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商海沉浮录免费阅读 侯沧海熊小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07 17:44:27编辑:泪冰清

火爆新书《商海沉浮录》由小桥老树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侯沧海熊小梅,内容主要讲述:回到办公室,侯沧海立刻将党政办工作人员杜灵蕴叫到办公室,安排她赶紧出通知,特别强调:杨书记要求不能请假。杜灵蕴甜甜一笑,道:“什么事情,这么紧急。”“区委李书记对环境卫生特别重视,今天开了动员会,接下...

商海沉浮录

推荐指数:10分

《商海沉浮录》在线阅读

《商海沉浮录》 第十七章 督查通报 免费试读

回到办公室,侯沧海立刻将党政办工作人员杜灵蕴叫到办公室,安排她赶紧出通知,特别强调:杨书记要求不能请假。

杜灵蕴甜甜一笑,道:“什么事情,这么紧急。”

“区委李书记对环境卫生特别重视,今天开了动员会,接下来的明察暗访肯定少不了。杨书记抓紧时间布置这项工作,免得被抓现形。黑河镇距离城区太近,在大家眼皮子下面,领导半个小时就能将黑河主要街道看完,绝对马虎不得。我预感近期领导肯定要来一次。”侯沧海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一直想着“实力大镇”这四个字,这四个字明显指的黑河。这个事只能是杨定和、刘奋斗和自己知道,不能也不必传播出去。

杜灵蕴知道事情重要,赶紧去打电话出通知。

侯沧海在办公室坐了几分钟,总觉得还有事情没有办好,心里空荡荡的。他想了一会,拿起电话,随即又将电话放下,起身下楼,来到镇村镇建设办主任姚荣办公室。

听罢新任区委书记李永强讲话要点,姚荣叫苦连天,道:“我早就建议成立一个环卫站,城关镇有专门的环卫站,黑河为什么不能有?村建办只有五个人,要管国土资源、抓工程、抓村院整治,就是每个人长八条腿八只手都管不过来。我们的人最近一半在忙村道建设,一半抓污水管网,抽空抓一抓日常工作,让我们再管环境卫生,就算真变成蜘蛛都不行。”

侯沧海道:“我晓得这些工程重要,但是面子上的事情必须解决,万一李书记或是督查组来到黑河,见到大堆垃圾,这个责任谁都背不起。”

“这一次如果要彻底整治,就成立一个黑河镇环卫整治小组,挂个副镇长当组长,把全部人员动员起来,这才得行。”姚荣知道侯沧海这个副主任和杨定和走得近,关系密切,说话管用,想通过侯沧海给杨定和提前做做思想工作。

侯沧海道:“你说得有道理。我们真应该建一个环卫站,就算没有编制,从各部门抽调几个人组建环卫整治小组也行。”

姚荣笑道:“侯主任这句话说到我的心坎上了。中午我们两弟兄去喝杯小酒。”

“哪里有时间喝酒,我来找你是另外一件事情。据我所知,我们和城关镇环卫边界始终没有扯清楚,你给我弄一份准确边界。如果真被领导巡查到了,我们不能背黑锅,如果城关镇搞不清边界,还可以让他们背黑锅。”侯沧海又特意强调道:“这事非常重要,最好今天之内拿出来,我们提前拿着边界图跑一跑。”

姚荣拍着胸膛道:“这些资料我们办公室都有,今天之内绝对拿得出来。”

姚荣说话还是算话的。下午刚刚开完会,他就将一份城关镇和黑河镇分界表送到了侯沧海手上。侯沧海拿到图表以后,复制三份,给杨定和与刘奋斗送去。走进杨定和办公室时,镇长刘奋斗恰好也在。

杨定和看了一眼表册,道:“这是什么意思?”

侯沧海道:“我有一个预感,李书记或者区委督查室近期肯定会来明察暗访环境卫生。我们和城关镇环卫划界是一本糊涂账,所有先得做些准备,免得到时说不清楚。”

杨定和与刘奋斗都参加了上午的会,知道环境卫生是新书记的第一把火,自然不敢马虎。杨定和道:“小侯很有预见性,等会我们三人坐一辆车,把边界处跑一遍。”

刘奋斗道:“侯主任草拟一份名单,黑河镇成立环卫站,从各部门抽调,原关系不变,做环卫的事情。”

侯沧海马上拿出一份草稿,是黑河镇环卫整治小组的建议名单。刘奋斗看了一眼这份建议名单,道:“嗯,将环卫整治小组改成环卫站,这几个人都合适。”

自从新书记讲话以后,黑河镇立刻开始行动起来,当天招开动员会,成立了临时机构——环卫站,第二天党政领导班子分头进村入户检查,短时间之内,黑河镇面貌焕然一新,能够在车上看见的白色垃圾几乎全部被清理。

杨定和带着侯沧海专门暗查过一次环境整治工作,骨头里面挑刺,挑出不少毛病,同时拍了不少“脏、乱、差”的相片。在第二次所有科室负责人、村(居)两委负责人参加的大会上展示出来。

面对区委书记批评,积极响应,认真推动,这是杨定和习惯性做法,也是总结出来很有效的做法。

一个星期过去,侯沧海接到区委办督查通报,通报名字是《关于城乡环境卫生督查的通报》。看到这份通报,侯沧海对自己的准确预判还有几分自得。在他心目中,黑河镇环卫工作搞得扎实,效果明显,在督查报告中应该归入做得好一类。谁知,刚读几行,就在脏乱差名单中看到了黑河镇,而且排在第二位,非常靠前,极为显眼。

更关键的是区委李永强在通报上有明确批示:要求被点名的六个镇乡做出深刻检查。

侯沧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重新阅读了一遍。他重点看了区委督查办时间,区委督查办暗访时间是昨天,也就是黑河镇正在全镇大搞卫生的阶段。凭着自己对黑河环卫现状的了解,督查通报上提到了“脏、乱、差”至少在“昨天”应该不存在。

“杨书记,这里有一份督查通报,您先看一看。”侯沧海将通报送到了杨定和案头,又道:“我不知道督查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杨定和最初只是随意扫了一眼通报,看了几眼后,脸色郑重起来。看完之后,他猛地拍了桌子,道:“督查室乱来。”说了这句话,他盯着这份督查通报半天不说话。

侯沧海试探着道:“李书记有批示,那我去写检查,给督查室送过去。”

杨定和摇了摇头,道:“你写检查,写完以后,我亲自送过去。督查室代表区委,我们态度要端正。”

经过党政办公室锻炼,侯沧海迅速掌握了写公文技巧,写这类检讨书轻而易举。只不过督查通报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这份检讨书写起来实在憋气。在写检讨书的时候,侯沧海脑海里不断浮现起区委办副主任、督查室主任詹军的模样。他和詹军曾经是校友,也算旧识,在张强时代,两人还经常见面,见面总会有说有笑。但是两人始终只是场面上的交情,没有更深入的私交。

侯沧海总觉得詹军闪烁眼光背后藏有阴暗心思。

写好检讨书,杨定和带着侯沧海直奔区委。在车上,杨定和靠着椅背不说话。侯沧海透过车窗玻璃,观察黑河镇沿线地盘,经过这几天突击整治,治线公路环境卫生明显改善。可是,环境卫生是动态的,前些日经过整治的路段,又能看见明显的新垃圾。

来到区委办,找到詹军。

詹军见到杨定和后,态度还算热情,主动倒了水,请杨定和坐下。他知道杨定和所来何事,暗自得意,却稳住心神,不主动提起此事。

闲聊几句,杨定和道:“我今天过来,是来交检讨书的。”

侯沧海就将检讨书递给了詹军。詹军单手接过检讨书,迅速扫了一遍,道:“李书记对环境卫生综合整治高度重视,要求我们两办督查室立刻下来检查,每次检查结果都要向他汇报。这份通报是综合两办督查室的结果,送给领导审批后,这才发出来的。”

詹军的说法有三层意思,第一是督查是李书记要求搞的;第二是督查通报实质上是区委办督查室和区府办督查室联合搞的;第三发出前经领导审批的。这三层意思就是三张盾牌,让詹军自己能够躲在盾牌后面,随时刺向不听话的,自己却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杨定和笑道:“黑河镇态度还是端正,看到通报以后,立刻就过来汇报,做检查。”他的笑容越来越淡,最后脸色平静地道:“为了下一步工作,我想了解督查具体情况,比如黑河镇脏、乱、差的具**置,我们下一步好有针对进行整治。”

“两办联合督查,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所有督查点都有记录,也有相片。否则领导也不会轻易签文件。”詹军对此早有预防,从文件柜里拿出一个卷宗,打开,翻到了标有黑河镇字样的那几页。

这是一个小型聚居点的相片。相片里反映的情况确实触目惊心,聚居点外面有大堆白色垃圾,白色垃圾角落还在燃烧,冒着黑烟。除了白色垃圾外,不远处还有一大块污水,污水沿着小道直接流进了水田,水田被污染成了褐黑色。院内,鸡屎四处都有,到处堆着柴和煤,院内种着些花草,花草叶子都是灰朴朴的。

江阳属于浅丘地形,村民们大分散、小聚居,这种院落正是江阳农村最典型的形态。

杨定和沉着脸翻看相片和记录,翻完之后,道:“詹主任,这是王家院子。”

詹军低头看了记录,确实显示是王家院子。

杨定和道:“王家院子是城关镇的,怎么算到了黑河镇头上?”

詹军心里一惊,道:“王家院子是城关镇的吗?不对啊,应该是黑河镇的。”

杨定和道:“我在黑河工作了十来年,地界划分还是很清楚的,王家院子那一片在八十年代初归黑河,后来城市扩容,这一片直接划给了城关镇。区里开动员会,黑河天天搞环境整治,肯定有不如意的地方,但是比以前进步得太多。”

这是一个大不大小的失误,詹军作为督查室主任感到面子上很过不去。以前杨定和属于张强一系的人马,詹军不敢轻易得罪。如今形势发生了变化,新书记对科级干部不了解,区委副书记鲍大有从内心深处不喜欢杨定和,所以,他对杨定和书记的尊敬就打了很大折扣。甚至为了讨好鲍大有,抓到黑河镇的把柄后,他立刻毫不犹豫就采用。

詹军眼光在镜光后面闪烁,道:“这个要核查。”

此时通报文件都发了出来,区委书记李永强还作了批示,黑锅肯定背定了。杨定和搞清楚事情原委以后,又说了些场面话,然后带着侯沧海离开了区委督查室。离开之后,杨定和坐在小车上又陷入思考状态,半天不说话。

回到黑河镇以后,杨定和长吁了一口气,道:“今天吃了个哑巴亏,小侯,你这一段时间要把精力盯在环境卫生上。我们吃过一个亏,不能再吃。”

侯沧海参加工作以来,一直顺风顺水,把整个工作环境想得过于简单。今天才第一次见识了当前工作环境的复杂性。他暗道:“以前自己在整个江阳区顺风顺水,是由于有区委书记张强和镇党委书记杨定和这条线支持,这条线完整时,自己肯定会觉得在江阳区顺风顺水,什么事情都能办成。如今新来的区委书记不支持了,自然就会出现以前意想不到的困难。”

杨定和离开后,詹军赶紧将熟悉行政划分的同志叫到办公室。

区国房局一个主管城关镇村建的老同志道:“王家院子确实属于城关镇,不过,王家院子有大王家院子和小王家院子之分,若是小王家院子肯定是城关镇,若是大王家院子还在包括分界线小路对面的几幢房子。”

督查通报没有明确分出小王家院和大王家院子,相片也没有明确是小王家院子和大王家院子,有了这个模糊点,通报就不能算错。如果杨定和真要纠缠这件事情,也是自讨没趣。

随后的一个恰当时机,鲍大有和詹军坐在一起吃饭。詹军轻描淡写地对区委副书记鲍大有道:“前几天区委发了督查通报,黑河杨书记很不满,带着侯沧海过来兴师问罪。”

鲍大有道:“他有什么不满?”

詹军道:“督查通报中提到了黑河,当时为了怕有争议,我们把事情做得牢靠,特意拍了片子。王家院子有一部分在城关镇,有一部分在黑河镇,杨书记认为王家院子只能算是城关镇的,觉得黑河镇被冤枉了。”

鲍大有不满地道:“杨定和也是老书记了,工作没有做好,应该想办法把工作做好,不能找各种理由搪塞上级,这样下去,工作会越来越被动。”

(第十七章)


小说《商海沉浮录》 第十七章 督查通报 试读结束。

商海沉浮录

商海沉浮录

作者:小桥老树类型:职场状态:已完结

《商海沉浮录》这本书真好看,挺有味道的,如果情节再写仔细一点就更好了。

小说详情