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增民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唯愿与君长相依

更新时间:2019-04-01 14:33:09

唯愿与君长相依 已完结

唯愿与君长相依

来源:暴走追书作者:渭城分类:言情主角:傅青词岳孤名

小说主人公是傅青词岳孤名的小说叫《唯愿与君长相依》,本小说的作者是渭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作为天启的长公主,傅青词从来都知道自己所要背负的责任。多年前的一场大火,不只燃尽了关于母后的所有,也烧光了她纯真快乐的童年。从此,父皇的身体越发病弱,而作为太子的弟弟却年幼无知。一面是国亲王权倾朝野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一早,傅青词在侍女的服侍下梳洗打扮,用过早膳后,准备到御学去。

未及出门,便有宫人来报,说御林军副统领周大人求见,正在宫外等候。

傅青词闻言眉头微皱,守在一旁的夏涵见她脸色便知她心中所想,又见她半晌默不作声,便自作主张对前来报信的宫人说道:“殿下知道了,你先请周大人到偏厅等着吧。”

宫人知道夏涵是傅青词身边最得力的人,又见傅青词没有出言反对,所以不敢有任何微词,低头行礼了礼,恭敬退下。

夏涵走到有些出神的傅青词面前,微微叹了口气,道:“殿下。”她只说了这两个字,却又停住,仿佛在斟酌着什么。

傅青词知道她想说什么,轻声说道:“你不必说了,我自有分寸。”

周天成是振国大将军周安的长子,年纪轻轻便因武艺卓绝,骁勇善战而坐上了御林军副统领的位置。他喜欢傅青词已久,这件事微雨宫中的下人都知道。周天成此人有些特别,他的父亲振国大将军周安,已经很明显支持国亲王。但周天成却似乎有自己的主张,他立场中立,安守本分,并没有跟随他父亲站在国亲王一边。

这位周大人也是个痴情种子,今年已经二十五岁,却连一个妾室也无。功成名就,生的面容刚毅俊朗,身形高大,对傅青词痴情一片,是京中很多少女理想的夫婿人选。可傅青词却一直对他若即若离,既没有过分热情,也不会太过冷淡。奇怪的是周天成却并不灰心,只是一心等待她的青眼,恰似一个苦守寒窑十八载也不回头的架势。

旁观者总归是旁观者,并不能真正了解事情本末。傅青词看着下人羡慕的眼神,只觉心中苦涩更甚。周天成喜欢她,她很早便知道,但她对他却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没有心动,只有类似兄妹一样的感情。

对于他的痴情傅青词是感激的,但也仅限于感激,却并未动情。她已经和他说过很多次,她并不喜欢他,可他却以她至今没有喜欢的人为理由告诉她,他会一直等下去,直到她愿意嫁给他为止。

周天成对她的坚持,让傅青词很无奈,她无法直接生硬的拒绝他,因为她不想得罪一个手握重权的朝中大臣,太子已经孤立无援至此,她绝不愿太子再多一个敌人,所以直到现在她还一直处于两难的境地。

然而傅青词已经到了双十年华,早就到了该嫁人的年纪,若不是有皇帝庇护,她真不知到她的命运如今散落在何处。也许是整日担心太子,也许还没有遇到心动的人,她不知道所谓的男女之情是什么样的,傅青词有些茫然,这一生她还会遇到爱的人吗?

脑海中不期然的出现了岳孤名的脸,清朗俊逸又带着明显的疏离。

他置身事外的淡漠,他对太子虽然短暂却尽心尽力的教导,他幽暗深邃盛着莫名情绪的眼睛,似乎,有种奇怪的吸引力。傅青词仔细思索起来,这种吸引力到底是什么呢,她想不清楚。想着想着,心头却突的一跳,傅青词被自己吓了一跳,脸颊却不受控制的得热了起来。

“殿下,您怎么了?”夏涵的声音忽然响在耳边,脸上带着疑问的表情。

原来不知何时,侍女已将傅青词的衣物全部整理妥当,夏涵又说道:“殿下,周大人还在偏厅等着。”

傅青词从莫名的思绪中收回心神,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周天成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喝茶,表面平静,心中却极力按耐着对傅青词即将到来的欣喜。自从傅青词回宫之后他还没有见过她,对她的思念如蛊虫一般啃咬着他的心,他想见她,哪怕远远的看一眼也好,只是她最近都闭门不出,所以他才忍不住找了机会来看看。

“长公主到。”随着一声通传,周天成不自觉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本就十分整齐的衣服,有些慌乱的放下茶杯,些许茶水溅落在他手上也毫无知觉,他只是痴痴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那个,让他朝思暮念的女子。

惯常的月白色长裙,上面绣着洁净雅致的点点梅花,腰间一根同色丝带轻轻绑缚,勾勒出柔美至极的身姿。青丝如瀑垂在背后,偶尔有被风带起的一缕,俏皮的飘在身前。永远的端庄得体,落落大方,看到她,周天成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安之若素的美好。

他极力控制住自己跳动过快的心脏,从座位上站起来对傅青词行礼:“见过长公主。”

傅青词轻盈走近他,面带微笑将他虚扶住:“周大人请起。”

感觉到她纤细的手指似乎轻轻触碰到他的衣角,周天成心头发热。他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他心心念念的女子,他为她着了魔,发了疯。

周天成眼中带着明显的关切,对傅青词说道:“听说殿下前段时间出宫遇到刺客,末将特来探望,殿下可曾受伤?”

“本宫无碍,周大人请坐吧。”傅青词一指旁边的座位,自己先坐在了主位上。

二人落座,一时无话。不请自来的周天成干咳一声,平日里雷厉风行,干脆利落的御林军副统领,竟然有口痴的趋势,他呐呐道:“殿,殿下,这是要出门吗?”

“今日是御学小比,本宫要前去观看的。”傅青词也觉出气氛尴尬,她不甚自在的撩了下耳边的碎发,问道:“周大人怎么有空过来,今日不当值吗?”

傅青词的动作在周天成眼中被无限放大,在他看来,长公主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无限的风情,他有些痴迷的说道:“对,末将……。”

“末将也是想着今日御学小比,所以特来观看天陵的成绩。”周天成迟疑了半天,总算将脑中打结的弦搭对位置,为自己找到一个正当理由,他的弟弟周天陵也恰好在御学读书,这样他也算“师出有名”。

“这样啊,本宫这便要前往,周大人是否要同行?”傅青词只想快点离开这种尴尬的处境,所以便提议一起去御学,至少那里不会只有他们两个人。

“哦,好,末将愿意同行。”听到傅青词的提议,周天成连忙应下。

由于周天成的缘故,傅青词耽搁了一些时间,到达御学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在了,甚至皇帝都坐在了主位上。每次小比皇帝都不会观看,只在一年中的大比才会亲临,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破天荒的来观看了,而且还把众位大臣也请来了。

与周天成互道分别,傅青词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今日的天气不错,清风和煦,阳光明媚。御学小比的主场地,选在离御学不远的一片空地上,那里是平时供学子课间休息的场所。假山林立,绿水环绕,是个风景不错的地方。

有皇帝在,气氛自然不会特别轻松,众位大臣都坐在场外,傅青词一眼望去,竟然看到傅清博和傅东篱也来了。

比试还是非常简单的,无非两场,一场文比,一场武斗。两个小皇子和众位公子此时都规规矩矩的站在场中,礼官正在宣读比试规则。

众公子哥们身后分别站着自己的随从,傅青词抬眼望去,太子今天穿了一身剑袖短衣,一改往日的瑟缩,显得整个人精神利落。而他身后的人,一身青色长衣,神态自若的站在那里,清冷漠然的独特气质,如鹤立鸡群,让人一眼便看出他的不凡。不是别人,正是岳孤名,他站在太子身后,连一向怯懦的太子都挺直了脊背,仿佛有了底气一般。

傅青溪老远便看到傅青词,赶忙向她跑了过来,坐在她旁边,说道:“五姐,你怎么才来啊?你再不来,我都要跑去你宫中找你了。”

傅青词神色奇怪的说道:“遇到了点事情,耽搁了。”

“什么事情,比你来看睿儿的小比还重要啊?”说完这句话,她想到刚才看到周天成和傅青词两人一起来的,又想到周天成对傅青词的心思,立马露出一副八卦的暧昧表情,道:“奥,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周大人。”

傅青词一看傅青溪的表情,就知道她想歪了,她伸出纤细的手指戳在她光洁饱满的脑门儿上,语气嗔怪道:“你这小鬼,乱说什么,只是恰好碰上便一起来了而已。”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傅青溪用同情的眼神看了一眼周天成,依旧不依不饶对傅青词说道:“可怜周大人一片痴心错付,皇姐还真是狠心。”

傅青词佯装恼怒:“你个小鬼懂什么,定是你春心乱动,所以整日只知道想这些,改日我去向父皇禀明,让他快些给你寻个驸马,你才会才安分。”

“皇姐”,傅青溪听了傅青词的威胁,**的小脸一红,赶紧求饶。又缠着傅青词说笑了一番,二人才一同观向场中。

此时场中诸人已经在礼官的组织下,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第一轮比试,文试马上就要开始了。为了公平起见,杜绝抄袭,考试的笔墨纸砚都由宫人们用木盒托着,依次发放给在座的小公子们。

傅青溪坐在傅青词旁边,忽然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指着太子的方向,轻声问道:“皇姐,睿儿身后站着的那个人是谁啊?是睿儿新找的随从吗?”

这会儿傅青溪显得很安静,傅青词很难见到一向跳脱的七妹这么安静,便答道:“那个人就是父皇最近为睿儿新封的上书房行走,专门陪睿儿读书的。”

傅青溪声音听上去有些怪怪的:“皇姐,那个人长的可真好看,而且看起来飘逸潇洒。”

傅青词心中一动,抬了头朝她看去,只见傅青溪脸上升起一股可疑的红晕。她迟疑的看着自己还没未及笈的妹妹,犹豫着问道:“溪儿,你?”

傅青溪有些羞涩的看着傅青词,嗫嚅道:“皇姐,你刚才不是说要去跟父皇说给我找一个驸马吗,我想好了,就选他吧。”

傅青词怔住,她顺着着傅青溪手指的方向看去,一身青衣的岳孤名,挺拔如竹的站在太子身后。

绿水横波清秋浅,冉冉风华玉屏人。

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渐渐消退,宽阔的竞技场上,只有那一个人,站在蓝天白云下,如同一副清绝的图画,衣袂飘飘,不染尘埃。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科幻小说
  3. 宫廷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