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情深不抵陈年恨

更新时间:2019-05-14 10:45:50

情深不抵陈年恨 已完结

情深不抵陈年恨

来源:煮书影作者:猫小米分类:言情主角:封景梧桐

主人公叫封景梧桐的小说是《情深不抵陈年恨》,是作者猫小米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结婚三年,丈夫家外有家。我竭尽努力想要挽回的心意,却比不上白莲小三在他眼里开成了一朵奇葩。终于,自暴自弃的我,选择另一条逆袭之路。封景,就像打开我新世界大门的一道风景。他说,梧桐,这世上贱人这么多。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封景站在我身后,单手撩起我西装外套的袖子。

我下意识推摔开手:“别碰我!”

“上次一见到你的时候还没伤,这是回家摔杯子了?”封景口吻淡淡的,口风谑谑的。

我的脸哄一下窜红,上前一把将他拧进隔壁茶水间。

“我警告你!上次的事要是敢说出去,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抵是我的态度强硬到蛮横,封景轻哼一声别过脸,双手微抬作头像状。

此时我的手胡乱抓扯在他的领带上,褶皱和血迹毫不客气地将他玷污。

从他淡然无畏的双眸里,我看得到此时狼狈不堪的自己。

“你是苏清豪的人?”

缓了缓紧张的神经,我索性把手心的血擦在西裤上。

封景笑道:“不,我睡了苏清豪的人。”

我轰一声,再次恼炸了:“说了不许提这个事!”

“这又没外人。”他皮笑肉不笑,审视我的样子就像在逗一只猫。

我恨极了这种被玩弄的感觉。但不得不承认这份带着无害宠溺的神情,着实撩拨女人心——这样的眼神,我在苏清豪身上已经很久没有再看到。

“我不认识苏先生。只是三个月前,有位同校的学长牵线帮我们找了这个合作机会。”

我觉得封景应该没什么必要对我说假话。那么,这至少说明早在三个月前苏清豪就已经开始盘算着动马修,动我的项目。

一面还好像假装在董事会上为我的议案说几句好话,一面背后里跟我玩套路。

现在想想——他不过是为了把云娜她堂哥安排到公司里干个杂活,而同我心照不宣地做交易罢了!

我恨得牙痒痒,一股脑的情绪都甩眼前这男人的脸上了。我总觉得,留他祸大于利,能赶走的最好。

于是我说:“封先生竟然有这么丰富的运营管理经验,想必好机会多得是。我们季世算不上这一行的龙头业,也未必能供得起您这尊大菩萨。现在这潭水深深浅浅,你是亲眼看着的。不如现在就做个明智之人——”

“季总,我偏偏就喜欢蹚浑水怎么办?”

嘿,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

我用力深呼吸,把他染血的领带重新插回那精壮的胸膛。

隔着衬衫碰触,肌肤的弹性让我忍不住心猿意马。

“那么,你好自为之!我敢给苏清豪戴绿帽子,就敢给你穿小鞋!”

最后丢下一句警告,我恨不能快点逃离这份无止境的尴尬。

“季总,你可回来了!出事了!”

一进办公室,助手Lucy风风火火地给我拦了个结实。

“又怎么了?”

“刚刚客户来提货,发现库里那三百套比利时进口羊毛地毯,全都——”

我跟着Lucy下到地下一层,物流库管的几个员工还有保安队的人都在。

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开一条焦糊不堪的悲催道路,简直给我日了狗的心情再添几道豪堵。

“幸好我们这里的火灾警报很及时,才没有造成更大规模的损失。”负责物流的仓储经理大概是怕我问责,赶紧上来自我归咎,“季总,你放心,我一定把责任人——小杜,昨晚谁在这里理货的?”

“是……是云广涛。”身边一个小工人翻了翻手里的出勤表,咬出这个让我浑身难受的名字。

云广涛,云娜的堂哥。三个月前被苏清豪调到物流部来做个闲差。

我虽然讨厌他们,但也没那么多心思跟这种小跳蚤置气。苏清豪当时跟我提过一句,我当他放屁,懒得问也懒得闻。

但是现在,三百多套比利时羊毛地毯给我烧得跟恐袭似的!我季恩梧也不是那打碎牙齿和血吞的软蛋好么!正愁抓不到你把柄呢!

此时云广涛已经被带过来了,两眼通红,头发乱嗡嗡。饶是被人往身上喷了不少的消毒水,我也问得出一股恶心的酒气。

工作时间,带酒作业?

“报警!”我咬了咬牙,齿缝里吐出两个字。

“季总,”库管经理见我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赶紧上来劝:“季总你先别这么冲动,究竟是意外还是疏忽,我们应该先内部调查一下。不管怎么说,没有伤亡已经是万幸了。尽量能不牵扯警方,还是——”

库管经理是个老油条,话里话外息事宁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用**想想也知道,苏清豪把云广涛弄过来的时候没少跟丫打招呼。

想到这,我更火了。老鼠骑猫脖子上拉屎我都认了,一仓鼠也敢骑?!

“我们每年交多少税?财产安全出了问题,不找警察找谁!我让你报警听不明白么?”

“可是苏总那里——”库管经理瞄了一眼云广涛,面有难色,“唉,我也不好交代啊。”

“不好交代?我才是苏清豪明媒正娶的太太,我才是季安适的女儿!你们什么时候都开始学会看三儿家亲戚的脸色了?”

我知道我不该对这些人发火,他们都是拿钱吃饭察言观色的小喽啰,何罪之有?

而我今天骂出去的每一句话,转过身来还不都成了员工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

可要不是苏清豪和云娜高调嚣张地把我踩得比地毯还卑微,我何至于把自己逼得这么狼狈!

但眼下地状况就是——这三百条羊毛地毯是我上个月才跟丽笙集团签下的大单子。人家在城北新建的酒店下周就要开张,房间的配套实施今天必须提货到位。

一条毯子价值五千瑞郎,就算我们公司上过财产险,也没可能在24小时将他们凭空变出来交货啊!

“季总,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办法怎么安抚下客户那边。听说那两个王牌采购商最是挑剔,这会儿见不到签收单,正在楼上会客厅大发雷霆呢。说是要解除合同,要我们赔偿损失!”

我也知道,发火发不出个一二三四来。Lucy这会儿劝我,我便就坡下驴。

“把苏清豪叫回来,让他亲眼看看他大舅子干的好事!”

丢下一句命令,我甩身硬着头皮往楼上的贵宾接待室走。

不管是谁惹的祸,我这个市场部理事代表总得亲自出面擦**。

“徐先生,谢先生,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的货——”

推门进去的一瞬间,我已经调整好了脸上和煦温婉的笑容。可是话才丢到一半,就看到两位客户方代表面前的座位上,已经多了一个人!

封景?!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仙侠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