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你似深渊,爱似毒

更新时间:2019-04-20 15:13:11

你似深渊,爱似毒 已完结

你似深渊,爱似毒

来源:掌文作者:阿刺不吃肉分类:言情主角:白苏苏程闵夜

主角叫白苏苏程闵夜的小说叫做《你似深渊,爱似毒》,它的作者是阿刺不吃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爱,白苏苏放弃了一切,愿换得白首,可她没想到深爱十年的男人联合别的女人一起将她逼进死路,食她血,割她骨……在她走投无路时,程闵夜出现了。“谁若欺负你,给我十倍还回去!”从那以后,她走路都带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苏苏的语气很淡,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程浩轩楞了下,有些不适应白苏苏此刻冷淡的模样,心里竟起了一丝烦躁:"证件呢?"

"带了。"

白苏苏很配合,她的脸上没了昔日的欢喜,眼神间更是平静如水。

一时间,程浩轩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眼前的人不是白苏苏,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离婚证一拿,各走各的。

"那就走吧。"程浩轩冷冷的扔下话,扭头走向了离婚处。

来了离婚的并没有多少人,所以他们一去,直接受理,程浩轩迫不及待的拿出需要的证件摆在工作人员的面前,仿佛一刻也不想与她多待。

呵,白苏苏自嘲的笑了笑,十年的爱就这么完了,这一刻,白苏苏感觉到自已的心像是给人生生的挖出了个洞。

"你在干什么?"程浩轩见白苏苏不为所动,恼羞成怒的瞪着她。

这个女人又在耍什么鬼计?

工作人员疑惑的看着他们,提醒着离婚是要双方自愿才可以的。

程浩轩的脸色变得难堪了起来,压低音量对白苏苏说:"别想耍什么花样,别忘了,我可以随时随地的让你外婆离开!"

白苏苏心神一颤,脸色变得煞白,立马将证件放在了台面,真可笑!

程浩轩为了和她离婚,想尽了办法,时时刻刻的在逼迫她。

工作人员拿起各自的证件狐疑的看了眼他们,开始为他们办理。

这一过程,仅仅用了几分钟,结束了他们长达十年的爱情和过往的种种。

她不在是程太太了,而是白苏苏。

他也不在是她的先生,双方之间又回到了原地,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一刻,白苏苏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她深深的舒了口气,将离婚证拿在了手上。

他们之间不在有任何关系、纠缠了。

这样也好,她在也不用为谁小心翼翼、百般讨好了。

程浩轩拿起离婚证,看都不看白苏苏,拿起手机给陈雪柔打,丝毫不顾及白苏苏在现场,电话一接通,程浩轩亲切的喊着电话那端的人:"宝贝,你过来吧,我跟她已经离婚了,我们可以办结婚证了。"

白苏苏站起,嘲讽的笑了笑,转身离开,程浩轩真是一刻也等不得,大概陈雪柔才是他的真爱吧。

白苏苏走出了民政局,身后的程浩轩跟了出来,拉住了她,冷冷的说:"明天是奶奶的生辰,按理来说,你是没资格去了,但奶奶对你喜欢的很,我不想让她失望,明天记得穿好点,还有,你应该知道怎么说我们离婚的事吧?我会带雪柔一同前去,希望你别让我们难做。"

"知道了。"白苏苏淡淡的应着,心里却如同填满了黄连,又苦又涩,让她难做的一直都是他们。

程浩轩皱眉,心里窜起了股怒意,他非常不满白苏苏这副样子待他,即使他跟白苏苏离婚了,他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白苏苏凭什么用这副面孔对他!

程浩轩正想教训白苏苏几句时,陈雪柔驱车来到了民政局。

"浩轩。"那声软绵绵的声音简直酥麻了程浩轩的整颗心,这才是他想要的妻子。

温柔、妩媚、性感,讨他欢喜,白苏苏算什么?一个下堂妇而已。

两人在白苏苏的面前来了个法式湿吻,难舍难分的模样让白苏苏心底里一阵翻滚,他们可真会恶心她。

一想到他们在她睡过的床做,白苏苏心里更恶心了,忍不住的干呕起来。

"白苏苏!你非得逼我弄死你外婆?"

白苏苏这才忍住心里的恶心,冷冷的看着他们,真好笑,是他们先来恶心她的,现在又对她恼羞成怒。

"浩轩,别理她,说不定,她是在嫉妒我们的幸福。"

陈雪柔鄙视的瞪了白苏苏眼,转过脸,温柔的看着程浩轩,一副贤惠的模样。

"还是宝贝贴心,我们去领证!"程浩轩火气消了几分,在陈雪柔的细腰上捏了捏。

在离开前,还不忘警告白苏苏别忘记他的话。

离开民政局后,白苏苏拿着手上的离婚证,漫无目的走在街上,她什么都没有了。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如梦般,让她分不清真真假假,仿佛前一秒,她还在家里为程浩轩做着可口的饭菜等待他回来,下一秒,她直接被赶出了程家,成了不相干的人。

她的心似轻松,似压抑。

在她的身后紧跟着一辆车,车上的人眸光讳莫如深,紧盯着白苏苏。

也不知逛了多久,天黑了下来,白苏苏看了看四周,已经没什么人了,她的心里一片复杂,混乱的很。

再三思考,白苏苏咬咬牙,拦了辆车,回到了白家,她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不管怎么样,白家也是她的家,在这个家里,充满了她跟妈妈的回忆。

到了白家,白苏苏站在门外迟迟未进,犹豫了会,白苏苏硬着头皮走进了白家。

"爸。"

正吃饭的白堂严和陈秀丽听到声音后,怔了下,看到了站在门外略显狼狈的白苏苏。

"你来这里干什么?"陈秀丽站了起来,没好气的瞪着她。

"丽姨,爸,我能不能在这里住几天?"

陈秀丽双眼瞪大的朝白苏苏走了过来,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以为这里是宾馆吗?我们家可不收留什么阿猫阿狗!在说了,你不是程家少奶奶吗?跑来这里做什么?我们家可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陈秀丽的阴阳怪气的语调让白苏苏心里十分难受。

虽然陈秀丽不是她的亲母,但这些年来,她一直将陈秀丽当成敬重的长辈。

"丽姨,我已经不是程家的人了。"白苏苏垂下眼眸,内心一片荒凉。

"苏苏!这是怎么回事?"白堂严面色严峻的走了过来。

对于眼前的这个女儿,白堂严心里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白苏苏身上流着他的血。

白苏苏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说话。

她要怎么说?

呵。

她说不出口。

"呵,一定是她做了什么浪荡的事情,才会被程家的人赶出来,还用问吗?"陈秀丽讥讽着,她最见不得白苏苏这副扭捏的姿态,就跟她死去的妈一样。

要不是白苏苏的母亲,她又怎么会足足忍了几十年才被白堂严接回家呢。

白苏苏这一次回来,不单单只是要住几天吧?休想跟她抢夺家产!

"真是这样吗?"白堂严的脸色立马黑了几分。

虽然他白家不是什么大家族,可也是十分顾及脸面的,要是传出去了,他的老脸搁哪里?别人还不得嘲笑他?

白苏苏强忍内心的痛楚,抬起头看着白堂严,脸上十分委屈:"不是这样的,我……"

出到嘴边的话,又被她咽了下去。

有些事情,既说不出口,也不愿再提起,因为毫无意义。

"怎么?说啊,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陈秀丽插着腰,满脸恶毒的模样。

"苏苏,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你丽姨说的那样,白家,你是住不得了,我们家丢不起这个脸。"白堂严不耐烦的说着,似乎相信了陈秀丽的话。

白苏苏强忍着泪水,内心深处朝她扑来了无尽的悲凉。

这个家,给她的只有无尽的冷漠和嘲讽。

"还不走吗?"陈秀丽没了耐心,她是一刻也不愿看到白苏苏。

"爸……"白苏苏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走吧,白家已经没房间给你住了。"

白堂严面无表情的回到了饭桌上,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将白苏苏当成了空气。

陈秀丽见白堂严不管,仗势更加嚣张、跋扈,直接动起手把白苏苏拉出了白家。

"别不识好歹的想要占白家的便宜,你可别忘记了,你当程家少奶奶的时候,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想着白家!白家可不是什么收容所,要想住,拿个百八十万过来!"

说完,陈秀丽扭头走进了白家,关上了大门。

白苏苏看着紧闭的大门,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滑,她早已想到了这个结果。

"你准备在这里替别人守门吗?"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未来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