺候的可能是个男人时,心中竟然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苏清欢也觉得这情景似曾相识。

那时候,程宣出天花,她觉得天都要塌了。

她爱的人,风度翩翩,文武双全,公子世无双,却偏偏染上了天花。

程宣让她走,她不肯,一边哭一边绞尽脑汁地想药方,日夜陪着他,衣不解带地照顾他,甚至想在那时嫁给他。

程宣不肯,他说,傻丫头,我怎么舍得你?我若是死了,你就好好找个人嫁了,我的所有私房你都知道……

苏清欢哭着捂住他的嘴。

那时候她想,同生共死,有爱无惧。

只是,后来的一切,证明是她脑补太多。

呵呵,她是傻叉,彻头彻尾的。

陆弃喝药的时候眼神也不曾离开过苏清欢,看着她小扇子般的黑长睫毛一点点被泪水沾湿,却倔强的不肯让泪水流出来,拼命逼退泪意。

他知道,她心疼的不是他,而是她的过去和回忆。

口中的药很苦,哭得陆弃眉头都紧蹙到一处。他用了几分力气,把空碗放回到托盘中。

碗盘相接的声音让苏清欢回神,她不着痕迹地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扶着陆弃躺倒,然后把裹了冰的棉巾放到他额头上,道:“给你退烧的,若是一直烧,小心变成傻子。”

额上冰冰凉凉的,乍放上来有些刺激,但是很快就觉得十分舒服。

陆弃伸手摸摸,迟疑地问:“冰块?”

苏清欢“嗯”了一声,端着托盘站起身来。

“哪来的?”

现在是初秋,冰块还是很稀奇的东西。

苏清欢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变出来的。”

陆弃:“……”

“好好休息,我去山上采药。”

异世之中,若说什么还能给苏清欢一点儿安全感,那一定是钱袋子。

钱可以买房子遮风避雨,远离这四面透风的“鬼屋”;钱可以买食物填饱肚子,远离挨饿到眼冒金星的滋味;钱甚至可以买个相公来,让她可以有个人说话……

所以,她要努力赚钱。

现在陆弃陪她说话,日后他走了,也可以换个人。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历史小说
  3. 逆袭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